第四十二章 伪证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李鸦从没有闭过关。

    俗事缠身,偏又是让自己无法不理会的俗事,更是让自己一俗再俗,怎么也没法做到不食人间烟火的超凡脱俗之人。

    洛南山和齐九安排好了,云芸也安排好了,李鸦带着上官奉剑随意选了个屋子就开始闭起关来。

    备了酒,备了茶,打算烦躁时喝酒,悠闲时品茶。

    只闭了一个时辰的关,李鸦就喝起酒来。

    要想的事太多了。

    那两位院长,幕后最大黑手,没有之一,怎么想也想不透,想到脑袋都疼了。

    展青眉的来头知道了,来意却一直模糊不清,武城监察使权势之重除去武城中端坐镇压天下的那些个武道巨头,几乎无人可比,他倒好,放着一言可定人生死的监察使不做,跑到这里来和自己做邻居,图什么?

    是图的逆生死,还是图的转阴阳,亦或是改天地,现上古?

    总不能都图,总有一样占了大头。

    展青眉实力高深莫测,比之御千人挡无穷冰鬼的齐圣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武城监察使虽为飞天境,可实际战力远超于此,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强手,否则也轮不到他们坐到这个位置上,自己身边坐这么一尊大神,眼下来看没什么影响,可终有一日要起滔天巨浪。

    福祸难测。

    展青眉和自己有了牵扯,同样有牵扯的连城等人如今也不知道是何境况。

    人以类聚,李鸦和连城交情始于一把刀,倒不是因为这把刀如何珍贵,说到底是彼此看顺眼了,很顺眼。

    猛虎不与家猫作友。

    瞧都不会瞧一眼。

    李生断臂报李鸦传刀之恩,极北也去了,可在李鸦心里,李生不为友。

    洛南山为友,只因洛南山老则老矣,弱则弱矣,却有食人之心,如今不过是收敛爪牙罢了。

    赵洗锋、武极、云怀烈,还有最让李鸦欣赏的叶兵灵。

    极北冰城外偌大冰原上何止千万人,只成了一个叶兵灵,时也运也,却更靠的是她自己,她的那份狠。

    李鸦自认不及。

    所以才让她入了自己这个似是随意而立的鸦盟。

    众人分于各地,终有重聚一日,彼时……

    李鸦想到这里忍不住唇角微扬,狠狠灌下一大口酒。天下将变,正处于动荡前所剩不多的安稳时光,自己这一伙子土匪到时不占地为王,也不据山为寇。

    要横行霸道,走到哪里跺上一脚,就要让那片地界狠狠颤上一颤。

    想到开心事,诸般烦心事皆被赶跑,李鸦趁着念头没那么杂乱,开始修起血河篇来。

    在李鸦“闭关”将将半个时辰时,幽静小巷迎来不速之客。

    就如李鸦所料那般,沧月城的刑使见了画舫中五具头颅皆被砍掉的尸体,认出充当死字一点的冼星头颅是何方神圣。立刻追查线索,一路逆推,寻到李鸦留刀的那处擂台,询问了守卫和裁判,问明冼星向何方向而去,有城中眼线提供线索,再找街道上开店的店主一一盘问,一个两个未注意,十个八个总有人看到冼星进过这条巷子。

    冼星既然进了这条巷子,巷子里的三家住户就脱不了关系。

    恰巧李鸦在擂台裁判处留下住址,恰巧李鸦和冼星在擂台处曾有交集,更恰巧的是李鸦使刀,冼星上身死字皆为刀伤,他和四个剑姬的头都是被刀砍下。

    刑使熟知沧月城各处地形,知道这条巷子后靠沧水河,冼星所乘画舫被人从水底破开,不能就此断定是几人是李鸦所杀,却同样使李鸦不能洗去嫌疑。

    几处嫌疑叠加,刑使不知经手过多少案子,仅凭经验便已断定冼星几人为李鸦所杀。

    总共三个刑使破门而入。

    早有准备的洛南山立刻从屋中掠出,满脸惊怒,抽刀直指三人,高声大喝,“尔等何人,竟敢闯私宅,是要……”

    看清刑使身穿官服,硬生生咽下“寻死”两字,惊怒也改为惟妙惟肖的色厉内荏,强撑道:“三位刑使缘何破门而入?”

    三人中身材较高的刑使冷笑一声,道:“来拿人,让他出来,莫等我们出手。”

    洛南山强笑,“我家大人好端端在家呆着,不知犯了什么事,竟劳动三位刑使一齐出动?”

    “杀人分尸,手段残忍,视本城律法如无物,我再说一次,让他自己出来,别等我们出手将其斩杀于此。”

    “怎么可能?”洛南山一脸不可置信,连声喊冤,“我家大人宅心仁厚,便是对敌手也不下杀手,更将所得之刀由其低价赎回,绝无可能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

    “可不可能不是由你说了算。”刑使冷笑,随后猛然拔剑,直指洛南山,“我等见过太多装疯卖傻做戏的侥幸之辈,你说再多也无用,给你一个让开的机会,再说一字,将你一并拿下。”

    洛南山猛张口,一字未出,一张脸憋的通红。

    三个刑使将兵器都拔出,见将洛南山震住,迈步越过洛南山,向他身后屋中走去。

    不料洛南山似乎豁出一条命不要,梗着脖子大喊,“且慢,我有证人,齐兄!齐兄!”

    呼喊两声未见有人出现,三个刑使没有耐性再听下去,齐齐举剑。

    “齐兄!求你为我家大人作证,只看他将宝刀还你的份上。”

    三剑抵至洛南山胸口,一声低叹从屋内传出,齐九身影随之出现在三个刑使眼中。

    “还刀之恩不得不报,三位,我愿作证,此间主人自我来此后并未外出。”

    “你是何人?”刑使皱眉低喝。

    齐九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抛向三个刑使,道:“还请过目。”

    刑使接过细查,片刻后验明齐九身份,脸色稍缓,拱手道:“原来是武城南武部中人,你愿出来作证,想必与此人交情不浅。”

    “只为报还刀之恩。”

    “齐兄弟有情有义着实让人佩服,只是……”刑使话音忽顿,继而复冷笑起来。

    “只是他杀的人身份不一般,凭你南武部武卫的身份,远远不够。”

    齐九脸色难看,沉声道:“我只出来作证,听你的意思,是有意为他开脱?”

    “不,不是开脱。”刑使提剑而语,接着将长剑平举,厉喝,“你分明是在做伪证。”

    “我从未说过命案发生于何时,可看二位的样子,是早就知道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