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身即天地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没有得到体术传承之前,李鸦偶有想过稍微修习一下体术。

    将这套名为爻甲的体术传承看过后,李鸦确定自己需要修一修体术。

    不练拳,不练掌,不练腿、不练脚。

    只练最基础的修身十八式。

    这套爻甲重手、肘、膝,卸甲十三式中三式肘击之术,三式膝击之术,其余七式皆为爪术。李鸦细观之后深觉体术对人凶险,对己更凶险。

    不适合自己贪生怕死的性子。

    而修身十八式是体术中最基础的壮身之术,旨在均匀提高身体各处机能,不在某处过弱。

    只一套爻甲还不足以让李鸦立刻开始修习,他要的不是这套体术中的攻杀之术,而是其中对体术基础的阐述和理解,这套爻甲中某些理论在李鸦看来稍显片面。

    有趣的是,自己手里握着的这本体术秘册中提到了修身十八式中的五式。

    分别为拨云、托山、赶江、镇地、龙柱。

    距离李鸦刚刚习武开辟力脉已经过去足足四年之久,十八条力脉的名儿李鸦都有些记不清了,但记不清归记不清,当他看到无比熟悉的一个个字眼时,唯有难以言明的欣悦充斥心头。

    旧日时光总欢好。

    修身五式不足以说明十八式皆与自己开辟的十八条力脉契合,而自己开辟的十八条力脉李鸦现在也清楚知道并非人人如此。

    超武系统一开始给的路子显然让自己走偏了。

    如今这副身体已经没有力脉不力脉一说,十八条力脉自然畅通无阻,而十八条力脉之外,未能修至的细微处同样畅通无阻。

    两者相比,自然是自己如今这具可称之为百脉俱通的身体更胜上几筹。

    而李鸦想的是自己曾修出来过,后因种种因缘而没能继续深修下去的指脉拨云之力。

    如深修,接下来应是掌脉托山之力,臂脉擎苍之力,肩脉象鼎之力,脊脉龙柱之力……

    罡气可修四极力,还有至今仍不太明白的极灭之力。

    那么相对武者而言,地位完对等的内力,没理由只能与罡气合为内罡,当一个陪衬的角色。

    李鸦隐隐感觉当今天下盛行的武术体系怕是在某个时代出了偏差,经历了一次不为人知的传承崩灭之难。

    在久远前,武者应是内练力,外练气,内力主内,罡气主外,两者共同成就武者的武道之路,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九品之后以超凡分割等阶,修出内罡者才可言超凡。

    无需百般验证,自己的存在就是明证。

    合上体术秘册,李鸦细细琢磨一番,心有所悟,忽然明白自己掌握的数种力量,无论是罡气境激发出来的武道四极力,还是现在新修出的昊日罡气,甚至只知其存,不知其用的极灭之力,归根结底是身体与外界交互之用的力量。

    而自己目前接触到的水中生机之力,以及自己还未能接触到的其余自然万物所蕴力量,为天地之力。

    内力则为武者强壮自身,一步步打磨武躯,近而御罡气,再以罡气御天地之力的体内之力。

    由内至外,由内力至罡气再至天地之力,武者之修,修自身,修天地。

    身即天地!

    脑中闪过此念,李鸦突觉眼前豁然开朗。

    立时便想起九禁·血河篇,九禁·骨山篇,几乎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将武术一路修习下去,就是将自身修为与天地并立的存在。

    没有顺则昌,逆则亡的说法,而是天是天,我是我,各行其是,各行其道,如有相悖之处,只以力量论高低。

    将这些想通,李鸦的武道理念随之而变,修至最强这个模糊概念被明确为修至自成一片天。

    头顶上再无一物可遮。

    武者修武不知何时便心有所得,李鸦也没想过自己只细细翻阅了一遍体术秘册,就由一及广,几乎是猝不及防地定下自己武道之路。

    且刚入脑中,便根深蒂固。

    吾身成天,吾念为天,吾即苍天。

    如不愿,可随手弃之。

    心畅便要高笑,李鸦随手将体术秘册扔开,乐呵着笑了足有一刻,方翻看另两套武术传承。

    花了半个时辰将这两套武术传承看完,又将三套武术传承都收好,李鸦出了屋子,找到洛南山,在其错愕眼神中取了壶酒,自己给自己先倒了一杯。

    “让胡八乙找人打的刀打好了没?”李鸦一口将杯中酒饮尽,摇头晃脑道。

    “说是今晚差不多,估摸着傍晚时分就能送过来。”

    “傍晚啊,行,那我先出去会,傍晚时回来。”李鸦又满满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个底朝天,在洛南山困惑不解眼神中把酒壶推过去,“老洛,今儿我高兴,你得陪我把这壶酒喝完,我懒得等你,先喝为敬了。”

    “哪有你这么个先喝为敬法?”洛南山无奈,看着李鸦已转身出了屋子。

    像是真高兴的样子。

    李鸦出了巷子直向西走,东城只一个擂台广场就占去大半个城,远没有西城花样繁多,李鸦来了沧月城已有七天,还没有到各处去看看。

    东城西城中间隔着沧水河,沿岸每个路口皆有船坞,用于停泊船只与日常维修两用。

    李鸦花了一千武币雇了一艘画舫。

    上了画舫,船夫未划桨,而是搭讪着问了句“大人可需渔娘作陪?”

    “渔娘?我又不打渔,要什么渔娘作陪?”李鸦纳闷。

    船夫讪笑,道“渔娘并不打渔,大人如有意,渔娘可陪大人沿沧水河游遍整个城,便是出城去游玩一番也可。”

    李鸦也讪笑起来,“今儿有事,改日吧,对了,城内城外都有些什么有意思的地方,说来给我听听?”

    “大人可是初来沧月城?”船夫问道。

    “来了几天了,今天刚有空,就出来走走看看。”

    “那您就问对人了,要说对这城中游玩之处最为了解的,非我们这些船夫莫属,一天不知要送多少遭客人,风景绝佳之处,风情最盛之处,皆有渡口可直至。”

    李鸦听的有趣,索性坐下来和船夫闲聊起来,“都有哪些好地方,我初来,需得向你打听打听。”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