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杀四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39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再往前走,只百来步,李鸦便感觉前后左右皆为冷冷兵锋。

    人人可来,人人可看,但人和人看到的不一样,李鸦所见,皆为孤冷。

    换了自己,没有芸儿,没有那一帮子“盟众”,怕也会选择这样一个方式,不甘于籍籍无名,不屑于争权夺利,懒得去杀人却又嫌无聊,等着一个个慕名前来的武者好让自己打发走无聊。

    此人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只从一柄柄看去便觉不凡的兵器就可看出。

    沧月城举办百老评兵这样的盛世,先选万兵,再择千兵,最后排兵武榜,取百兵。然而一城一大盟的手笔也至多不过与此武林相当。

    顺着小路往前走,两人受身边环境影响都静而不语,走了有一里地,李鸦远远瞧见小路侧方立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刻了一个“止”字。

    车夫说莫冲撞了林树叶应该指的就是这块木牌了。

    既然看到了这块木牌,又没有挑战林树叶的念头,再向前走就没意思了。

    李鸦向依旧看不到尽头的林间小路和满眼的树与兵望了一会,止步于“止”字前十米,牵着云芸转身向来路走去。

    来时慢,回时快,两人很快走出林子,上了等在那里的轨车,吩咐车夫走快些,向自家宅子返回。

    轨车渐渐远去,直至看不到影子。

    “武林”前,青石小路上忽有一人似是凭空出现般踱步而出,停在青石小路路头,背手而立,望向李鸦和云芸离去的方向。

    “等来了你,你却不进去,让我寻过去就不太好了。”

    不止这武林之外,李鸦曾进去一观的小庙和道观在轨车从其侧行远后,僧人和道士都走了出来,望着已看不到影的轨车远离方向。

    大半天游玩走过的路程在回来时只用去将近一个时辰,李鸦和云芸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摊上吃了点新鲜小吃,又闲逛了一会,看了看沧月城的热闹夜市,等回到家中已快至深夜。

    逛也逛完了,夜里该干点什么事云芸心知肚明,一入院子就撇开李鸦跑到了两人居室里。李鸦则和等着两人回来的洛南山交谈两句,收起胡八乙今日收集来的武术秘册,方向居室走去。

    ……

    次日

    擂台广场前。

    精神格外抖擞的李鸦和时不时打着哈欠的云芸掐着点来到了擂台下。

    必不可少的投注两人一起去的,洛南山没来,张罗着要将巷子里另一家住户的院子买下来。

    李鸦很贴心的把云芸带到了擂台下面那片被隔开的空地上,跟裁判要了把椅子,待云芸坐好后,促狭道:“你在这歇会,我今儿估计要多在擂台上呆一会。”

    昨儿傍晚时洛南山代李鸦应下两场挑战,时间定为今天上午,在家中没什么事要做,李鸦便早早来到了这里。

    云芸身子困乏,坐在椅子上不愿起来,白了一眼李鸦,不想搭理他,又忍不住说了声“小心点儿。”

    李鸦轻轻拍了拍云芸的头顶,随后迈步跃上了擂台。

    裁判急道:“大人,您的对手还没到,现在就上去?”

    “今儿上午这擂台我占了,谁看不下去尽可以上来,那俩人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打完我再下去。”李鸦拔出沧浪刀,轻插于擂台地面上,淡笑道。

    裁判算是看出李鸦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刚才他私自带女人进来就没敢拦,这会又来这么一出,有违评兵规则,却又不值得因此上报,得罪了李鸦。

    只好按着李鸦的意思来。

    行事嚣张自有看不顺眼的人,李鸦第一个对手很快上了擂台,互报姓名,互攻十招,死在了李鸦刀下。

    不是那两个定好了要挑战李鸦的武者。

    李鸦腰间受伤,云芸扔了条绷带上去,李鸦在众目睽睽下用绷带将伤口紧紧缠住。

    刚刚将绷带缠好,第二个挑战李鸦的武者上了擂台。

    此人使枪,枪术极佳,招招杀气腾腾,抢攻十招,在李鸦身上刺了两枪,第十一招时被李鸦以沧浪破喉。

    再杀一人。

    这次却不等李鸦包扎伤口了,守卫刚将尸体拖下去,定下要挑战李鸦的武者直直跃向擂台,未落地时便已罡铠在身,落地后连寻常打擂台的惺惺作态也没有,提剑起剑浪,猛然拍向李鸦

    如此态势,分明是要一击定生死。

    擂台下云芸满脸惊慌,再也坐不住,站起身紧紧盯向擂台。

    空地外,被隔开的观战者们屏气而待。

    擂台广场中每日都有无数人涌来,昨日的人早已换了新颜,却和昨日的观众一样在突然安静后齐发惊呼。

    一颗人头高高抛起,重重摔落,轻轻滚到擂台边缘,晃动几下后掉到了擂台下。

    连战三人。

    连杀三人!

    擂台地面隐起暗红,淡淡血腥味向四面飘去。

    李鸦突弯腰,未添新伤,却重重喘了口气。

    力竭了?

    清楚知道昨日情景的另一个武者脑中起念,想及冼海许下的厚利,强压惊惧,从袖中抽出两柄短剑,扣于掌心,跃起的同时将其飞掷。

    噗噗两声轻响。

    被接连杀戮吓到的裁判连声都不敢出,眼看着李鸦勉力避让,却终究没有完避开,被与偷袭无异,且是由擂台下而起的两柄短剑一插胸口一插肩下。

    死了也好,只怨他自己作死。

    直跃而起的那个武者在半空突然改向,两柄短剑掷出后又从腰间拔出一柄长剑,由上而下,剑尖直指李鸦头顶。

    李鸦抬头,然后向着这武者狞笑起来。

    看着剑尖离自己头顶越来越近,直到只离一尺时方抬臂挥刀,不见刀光不听风声,落下的长剑却被横击至米外,疑有酷似日光的亮光再闪,人在半空,那武者身体却已齐腰而断。

    他死的没有被砍头而死那样干脆,尚有几分意识,已经明白李鸦在诱他出手,却只能惨嚎等死了。

    第四人死

    最后死的这位血流的有些多了,染红了大片地面,腥味儿也重了太多,开始让李鸦觉得刺鼻起来。

    今天挑战自己的两人已经都死在刀下,李鸦记着自己和裁判说过的话,将还未拔出的两柄短剑拔下来,随手扔向裁判,然后轻轻迈步下了擂台。

    “还和昨天一样,派人将这几柄兵器给我送去。”吩咐了裁判一声,李鸦看向自己排位,九千一百二十,便道:“明儿还得把排位往高定,记住了。”

    1秒记住爱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