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古兽开天,万灵葬灭,阴阳互分,始有武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83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林树叶的手很软,柔弱无骨。

    李鸦哪里肯听她的,又不是生病要摸脉,搭一搭脉就能看出自己学得学不得。

    左手微挣,就要将自己手腕从她搭在上面的手指上挪开。

    没使什么力,以为稍微一挪便可挪开,没料到从左腕上陡然传来一股巨力,拉扯着手腕无法离开。

    李鸦面色微变,聚力于左臂,没好意思用力,而是缓缓加力,试图将手腕挪开。

    清香入鼻,李鸦强笑着看向林树叶与自己只隔了一尺的侧脸,很好看,但办的这事就不地道了。

    两根手指缓向上移,由腕至臂,再至肩,最后从肩上滑落,落到了自己心口上。

    林树叶微微闭目,似在倾听李鸦心跳。

    李鸦则感觉自己被调戏了,被一个至少在一百岁的老女人给调戏了。

    林树叶指尖划过之处,竟使李鸦想起封经闭脉这种传说之术,微麻之后便毫无知觉,有力也无处使,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了。

    “怎么样,我能不能学?”李鸦强笑而问,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位一上手便将自己轻易制住,显然不能招惹。

    林树叶将另一只手的食指挡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微闭的双目轻合,指尖轻触李鸦心口,唇角微扬,似听的极入神。

    “帝身之术并非人人可修,甚至千万人难寻其一,我这一门也因此凋零,你要学却不愿入门,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李鸦身不能动,口却能言,能言归能言,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心跳忽急。

    林树叶改指为掌,在李鸦心口轻按,一触即分,李鸦也随之恢复,轻退一步,找不到别的话说,强笑道:“不是修身之术吗,怎么成了帝身之术。”

    林树叶轻瞄李鸦一眼,回到木桌前坐下,“一会我讲给你听,你先将你之前所学使给我看。”

    李鸦已经起了不学的念头,这林树叶目的不纯,方才那般作态,分明……

    “我所学皆为杀人术,看不得。”

    “好说,彭老,你和他过过手。”林树叶笑看李鸦,忽转首吩咐一直立在一侧的老者。

    李鸦随即看向这位彭老,便见他得林树叶吩咐后,向看向自己的李鸦微微点头,道了声“得罪了”,也不管李鸦同不同意,迈步伸掌,径直拍向李鸦胸口。

    彭老立于院门处,手臂抬起时已在李鸦身前两步。

    掌心与李鸦只隔一尺。

    李鸦本能急退,手按刀柄,手臂向后弯,一直收敛在体内的罡气瞬间涌出。

    李鸦退,彭老进,掌心再进半尺,且道:“小友尽管出刀,无需担心伤着老朽。”

    李鸦按在刀柄上的手改按为握,皱眉紧盯彭老,他说所修都为杀人术自然是假的,练刀练剑练枪都是一个理,除非携必杀之心,否则首要练的便是收发由心,如此方能游刃有余。

    出而不得归,遇上比自己弱的人还没什么,遇上比自己强的人只有落败一途。

    这彭老不凝铠身不显异象,速如鬼魅,实力显然极强,却未免有些托大。

    院内空间有限,由不得李鸦一直退下去,且彭老之掌已近在咫尺,李鸦向悠闲看着两人的林树叶瞥了一眼,终是将红甲拔了出来。

    刀刃朝外,挡向彭老拍来一掌。

    红甲从不隐锋芒,刀刃寒光刺眼,让彭老轻喝一声“好刀”,随后收掌连退,紧接着便肃容道:“此招由兵主所创爻甲之术而来,未流于外,你且接好了。”

    “搏山!”

    双臂虚拢,双掌斜对,庞然之势忽从彭老双臂间澎湃而起,如抱山击山,浑厚内罡竟凝为巨掌,覆顶猛落。

    自己所得爻甲之术果然为残篇。

    李鸦眼见彭老所使刚猛招数,虽不愿与其交手,却被激起好战之心,凝罡气于红甲后举刀竖劈,一柄罡气形成的罡刀瞬间与头顶落下巨掌撞击在一起。

    巨掌碾压而下,李鸦丝毫不慌,再扬刀,罡气挥洒而出,一柄不够十柄来挡,气定神闲挡下彭老搏山一招。

    彭老却觉不满,这一招自己留手,李鸦则只以罡气相抵,没什么精妙之处,兵主定是极为不屑的。

    “人之甲在于内罡,贯铠御力,可挡刀柄加身,地之甲在于土煞,造石成山,莫能摧之。”彭老垂臂轻念,掌心对地,地面至其掌心处黄芒隐现。

    “此招久不用,小友,还望不要大意。”彭老向肃然提刀而待的李鸦微微点头,垂下双臂猛然翻起,成爪,向李鸦虚抓。

    “卸甲·地爪”

    李鸦面色微变,脚尖猛点地面,高高跃起,身下由地底而起的石爪随之冲出,指成尖刺,且向他合拢。

    这一招……

    李鸦眼珠突亮,想也不想凝出昊日身,由四滴精血而生的昊日罡分出一丝汇入红甲,微光忽现身周,随后便见石爪五指齐掌而断。

    彭老大笑,“好招,且看我这一招如何。”

    双掌猛合,作合十状,没了五指的石爪之侧再起一掌,两掌中间李鸦如被夹于山缝间。

    林树叶在李鸦凝出昊日身刹那便微微笑起,在她眼里寻常人绝无可能见到的切磋不过尔尔,彭老之术声势极大,却远远比不上李鸦切断石爪的那一道微光。

    虽为尔尔,却连她也不曾掌握。

    “停手吧。”

    淡声开口喊停两人,也不管性质上来的两人正觉酣畅,林树叶在令下即止的彭老突停之后闪身现于李鸦身侧,伸出纤手好奇摸向他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昊日身。

    “你修出帝血了?”

    李鸦微诧异,随即反应过来林树叶所说帝血便是自己理解中的精血。

    又是帝血又是帝身之术的,这个帝,难不成是狱帝北幽的那个帝?

    武道帝皇?

    “这是帝血?我只知其一滴所蕴气血便可抵一个九品巅峰的武者身气血。”李鸦知道瞒不住林树叶,大方承认,并将自己疑问提出。

    林树叶浅笑,任由李鸦将昊日身散去,“那你知不知道九品巅峰的武者体内气血与铸身境武者其实并无区别。”

    “古兽开天,万灵葬灭,阴阳互分,始有武立,你既修出帝血,这帝身之术便是不学也得学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