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异象成于招式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8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这苍古秘传内除了帝身之术尚有一些秘法。

    帝身之术为奠基之术,十八式虽繁琐,但李鸦有开辟力脉的经验,结合自己当初体悟,理解起来并不算晦涩。

    月上中天时将帝身之术了然于心。

    林树叶和李鸦除了开始时一句便不再交谈,李鸦没有什么疑问要请教林树叶,林树叶也没有出声指点李鸦,任其自己去体悟。

    而李鸦在将帝身之术领悟后,瞟了一眼林树叶,翻开了苍古秘传后面所记各种秘术。

    心法口诀、招式口诀,内力运行图,罡气流转顺序,各种奇妙招数的出招轨迹,其中穿插阐述的武道理念,等等等等。

    丝毫不客气地看了个遍。

    有九禁在身,李鸦自然不会去修这些秘术,但将其充当自己武道底蕴却再好不过。

    一个由古时传承至今仍未断绝的武道门派,其传承中的一些理念甚至可谓瑰宝,毫不客气的说,这些与当今天下盛行武道理念然不同的见解,在李鸦眼中比之那些秘术还要珍贵。

    今古难分高低上下,然有取长补短之说。

    超凡之上的六境在李鸦看来就很好,武身异象,披铠飞天,寻煞灵而铸通灵之兵,一境比一境玄奇,一境比一境神秘。

    这也是他在武道一途上首次犹豫难决的根本原因。

    只要李鸦愿意,不需动不需言,瞬间便可铸出异象,两个瞬间就可凝出武铠,飞天要难一些,却不需十日便可凝一对可扶摇直上的飞天之翅。

    说不向往是假的。

    但自己如今所走的路又舍不下,帝血只凝出四滴,昊日身仅仅是一个连雏形都算不上的初生之物,其潜力之强,李鸦自己都无法预估。

    舍去张狂霸道的异象,华美威严兼具的武铠,潇洒纵意的飞天之翅,太心疼。

    舍去潜力无限的帝血,同样潜力无限的昊日身,还是同样潜力无限指日可待的帝髓,一样太心疼。

    习武忌理念不坚,忌心思不纯,大忌。

    可李鸦是真不知该选哪条路。

    看着苍古秘传中对自己来说甚为珍贵的武道见解,想及自身现在所遇难题,李鸦的面色自然而然便阴晴不定起来。

    而任由李鸦将自己这一门所有秘术看了个遍的林树叶则要惬意的多,除了偶有出神,一直淡望天空中半月由暗至明,再由明至暗,直到被大日之辉遮掩,完完消失在天边。

    一夜已过。

    李鸦将苍古秘传合上,轻轻推到木桌中间,微觉神乏,便由端坐改为靠坐,仰首望向林树叶身后枫树树干。

    “为什么是枫树?”李鸦轻问。

    林树叶笑了笑,向身后枫树看了一眼,眼中追忆之色一闪而逝,轻道:“外人皆言我栽下一株枫树,却不知我自来此地之时它便生长在这里,一晃三十年,一年比一年舍不得将它伐倒。”

    “这枫树,和我有缘。”

    李鸦低声呵笑,缘之一字,不知何时起,不知何时终,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求不到,不管你想不想要,该来的时候不声不响就来了。

    烦煞个人的玩意儿。

    “古兽开天,万灵葬灭,阴阳分立,始有武立。古兽之术,开天之术,万灵之术,阴阳之术,还有那始帝之术,便是古时武者所修?”李鸦又问。

    “你不是都看了吗,还问我做什么?”林树叶像是白了李鸦一眼,在他微微一滞后浅笑起来,随后为李鸦细细讲解。

    “今古武术多有不同,但追根溯源的话,实际只是换了个叫法,变了个样貌。”

    “就拿古兽之术来说,古人观神禽异兽,凝其神,拟其形,创相应武术,以人之力演神禽异兽之力,蛟龙、凰鸟、麒麟等皆在其中。”

    李鸦不由想到赵洗锋和连城,他们两个所修自然和古时武者不同,但按林树叶所言,赵洗锋枪出龙随,连城铁猿异象,身附猿甲,分明是修的古兽之术。

    “我有两友,一修铁猿,一修雷龙……”李鸦将连城和赵洗锋两人状况简略讲给林树叶,随后将自己疑问提出。

    “他们两人所修,是否可以归于古兽之术?”

    林树叶轻轻点头,“自无不可,不止他们,当今天下凝异象为兽形者,皆可归于其中。”

    “那所使招式拟兽之形呢?”李鸦追问。

    “自然也归于古兽之术中,且你就未曾想过,当今天下武者所凝异象,是由古时武者所领悟且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招式中演化而来?”

    李鸦皱眉,细细品味林树叶这句话。

    在自己理念中,异象为内罡所成,与此方天地规则相容,可以看成是天地所授,与招式是完无关的存在。

    而招式……

    李鸦心中忽动,想到自己视之为刀术之基的无尽刀诀,其内并无如何发力如何挥刀的技巧,而是无数需要仔细品悟的刀轨,而刀轨的实质却是以刀锋勾勒万物之轨。

    不需去试,李鸦也知无尽刀诀中无数刀轨定可组合出一招和自己之前所凝血身之形完一致的刀术。

    “招式可显异象,武者内罡凝异象,内罡……内罡凝练至极,几如实物,且可任意操控,是了,就是如此!”李鸦经林树叶一言提点,顿时想透其中关键,不由振奋。

    “这么说来,当今武者所凝异象实际是一种……一种完成熟,乃至于代代传承的简化招数?”

    “海分百川,海之广无可度量,川则可轻易丈量,而两者本质皆为水聚之物。”林树叶微笑点头,对李鸦一点就透颇为满意。

    她见过的武道天才数不胜数,李鸦悟性算不上绝顶,但却只有李鸦可以和她谈论这些旁人听来当谬论的武道理念。

    李鸦自觉见识甚低,殊不知在林树叶眼里已超越九成九的武者,也就只有那些老而不死的存在可堪比较。

    当然,林树叶认为自己只是岁数大了些,活的时间长了些,和老而不死完是两回事。

    古兽之术李鸦已经明白,进而将其与当今武者所修联系起来,心中起一念,却未急着向林树叶请教,而是问起其他几种古修武术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