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不想,自然是想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云芸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想起了林树叶和她说的那些私密话,什么御夫之道,什么床笫之欢,还有该怎么保养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最被自己男人所喜的地儿。

    难道活的时间长了些,岁数大了些,面皮也连带着厚了起来吗?

    这些女人间的私密话云芸自然不会跟李鸦说,只紧紧搂住李鸦的胳膊,声若蚊蝇道:“她说了,天变在即,要押宝在你身上,没名没分的呆在你身边不行,要了这女主人的名分才算名正言顺。”

    “待你危难时,便是杀遍天下也无人敢置一词。”

    李鸦只笑了一笑。

    得了帝身之术,顺带着得了一位天下宗师排位三十六的夫人,自己这便宜怎么说都是占大发了。

    唯独心里不对味。

    强娶的听过,强嫁的没听过,却就这样砸到了自个头上,偏生还反抗不得,撵不走,打不过,跑不掉,只能生受。

    这事就算这样定下来了。

    收拾了心情,云芸领着李鸦把自家的府邸逛了一圈。

    刚刚建成的府邸只有前院还算精致,后边的一个个庭院都只得一个样子,练武场必不可少,后花园的地儿也留了出来,就在练武场的隔壁。

    李鸦和云芸的居室在府内正中的庭院里,被洛南山特意派人拾掇了出来。

    几日不见,两人本该回到这屋里好生亲热一番,却被林树叶耽搁了不少时间,逛这府邸也花了不少时间,眼看着现在已经是后半夜的点儿。

    李鸦送了云芸回居室内歇下,自己则来到了会客正厅里。

    洛南山不出意外等在这里。

    让李鸦刚刚觉得摆的地方不太合适的屏风换了个位置,换到了正厅当中两排椅子其中一排后面。

    洛南山听到李鸦脚步声,停下正在摆弄花瓶的活儿,道:“傍晚时刚送过来,那位来了,我便将雇工都遣走了。”

    “你也是闲不住,明儿让人来弄不就得了,老洛,你去传话让我务必早些回来,有事?”李鸦选了离自己的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头疼地按了按脑门。

    洛南山却没有回答李鸦,而是凑到近前,左右看了看,又去把门关上,方才重新走到李鸦跟前,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那位怎么回事?”

    李鸦正烦着这事,没好气地盯了洛南山一眼,“该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

    “她刚才可是找过我了,说不让透露出去,还找了胡八乙,齐九,一个都没拉,咱们府上这几个人啥时候入了她的眼,查的这么细?”

    “你们几个都找了?”李鸦两条眉毛快拧到一起,盘算了会,道:“把他俩叫来。”

    刚说完,忽然想起上官奉剑,林树叶把这几个人都找了,没理由不找她。

    李鸦急忙站起身,匆忙说了句“你们三个在这等着我”,便向自己安置上官奉剑的地方快步走去。

    就在他和云芸居室的隔屋。

    来到屋前,李鸦轻手轻脚推门,不出预料屋门没向内插着。

    林树叶果然在内。

    她穿着一身红裙,上官奉剑也穿着一身红裙,上官凤剑背对自己,林树叶则站在上官奉剑的对面。

    李鸦的脸色不太好,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剖开后摆到了林树叶眼前。

    而林树叶看到李鸦进来后,直接向李鸦道:“想不想让她活过来,真正的活过来。”

    李鸦想要往前走的脚步立时一停,扶门而立,看向自己一直想要忘记她的存在,却一直没狠下那份心,将她远远丢掉的上官奉剑。

    “不想”

    “那就是想了。”

    林树叶怎么会看不出李鸦心中所想,罕见地微微叹了口气,神色隐有追忆。

    “你去将那沧武王殿掀翻,如果我没有记错,其内应有一物可以让她苏醒。”

    李鸦不信。

    不敢信。

    “四年了。”

    “她已经这个样子四年了,我……就让她这样陪我一生吧。”侧身靠在门框上,李鸦苦笑复呵笑,看着上官奉剑的背影,想起了在极北之地中是怎样靠着她的陪伴才把那段日子熬出头。

    他确实是想要让上官奉剑真正活过来,不再是一个精致的木偶,一个可以让自己任意操控,却不知该让她去些什么的傀儡。

    只是不知道假如她活过来了,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救命恩人?

    还是伴着自己走过这一辈子最难最苦的那段路,但在她的生命里,并不存在的一趟旅程。

    那个让李鸦宁愿看着她日日割心,也不愿舍下的人儿。

    林树叶已经从上官奉剑身前走到李鸦身侧,和李鸦一样靠着另一边的门框,伸手抚青丝,提起脚,用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李鸦脚背。

    “让她陪你一生自然是好的,但……你不想听她开口说话吗,不想看她笑颜盛放吗,便是掉一滴泪珠,撇一撇嘴,也强过现在。”

    李鸦黯然,神也伤了。

    林树叶的到来让他的生活忽然乱了,每日里的悠闲没了,脸上那份从容没了,还算冷硬的那颗心,也没了。

    “想!”

    “说句不受听的话,我不仅想让她活过来,和我说几句话,朝我笑一笑,甚至刺我一剑都可以,我还想将她娶了当媳妇,我的命她救过了,她的身子我也看过了,她这一辈子到我这走到了头,剩下的,你说该不该归了我?”

    李鸦死死盯着林树叶,咬紧了牙根,一手握刀柄,一手攥门框,刀柄无事,门框却让他攥出了五道指印。

    林树叶却只是向着李鸦摇了摇头。

    “想让她活过来,就去沧武王殿里找那枚龙丹吧。”

    “想把她娶了,你问我有何用?”

    这李府里该见一见的人林树叶一一见过了,上官奉剑留到最后不是因为她无智无神,而是因为上官奉剑和她有一些相像的地方。

    那身红衣。

    还有错失了的一趟旅程。

    不该向李鸦说的话林树叶自然不会说,将他留在这里,自己缓步离开了。

    红衣忽如烈火高燃。

    李鸦无声呵笑,靠在门框上久久未离,却将红甲抽了出来,细细擦了一遍又一遍。

    .co妙书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