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杀一惊八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1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刺眼血痕出现在擂台下正在观战的看客们眼中。

    而李鸦已经换了个站的地方,依旧面带笑意,嘲讽且无谓。

    所有人都在回想脑中惊鸿一现的那道淡光,似不染尘世,不惊时空,未等其从脑海中消失,便已消失在眼前。

    李鸦开始往回走,不急不缓,斜提刀,刀身上血渍渐聚,然后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一声尖锐利啸突然响起,平地而起的扑面狂风随后而至,狠狠拍打在擂台下还没回过神来的裁判脸上。

    “死……死了?”

    裁判惊疑不定,连评兵胜负都忘记宣布,看着擂台上依旧提着两柄弯刀,却一动不动,更有血线从脖颈间缓缓渗出的那人。

    毫无疑问是被砍了头。

    刀过利,刀势过急,头还没来得及从脖子上掉下来。

    裁判喉头耸动,吞咽口腔里自发渗出的唾液,猛然向守卫高喊,“看什么看,还不把快把擂台收拾了。”

    随后转身面向观众,大声喊道“此次评兵,杨过胜!”

    两声大喊似乎惊醒擂台下观众,齐发惊叹声,惊叹之后又惊呼,看着擂台上的那具尸体上脑袋终于从脖子上滑落,脸上仍有不屑,瞳孔仍显神采,甚至连眉毛依旧在微微上挑。

    洛南山眼角抽了抽。

    李鸦的刀势越发凌厉了。

    且洛南山熟知李鸦性子,从他这一刀和那两句话里看出听出李鸦对待评兵一事的态度变了。

    由对人不对事变成了对事不对人。

    而站在洛南山身边的胡八乙此时才深深吸了口气,肩膀轻抖,竟无意识地一把抓住洛南山衣袖,话音里三分激动,三分振奋,还有多占了一分的四分惊惧。

    “洛老哥……盟首他……这一刀真利,真凶!”

    洛南山扯了扯胳膊,把自己衣袖从胡八乙手中扯脱,斜眼瞟去,见胡八乙脸色苍白,分明是被吓到了,不由嗤笑一声,道“这才哪跟哪,你是不知道,他凶起来的时候就不是凶了。”

    “不是凶还能是啥?”胡八乙尴尬收手。

    “凶恶,凶在恶前,恶在凶后,他要真凶起来,你会发现什么才是恶人,我和你说啊……”洛南山起了兴致,详详细细地给胡八乙讲了一个“十七手”的故事。

    站在擂台上的李鸦将沧浪刀又轻轻插到了左手一侧。

    看着守卫走上擂台将尸体拖下去,从其手中抠出那两柄弯刀,然后恭恭敬敬放到了擂台一角。

    突觉索然无味起来。

    一柄剑被抛上了擂台,落到李鸦脚前,被其主人以内罡托着轻轻横摆,剑与剑鞘俱在。

    接着是是一个枪盒,同样横着轻落李鸦脚前,和那柄剑并排摆放。

    枪盒之后是一对拳套,拳套之后又是一柄长刀。

    没有一丝声响传出,似怕惊扰到李鸦,片刻之后,李鸦脚前已摆了八件兵器。

    不只是要挑战李鸦的武者,还有这座擂台十人名额中的四人,早早来到这里想要一展身手,却看到李鸦这一刀后自认无法抵挡,弃了兵器认输。

    裁判按着规则喊出一个个武者名字,喊出一柄柄兵器的名字,随着他的喊声,擂台下观众安静下来,看着一个个需要自己仰望的强者就这样弃掉了自己兵器,输给了擂台上那个插双刀于身侧的身影。

    都将“杨过”这个名字死死记在了脑中。

    还有沧浪刀,还有和沧浪刀样式一模一样,但看上去更加不凡的红甲刀。

    李鸦收起双刀下了擂台,裁判则急忙喊人将擂台上兵器收起来,想要交给李鸦,忽然想起今天的评兵还没结束,还有五个未到的武者,便向李鸦恭敬道“这些兵器其中四柄我这就派人送到府上,剩余四柄……”

    李鸦挥手道“先放这,还有,你跟冼海说一声,他儿子的事在我这算结了,他要是不乐意……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裁判强笑,不敢辩驳自己跟冼海没有关系,只能恭声应下。

    期望着眼前这位可千万别把自己这个传声筒牵扯进去。

    离评兵正式开始的时间还差一会,李鸦来到云芸身边坐下,一边听着云芸念叨着赢了多少武币一边等待起来。

    一个接一个武者到来,最后一位掐着点走进通道,裁判见人已经到齐,快步走上擂台,随后拱手转了一个圈,待低声议论的观众们安静下来,方高声道。

    “劳烦诸位久候,此次百老评兵已到第十日,相应规则想必诸位已经了然于心,就不再宣读。”

    “今天这座擂台上将要决出一位胜者,评出一柄最强兵刃,所有人的名单便在擂台下告示牌上。而今天评兵的规则与前九日有所不同,为毫无争议,今日的几位都将与其他人一一交手,无一败绩者为头名,败一场者次名,以此类推,定下万兵之榜,如有败场相同者,则并列,如有弃兵认输者,则均计为最后一名。”

    裁判显然无心长篇大论,只将今天的主要评兵规则讲明,其余明细如不得作假生死自负等均未提,隐晦瞥了一眼正低头和自己女人谈笑的李鸦,想要振奋精神大喊一声“评兵开始”,却在喊出口时自己也觉得无趣起来。

    宣布了评兵正式开始,裁判站在擂台上按照评兵流程向擂台下端坐的高声道。

    “还请各位上擂台,抽签定交手顺序。”

    随着裁判这一声落下,沉浸在刚才一幕的观众们重新低声议论起来,看着一个个风采各异的武者跃上擂台,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或有趣或令人振奋的事讲与同伴听。

    议论的人一多,便显得嘈杂起来,裁判见多这样场面,未显不耐烦,站到擂场一边微笑等众人走上擂台。

    六人很快上了擂台。

    李鸦是最后一个上来的。

    按着裁判的安排抽了签,定下和其他五人的交手顺序。

    在裁判让几人再次抽签定出手顺序时李鸦皱起了眉头,嫌过于繁琐。

    随手将守卫捧在手里等着几人抽签的木盒打翻在地,李鸦在另五人脸色一沉的同时向裁判道“把刚才的事和他们讲一讲,然后想留的留,想走的走。”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