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撞山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6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沧水河到了这里,宽度已经将近两里,这一排大船由加长了的船锚固定,横拦在进入山中湖的入口处。

    每一艘大船上都刻着武者提剑斩龙的图案。

    这些图案有些色彩鲜艳,看去栩栩如生,有些则斑斓不清,更有刀剑之痕掺于其中。

    正是猎盟彰显其存在的象征。

    一排大船最中心处,相较其他大船体积并无不同,却在船首处多了龙首铜像的一艘大船上,猎盟的三位副盟首之一,武道封号为猎龙的徐笙正在看着一大一小两艘船向自己直撞过来。

    当他注意到这两艘船的时候已经避之不及,甚至手下都来不及开口大喊一声。

    两艘船的速度比之离弦之箭也不差分毫,徐笙专注于湖水中不时出现的沧蛟,察觉到这两艘船后转首去望,只觉前一刻尚在远方,下一刻便直入眼眶。

    嚣张、霸道、癫狂。

    且实力异常强大。

    徐笙瞬间定念,不管这两艘船上的人是携手前来还是互有嫌隙,只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命令手下移开大船已然来不及,徐笙立于甲板上的双脚内罡喷涌,左右分行,左推侧方大船,右则猛力外拉,使自己脚下大船在刹那间由横向改为竖向。

    被横拦的沧水河顿时在河中心出现一个三丈缺口。

    而李鸦所御画舫和那个黑铠女子所御的小船就像从河道正中直劈过来的利剑,由河中心缺口处直直刺入山中湖。

    刺耳尖响在徐笙耳边急促响起,透过两艘船掀起的高浪缝隙,徐笙看到位于自己侧方的一艘大船如被巨兵劈砍,船身现极长裂口,却连一片木屑都没有。

    自己脚下的这艘船想必也是如此。

    徐笙复将目光落到两艘已经远去近里许的船,方才匆匆一瞥立于船上的两人,只觉那艘小船上的武者所披黑铠极为眼熟。

    与此同时,前方传来如在耳边轻语的话音。

    “有什么损失,去找城中李府赔偿。”

    另一声清冷女子音隔了一息传至,“明日陪你两艘船。”

    两句话听在徐笙耳里极是平淡,但他眼里的一大一小两艘船却一点也不平淡,视拦于河中的大船如无物也就罢了,由河入湖,竟向着围湖之山直撞。

    莫非还能撞破山壁不成?

    徐笙不信船上两人会做出这种以卵击石自寻死路之举,但转眼已至湖水尽头,在他眼里已和撞上山壁无异的两艘船让他不由屏息而待。

    两船速度丝毫不减。

    反而更快!

    那艘小船上的黑铠女子不知又使了什么秘术,船速再提,仅提少许,堪堪和李鸦脚下画舫速度达到一致。

    两船船头恰好并行,只凭肉眼去看根本看不出那艘在前哪艘落后。

    李鸦也没什么法子再将画舫速度提高了,若是这沧水河再长一些,长上三五倍,或许还可以凭借自己远超常人的耐力将那黑铠女子耗倒。

    可惜围着这个山中湖的山壁已在眼前,飞速接近之下山壁如倒塌,劈头盖脸砸来。

    两船并行,李鸦和那黑铠女子便成了隔船并立,脚下的船眼看就要撞上山壁,李鸦不由侧首看向这位心气极高的女子。

    黑铠女子同时看向李鸦。

    李鸦嘴角半扬,扯出个分外不屑的笑容,而那个黑铠女子则唇角轻撇,斜瞄李鸦后转回头去。

    那就只能看谁胆子大了。

    画舫中的三个船夫被抛出船外,船上只剩了李鸦自己,画舫和并行的小船速度丝毫未减,飞撞山壁。

    在山中湖另一头观望的徐笙狠狠吸了口气,为自己刚刚的避让而庆幸。

    在他眼中,两艘船,两个人,以同样令人战栗的癫狂直直撞上山壁。

    两个疯子!

    船身寸寸碎裂,木屑如鹅毛大雪般纷飞,如绚烂烟花般向四方爆散。

    小船碎屑中一道与船身等长的火红兵器之影突现山壁前。似长枪,通体火红,矛下残月戈分立两侧。

    一柄大戟。

    破石如破空,瞬息没于山壁之中。

    黑铠女子抓着戟身中段的手掌一退再退,由戟身中段到后半截,直到以手掌抵戟尾,随着她手掌不断变换方位,从和李鸦斗船开始便一提再提的速度也不停下降,堪堪在大戟部没入山壁,她的手掌也按到山壁时停住身体。

    一声闷哼匆黑铠女子口出传出,艳红血丝随即缓缓留下,而她的手掌在按上山壁后发出清晰骨裂声,分明是不堪承受巨力,受了不轻的伤。

    和她一起撞到山壁上的李鸦就惨多了。

    主要原因就是红甲比她那柄大戟短了太多,根本不够李鸦卸力之用。

    次要原因则是李鸦根本没想着用红甲卸力,甚至根本没往出抽刀,而是直接用身体撞上了山壁。

    黑铠女子发出一声闷哼,李鸦却惨嚎起来,一边嚎一边骂,“太他娘的疼了,疼死老子了。”

    黑铠女子此时方有闲暇看向撞上山壁的李鸦,一眼过去,不由发起愣来。

    她只看到了李鸦的后脑勺,只有一个后脑勺,连身体都看不到,甚至都不知道李鸦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发出惨嚎,又是怎么骂娘的。

    不是应该撞死在山壁上了吗?

    黑铠女子正发愣的功夫,李鸦从山壁里挣脱出来,一脸血,脸上满是皮开肉绽的划痕,前半身的衣物和身体黏到了一起,看上去血肉模糊,衣物都被撞进了身体里。

    这都能不死?

    人力再强又怎能和高山相比,血肉之躯再如何强悍,又怎么能以极速撞上山壁后还安然无恙。

    不能说是安然无恙,黑铠女子眼里看到的李鸦满头满脸满身的血,显然是受了伤,伤的不轻,足够让他一边哼哼着一边骂娘。

    李鸦这回纯粹就是自作自受,他这人向来怕疼,今天这一撞,简直比修帝身之术凝帝髓时还要疼,李鸦甚至觉得自己都被撞扁了,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实扁了点,又摸了摸脸,摸不出有没有扁。

    用一双不断滴血的手将自己身摸遍,感觉没什么大碍,疼痛也稍有缓解,李鸦才看向和自己较着劲的黑铠女子。

    露出一个得意笑容,殊不知在别人眼里完是可怖而又丑陋,李鸦指了指被自己撞出一个坑的山壁,又指了指黑铠女子身前平整山壁,接着背靠着那个坑往里钻了钻,道。

    “怎么样,你这娘们承不承认我赢了?”

    .co妙书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