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肃极恶?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当展青眉将玉簪别到吕凤秀发上时,她脸上的面具在同一时间褪去。

    展青眉还在吕凤身后,李鸦没兴趣当那个搅了别人好事的闲汉,扭过头看向沧武王殿的出口处。

    不出预料看到展青眉那根石柱立在那里。

    石柱封殿,长眼的不长眼的都得先掂量一下自己斤两。

    刚才听展青眉找自己是来疗伤,没看出伤在哪儿,不过以展青眉之力,如果不是自己无法处理的棘手伤势,绝不会找到自己头上。

    而他和吕凤相遇这一幕应该是偶然,也不可能特意来此给自己演一番戏。

    李鸦刻意多等了一会才回过头,先是好奇地看向吕凤,入目只觉颇显英气,长相自然极佳,练武练到一定程度可以完善自身,面孔同样在其内。

    和展青眉有夫妻相,两条剑眉不显突兀,反觉两人站在一起甚是搭配。

    其余李鸦不好品评,也不好细看,匆匆一瞥便移开目光。

    倒是这俩人在李鸦面前秀起了恩爱,一个身材极高大,一个身材颇高挑,女轻靠在男的怀里,让李鸦觉得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吕凤在将自己面目示于李鸦后,重新用面具盖住了半边脸。

    展青眉却没被这桩意外之喜给打了岔,松开吕凤,正容端坐到李鸦对面,继续说起两人刚见面时的话题。

    “吕凤和我的关系你现在肯定清楚了,至于南武部,我已于卸任监察使一职时同时卸任,确切地说,我现在已经和武城没有任何关系,和那个王阎罗也没有了任何关系。”

    “重新来过?”李鸦试探问道。

    展青眉淡笑,道“并非重新来过,而是另起开端。”

    这话就耐人寻味了。

    李鸦琢磨了一下,问道“和我有关?”

    展青眉轻轻点头。

    “没我不行?”

    展青眉又点了点头。

    李鸦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一个武城监察使,办不到的事应该很少很少了,舍下偌大权势,手底下那么多得力人手,却另起开端……能明说吗?”

    怕听到展青眉说什么不到时候之类的话,李鸦却不出预料听到展青眉淡声道“此事还不到讲明的时候,于你无益。”

    李鸦顿时烦躁起来。

    “那算了,既然不到明说的时候,你又不再是南武部的人,今天这档子事就跟你没关系了,疗伤是吧,估摸着后边追过来的人也快到了,你解决还是我解决,完事了再给你疗伤。”

    和展青眉谈话这会儿功夫,李鸦伤势已去大半,只要进了第八层面迷宫的那几人没出来,吕凤也不再插手,那二十多个南武部的武者李鸦已经能应付下来。

    展青眉看着李鸦憋屈的样子不由笑起来,笑的李鸦翻起白眼,窝火到想要一走了之的时候,方沉声道。

    “我欲肃清世间极恶,需借你之手。”

    李鸦仿佛听到一个冷到让人浑身难受的冷笑话。

    “肃清世间极恶?”

    展青眉郑重点头。

    “还要借我之手?”

    “不错,借你之手,这世上也只有你才能做到了。”

    李鸦冷笑起来,“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毁灭世界了?”

    “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终有一日会将这个世界毁了,灭世者?救世主?武者的天敌,神谕之人?”

    展青眉沉默不语。

    李鸦的嘲讽还在继续。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别说是你,也别说是我,便是天下的武者一个挨一个数下去,也没有一个能肃清世间极恶的。”

    “何为极恶?有善才有恶,杀人放火是恶,烧杀抢掠是恶,女,食人心噬人肉,皆为恶。”

    “你将这些恶都肃清了,还有欺压良善颠倒黑白,窃人之财盗人之物,同样为恶。”

    “这些恶也没了,偷汉子养情人,克扣工钱,为人师长而无德,为人长辈而无良,是不是恶?”

    “再往上,惫懒无能,胸无大志,不思进取,也就成了恶,古板无情,纵意寻欢还是恶。

    “展青眉,你自己说吧,这世上,何人不恶?”

    “拿什么去肃清?”

    换了别人李鸦根本懒得讲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话,善恶本一体,有时候便是分也分不清,更没有肃清这一说,而他自己也奉行不分善恶只遵本心这一理念。

    可这展青眉不是脑子犯浑的人,自己说的这些他不可能不知道,甚至他自己心里跟明镜一样,在为数不少的某些人眼里,他展青眉自己才是应该最先被肃清的那一个。

    李鸦这番话可以说是毫不客气,而展青眉听完后,向来从容淡然的脸上泛出苦涩笑容。

    “受教了,可我分得清。”

    只此一句就不再赘言。

    仅向李鸦道“我习武已经三十七载,活了一共四十六个年头,你所说的大恶小恶早已不去想,只以自己能否忍下为界限,忍下的自然不会去管,而忍不下的,自然该杀的都要杀了。”

    却是将要借李鸦之手岔开了。

    而李鸦也将此言有意忽略。

    展青眉说的不到讲明时候显然针对的就是这句话,而李鸦也不需他讲明。

    一步步走到现在,李鸦如何不知自己这遗世身牵扯着惊天之秘。

    惊天向来为夸大之言,可李鸦却觉得用在自己一直遭遇的事碰上的人上面,不仅不为过,甚至显得有些浅了。

    展青眉站了出来,还有一个林树叶,林树叶之后还有那两个一直隐在暗处的老王八。

    一个个的,都在等着呢。

    “杀那二十多个南武部中人这桩事,你打算怎么解决?”李鸦问展青眉。

    “无妨,跟随他的老人们走的差不多了,死的那二十多人,恰没有故人在内。”吕凤知道展青眉为人,出声解释。

    而展青眉则在眉头轻皱之后又舒展,他已卸任四月之久,一朝皇帝尚且一朝臣,自己离了南武部,跟随自己的那些人也确实呆不下去了。

    念及此,展青眉向吕凤道“你也莫再回去了,随我一起吧。”

    展青眉便是不说吕凤也有此念,当即微微点头,应了下来,随后略显担忧,道。

    “你是受了什么伤,需他相助才能痊愈。”

    “我杀了赵山河,此人所修武术极是阴毒,一时不查被其怨煞缠身,自行解去所耗时日太长,便寻李鸦来解。”展青眉将此来缘由讲出。

    李鸦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听过赵山河这名字,很耳熟。

    吕凤却在展青眉刚刚说出赵山河三字时便已经知道他把沧月盟的副盟首给杀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