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投宝于湖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7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你想要宝物?”

    李鸦哂笑,一边操控着昊日罡灼去展青眉体内缠骨怨煞,一边从怀里面摸出了一样东西。

    正是那枚碧绿玉珠。

    当李鸦将玉珠从怀里掏出来时,一抹让人几欲沉沦其中的莹莹绿光映入十四只充满贪欲的眼中。

    “交给我!”

    那领头之人呼吸突重,大步上前,目光被碧绿玉珠吸引,根本看不到李鸦脸上再明显不过的嘲讽。

    另外六人同样如此。

    甚至都迈步上前,欲从李鸦手里接过那枚一看就不是凡物的碧珠。

    领头那人占了先,似也注意到其他六人贪婪心思,心中一急,竟将李鸦视做待宰羔羊,急跨几步,一手提剑,空着的另一手直接抓向李鸦平摊着放在掌心里的玉珠。

    利欲熏人心,不外如是。

    李鸦看着七人一齐向自己走来,个个满面贪婪,不由咧嘴而笑。

    在那领头之人将要从自己手里夺走玉珠时,平摊的手掌突然紧握,继而抖手将其掷向沧武王殿外。

    那领头之人只觉眼前一花,指尖刚刚触到一抹温热,梦寐以求的宝物便消失无踪。

    风声从耳边远去,他似乎不相信唾手可得的宝贝就这样离自己远去,失神一瞬后,突然暴怒。

    “我的宝物!”

    “你找死?”

    贪婪面孔瞬间扭曲,狰狞如鬼,暴怒之下当头一剑向李鸦劈来。

    剑刃闪寒光,李鸦笑看一线寒光向自己头顶落下,脑袋偏都没偏一下,不急不缓又摸向怀里。

    剑光突止时恰好从怀里摸出一页金纸。

    “剑术铮雷,第六式,铮雷·开云式。”

    一剑劈下却被李鸦罡气所阻的领头之人刚起惊骇,却转眼被那页金纸和李鸦口中所述吸引,想要飞退的脚步顿止。

    然后眼睁睁看着那页金纸飘忽而起,伸手去抓却抓不住,只能任其飘向沧武王殿外。

    其余六人被眼前之变惊呆,一枚宝珠后又是一页金纸,从他们身边似缓实快飘忽而去。

    这几人瞬息之间心痛无比,两样本该属于他们的宝物就这样离他们越来越远,像是已经永远离他们而去。

    也不知是哪个嘶声高喊,“合力杀了他,他身上一定还有宝物,杀了他,得了宝物,咱们几个飞黄腾达之时指日可待。”

    李鸦不由放声大笑,这几人还真是蠢的可以。

    飞黄腾达?

    指日可待?

    七柄利刃向李鸦招呼过来,展青眉懒得睁眼去看,而李鸦却看着那七柄利刃或砍或刺或劈,无一不落向自己和展青眉要害之处,大笑着又伸手摘下腰间一柄不甚显眼的短剑。

    微微将短剑举起,罡气涌入其中,在短剑放出夺目银光的同时轻笑道。

    “此剑名列缺,通灵之兵。”

    七柄兵器同时止于李鸦身外,而这柄名为列缺的通灵之剑,同样被他掷向了沧武王殿外。

    一抹银光消失在昏暗通道内,七人目光随之移动,接连三样不凡宝物和联手一击却撼之不动,使他们终于从贪婪中惊醒,意识到眼前这两人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强人。

    七人缓缓后退,贪婪和狰狞还没退尽的脸上开始爬出汗珠。

    李鸦盘坐在地,指尖和展青眉指尖相触,转首看着这七人向后退去,脸上笑意不减,伸手又摸向插在自己靴子里的一物。

    一柄短匕。

    “无名之物,锋利至极,蕴剧毒,和刚才那三样处于同一层次。”

    简单评价一句,李鸦再次将这柄短匕掷向沧武王殿外。

    短匕之后又是一块铸兵神料,“黑极铁,价值亿万。”

    “枪术望天狼,第三式,天狼·啸北风。”

    “天地灵株,食之可直入铸身境。”

    “刀术……这却不给你们了。”

    一共七样宝物,李鸦一样一样往出拿,一样一样抛到沧武王殿外。

    诱惑着这七人。

    当李鸦把第六样宝物,那枚可以食之而入铸身境的朱果拿出来,并讲明其效用后,这七人如他所料般被迷去了心智。

    一声更比一声重的喘息起伏不断,七人眼中满布血丝,刚刚因惊惧而回到脑子里的理智在李鸦诱惑之下再次飞到九霄云外。

    而李鸦也露出了他的獠牙。

    “你们想要宝物,我也给你们了,就在你们身后,去拿吧,谁拿到了,就是谁的。”

    “想要飞黄腾达,何须指日可待,只要迈迈步,伸伸手,就可以搏取你们一生都享用不尽的财富”

    李鸦的低语声如恶魔之言,终是将这七人诱到了深渊之前。

    携手前来的一伙人同时缓步退向沧武王殿外,步调同,心却已经分崩离析,互相之间已不仅仅是戒备。

    七人退至殿门口时,李鸦看到了他一直等着的血光,听到了他一直等着的惨叫。

    血光四溅的同时李鸦收回了目光,自嘲一笑,问向此时方才睁开眼的展青眉。

    “要不要把我给肃清了?”

    展青眉缓缓摇了摇头,向殿门口暼去一眼,看到洒在自己雷柱上的血液,又缓缓闭上了眼。

    雷柱脏了。

    这天下也脏了。

    李鸦的手段很残忍,但对展青眉而言,已经极为温和。

    至少给了外面那些武者自己选择的机会。

    通道内只剩了李鸦和展青眉,吕凤去追杀南武部之人,隐有怒斥惨叫传出,而殿外,只片刻间已喊杀声不绝于耳。

    宝物动人心,莫过于此。

    沧武王殿外的武者何止是那七人,为宝物动心的,又何止是沧武王殿外这些武者。

    便是李鸦自己,若不是这七个蠢货惹怒了他,也舍不得将搜刮来的宝物就这样做了诱饵。

    喊杀声越来越急促,从开始响起到平息下去,足足经过了半个时辰。

    去追杀南武部之人的吕凤在殿外喊杀声最喧嚣时黑铠染血而归,火戟挑了三颗人头,身后用绳子拴了一串脑袋,回到通道后一言不发将带回来的人头抛到殿外湖水中,又折返回去,将没了头的尸体一具具扔到湖水里。

    毁尸灭迹的手段纯熟无比。

    在吕凤处理完尸体后,李鸦终于将展青眉体内缠骨怨煞部灼尽,收回了在他体内,只需自己一念便可置展青眉于死地的昊日罡。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