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乱神踞

作者:废纸桥 |字数:440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神座皆有主,每一个神座的主人,都是雄踞一方的强者,想要挑战他们,并非易事。

    而唯一破碎的那一尊神座,便成为了所有神明,最先追逐的目标。

    虽然收集齐全所有的碎片,几乎不可能。

    但是神明们都认为,只有获得一些碎片,或许就能破解晋升的奥秘。

    由此,也在神与神的混战之后,引发了新一轮的竞争。

    世界依旧不会安静。

    世界从不会安静。

    乱神踞位于天界,对于天界而言,其存在性质极为特殊,它的特殊就在于,它并不属于任何神系。

    是一些没有神系的神明聚集之所,同时被羽族抛弃的灰羽一族,以及一些被神明厌弃的神裔,都生存在这里。

    这里每天都会发生神与神的战斗,却不会有任何神明来干预,在原本应该高雅圣洁的天界,这里是极为特殊的暴戾以及遗弃之地。

    寻常神明不清楚,唯有相对古老的神明才明白。

    现在的天界,曾经是地狱。

    即使是世界颠倒,地狱与天界转换。

    但是在天界之中,依旧有那么极少数的地方,保留了地狱的性质和特征。

    而在地狱之中也同样如此。

    乱神踞一望无际的血红色戈壁摊上,一个漆黑的洞口忽然打开,一个黑色的人影就像破布娃娃般被抛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凝固的鲜血在血红色沙粒的映衬下,反而格外的刺眼,血液中带动的灵性,侵蚀着周围的沙土,仿佛可以赋予这些毫无生命气息的泥土以鲜活。

    这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也只有这样强大的存在,才能用自己的血扭曲现实。

    楼南费力的睁开自己的双眼,看着天边吊挂着的血红色的新月,沉沉的又闭上了眼睛。

    失血过多让他感觉浑身无力,难以言明的疲惫感,让楼南有一种如浮在云端无处使力的感觉。他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一刻。

    结合异世界记忆,而迅速崛起,并且汲取了几乎全部的血脉传承之力,即将封神为大力神的楼南,却因为意外的得到了一块碎片,而遭到了数位神明的追杀。

    为了躲避这追杀,楼南不得不冒险尝试,直接穿过星界,去往天界,凝聚神国。

    很显然···他太仓促了,在星界遭遇了强大的空间风暴,被卷入了乱流之中。

    楼南的力量源于血脉,即使是已经修到了神级,大量鲜血的流失,依旧让他力量大幅削弱。

    此时楼南,正在打量着四周,检查着自己现在的处境。

    四周充斥着,相对于奥西里斯大陆而言,更加浓郁的元素之力,同时规则的痕迹,似乎十分明显,仿佛只要稍稍感应,就能与之生出互动。

    “这里是天界?”楼南稍微放松了一些。

    坐着缓缓的吸纳了一些元素力量,楼南稍微有了些力气,新生的神格却有着强大的能量吸附能力,借用着这吸附力,调动能量,楼南缓缓恢复着自己的伤势,只是身上的伤太重,被强大的神力打出的伤口,有一道道强势的神力侵蚀,很难清除。

    索性那些神力量并不多,而且没有了主人的操控,欠缺灵性,花点水磨工夫,倒也不是不能磨灭。

    撑着身体坐起来,楼南已经听见了远远的传来的呜咽声,显然是风划过沙粒的声音,微微震动的地面昭示风很大,很大。

    苦笑一声,勉强直立起身体,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蘑菇状的石柱走去,天界的规则外显,元素力量强大,固然是好事。

    但是这也代表着,只是一些简单的自然现象,都会引发一场巨大的灾难。

    凡间的风暴,可以将凡人绞碎。

    而天界的风暴···可以袭击,甚至杀死神明。

    蜷缩在山洞里,看着昏天暗地的血色风沙,楼南细细的调理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楼南的伤势,渐渐好转。

    呼啸的阴风和狂啸的血色尘沙在巨大的石蘑菇外面咆哮着,山洞却是一片死寂,只是偶尔闪过的黑色幽光,显示着这里还有人。

    大漠里的风沙虽然大,却总会有停的时候,风沙停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日落时分,大漠的落日如血,泼洒在血色的沙漠上,让这片戈壁看起来就像一片血色的海洋。

    血色的荒原,是乱神踞的一大特色,当然···不是什么好特色。

    乱神踞贫瘠不堪,而这血色荒原却是整个乱神踞最贫瘠的地方,即使最不挑剔生存环境,由上个纪元残留下来的魔鬼棘,也不会选择在血色荒原生存。这里只有最卑劣、阴险的沙陀罗蛇和霍克蝎子。

    它们是整个荒原唯一的主人,也是整个血色荒原的杀手。

    沙陀罗蛇是一种身长近乎百米的荒漠魔兽,先天的土属性魔法配上它那强烈的腐蚀性毒素还有在沙土中穿梭的能力,让它成为了沙漠里当之无愧的霸主。

    土黄色的沙陀罗蛇身上有着一圈圈褐色的圆环,在血色阳光下闪耀着点点幽光,吐着深冷的芯子,一条沙陀罗蛇正悠闲的享受着夏日里荒漠里的风沙。

    这样的日子是它们最喜欢的,都说蛇性阴冷,但是沙陀罗蛇天生就是异类。

    在松软的沙土上一阵翻滚,这条沙陀罗蛇钻进了沙土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茫茫的荒野里出现了一只小型的约为三十四人的队伍。

    全副武装的他们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小型的猎杀团,而他们肩膀上荆棘状的徽章证明了他们是属于一个团队的猎杀者。

    忽然,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大胡子挥手阻止了队伍的继续前进,而是很仔细的摸了摸脚下的沙土,然后将一包白色的粉末撒到了周边的沙土上,顿时那些被撒过粉末的地方嗤嗤的燃起了一阵青烟。

    大胡子捂着口鼻轻声道:“大家小心!这里应该有个大家伙!”

    随着大胡子的话,猎杀团的众人都抽出了腰间的武器,几个壮汉兴奋的将几根空心的圆木狠狠的载到了队伍的周围,然后将一口漏斗似的铁大钟扣在了圆木的顶端,狠狠的将大锤子招呼在了那大钟上。

    震荡的钟声以那些圆木为中心在地下震荡开来,顿时原本就感觉敏锐的沙陀罗蛇再也无法再地底隐藏,嘶鸣着从地底窜了出来,张大了血盆大口朝着队伍冲了过来。

    还不等它靠近,一张大网就从天而降,而地上也拔起一道系网朝着沙陀罗蛇绑缚过来,一瞬间原本还凶猛无比的巨蛇便被捕捉住,只能翻滚着身体在原地嘶鸣不已。

    大网上早已布下了不少尖细却不锋利的魔钉,钉子上闪烁的是歹毒的麻痹神咒,这些钉子顶入到巨蛇的身体内,让它的每一次翻滚都刮掉不少鳞片,甚至钉入到血肉里,消耗着巨蛇的体力和凶性。

    在智慧面前,哪怕是沙漠杀手之称的沙陀罗蛇也只能束手就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