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840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然后她还想到她哥哥的灵慧二筋封印,结合龙景狂中毒的事情……

    她早就怀疑了。

    “东方,的医术从何而来,如今该对本殿坦白了吧。是不是上古医术?”

    龙景狂也是由许多事情中展开联想,又特别去了解了一下纳兰家的事情,才想到的。她的医术如何高深,又奇怪。

    “是。”

    东方知道不能隐瞒了,“不瞒景王,我懂得些上古医术。”

    “从何而来?”

    “景王就别问了……”这样一来就誓必要将燕月映的事情说出来。

    龙景狂便知道母亲是前朝公主了。不成,唯独这个不能告诉他。

    “又是这样,东方。到底隐瞒着我什么呢?还有,那与君城一样的武功,不会是已经失传了的上古武术吧?”

    龙景狂没有想到灵术与邪术中去,因为听说这两样可是纳兰家族的人才能练习成功的,而且要极为有天赋者。

    普通人,只能练习上古武术。

    “……”

    东方沉默。

    龙景狂见她如此,便只好作罢了。

    反正他终有一天,会知道的。

    “东方,与六皇叔见面,到底是所为何事呢?”

    细细地盯着东方,又绕回了这事儿。

    “景王,我与六殿下商议的事,景王还是不知道为好。”

    她完全是为了他着想,若是惹上这样的事儿要撇清,可难了。

    “到底是什么事?”

    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不让知道的事情越是想知道。若是对方执意不说,就会种下了怀疑的种子。龙景狂如今就是这样。

    “是对付七王府的。反正也没有几天就要执行了。若是景王不信我,便暗暗关注吧,很快便会知道是什么事的。”

    东方知道龙景狂如今有些担忧她倒向龙起昊那边了。

    “景王,我还是那句话。咱俩的合作关系是第一顺位的,当然,若是违背了当初答应我的三个条件,我便会选择别人。”

    “唉。”

    龙景狂一声叹息。

    想了想,终还是告诉了她,“那秦太子,已经在路上了。相信不日便能到达,到时候皇爷爷会举行宫宴,接待秦国太子。”

    “嗯,这事儿我已经有安排,秦太子定能与凰国联婚,抱得美人归的。”

    如今还不是凰国与秦国决裂的时候,两国修好还是有好处的。

    眼下的局势,凰国动荡不安,如果秦国再参入一脚,那这个局势只怕越发不好控制。

    她不想凰国朝这局面走,一个弄不好,就会引发七国之战。

    她逆天重生,只为报复龙起津,慕容以,及东方画,与天下百姓无关。

    “皇姑姑安乐公主不愿意联婚。皇姑姑已经知道秦太子这事儿,她正在物色驸马人选。知道她选中的人,是谁吗?”

    “知道。”

    除了欧阳秀,还会有谁。

    “既然知道,便应该懂得,皇姑姑是极受皇爷爷宠爱的。皇爷爷其实也不想皇姑姑远嫁秦国吧,所以在秦太子到达之前,皇爷爷会不会给欧阳秀与安乐姑姑指婚呢?”

    “既然知道,便应该懂得,皇姑姑是极受皇爷爷宠爱的。皇爷爷其实也不想皇姑姑远嫁秦国吧,所以在秦太子到达之前,皇爷爷会不会给欧阳秀与安乐姑姑指婚呢?”

    “……”

    东方挑了一下眉。

    前世,龙弘确实是想给欧阳秀与安乐公主指婚的,特别是安乐公主的母亲孙嫔,去映求了皇后,说不想公主远嫁秦国……

    皇后也便开始说服欧阳秀娶龙安乐。

    欧阳秀没有答应,直接逃家了一段时间。

    便是因为他逃家了,龙安乐恼怒,直接恨上太尉府,想给太尉府一些教训。

    而这个时候,欧阳香孤立无援,才会被龙安乐于设计,失身于秦国太子,之后欧阳香才会远嫁到秦国……

    龙安乐做了这些事之后,又有些后怕,于是想将这个罪名嫁祸到她东方身上。

    她岂是任龙安乐捶捏的?

    当即找到了证据撇清。

    幸而欧阳秀也信任她,龙安乐的企图便没有得逞。

    后来欧阳香在秦国出事的消息传来,欧阳秀便也恨上了龙安乐。

    自此这二人的婚事更没有可能。

    龙安乐便一直都以为,欧阳秀之所以会恨上她,是她东方从中作怪,于是,龙安乐后来与自己便是种种敌对,各种刁难。就算是龙起津从中调和,也仅限于表面上的平和。

    龙安乐这人,看来,是不得不给她些警示……

    ……

    “如此,还以为,与欧阳秀之间还有可能吗?”

    龙景狂盯着东方的神色。

    见她神色平静。

    本以为她会激动的,毕竟她不是想与欧阳秀成亲的吗,如今看来这成亲可能遥遥无期,甚至化为泡影。

    她就一点都不担忧与欧阳秀的将来吗?

    “知道了。谢谢告诉我这些。”

    东方口气冷淡。

    “我有点搞不懂这个女人了。”

    龙景狂拧眉。

    她怎么可以这么淡定?

    还是,她根本就不爱欧阳秀,所以成亲不成亲的,其实都没有关系呢?

    想到这,又有些窃喜。

    “爱欧阳秀吗?”

    他忽然一问。

    “……”东方顿了顿。

    是,她心中早就没有爱情了。甚至对欧阳秀坦白过,对皇后也说过,所以皇后也知道她不是适合龙景狂的那个人……

    但是,对龙景狂……

    她答应过的吧,即使心中无情,无爱,也不会断然拒绝让他难受……

    “夜深了。景王请回吧。”

    东方懒得对龙景狂回答自己爱不爱欧阳秀这个问题。

    她想,这是她的私事吧,没有必要向他交代。

    还有,她得好好计划一下,让即将要发生的这一切,按她设想的方向走。

    “……”

    龙景狂似是习惯了她的逐客令,这个女人最喜欢做的就是赶人了。

    可是,得不到答案,他不要走……

    “儿,今晚,我留下吧?”

    他试探的问。

    “留下干什么?”

    一个冷眼瞪过去。

    “帮守夜。”

    “不需要。有绿儿柳儿她们。况且怎么能劳烦尊敬的景王替小女子守夜呢。”

    “也知道我尊贵?”

    “不需要。有绿儿柳儿她们。况且怎么能劳烦尊敬的景王替小女子守夜呢。”

    “也知道我尊贵?”

    一张放大的俊脸,顿时出现在她眼前,他微微一笑,深深地看着她,“东方,好大的胆子,居然动不动就敢赶我走?不知道我可是凰国的皇长孙吗。若我活着,这天下就是我的。万民都是我的。而,也是我的。”

    嗯,她是他的,他喜欢这感觉。

    看来这皇位,是非谋不可了。就为着她是万民之一。为着,她是他的。

    “咳咳,景王,就别嘴贫了。小女子已有良人了。我和秀要成亲的。”

    “是吗,成亲?”

    他笑了,并不恼,反正他知道她是不可能嫁给欧阳秀的。

    “东方,我问,除了欧阳秀之外,会选择谁做的夫君?”

    “不会选择任何人。”

    东方坚决地道。

    “总不能永远不嫁吧。”

    “如果非要选择,那便是秀了。”

    轻轻一叹。

    “……”

    龙景狂实在气她气得不轻。她话中的意思竟是隐隐非欧阳秀不可的意思了?

    “真这么爱他?”

    “关什么事?”

    “嫁给我……就不行吗?”

    这是龙景狂对她的第一次求婚。

    他以前跟她说过……想和她一起生活,可是直接让她嫁给他,还是第一次。

    有点紧张,心想她大概会拒绝……

    “……”

    东方看着他,看出他的认真。好吧,她也不能糟塌人家的一片心意。

    况且龙景狂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景王,我只能说我们相遇的时间不对。”

    “我可是比欧阳秀更早认识。”

    这便是龙景狂气结的地方,明明他在百花盛会之前就认识她了。

    而她与欧阳秀,不过是在百花盛会之时才认识的。

    他应该占有优势才是?

    怎么让那欧阳秀捷足先登了呢。而且他觉得自己比欧阳秀对她更主动。

    欧阳秀那个闷骚的,没事就会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而他呢,他自认为自己做了许多事情,包括对她表达他的心情啥的。

    欧阳秀呢,也做过这些吗?

    忽然间,龙景狂想到那天出宫,龙起沐对她献曲,而欧阳秀对她唱了歌……

    “喂,东方,是不是被那天欧阳秀的词感动了?”

    那什么在人海中只看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掉容颜……

    那首词!

    “不是那些。”

    东方皱了皱眉,不知道怎么对他说。

    “那是们前世有约了?”

    不过是随意说说而己,岂料东方便认真地盯着他,点了点头。

    “是。”

    “什么?”

    龙景狂炸毛了,她这是玩儿他呢?那里来的前世?

    “我前世,欠秀一个承诺,我答应过要嫁给他的……所以,必须嫁。”

    “放的狗屁。”

    龙景狂忍不住爆粗了。他平时实在是个很优雅的人,一身贵气。可是今天听了东方的这些话他气得口不择言了。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气人呢?

    “真的,不管信不信。”

    “……”

    “真的,不管信不信。”

    “……”

    龙景狂指着她,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还有,若有人迫我嫁给不想嫁的人,那我就只好出家做姑子了。”

    东方似真似假地道,“我大概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出家为尼……”

    “敢?”

    他还好好的活着呢,怎么能让她做尼姑,况且她的美丽,她的智慧,她的才能,绝对是可以为天下苍生做许多好事的。

    “东方,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会有属于的位置,怎么可以出家做姑子呢,我不许。”

    “龙景狂,若是皇爷爷执行要给我指婚什么的,让我嫁这个,嫁那个的,我就跟他表明立场我一心向佛,谁都不嫁。”

    或许这个才是明哲保身的好办法,如果龙弘不会为维护帝威,一怒之下杀了她这个不听圣旨的贵女的话。

    “唉,……”

    龙景狂拿她没办法。真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了。

    “好闷,陪我出去走走吧,东方。”

    他无奈。

    “不满嘴糊话了?”

    “我再也不说了。”是的,不会再说了,而是要改变策略,迫她……迫她自己来对他……求援。

    “好,我们就随处走走吧。阁内也有不错的景色。”

    东方带龙景狂在阁内随处转了转。阁地处偏僻,于左相府来说也不是主位,与她嫡女的身份也是极不配的。

    不过,她却喜欢这里。

    这里有一个湖,如今是入冬了,湖面上都染上了一层霜……

    东方与龙景狂站在湖边。

    冬夜的风吹过,灌进了衣服,衣袍飞舞。

    “东方,能为我跳一支舞吧。”

    龙景狂莫名提出了要求。

    “景王府应该不缺舞姬吧?”

    东方可没有心情起舞。便是他们左相府都有专门供主人客人欣赏的舞姬,景王府不消说应该也是有的。

    如果他要欣赏舞蹈,那不是轻易而举的事情吗,何必来为难她。

    “没有。”

    龙景狂没有说慌,他的景王府没有舞姬,歌姬那些。

    “那……改明个儿让景王府的管家去给买几个舞姬回来,再让她们专门为跳,跳上一整天,不就行了?”

    “……”

    这女人,说她什么好呢。

    “不如我们进去吧,这风有点冷。”东方说。

    “好。”

    ……

    二人进入到房间。

    东方亲自给龙景狂煮茶,“喝杯热茶吧,跳舞什么的要看心情,总不能迎着大迎,哗啦啦的就跳了吧。”

    “要什么心情?”

    “不知道。”

    反正现在没心情。跟他说话有点对牛弹琴的感觉。而且,她有点怀疑龙景狂是故意的。

    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夜深了,景王也该回付出了吧。”

    “不急。”

    他慢慢地喝着茶。

    “若是不急,那我就跟景王说一件事儿吧。”

    忽然间想到慕容以让她做的事情,东方并不是非得做不可,而是……

    这龙景狂太让人抓狂了,也得整个事儿让他添堵不是。

    “什么事情?”

    瞧她神色,似乎有点儿……

    他顿时有不好的感觉。

    “慕容以认为我和关系不错呢。”

    他顿时有不好的感觉。

    “慕容以认为我和关系不错呢。”

    她先是打了个铺垫,“在外人眼中,我们关系应该是不错的吧?”

    “是不错。事实上是不错。”

    他的身子也是她调理的,二人来往密切,立场一致,同坐一条船,能说关系不好吗?

    “所以,我一回府,她就抓着我的手,非常亲热的对我作态了一番。目的就是,让我对提提让我那七妹妹东方淑进景王府的事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