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14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

    龙景狂抓着茶杯的手一紧,这女人她还真是提了。

    上次慕容以来景王府,听程峥的禀报就知道那女人打他景王府的主意。

    “如何?”

    东方见龙景狂不说话,神色沉了下来,应该是不同意的。

    “那就送进来吧。只要进了景王府,是随便我怎么安排的吧。”

    龙景狂将茶杯一放,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

    “说是随便怎么安排,可是慕容以是希望东方淑能成为的妾室呀。”

    “觉得我缺女人吗?”

    龙景狂整个张都沉了下来,还有丝丝寒意。

    “看着挺缺呀,身边除了那丫头逐月,便没有其他的女人了吧。再说那逐月,那不是那种意义的……女人……”

    男人,不是都有那种需要的吗,尤其是象龙景狂这样的皇室子弟。

    “干嘛不给欧阳秀找个妾室什么的。”

    龙景狂反击,“欧阳世子可也是没有妾室。”

    “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替他找呀。不过我想秀应该是不需要的吧。”

    欧阳秀洁身自好。不象其他贵族子弟,婚前妾室就一大堆。

    “那我也不需要。”

    这个女人……是打算把他气死吗?在她眼中欧阳秀就那么干净,纤尘不染的,而他龙景狂就是什么女人都适合吗?

    “那算了。既然景王不喜,我直接回了慕容以便是。景王莫恼了。喝茶吧。”

    东方又给他添了些茶。

    龙景狂却是再也没有心情喝茶了。

    “本王走了。”

    极生气地站了起来,龙景狂懒得看东方那得意的脸色一眼,便走出了庭院。接着运轻功身形快速的离开了阁。

    “这人……他的轻功倒是不错。”东方喃喃地看着龙景狂消失的方向。

    ……

    又过了几天。

    东方与龙起昊谋划好的日子到了。二人分头行事,分工合作。

    是夜。

    龙起昊那边早早就行动了,派了私密的人由七王府通向外间一口水井的密道,进入了七王府的地下通道,摸向金库所在。

    而东方,也利用她的黑骑军,开始对七王府发起进攻。

    这是黑骑军再一次的练兵。

    经过这段时间的扩张与训练,黑骑军已经不是上次在仙女湖刺杀龙起津的实力了,而是上了几层楼。

    如今的黑骑军人数已经达到五千,个个战斗力都可以以一抵十以上。

    其中有一百特别精锐的,便是以一抵百也不在话下。

    这便是她训练出来的强悍的精锐。

    “主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首领黑云走到她跟前道。

    “进攻。”

    首领黑云走到她跟前道。

    “进攻。”

    小小的女子一声令下,却是有不可小视的威力,那生杀予夺的味道,让黑云这个汉子浑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

    他们苦苦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就等今天试试他们的身手与实手了。

    今夜带来进攻七王府的黑骑军,其数量不过一千余人,其中最精锐的一百,称为黑弑骑,也来了。

    那一百精锐,分为十个小队,从七王府最薄弱的几处进攻。

    东方的计划中,是故意引起多处混乱,首先烧了一些龙起津比较在意的庭院,引起失火的混乱。

    大家救火的时候,他们便摸到龙起津的陶然居。

    这时候就会遇上龙起津的守卫,双方必然是一场拼死的撕杀。

    东方一身黑衣,从头包到脚,站在那高高的围墙上与黑云一起,指挥着黑骑军的进攻。

    由于她出发前,就将自己地计划完整告诉了黑云,而此刻黑云只需要稍加发挥,便可以游刃有余地指挥整个进攻的进度,以及处理突发事件。

    这一役,也正好让东方可以就近考察一下黑云的实力。

    黑云是在众多训练者之中,挑出来的最令她满意的人。

    一步一步,黑骑军已经与七王府的守卫整个交战起来了。

    而龙起昊那边,也正按部就班的进行。

    金库被劫的事,第一时间传到了龙起津的陶然居。

    “殿下,有人打劫我们的金库。他们是从水井那里的密道进来的。还有,明月轩那边,以及多个庭院都失火了。看来,是有人针对我们七王府进行的攻击计划了。”

    齐平平静来报。

    他的神色有些惊慌,饶是他跟在龙起津的身边多年,见惯了风浪。处理这样的事情也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这次,明显感到有些吃力。

    以前他们面对的敌人也很强大,但是这次却感觉被一种更强大的力量,紧紧包围住,甚至是扼着他们的喉咙。

    这种感觉,遭透了!

    “……”

    正在练字的龙起津,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扔下了笔。

    他的神色凛冽,“外人如何得知我们七王府如此隐密的密道?”

    帮他修密道的人,他早杀光了。

    而他身边的四大侍卫之中,只有齐平知道。

    饶是其他三个他极信任的,都不知道。

    “殿下,想必是那里出了纰漏。”

    齐平也说不好。

    他只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出卖龙起津。知道这密道的人,便是他与龙起津了。

    忽然间,齐平想到一个人,“殿下有没有告诉过六小姐?”

    “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怀疑是她?可是本殿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是吗?我以为殿下会告诉她……”

    齐平想以龙起津从前对东方的在意,就算是告诉她密道的事,以示求娶的诚意,他也不会觉得意外。

    “我倒是打算把密道的事情告诉她,假如那天在宫宴上,她答应了我的求娶,我便一定会告诉她密道的事。可惜……”

    想到这,龙起津摇摇头。

    “殿下,不如避一避吧。属下看他们的目的似乎是陶然居,其他的事情都是故意制造混乱以吸引我们的兵力过去而己。”

    “殿下,不如避一避吧。属下看他们的目的似乎是陶然居,其他的事情都是故意制造混乱以吸引我们的兵力过去而己。”

    齐平最怕龙起津被刺杀,上次仙女湖的事情还令人心悸。

    “本殿才不会避。”

    龙起津想,要避也是避不了的,不如正面迎战呢,反正他龙起津怕过谁。

    “把我剑拿来。”

    “……是。”

    齐平看了一下龙起津那满脸潇杀的脸色就知道劝也是无用。

    龙起津拥有过人的胆色,而且遇事不会退缩,这也是他们愿意将性命交付龙起津,誓死追随他的原因。

    齐平拿来龙起津的宝剑,是一把青铜剑,剑身泛着寒意,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那是龙起津八岁学剑时就打造的宝剑。

    龙起津武艺不错,虽然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他出手,不过除了文墨以及练字外,龙起津常常也会练剑,以强身健体。

    “殿下。”

    齐平把青铜剑呈上。

    龙起津绷着脸色,将锋利青铜剑一寸一寸地抽出。用抹布,擦擦它的寒光。

    “齐平,本殿这剑一出哨就要见血呢,今天晚上应该能让它大饱一餐了。”

    龙起津一笑,唇边都带着一抹寒意。

    “殿下,金库那边如何处理?依属下看分散兵力对保护殿下不利,所以属下就没有派人去支援金库那边。”

    “的决定是对的。”

    龙起津虽然也舍不得那些银子,可是银子那有性命重要。

    如今在兵力不能分散的情况下,他唯有自保才是上策。

    不过到底是谁居然敢打他金库的主意,简单不想活了。

    “派人去告诉我那六皇弟,凰城的安全如今可是他在管理呢,他该派兵来支援了。”

    龙起津悠悠一笑。

    “殿下,六殿下晚上就出城了。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去北卫军营那里视察。”

    “是吗,那真是巧了。”

    也太巧了。

    龙起津的笑更冷了一些,“看来我那个六皇弟可是洗脱嫌疑了呀。”

    “难道殿下怀疑六殿下?”

    也是,敢打七王府主意的这世上的势力有那么几方,不是六殿下便是镇国公府。

    若是镇国公府,那么这次他们可是玩大发了。

    居然敢打殿下的金库的主意,不知道那个金库殿下可是看重得紧吗?

    “都有可能。走,出去瞧瞧。”

    龙起津收起了剑,一脸寒光。

    “殿下,穿上战甲吧。”

    “不必。”

    龙起津一袭锦衣,步伐凌厉地走了出去。

    外面,陶然居的院落里,与敌方对战的七王府侍卫一见龙起津出来了,都大为紧张,同时又有些振奋……

    他们的主子要与他们并肩作战,能不令人兴奋吗?

    齐胜,齐令,齐益几人围了过来,把龙起津紧紧护着。

    其中,齐令对齐平不满道,“平,怎么让殿下出来了?”

    “我能拦得住殿下吗?”

    齐平咕哝道。

    齐令无话可说,因为他了解龙起津,也知道龙起津认定的事情是不听劝的。

    “君先生那边如何?”

    龙起津想到刚才齐平说明月轩被烧的事情。

    “君先生那边如何?”

    龙起津想到刚才齐平说明月轩被烧的事情。

    “无碍。但是君先生前些天受了伤,如今怕是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帮我们应敌。我们也有派一些人过去保君先生了。”

    齐令道。

    “很好。”

    龙起津对齐令的处理感到满意。

    ……

    七王府的高墙上,一身黑衣的东方站直了身子,也便看见了龙起津处身陶然居的院落。

    他手上似拿着一柄宝剑,是他用了很多年的青铜剑。

    那剑,嗜血。

    东方黑亮的眼光一闪,脚步微动……

    “主子,是要?”

    黑云看向她。

    “当然是做我想做的。”

    有机会给龙起津一刀的话,她又岂会放过。

    在自己的脸上蒙上一条黑色的面巾,遮住自己绝美的容颜,她便开始行动。

    “主子,不可,危险。”

    “怕甚。这个世界上,若要达到目的,就没有不危险的事情。黑云,记住。所有事情都是危险的,连吃口饭都会有被噎起的危机,但我们不能因为危险,就不去做。

    “但同时也要审时度势,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黑云,不是很好奇本小姐的身手吗,今天就让见识见识如何?”

    东方极有自信。

    “主子……”

    主子的身手?

    黑云有些动容了。

    他们训练的这些时日,主子虽然来看过他们几次,但是从没有显露过身手,都是从江湖上聘请的绝世高手教习他们武艺。

    “看我的。”

    东方身影诡魅,一瞬间就利用极速移动到了陶然居,身子稳稳地站在龙起津面前。

    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如此快的轻功,如此诡魅的身影,真是令黑云大开眼界。

    “主子真是太厉害了。”

    他以后不敢再在心里轻瞧主子是个女人了。

    试问这世上便是男子,又有几人的速度快得过主子呢?起码他是没有见过。

    ……

    面对忽然从天而降的黑衣人,齐平几人有些紧张,紧紧地围拢住了龙起津。

    “殿下,先进屋。”

    齐平道。

    “是?”

    望着横空出现的黑衣人,龙起津的脸色只是讶异了一下,就讯速恢复了平静。

    黑衣人这诡异的身法,他只在君城身上见过。

    若非这个黑衣人习的是与君城一样的武功?

    关于君城的武功,龙起津也问过一次,可君城似乎不想说,他也就不再追问。

    “我呀,我是纳兰家的。”

    东方轻轻一笑。

    是的,她已经决定将今天的行动栽赃到纳兰家身上了。那君城不是龙起津的助力吗,就让龙起津和君城二人,有所猜忌吧。

    “纳兰家?”

    龙起津的眼色闪了闪,“莫非……是前朝曾经鼎盛的纳兰家?”

    “对呀,真聪明。”

    东方说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她相信龙起津应该听不出来。

    “本殿与纳兰家应该没有仇吧,为何们纳兰家要与本殿过不去?”

    龙起津不解,也有些疑惑。

    “怎么会没有仇呢,我们纳兰家本是前朝的第一大族。当时,们龙氏都居于我们纳兰家之下呢。可是们以下犯上,作乱取得天下之后,便要将我们纳兰家斩杀。

    “怎么会没有仇呢,我们纳兰家本是前朝的第一大族。当时,们龙氏都居于我们纳兰家之下呢。可是们以下犯上,作乱取得天下之后,便要将我们纳兰家斩杀。二十多年了,我们纳兰家归隐已经二十多年了。也该是时候算这笔帐了。不是龙弘最有能力的儿子吗,杀了,龙弘应该会很伤心吧,哈哈……”

    “难道上次在仙女湖,也是纳兰家对本殿进行的刺杀?这支私军,便是纳兰家的?”

    若是如此,真是错怪镇国公府了。

    不过让七王府怀疑到镇国公府头上,应该也是这个人的手笔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