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2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她故意设的局。

    看这黑衣人的身形,应该是个女子。

    “哈哈,知道得太迟了。”

    “想要如何。”

    龙起津紧紧地锁定了黑衣人。

    “取的命。”

    东方声起,便要出招。

    她毫不迟疑地向龙起津攻去,手上那一柄锋利的刀直击他的身体。

    齐平齐令几个护卫,拼死保护龙起津。

    这几个侍卫,还真是碍眼。

    东方发狠,只管将挡在龙起津跟前拼死相护的人一一解决。

    她出手极快,刀锋刺入了齐令的身体,很深很深……

    当抽出来的时候,那血喷了她一身。

    容不得喘息,又以极快的速度刺向龙起津。

    龙起津连忙拔剑,与东方撕杀在一起。

    龙起津虽然不是以武功见长的,可是不得不说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若不是东方的灵术已经修练到七阶,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以她如今的功夫,便是龙起津如今顽抗那也是得吃她一刀的。

    东方逮到了机会,刀锋轻轻一转,便砍向了龙起津的手臂。

    深深刺入肉的感觉,令人兴奋,那血马上流了出来,染湿了龙起津的衣襟。

    东方伸手一扯,将他一个染血的袖子狠狠扯了下来。

    她这刀,是经过改造的,专门是放血的刀。

    她今天晚上的计划,本来就是存心要取龙起津的血,自然是一刀刺中,血哗哗的流……衣衫上都能拧出血水了。

    嘿嘿,计划成功。

    要不要将龙起津就地解决了呢?

    “殿下,老奴来了。”

    听到七王府管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不好,看来这七王府的主力都调度来了。

    东方虽然武功早已不同往昔,可一人难敌千军万马,还是撤了吧。

    对付龙起津,来日方长,也不能让他一下子死得如此痛快,不是吗?

    只见一眨眼间,七王府的护卫便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他们搭起了弓箭。

    上千弓箭手对准东方……

    “就擒吧。”

    情势逆转,有利于七王府,龙起津的脸色有些得意。

    他凌厉的眼神紧紧看着黑衣人,“本殿可以考虑留一个全尸。”

    “哼,全尸就留给自己吧。”

    东方冷笑一声,再次利用极速移动,身影诡魅一闪,便生生消失在人前了。

    齐平及众侍卫看得诧异……

    “这……”齐平猛然间想起,上次君城也是消失得这么诡异的。

    齐平及众侍卫看得诧异……

    “这……”齐平猛然间想起,上次君城也是消失得这么诡异的。

    “殿下?”

    齐平瞧龙起津看过去。

    但见龙起津流血过多,脸色十分苍白。

    接着,身体一晃……龙起津晕倒了。

    “殿下。”

    齐平赶紧冲过去,将他扶起。

    “那个人……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本殿,不会放过她。”

    龙起津咬牙道。

    他的血还在汩汩地流,因失血过多浑身冷汗直冒。

    然而他不能吃下这个亏。

    刚才那个黑衣人的出手,快得让他几乎没有还击的余地,也让他在短时间内处于下风。

    ……

    稍后,君城知道龙起津遇袭,受了伤,便来瞧他。

    此时,御医已经帮龙起津处理好伤口。

    “殿下如何?听说刚才刺杀殿下的人,是纳兰家族的?”

    君城虽然没有看见那人,不过依这手笔,以及嫁祸给他纳兰家,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本殿无事。”

    龙起津半躺在床上。

    他的脸色虽然比较苍白,可是血止住了,生命无碍,已经好了许多。

    “对了,我听齐平说,那黑衣人的武功路数竟然和君先生有些相象,加上他又说自己来自纳兰家族……君先生,知道纳兰家族吗?”

    “知道。”

    “那君先生给本殿说说,关于纳兰家族的事情。”龙起津一脸求知若渴。

    纳兰家族,已经隐退二十多年了。

    如今这个时候,忽然出世,这是意在将他们凰国搅得大乱吗?

    而且想不到纳兰家族第一个对上的人,会是他龙起津。

    他还真是应该感到荣幸呀。

    “殿下,若是君城跟说,那些人并不是纳兰家族的人……殿下,信吗?”

    君城不能透露太多,可也不能让龙起津误以为那些人就是他们纳兰家族的人。

    “君先生何出此言?”

    龙起津不是个笨人,他细细想了想,“难道君先生有证据?”

    其实他有更大胆的猜测,但是他没说。他在等君城主动说。

    “殿下,为了着想,君城不能呈上那所谓的证据。要知道如今的纳兰家族,在凰国来说仍然是不能交往的对象。所以……”

    若是龙起津与纳兰家族来往,被别人知道了必会以这个作为攻击龙起津的理由。而他如今的身份是君城,并不是纳兰君城。

    “君先生……”龙起津神色一闪,又与君城眼神交流了一下,似是明白了。

    于是,他道,“那依君兄看,今天晚上刺杀本殿的人,会是谁?”

    龙起津对君城的称呼已经改变了,直接称之为君兄了。

    可见龙起津对君城已经是多了些信任,又或者说,需要。

    “殿下也无需知道。这事交给君城去处理就成了。殿下需要处理的便是金库的事,我可是听说金库也被劫了,损失如何?”

    东方来这么一个手笔,不可谓不大,而且她处事算计之精密,便是连君城都叹上一叹。

    “损失了大半。”

    说起这个,龙起津就怒。

    那道密道……到底是怎么泄露的,他到如今还是不明白。

    说起这个,龙起津就怒。

    那道密道……到底是怎么泄露的,他到如今还是不明白。

    他令人去追查那些金子的下落,齐平回禀说金子都被他们一箱箱的扔进仙女湖了。不必说那湖里自然有人接应。

    但这么一来,他们就断了线索。因为仙女湖极大,敌人又早有周密的算计,他们的速度不可能赶得上敌人的移动。

    “殿下也不必动气,钱财虽然重要,可是君城相信以七王府的财力,损失半个金库尚伤不了筋骨,是不是?”

    君城是知道一些龙起津的产业的。

    “自然。”

    若说龙起津有什么自傲的本钱,那必然是他的商业手腕。

    如果他不是生于皇家,必是富甲天下的商家。

    “那便好。殿下好好养着吧。追杀凶手的事情就交给君城来办吧。”

    “那就劳烦君兄了。”

    龙起津想,他唯有选择相信君城。

    ……

    君城走了后,齐平进了来,为龙起津换药。

    齐平一边换药,一边道,“殿下就没有怀疑过那君城吗。刚才属下在门口听到,他说那些刺客不是纳兰家的殿下就相信吗?可是,那个刺客的武功与君城的,确实很象。”

    “我相信君城,如今的情况下,唯有选择相信君城了。毕竟他自入府以来,从来没有做过危害七王府的事情,反而帮了本殿许多。君城对七王府的帮助,超出本殿的予想。”

    至于那刺客的武功与君城的武功相象,龙起津不是没有思索过,可是他已经不想去寻求事实的真相了。

    因为他怕越查越清晰,反而是惹麻烦上身。

    齐平仍然嘀咕道,“殿下,那君城的表现似乎知道谁是刺客,可是他似乎不愿意说……”

    “那自然有他的道理。”

    “殿下,请恕属下多嘴讲几句吧,属下觉得太相信那不知底细的君城了。万一他出卖咱们七王府……”齐平越想越惊。

    “不是一直有派人盯着他吗?”

    龙起津笑了笑。虽然他没有吩府,可是他知道自己身边的几个手下,总是过于忠心的,恨不得替他清除一切潜在的危险。

    “殿下……知道?”

    齐平意外之后又了解,正如他们几个对龙起津的了解,龙起津也对他们几个相当了解,知晓他们对君城持有一些看法……

    “齐令,伤得如何了?”

    龙起津没有忘记替自己挡了一刀的齐令,若不是他,只怕自己凶多吉少。

    “他就是失血过多……伤得太深了。只差那么一寸就丧命。但是如今他已经生命无碍。他大概得养一段时间了,殿下。”

    齐平想想太心惊了,那一刀若是刺中了龙起津的话,如今该是什么情景。

    “嗯,让他好好养着。需要什么药材,不必省着,尽管用。”

    龙起津对待自己的下属向来是极好的,这便是他们愿意为龙起津卖命的另外一个原因。

    ……

    东方已经将取来的龙起津的血液装进一个小瓶子中。

    安排了黑骑军撤退之后,她便换下自己一身的夜行衣,去了天香楼。

    安排了黑骑军撤退之后,她便换下自己一身的夜行衣,去了天香楼。

    她与欧阳秀约好在天香楼会合,而欧阳秀做她的时间证人,将来七王府的事情一查,她便是与欧阳秀在天香楼通宵饮酒。

    这样的孤男寡女二人通宵饮酒,虽然传出去有损她的名节,可是名节什么的在东方的眼里已经算不上什么。她不会在意这些的。

    利用轻功潜入了与欧阳秀包下的厢房,原以为只有欧阳秀一人在等她的,岂知进入之后才看见那里多了一个人龙景狂。

    “……怎么在这里?”

    东方愣了一下,赶紧将手中装有血液的瓶子往袖里一塞。

    龙景狂注意到了她这个动作。

    这女人,居然还要瞒着他,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她的胆子可真是通天呀,都敢将脑筋直接动到七王府的金库了。

    “东方,做下这样的事情,深信龙起昊不会出卖吗?”

    这便是龙景狂担忧的。这些天以来他为了弄明白东方与龙起昊到底要做什么,便派人看着东方。

    当得知七王府发生的事情,龙起津遇刺,还有金库被劫之后,他立马就知道这是东方与龙起昊的手笔了。

    于是,他去找欧阳秀。

    因为他知道这女人事毕之后,大概会去找欧阳秀的。

    查到欧阳秀在天香楼,与“东方”饮酒已经二个时辰了……

    进来,看见东方不在,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他便坐下,任欧阳秀怎么赶也不走,终于等到这个女人回来。

    “不做都做了。担心有用吗?”

    东方坐下来,随性地拿起一个大鸡腿就开啃了,毫无优雅的形象可言。这一路跑来,可是饿死她了。

    看见她吃东西的形象,龙景狂的嘴角抽了抽……

    这女人,她就不会文雅一些吗?

    “倒是景王,出现在这里,是愿意做我时间的证人吗?”

    东方睨了他一眼。

    “我不做成吗,咱们是同坐一条船的,东方,也别想着将我撇下。对了,刚才藏在袖间的东西是什么?”

    龙景狂可是看见了,那是一个小瓶子。

    “就别管了。”

    东方冀的事情毕竟是不能让凰国皇室的人知道的。龙景狂是凰国的皇长孙,在身份上与欧阳秀不同,所以关于自己兄长的事情,便是怎么样东方都不想让龙景狂知道。

    “呵呵,看来有许多小秘密呀,东方。”

    龙景狂有些不快。

    这个女人居然瞒着他这么多事。但是她对欧阳秀,是没有隐瞒的吧?

    居然这么相信欧阳秀。

    龙景狂越想越不高兴了。

    人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喝酒。于是龙景狂拿起一个酒壶,就灌了起来。

    刚开始时东方还懒得理他的,美酒嘛,喝几杯无碍。

    可是后来发觉龙景狂喝得有些多了。

    “喂,景王,适可而止呀,的身体。”

    “不要管。”

    龙景狂有些堵气。

    这女人还会关心他吗?

    “唉。”

    这女人还会关心他吗?

    “唉。”

    东方叹了一口气,抢过他的酒瓶子。唤来门口守着的追风,“追风侍卫,送家主子回景王府吧,夜深了。”

    “我不走。”

    龙景狂眼睛有些通红,看看东方,又看看欧阳秀。

    他是不会留他们二人独处的。

    “不走,我走。”

    东方站起来,便走向门外。

    欧阳秀见此也随东方一道离开了……

    而龙景狂仍然坐在那里喝酒。

    “主子?”

    追风见东方与欧阳秀早走远了,而龙景狂发泄似的喝着酒,这样借洒消愁也不是办法呀。

    追风壮壮胆子抢过龙景狂的酒壶,“主子别喝了。喝再多,那人也不会心疼主子的。”

    东方选择了欧阳秀,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

    “我是皇长孙,哈哈……我是皇长孙,只要我活着,便是整个凰国都是我的。追风……哈哈……我会继承凰国。可是万人之上,拥有整个天下,却得不到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义?”

    龙景狂以前也消极,也是消极的方向不同。

    他从来不会为女人而愁。

    但今天,他为女人而愁了。

    这东方,可真是折磨人呀。

    “主子,是追风认为最坚强的男人。以前被病魔折磨得这么厉害,虽然每每想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