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76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美人?”

    原来是这样。

    听君城这么一说才知道纳兰家对这个天下仍然是牢牢掌握的。

    各国王室都有他们送进宫的美人,既然可以影响了君主签下止战的决定,那么如今必然已经在各国后宫占有一席之地了吧。

    凰国呢,凰国后宫有没有他们纳兰家的人?

    “既是这样,天下都止战了,太平了,纳兰家何必还要重新出世,扰乱世局,要知道如今各国可都是不欢迎纳兰家的。凰国一听到纳兰族搅事,便将们抓了起来。”

    东方相信如今各国后宫纳兰家的人,必然也是隐了身份的。

    东方相信如今各国后宫纳兰家的人,必然也是隐了身份的。

    “若是天下可以一直太平,我纳兰家便是一直待在无境之地,也是可以安然处之的。反正我纳兰家从来不缺享受的东西。可是,叔父最近观星象,他看见七王星危乱,反复无常。我纳兰家担心天下有变,生变则****。于是才会派了我出来,观察凰国,辅助龙起津坐上那个帝位。凰国是天下七国之首,凰国稳定七国才能稳定。若是凰国乱了,七国也是会乱的。”

    “何以见得凰国会乱?观星那什么的,真的准吗?况且世人不懂天象,便是纳兰家一家之言罢了,当不得真。”

    “是不是真的,心知肚明。”

    君城轻巧一笑,就那样不偏不倚地瞪着东方。

    东方一窒,这君城的眼神好犀利,似乎知道她一些事情。

    “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心知肚明?”难道他还会知道她逆天重生的事情吗?

    “不管如何做,这个天下,只能是龙起津当上凰国的帝王。”

    君城确切说。

    “那是不可能。”

    东方的语气也很坚决,“我不知道怎么会认为非龙起津不可,但是我可以告诉,只要我东方活着一天,我不许龙起津坐上那个位置。”

    “为的可能是自己。”君城看着她的眼光透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东方厌恶极了。

    仿佛他纳兰家是多么的伟大,为了整个天下苍生,而她东方就是那样的自私,只为了自己一个人痛快。

    “我是为了自己,又如何?我东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我不是救世主,所以我没有们纳兰家的伟大,行了吧?”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这便是想看到的境象吗,东方?那不只是怎么,而是残忍无情,而是绘子手,魔鬼……”

    君城的声音满满都是警告。

    “谢谢这么看得起我。可是,我可以说我从来没有杀过一个好人。”

    敌人不算。

    “为什么想置七殿下于死地?其实他会是个不错的帝君。”

    这是君城不明白的地方。

    “他就算对所有人来说,是个好人,可是对我东方来说,他却是一个坏人。我希望他能下地狱。这样说,可满意?”

    “凰国那么多皇子之中,只有龙起津最适合坐上皇位,我想也认同。”

    君城希望可以说服她。

    “甚至,七殿下,他是爱的。他心里还有的位置。那天,我将交给他,他本来有机会可以毁了的清白,让不得不成为他的人,但是他没有那样做。该感动。若是失身于他便只有嫁给他,或成为他的妾。”

    “啊,我好感动呀……”只要想到那一天东方就恨不得杀了君城。

    这个男人……

    他不提还好,一提又激起她的恨意了。

    “君城,我还真是没有办法让六殿下放了纳兰家的人呢。既然们纳兰家这么伟大,我不成全了们的话,怎么行?”

    “君城,我还真是没有办法让六殿下放了纳兰家的人呢。既然们纳兰家这么伟大,我不成全了们的话,怎么行?”

    她微微一笑,轻轻一句话就将君城气得拧眉。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道不同不相为谋,从选择了龙起津的那一刻起,便是我东方的敌人。所以如果可以,便是用任何下三滥的手段,除了,杀了,我也会这么做的,君城。”

    “够坦白,我倒是有点欣赏了。”

    这个女人,若不是与她立场敌对,或许他们可以成为朋友。

    “我一点都不欣赏。”

    看来与这个男人谈不出什么来了,他的嘴巴是很严的,她想知道的东西半点都不透露。

    “等一下,我想还有问题要问我。”

    君城叫住她。

    “哦,我倒是想知道,我还有什么问题,是君先生可以回答我的呢?”

    鱼儿,要上钩了吗?

    那些入狱的纳兰家族的人,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吧。

    果然,她没有赌错。

    “我可以解了哥哥的封印,但龙景狂,必须死。”

    君城说出一句重量级的话。

    “果然,我哥哥的封印,是纳兰家的人在后面搞鬼吗?”

    东方终于得到证实了,“为什么,当时我哥哥只是一个小孩……为什么。”

    “因为不想让燕月皇朝死灰复燃。虽然我们纳兰家效忠过燕月皇朝五百年,可是我们一直都清楚,我们效忠的不是任何一个皇室,而是这个天下以及苍生。

    “其实,不只是燕月皇朝,便是前朝,前前朝,一直都有我们纳兰家族的身影。我们家族的存在及影响力,超出了世人的想象。只是有些资料被我们纳兰家族刻意的封存。我们不想要太多的光环,只是希望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这便是纳兰家族存在的意义。

    也是他这个未来家主,需要执行的宗旨。

    当时,为了维持这个局面,确保燕月皇朝不会有祸乱崛起的机会,便将东方冀与前朝的关系透露给龙弘。

    原本是想让龙弘对东方冀下手,龙弘确实也向东方丰远施压了……

    岂知燕月映得知这个消息,自己先出手,封住了东方冀的灵慧二筋。

    东方冀变成一个傻子之后,龙弘觉得不惧威胁,又顾及到与东方丰远的君臣关系,便作罢。

    但纳兰家的人怕将来东方冀长大之后,燕月映可能会解开东方冀的灵慧二筋,于是在封印之上,又增加了一道封印,并且是由当时灵力八阶的长老出手。

    所以灵术在八阶以下者,要解开东方冀的封印根本不可能……

    “那么……龙景狂呢?龙景狂的毒,也是们纳兰家族下的吗?”

    “……”君城不解释,可是心里却不得不赞叹东方的聪明。

    “为什么,君城。那时候龙景狂只是一个胎儿。们纳兰家为什么要对一个胎儿下手……这个胎儿尚未出生,应该不对任何人,任何事构成威胁才对。”

    “为什么,君城。那时候龙景狂只是一个胎儿。们纳兰家为什么要对一个胎儿下手……这个胎儿尚未出生,应该不对任何人,任何事构成威胁才对。”

    “真的想知道吗?”

    君城在想,如果她知道了所有事情,会不会认同他们纳兰家,会不会罢手?

    所以他在考虑,将那隐藏在背后的事情告诉她。

    “我想知道。”

    这些迷团困扰了东方好久,她当然想知道。

    “那我便告诉吧。这件事情还得从历史说起。燕月皇朝最末年,叔父与纳兰扣争家主之位,纳兰扣利用隐藏的邪术赢了叔父,后来入主圣殿,又生了邪心,挟君主乱天下。

    “七大族以龙氏为首,聚集几十万大军逼宫燕月王朝,纳兰扣也被示为祸乱天下的妖人,而我纳兰一族为免被诛连,便一夜隐退,回到世人所不知的无境之地。

    “叔父倾尽全力,诛杀了背叛纳家族的纳兰扣。此时天下已七分,陷入了****之中。我纳兰族深为愧疚,于是想办法止战,让天下维持七分的局面。

    “当时的局面,若是不止战,便会陷入长达二十年的****,七方势力倾扎,百姓死伤无数。

    “然后,双帝星现,然而这双帝星却不是福星,而是邪星。

    “双帝争天下,会将这乱世搅得更加民不聊生,苦不堪言,甚至要经历长达五十年的****。前后加起来七十年动乱,甚至有可能更长,这便是天地创世以来最大的灾难。”

    他纳兰家不忍世间遭此劫难,于是决定逆了天命。

    “双帝星?”

    东方忽然想到什么,难道双帝星便是?

    她看着君城……

    “是,那双帝星……便是龙景狂,与哥哥东方冀。”

    这便是纳兰一族先止战,而后再对付龙景狂以及东方冀的原因。

    只要双帝星不惧威胁,就一切太平。

    “如果天下真要大乱七十年,真以为消灭了两个人,这天下就会改变了吗?”

    东方轻笑。她不认同所谓的天命。但凡可以改变的,就不叫天命吧。

    天命,应该是人力不可为的。若是可为,那就不叫天命,而叫变数。

    既是变数,就不许他纳兰家说了算。凭什么呀,以为他们是老天爷吗?

    君城继续道,“如今天下七分,若是一直按这局面,便会有几百年的太平盛世。几百年之后,会有一个新的纪元……那么这个劫难就算是过去了。可是,这一切,似乎正在渐渐被破坏。”

    君城的声音顿时转为凌厉,“大概一年前,承继了叔父观星的本领,由我开始监察星象,我发觉本来被打断了帝王命的双帝星,好象有再现的可能……

    “我将这事禀报了叔父,叔父这二十年来一直在养伤,灵术受损,所以并不能算出为什么双帝星会再现,明明已经不惧威胁。于是,便派我入世来瞧一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便是他入世的原因。

    “……”

    东方听了之后,深深震憾,这一切与她逆天重生有关吗?

    东方听了之后,深深震憾,这一切与她逆天重生有关吗?

    是的,她正试图改变龙景狂及自己兄长的命运……

    还有,她的命运!

    久久,她才道,“君城,我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若是骗我的,便是世上最完美的谎言。”

    “我骗干甚。东方,那个变故,是吗?”

    君城紧紧地看着东方。

    “猜?”

    东方勾唇一笑,“这么厉害,会观星,应该能看得出来吧?我做了什么?”

    “东方,我不是神,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

    如果他是神就好了,他君城也不过是一个比普通人多些本事的凡人。

    “也知道不是神呀,那就拜托请不要冒充神,让世人按照的想法行事。”

    东方反唇相讥。

    “东方……”

    君城差点被她激怒,可是他忍住了,语气也放柔软了一些,“我能不能拜托,放弃针对龙起津,让这个天下……继续保持安稳与太平!如此便是世人之福了。”

    “君城,既不是神,又不是老天爷,我为什么要听的,刚刚那些话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可是,在妖言惑众吗?”

    若是她这么容易被君城说动,那便证明她的心智不够坚定,没有坚定心智的人,是不可能逆天重生的。

    她是东方,不相信什么星象不星象的。甚至不相信天命。

    “东方,知道我没有骗。难道要为了一己之私,将天下众生都拖入地狱吗,我不认为是这么残忍无情的人。”

    “呵呵,是吗,其实我不介意做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不过今天对我说了这么多,好歹我得有一些回敬。说说,原本我该是怎样的命运,如果说对了,我就相信。”

    君城睨了东方一眼,“伸出手来。”

    他要看看她的掌纹。

    “……”

    东方配合伸手。

    她倒是想瞧瞧君城这个摆着神算架子的,是不是真的这么神。

    “……本是……皇后之命。”

    看到东方的手相,君城吃了一惊,因为她除了皇后的命格外还具有……

    “说下去!”

    前世自己到底也没有当上一天的皇后,龙起津还没有册封她呢,就被打入冷宫了。什么皇后命格……

    “可的皇后命格被打断了,有个转折,表示正在进行中……”

    “……”

    东方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

    她不能否认自己的内心确实因他的话而产生了一些想法。

    可是,想想君城的话,其实也模棱两可,高明的骗子总是有办法令人动摇的。

    东方想到一件事情,“君城。龙起津说,曾经跟他说过,凰国二十五年他便会坐上龙位。这个也是看天象看到的?”

    “凰国二十五年,凰国龙位交替,龙起津是唯一可以给凰国带来安定的国君人选,我纳兰家族会全力辅助他坐上皇位。”

    “原来如此。既是辅助,那便是有变数了?”

    既然她都可以逆天了,她就不相信不能掌握命运。

    “原来如此。既是辅助,那便是有变数了?”

    既然她都可以逆天了,她就不相信不能掌握命运。

    “我纳兰家不会容许这个变数。”

    君城说得肯定。

    “这可由不得。”

    东方也说得肯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