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5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她本来希望自己的复仇不要伤及无辜,血流成河的。

    可,如果一切厄难不可避免,那么只能说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

    身为手无寸铁的百姓即使不是她,也会有别人来肆虐。

    她不会放弃初衷。

    什么天命不天命的,已成定局的事情才是天命呢,否则一切都是变数。

    既是变数,那便各凭本事吧。看看谁可以掌控,甚至一手缔造所谓的天命。

    ……

    君城见自己似乎没有说动她,有些遗憾。

    “东方,是一定要跟我纳兰家,以及七王府作对到底了?”

    “是纳兰家及龙起津要跟我作对。”

    东方无惧地对上他的眼光。

    而解除东方冀的封印,她也顿时有了方向。

    既然龙景狂与东方冀本是双帝星,那么最适合东方冀的血引,便是龙景狂吧。

    双帝争锋,他们二人,应该是相互依存的。

    “君城,之所以跟我说这么多,不过是想救出被投入大牢的,纳兰家族的人吧?看在今晚我们会面的份上,我就帮一把吧。我没有办法让所有纳兰家的人都被放出来,可是放三五个,还是没有问题的。给我名单吧。”

    倒是想看看在君城心中,那几个人是对纳兰家族来说重要的,不能死的。

    她便从这些人之中,打听到无境之地的所在。

    这样,龙景狂解毒的草药,便有着落了吧?

    “三五个?”

    君城一笑,似乎看穿了东方的企图,“若是我没有猜错,是别有所谋吧?”

    “我也不怕承认。”

    东方大胆地回视君城,“无境之地,我是一定要找到的。们纳兰家对龙景狂下毒,那些解毒的解药,我也一定要找到。”

    “便是知道无境之地在那里,凭如今的实力,可以闯得入无境之地吗?”

    君城轻笑,“还有,别费心了。那些人虽然是纳兰家族的人没有错,也很重要……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生活在无境之地。

    “只有纳兰族最上层的,少数的,灵术达到七阶以上者,才有资格生活在无境之地。而他们之中,一个都没有。甚至,他们不会灵术,只是会一些基本的古武而己。”

    东方听了,不慌不忙,微微一笑,“既是如此,不愿意为他们的性命付出任何代价,他们便是死了,也无所谓吧。”

    不要怪她冷血,残忍,对敌人仁慈,就是将自己置于失败之地。

    “东方,就不怕我将的真实身份告诉陛下?到时候就不是慕容以所出,也不是左相府的嫡女。可想而知,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就算活着,想必也是象哥哥似的,变得痴傻无知了吧?到时候,还能狂吗?”

    君城威胁道,他本不想走这条路。

    君城威胁道,他本不想走这条路。

    “说吧。不过是鱼死网破而己。”

    东方冷冷一笑,“我自然怕凰国皇室的力量,因为如今对上皇室,我还没有必胜的把握。可是君城,有吗?若是说了,的身份也会暴光。而那些纳兰家族的人,便会死得更快。若是让大家知道龙起津与纳兰家族的人有联系,那么他的帝王梦就彻底碎了。”

    “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纳兰家族的?”

    就算是被抓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见过他的真实面目。

    所以君城不怕。

    “我是没有证据,不过似乎有点不太懂人情世故,君城。世上许多事情其实都不需要所谓的证据,而是,猜疑即可。

    “君城,说得清楚自己的来历吗,就算伪造一个成长地,人生经历,那些假的也会有破绽的,大家都不是傻子。

    “觉得,可以瞒得过龙弘吗?”

    龙弘,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几个极有本事的儿子都不敢在他面前斑门弄斧,君城有胆子可以不将龙弘放在眼里吗?

    君城的脸绷了绷,“东方!算狠!”

    深究的话,他确实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

    “所以,不拆穿我的身份,我不拆穿的身份,我以为这应该是我们的默契才是。”

    东方深深地看着他,有些得意。她知道这个男人被激怒了。

    可是,她不怕他愤怒。她希望看到他愤怒,因为这样才清楚他的底线。

    “要将纳兰家的人怎么样?”

    君城怒道。

    他要竞争下一任家主,就必须有能力保护纳兰家族的每一个子民。

    除非,那些人是被纳兰家族主动放弃的。可是他们是被抓的,这算怎么回事。

    那是证明他的无能。

    纳兰家,不要一个无能的人当家主。

    “君城,到底还是在意他们。那就告诉我无境之地在那里吧。”

    “妄想。”

    “那可以付出什么呢?”

    东方紧紧地看着他。

    “我可以……饶一命。关健时刻,可以饶一命。”

    “哈哈……”

    东方大笑,“怎么,认为有能力将我置于死地?以前或许可以。可是错失机会了。从今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那如果说,我可以将的母亲与哥哥带离凰城,不受到龙弘的追杀呢?”

    “……”这个,东方倒是有点动心了。

    “当真?”

    她看着君城的眸。

    “当真。”

    反正君城想如今的东方冀不惧威严,要灵力八阶以上才能解开封印。

    而东方……她不过是七阶而己。他有办法让她永远都修练不到八阶。

    “好。成交。”

    “还有一事,秘笈……”君城朝东方伸出手。

    “什么秘笈?”

    东方眼睛一闪。

    “别装傻。我知道上古遗术的秘笈在这里。否则的灵术是怎么练的?还有,居然习了邪术。东方,别怪我没警告,凡是习了邪术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记着。还有,秘笈只此一本,必须得还给纳兰家族。”

    “别装傻。我知道上古遗术的秘笈在这里。否则的灵术是怎么练的?还有,居然习了邪术。东方,别怪我没警告,凡是习了邪术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记着。还有,秘笈只此一本,必须得还给纳兰家族。”

    “哈哈,我会还。可是,我怎么知道就是代表纳兰家族?况且,当初是谁给我母亲的,便叫他自己来拿回去好了。”

    东方不会将秘笈轻易交给君城。

    “……”

    ……

    东方摸黑去了景王府。

    龙景狂刚刚歇下,一个诡魅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房间内。

    以为是刺客,于是龙景狂讯速起身,抽出床底下的剑与来人过招……

    本来想表明自己的身份,房间内这么暗,龙景狂看不到自己的脸。

    但是又想试试龙景狂的武功有多高,于是便与龙景狂交手起来。

    不得不说龙景狂的体力恢复得很快,东方以前并没有与龙景狂交过手,可是他前段时间体力还不是很好。

    但如今,他的体力看不出是病弱的人。甚至他的武功……高得出乎她的想象。

    “是我。”

    东方终于出了声。

    龙景狂认出她的声音,罢了手,“我还以为是刺客……”

    “……”

    “怎么夜闯我景王府?”龙景狂收好了剑。

    “最近几拔人盯着我。”

    她不想别人知道她与龙景狂来往密切。尤其是这么深夜了,到景王府。

    “哦。有事?”

    龙景狂知道东方若是无事,应该不会这么深夜来访。

    “龙景狂,借我点血用用。”

    “什么?”

    有些惊讶。

    “借是不借?”

    “要来干什么?”

    借血用用,这话听着诡异吧。

    “有用就是了。怎么,难道认为我会利用的血暗害呀。”

    “也不是没有可能哦,听说盅术什么的只要拿到人的血,就可以施盅……”

    他不是防备她,只是想知道她要他的血有什么用途。

    她到底瞒着他什么事情!

    “那个,给不给?”

    东方懒得解释。

    “说不说?”

    龙景狂也同样坚持。

    “……”

    东方没辄了。

    她抓起他的手,朝着他的手指咬了一口……

    “啊,痛。”

    这个女人,她咬得真狠。

    龙景狂看见东方把他的血装得一个小瓶子里……这样的小瓶子,有些熟悉。

    是了,天香楼那天……她就将这样的小瓶子藏着不让他瞧见。

    “难道……那天去刺杀七皇叔,就是为了得到他的血?”

    龙景狂何等聪明,前后这么一想,就抓到了重点。

    东方的手一怔,“……”

    这龙景狂,还真是聪明过人。

    想否认都不成了。

    “是。”

    她把装着他血的小瓶子,放在袖间。

    “谢谢景王了。放心吧,我不可能会利用的血来下什么盅害的。如今我还需要景王的帮助呢。还有,为了回报景王的借血之恩,我便给透露一些消息吧。

    “那个,六殿下所抓的人,是来自纳兰家的大概也知道。还有在景王没有出生前,给景王下毒的人,确实是纳兰家的。”

    “如何得知?”

    “那个,六殿下所抓的人,是来自纳兰家的大概也知道。还有在景王没有出生前,给景王下毒的人,确实是纳兰家的。”

    “如何得知?”

    龙景狂自己也只是猜测,没有办法求证,“莫非去见了君城?他说的?”

    龙景狂顿时想到这点。

    因为龙起昊抓进去的那些人,他也查过,他们应该不知道纳兰家内部太多事情,就连无境之地在那里,他们也不知道。

    东方没有解释太多,继续道,“凰国后宫有没有纳兰家的人,我不知道,但是,其他六国应该是有纳兰家的人的。她们早年入宫,如今已经在六国后宫拥有势力,站稳脚根,若是景王能知道那些后宫之中,有那些是与纳兰家有关系的,那么要打探出无境之地,想怕也不难。因为纳兰家不可能送他们不看重的人进入各国王宫的,必定是纳兰家为之倚重的人。”

    “谢谢。”

    龙景狂知道,东方这个消息的价值。

    而同时他也吃惊,原来纳兰家一直没有退出这个天下。

    他们谋划已久,居然六国后宫也有他们安排的人。那么凰国呢?

    凰国,也必然有纳兰家族的人吧。

    可是几位重要的后宫之中,那一位会是纳兰家族的人呢?

    安妃?不可能,她是帝师之女。

    宁妃?她是辅国公府的。

    康妃?镇国公府的……

    华妃?她哥哥是兵部侍郎段鼎奇,是凰国元年的武状元,因此得到龙弘的重用。

    华妃因美貌被选入宫,如今入宫已经有二十二年了。

    她有两个孩子,入宫后一年,生下二公主龙永乐,之后生下八皇子龙起晟。

    二公主龙永乐的驸马,乃是内阁学士赵兴的儿子赵德致。

    赵兴,可是得到了龙弘的重用,而将龙永乐嫁给赵德致,可见这华妃在龙弘心中是有地位的。

    华妃本名段柔,柔情似水,据说也是后宫之中被誉为最懂龙弘心思的女人。她从不争宠,却又从来没有缺少过宠爱。

    这么一位女子,的确是值得探究。

    ……

    “如果凰国也有纳兰家的人,我想,那个女人应该是华妃。”

    龙景狂说出他自己的感觉。

    “华妃?”

    东方细细想了想,的确有可能,“可是孙嫔也是有可能的吧,就入宫的时间来说。”

    “孙嫔只有一个女儿。龙安乐。就算她是纳兰家的人,都不惧威胁。”

    龙景狂分析。

    “这倒也是。”

    但是前世种种迹象,倒没有看出来华妃与纳兰家族有关。

    况且最后龙起晟也与龙起昊一起被龙起津诛杀了。

    若是华妃有纳兰家族作后台,应该不会容许龙起昊落得如此下场吧?

    还是,纳兰家族为了所谓的太平盛世,牺牲了他们送入宫的人华妃,以及龙起晟的性命呢?

    如果君城说的是真的,只有龙起津坐上那个位置,天下才可以继续维持七分的局面,那么其他皇子,似乎都得死。若是不死,凰国岂不是继续勾心斗角下去……

    如果君城说的是真的,只有龙起津坐上那个位置,天下才可以继续维持七分的局面,那么其他皇子,似乎都得死。若是不死,凰国岂不是继续勾心斗角下去……

    想到这,东方甩甩头,怪责自己怎么相信了君城呢。

    世界上,岂有这么伟大的家族?

    ……

    “在想什么?”

    龙景狂发觉东方有心事。

    “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不需要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