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257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总是这样。”

    东方总是将那么多事情藏在心中,龙景狂看得心疼。

    可是她不明白他的心疼吧?

    “景王,我得走了。”

    东方转身。

    “儿。”

    龙景狂拉着她的手。

    “怎么了?”

    他不会又说那些话了吧……东方顿时有些头痛了。

    “既然来了,就替本王按摩一下吧。发觉儿给按摩的时候,最舒服了。”

    龙景狂面带微笑。

    “……”

    晕倒。东方听到龙景狂的话,知道自己误会了,顿时些双额染红。

    “龙景狂,我还想有人给我按摩呢,以前给按摩,那是身体需要,如今……我又不是的丫环,不按。”

    她有些恼。

    龙景狂以为她不乐意,“那,如果付费呢?”

    “多少钱?”

    没有人会嫌钱多,她需要钱。

    “一千两,怎么样?”

    “景王太小气了吧。一万吧。”

    她狮子张大口。

    反正龙景狂满屋子都是价值不低的玉石,随便变卖一块就是天价。钱什么的,他最多了。

    “好吧。”

    谈好了价钱,龙景狂就躺到床上,趴下。

    东方将手放在他的背部,给他来了个背部按摩。

    “啊……”

    实在很舒服,龙景狂叹息一声,慢慢闭上了眼睛,一脸享受。

    这女人,若是她能帮他按摩一辈子多好。

    ……

    第二天。

    欧阳秀拿着东方给他的,装着龙景狂血液的瓶子,看了又看,神色凝重。

    “儿,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失败……”

    “嗯,我知道。实行吧。”

    东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她无法用灵术解开封印,只能依靠欧阳秀。

    “那好,儿。我会尽力。”

    ……

    东方目送欧阳秀进去,利用盅术为东方冀解开封印……

    她在房外等待。

    等待的心情真是异常紧张。

    东方急得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几次焦急得想冲进去瞧瞧,可是到底还是忍住了。

    进行盅术的时候需要安静,她不能打扰到欧阳秀。

    ……

    一个时辰后,掩着的门吱嘎一声打开。

    东方看见欧阳秀从里面出来,她赶紧迎了上去……“怎么样?”

    话毕,看见欧阳秀的脸,似是一片苍白,失去血色,眼睛还有些血红。

    “秀,怎么了?”

    前两次他也没有这种现象,难道是?

    “成功了。”

    欧阳秀虚弱地道。

    “真的?”

    东方听了,止不住高兴。

    立马想冲进去看看恢复正常的东方冀,不知道哥哥的智商到达那个程度,毕竟他一直都是以孩童的状态生活着的。

    会不会就算恢复了,他的智商还是维持在孩童,只是以后会进步,发展……

    “儿,进去看看吧。”

    欧阳秀虚弱道。

    “秀,……”

    “秀,……”

    东方不放心欧阳秀,赶紧扶住他,“到底怎么了秀,不要瞒我。”

    “没事,儿。我想,可能是在解开封印的时候,被封印的力量反噬了而己,没事的。”

    刚才在解除封印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灵力袭向欧阳秀的胸口,他当即就吐了血。感觉五脏六附都象烧着一样,难受得很。

    不过他没有将这些告诉东方,省得她担忧。

    “我看看。”

    东方替他把了一下脉,忽然间,她的表情变得沉痛,“……”

    他的内脏,伤了。

    还不是普通的伤,恐怕……

    “我没事。儿。”

    欧阳秀虚弱地笑笑。

    “秀,对不起。我……早知道会这样,会这样的话……”

    她或许就不会让他帮忙了。

    真的。

    她没有想过要牺牲他,换回自己哥哥的正常。

    “没事,儿,养养就好了。懂药理,会替我养好身子的是不是?”

    心脏更加剧痛无比,可是欧阳秀仍然硬撑着不容许自己倒下。

    他不能令儿自责。

    看来这反噬的力量,不是普通的厉害,比他想象中强大多了。

    “对不起,我一定会治好的。”

    东方许下承诺。

    “我信。乖,快进去看哥哥吧,我没事。”

    欧阳秀拍了拍东方的肩膀,他现在需要回府休息一下。

    ……

    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没有想象中开心,东方象失了魂一样进去看东方冀。

    此时,东方冀以打坐的姿势坐在床上,看见东方进来了,猛然睁开一双清明的眼睛。

    单看这双眼睛,东方就知道自己的哥哥恢复正常了。

    她尝试的叫了一声,“哥?”

    “妹妹。”

    东方冀的声音改了以往孩童的声调,而是变得有些低沉。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细看,那是深深的无边的幽暗。

    “哥…………”

    东方一时找不到话题。

    因为欧阳秀受重伤的事,也让原本她的喜悦减淡了。

    不过东方冀能恢复正常,她还是本能的高兴。

    于是以动作代替语言,将东方冀紧紧的抱住。

    她喜极而泣,“太好了,哥哥,能恢复真是太好了。”

    “以后……不会让妹妹和母亲替我担忧了。”

    东方冀的声音非常沉,那语调还有一种幽暗无边的感觉。

    那便是正常后的东方冀。

    东方不知道他到底懂得了多少。

    便试探的问,“哥,这二十年来,……”

    “妹妹,该知道的我都知道。该懂的我都懂得。只是,无论我心里是多么的清楚和明白,总是有一团我自己抗衡不了的力量,无时无刻在左右着我的神智。所以,我做出来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总是令人啼笑皆非。

    “我清楚知道自己每一天的经历,也懂得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妹妹,还记得以前和东方画他们一起上课时,我总是在远处玩耍么?”

    “嗯……”

    她还记得,那时候下人一次次将他驱逐,可是他一次次又跑回来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下人一次次将他驱逐,可是他一次次又跑回来了。

    那时候只是以为他顽皮,不懂事,又傻里傻气的。便没有留心。

    “其实,我也想学习,我也想吸取知识。我也想战胜那些左右我各种痴傻行为的力量。可是一次次都失败。妹妹,我是个没用的哥哥。保护不了和母亲,反而要妹妹一肩挑起这些……以后,就让哥来保护吧。”

    “没事,哥哥……”

    反正都过去了。

    以后,东方冀应该会好起来的吧。

    “对了哥哥,有什么打算呢,不如带母亲离开左相府,有个人答应了我,他会护送与母亲安全离开凰城的。”

    或许该找君城兑现这个承诺了。

    东方冀和燕月映走了也好,这样她在左相府就不会绑手绑脚,自由多了,也无所顾忌。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这个左相府,我会将它毁灭。”

    东方冀一笑。

    眼神,更加黑暗无边。

    “况且妹妹认为,如果我和母亲走了的话那个人不会有所察觉吗?”

    “这倒也是。不过,哥,要做什么?”

    东方冀那样的眼眸,饶是东方这个身为妹妹的看了都害怕。

    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妹妹看着便是了。妹妹想做的,其实哥哥都看在眼里,放手去做吧。”

    东方冀拍拍东方的脸蛋,轻笑。

    他的笑容中有一丝溺宠,以及属于兄长对妹妹的温柔。

    ……

    稍后。

    得知东方冀康复消息的燕月映,一脸高兴的来看了东方冀。

    痴傻了这么久的儿子终于恢复正常了,燕月映的喜悦无法形容。

    她什么话也无法说,只是抱着东方冀久久的不放松,以及喜极而泣。

    “好了,母亲,没事了。”

    东方冀拥着瘦弱的母亲,已是男人的担当。

    他拍了拍自己母亲的肩膀,用有力的怀抱拥着她。

    其实东方冀的眼眶也有些红,可是他一滴泪都没有流。

    他如今的心里,满满都是怨恨,这些怨恨撑得他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那些,将自己变成痴傻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龙弘,东方丰远……还有,纳兰家……他都不会放过。

    当然,还有慕容以,东方画,东方棋他们更是该死。一个个都该死。

    而,龙起津,他既然是东方的敌人,自然也是他东方冀的敌人。

    ……

    “冀儿,我……我太高兴了。”

    终于哭完的燕月映伸手抚着东方冀的脸,盯着这张俊脸,看了又看。

    平时东方冀都不怎么爱清理脸孔,很难看清他的五官和长相。

    但如今他好好的收拾了,燕月映才觉得这孩子长得象他外曾祖父。

    便是她的皇爷爷。那可是一代明君。

    燕月皇朝是交给她父皇以后,才败落的。

    忽然间想起什么,于是燕月映从脖子间摘下了一块玉佩,交给东方冀。

    “这是什么,娘?”

    玉佩的花纹很特别,写着一个“燕”……而且还是用纯绿玉打造的,普天之下最珍贵的绿王帝之玉。

    单是这玉质,都价值连城,况且还有这么古怪又威严无边的花纹。

    单是这玉质,都价值连城,况且还有这么古怪又威严无边的花纹。

    那肯定有特别的意义。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燕月映回忆了一下,看看东方冀,又看看旁边的女儿东方,道,“只记得当时龙氏一族带领十万大军杀进来凰城,父皇听闻这个消息就要上吊自杀,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落得好下场……可是,在他死之前,他居然召了我去见他。

    “他说,以我的花容月貌,是最有机会活下来的。如果将来有孩子,并且是男孩的话,他成年后,就将这个交给他。然后,去凰城的玉茗居……”

    “玉茗居?”

    东方一愣,那可是凰城最赚钱的店铺,整个苍凰大陆都开有分店。

    她一直猜想这玉茗居背后的主人……想不到竟然是……

    “然后呢?”

    东方冀追问。

    “去玉茗居,找一个叫秦子书的人,将玉佩拿给他看。至接接着要干什么,父皇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燕月映也一直猜想父皇这番交代的动机。

    可惜,东方冀却是一直痴傻。

    而父皇言明是男孩才将玉佩交予,所以她一直没有告诉东方这件事情。

    “嗯,我会去看看的。”

    东方冀将玉佩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东方冀看了一眼东方,“妹妹,是去过玉茗居的吧?”

    他听她与丫环们谈过,那时候东方与丫环们说话从来不会没有避开他。

    “是。我去过玉茗居,可是不知道他背后的老板。秦子书,是玉茗居的老板吗?”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想,这应该是外祖父的一番安排。”

    东方冀聪明绝顶,他已经猜到了什么。前朝燕月皇,倒也不至于完全糊涂透顶。只是那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吧。

    “嗯,哥哥,陪母亲聊会。我要去太尉府看看欧阳世子。他为了……”

    “应该的。”

    东方冀拍拍东方的肩膀,“妹妹,替我好好感谢欧阳兄,若不是他……”

    这个大恩以后一定会还的!

    他东方冀恩怨分明。是仇,一定会报。是恩也一定会还的。

    ……

    太尉府。

    欧阳秀正在卧床休息,他的脸苍白苍白,自回来后吃了几颗药丸之后,就一直躺下了。

    余伯进来看了他几次,都是摇头叹息。余伯一直跟在欧阳秀身边,深知自己主子为何会变成这样。

    可是欧阳秀交代过,不许为这事惊动府内的任何人,余伯便只好随他了。

    可是余伯非常担忧欧阳秀。

    直到,东方到来。

    “六小姐快看看我们世子吧,他回来后一直躺着,还似乎……吐了血。”

    余伯将声音压低,他怕欧阳秀听见会不喜。

    “好,我进去瞧瞧。还有余伯,将这些药熬了端上来吧。”

    东方将几包药交给余伯,这是她来的时候为欧阳秀调配的药。

    ……

    进入室内。

    东方一眼就瞧见欧阳秀躺在床上,他的脸色是那么苍白。

    东方看得一阵心疼。都是她,都是因为她。

    不想打扰到欧阳秀休息,于是她缓缓的蹲在他的床边。

    东方看得一阵心疼。都是她,都是因为她。

    不想打扰到欧阳秀休息,于是她缓缓的蹲在他的床边。

    岂知,欧阳秀居然醒了,睁开了眼睛。看了下东方深深为自己担忧的神情。

    “别自责了,儿。我不是还活着吗?”

    他握着她的手,他的手心有些寒冷。

    东方伸出另一只手,把他的手包住,温暖着他。

    “别说话,好好休息。”

    “嗯。”

    欧阳秀点了一下头,又闭上眼睛……而东方便在床边,陪着他。

    直到余伯将药端进来,东方便细心的喂他喝下药,替他擦唇角。

    “儿。”

    欧阳秀望着如此温柔的东方,她一直对自己很好,但象这么温柔,小心冀冀的照顾他,还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好特别。

    “我在想,得如此照顾,我便是怎么着也值了。真的。”

    “说什么傻话?”东方拿眼瞪他,“一定要好起来,否则……否则……”

    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如此脆弱。

    唉,欧阳秀这个傻子,老是做出一些令她大受感动的事情。

    所以她怎么能将他放下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