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7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既然是秦太子选太子妃,那么朕也希望秦太子能娶得如意喜欢的女子。所以,特地举办了这个宫宴。一则是欢迎秦太子到我凰国,二则是搭一个姻缘台。今天晚上,凡是想为我凰国做贡献,嫁去秦国和亲者,都可以登上姻缘台,一展自己所长。也让秦太子看看我们凰国贵女不只是空有其表,才艺也是不俗的。”

    龙弘望向各家族贵女。

    有几个贵女跃跃欲试……

    ……

    而龙安乐的眼光四搜,看不到欧阳秀。

    昨天就听说欧阳秀身体不适,今晚不会入宫的了。但她还是希望看见他。

    不由得一阵失望。

    “安乐,怎么想?”

    旁边的孙嫔看了一眼那仪表不俗的秦太子秦冠,询问龙安乐的意见。

    “一会儿,会上台献艺吗?”

    “母妃,我的态度不是知道了吗,除了欧阳世子,本公主谁也不嫁。”

    龙安乐喜欢欧阳秀多少年了?得不到那个优秀的男人,怎么会甘心。

    况且依着龙安乐的眼光,天底下就是欧阳秀最好的,谁也入不了她的眸。

    便是眼前的秦太子依然如此。

    而且她对这个秦太子没有好感……

    她早就想好了,她是不会去和亲的,而秦太子不是喜欢才女,喜欢聪明的女子嘛,哈哈……

    她早就想好了,她是不会去和亲的,而秦太子不是喜欢才女,喜欢聪明的女子嘛,哈哈……

    她一定会成全他的!

    “安乐,父皇说了,还是去和亲他最放心的。”孙嫔劝道。

    “可父皇不是意属东方吗,况且东方很符合秦太子的心思呀,聪明,智慧。就是那子车孟大儒都夸奖过东方,想必这事儿秦太子也是知道的了。或许秦太子也会喜欢东方呢,如此本公主就只好成全其美意了。”

    龙安乐微微一笑。

    哼,欧阳秀居然求娶东方,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的。

    “父皇虽然想过东方,可是却知道景王的身子是离不开东方的,景王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呢。如今身体好转了,父皇更是高兴。怎么着也不会让东方离开凰国。”

    这是孙嫔的分析,甚至皇后也不愿意东方离开秦国的。

    所以,东方去和亲的希望不高。

    不过,今天晚上,东方的婚事听皇后的口气也是有所安排的吧。

    会不会将东方赐婚给欧阳秀呢?

    若是真的这样,安乐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

    这便是孙嫔最为担忧的。

    “母妃,说东方若是失身于秦太子,她不嫁也得嫁了吧?”

    龙安乐冷冷一笑。

    “安乐,别做傻事。”

    孙嫔听到龙安乐的话差点吓傻了,“安乐要知道,动东方就是动龙景狂。龙景狂可是帝后的心肝儿,若不是父皇的意思,而是使用手段将东方弄到秦国,父皇第一个杀了。”

    孙嫔是知道龙弘这个人的,他看似也挺宠龙安乐的,可怎么比得上龙景狂一个手指头?那是绝对不在一个层次的。

    龙安乐咬了咬唇。

    她虽然很想看到东方失身于秦冠,最后不得不嫁,但是,孙嫔说得也在理,父皇若是知道真相,恐怕真会把她杀了吧。

    她惹不起龙弘。

    “母后,就算不能直接动她,可是,我也要她在欧阳世子的心中,失去好感。欧阳香不是百花盛会的才女吗,想必也合秦太子的意。欧阳香对于太尉府来说也是各种宠,还有,她喜欢龙起津不是吗,若是欧阳香被迫嫁去秦国,想太尉府会轻易放过东方吗?”

    龙安乐微微一笑。

    “安乐,可不要乱来呀。”

    “母妃,就是胆子太小。我也知道母妃的担忧,可是,这事关我一生的幸福。我是绝对不可能去和亲的。母妃,放手让我一博吧,安乐求了。只求这么一件事。”

    “……”

    第二轮歌舞表演完毕,终于是轮到今天晚上的重头戏了。

    各家族的贵女上台表演。

    各家族都知道秦太子的来意,也知道今天晚上主要就是秦太子挑选一个太子妃的,所以贵女们若是想成为秦国的太子妃的,都会上台表演。

    要说嫁到秦国那么远,各族大家长都是不些不愿意将自己嫡亲的女儿远嫁的,可是对方是尊贵的秦太子,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要说嫁到秦国那么远,各族大家长都是不些不愿意将自己嫡亲的女儿远嫁的,可是对方是尊贵的秦太子,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况且这是在凰国,与秦国相距甚远,又消息不通,所以关于秦太子更详细的事情,比如品行什么的,他们是不太清楚的。

    只是觉得秦冠仪表堂堂,贵气不凡。相信嫁给他,成为他的太子妃,必然有不错的前程,于是上台表演的贵女也有许多。

    其中,比较有份量的便是郡主,龙昭然。

    这龙昭然以往是对欧阳秀表现出兴趣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是第一个上台表演的。

    或许这背后少不了龙弘的旨意,毕竟龙安乐不愿意嫁去秦国嘛,可是作为两国皇室和亲,如果皇室的人都不挑起大梁,那怎么行?

    于是,这个责任就落到了龙昭然的身上。

    龙昭然长得美艳,娇媚入骨,入艳三分,一身雪肌如凝脂。

    她穿一身碧绿的翠烟衫,衫上风情万种的百褶裙,便在台上一边起舞一边歌唱。

    龙昭然是擅长那种热情的歌曲的,那也是秦国所欣赏的歌舞风格。

    龙昭然的舞更是火辣无比,那蛇腰扭得人热血沸腾。

    秦太子看得有几分感觉了,那落在龙昭然身上的眼光也变得有些幽暗……

    龙安乐看了一眼秦太子那眼色,脸上微微一笑,对身边的宫女珍儿交代了一句,“珍儿,照安排好的开始吧。”

    “是……公主。”

    珍儿有些颤惊,可龙安乐是她的主子,她别无选择。

    ……

    东方一直留意着龙安乐那边的动静,知道这个女人会在今晚出手。

    于是,看见龙安乐的宫女珍儿离开了,又看见一个宫女走到欧阳香的耳边说了一些话,同时又看到龙起津……居然起身了。

    这一幕,看得东方一惊!

    前世她从来没有想过今天晚上的事,龙起津居然也参与其中!

    但是如今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看得很清楚!

    龙起津是帮了龙安乐的忙的,终于知道龙安乐为何会将欧阳香引去更衣房,原来,是以龙起津作为引诱。

    可是,龙起津为什么要帮龙安乐呢?前世今生,都是什么理由呢?

    东方的十指,紧了紧。

    “柳儿。”

    东方唤了一声立在侧的丫环,“跟去。”

    “是,小姐。”

    柳儿也知道自己该行动了。

    ……

    稍后,东方画从自己的丫环双儿嘴里听到一句,“小姐……那……七殿下,约……约在更衣房见面。”

    双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毕竟这是第一次开始正式的出卖她的主子。

    可是,一想到慕容以居然那样子对待自己忠心耿耿的奶奶,双儿顿时就狠下心了。

    “什么?七殿下?”

    东方画抬头看了一眼龙起津所在的那个位置,是空的。

    他不在了。

    他约她在更衣房见面?

    “娘?”

    东方画还是谨慎的,看了一下慕容以。

    其实坐在东方画身旁的慕容以,也是听到了。

    慕容以想了想,“去吧。”

    她不是不担心有什么变故,可是这或许是东方画翻身唯一的机会了。

    慕容以想,她得赌一把了。

    她不是不担心有什么变故,可是这或许是东方画翻身唯一的机会了。

    慕容以想,她得赌一把了。

    “一切要小心,画儿。双儿,跟着小姐去。”

    慕容以一直认为,双儿是不知道她奶奶的事情的,所以对双儿还是比较放心。

    ……

    东方画也去了。

    东方勾唇一笑……

    ……

    此时,龙昭然一舞也已经完毕了,掌声雷动。

    换了另一个贵女上台。

    这个贵女便是赵学士的千金,赵梦致。

    这赵梦致以前可是慕容以看上的儿媳妇,但想不到赵家一点都没有看上左相府,反而看上的是秦国的太子妃之位。

    不必说,慕容以的心里是挺酸溜溜的。

    不过,她也挑不到人家的什么错儿,人往高处走,难道秦国的太子妃之位,还比不得左相府少夫人的位置吗?

    ……

    东方一直留意着秦太子那边。看见一个宫人给秦太子倒洒,可是不小心居然把酒洒在秦太子的衣服上了。

    “太子恕罪。”

    那宫女吓得跪下来。

    “没事。”

    秦太子居然很好脾气。

    “快,带秦太子去更衣。”龙弘也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是。”

    刚才洒了秦冠一身水的宫女站起来,有些慌乱的带秦冠去更衣了。

    王宫内设有为数不少的更衣房,以方便各贵人更衣,特别是象发生了这种意外事件。

    ……

    台上的表演继续着。

    赵梦致在上次的百花盛会中,可是唱曲第二仪礼第二的。

    不过,她今天表演的并不是唱曲,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与龙昭然有所区别,还是,不够诚意。

    她只是表演了一首琵琶。

    弹得也算不得特别高明,可是并不丢人,也就勉勉强强过得去。

    表演完毕,赵梦致的琵琶曲得不到特别多的喝彩,但那掌声的幅度,也衫得上她赵家千金的身份。

    自然,这个程度恐怕是无缘于秦国太子妃之位了。

    赵梦致似乎也不受掌声冷落的影响,一脸笑意的下了台。

    “六姐,这赵家千金恐怕没有全力以赴呀。”

    坐在旁边的东方青道。

    “是呢,可能是赵小姐并没有想真的嫁到秦国吧。”

    东方应道。

    赵梦致,应该是依她父亲赵兴之命,给龙弘撑撑场面才上台表演的。

    下一个上台的人,是户部尚书的千金,蒋妍妍……

    只见,她正准备登台,忽然间,席中站起来一个人,对龙弘道,“陛下,秦太子去更衣了还没有回来,不如先上歌舞,一会儿再继续让贵女们表演吧。”

    那人是李承文,李家的二公子,同时也是内阁与龙弘说得上话的人。

    “嗯,李卿说得不错。”

    龙弘点点头。

    于是,上了第三轮歌舞。

    另一边的席间,东方棋狠狠瞪了一眼李承闻。

    这个李二就知道搅祸。

    那要上台的人可是他的心上人蒋妍妍,秦太子不在正好。

    若是被秦太子瞧上了,妍妍岂不是要嫁到秦国去了?

    一瞬间,东方棋想杀了李承闻的心都有了。

    ……

    东方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

    还以为东方棋这段时间不与慕容以闹了,是对蒋妍妍的心淡了。

    还以为东方棋这段时间不与慕容以闹了,是对蒋妍妍的心淡了。

    不过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嘛。

    也对,东方棋可是对自己与孙凝露的婚期拖了又拖,还直言东方画作为姐姐还没出嫁,他娶妻不适合。直把慕容以气得半死。

    ……

    歌舞跳了二曲,秦太子还没有回来……

    不多会,太监惊慌来报。

    “陛下,更衣室那边……秦、秦太子……出事了。”

    “什么?”

    太监的话把龙弘惊了惊。

    不过他作为一国之君见过了风浪,很快平静下来。

    “怎么回事?”

    众大臣也开始议论纷纷。

    而众皇子的眼神闪了闪……

    其中也不乏好事者。

    八皇子龙起昊便道,“这位公公,没事惊慌作甚。我凰国王宫内,秦太子还能出什么事?可别影响父皇及众大人的心情。”

    话虽如此说着,龙起晟可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那神色是恨不得立马赶紧到现场,看看那秦太子到底发生了何事吧。

    龙起沐站起来,“父皇,不如沐儿去瞧瞧?”

    “到底是何事?”

    龙弘看向太监。

    “陛下……”

    太监吱吱唔唔,“还是请……请陛下亲自移驾前去看看……”

    太监似乎有难言之忍。

    “好吧,摆驾。”

    对方毕竟是秦国远途而来的太子,龙弘自然是上心的。

    随着龙弘摆驾,重要的后宫以及皇子们,大臣们也都跟着移步而去了……

    ……

    跟在队伍较前面的龙起沐也与龙起昊议论了几句,“六弟,说会是什么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

    龙起昊道。

    “不会是那秦太子闯了祸吧。”

    龙起晟凑上一脚。

    同时看了看旁边默不发言的龙景狂,“景王认为呢?”

    “本王不知道。”

    龙景狂将眼光看向东方。

    见她脸色沉静。

    但他却什么都没有对她发问。

    ……

    到了后院,更衣室。

    众大臣被挡在外面,能进入的几有几位皇子以及左相府的人。

    这样一来,恐怕是与左相府有关。

    龙弘及欧阳静最先进入更衣室……

    其实来的路上,龙弘听那太监禀报,已经清楚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秦太子与左相府的五小姐,居然……

    室内,空气中飘浮着一种欢爱过后才会有的味道。

    秦太子不在,只有东方画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一副可怜神态……

    龙弘眼睛深冷,睨了一眼东方画,明知故问。

    “五小姐为何在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