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43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秦太子的面上笑着,眼睛也一片盎然,可是那眼底却是隐藏着黑暗。

    这时,扶着东方画归来的慕容以悄然入座。

    听到秦太子对东方的话,又是一怒。

    这秦国太子妃之位,是东方画的,岂有这个小贱人什么事儿。

    但如今这个场面,慕容以想了想,又不方便发话。

    可不管如何,今天晚上她定是要为自己的女儿东方画争下太子妃之位的,不管刚才东方丰远多狠的警告了她,她定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吃下这个暗亏。

    ……

    龙景狂盯着秦太子的眼光,一片杀气。

    岂有此理,居然盯上他的女人。秦冠选谁都可以,就是不能选东方。

    龙景狂刚要开口,便见那边东方已经发言。

    东方

    “小女无才。”

    一副低眉顺眼的。

    她这表现,落入在场几位皇子眼中,让人感觉有些发笑。

    龙起沐:儿呀……若无人,谁才有才?

    龙起昊:这女人……不管她有才无才,那胆色是过人的。连龙起津的金库都敢劫……

    龙起津:看来她不只把本殿气得不轻,把秦太子也要轻得跳脚。

    龙直晟:那女人武功高强,却经常装病猫。

    龙景狂:……

    ……

    “刚才,小女是一直盯着秦太子。不过是在以小姨子看姐夫的眼光的。”

    东方一言,便又现场的气氛转回刚才的事情上。

    “小女可以这样叫吗,秦太子姐夫?”

    “是?”

    秦冠的眼光冷了冷。

    “刚才,与秦太子亲热的那人,正是小女的姐姐东方画,左相府的五小姐,嫡系的。而小女名叫东方。”

    “……”

    东方!

    原来她就是东方!

    秦冠的眼色深了深……

    “小女看姐姐哭得那么凄惨,想必定是受了委屈的。可小女不解,姐姐即使做错了什么,可作为女子,好歹将身子托于秦太子。不知为何秦太子作为一个男人,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何以没有担当,要落荒而逃呢?”

    “……”

    秦冠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这个女人居然说他落荒而逃?

    “刚才,本太子根本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个什么身份,还以为是那里的不入流的女子,居然以这种下作的手段,来勾引本太子。

    “本太子不想麻烦沾身,也相信凰国陛下定然可以处理好这种事情的。落荒而逃一说,子虚乌有。”

    “那秦太子如今知道那女子也是凰国贵女的身份了,打算如何?”

    东方漂亮的唇线轻勾。

    慕容以也趁机站起来,“请秦太子给画儿一个名份,老妇无比感激。”

    “左相府的五小姐?”

    秦冠看了一眼此刻莉花带泪的东方画,其实这女人长相不错,东方画,凰国第一美人。不愧为名不虚传。

    如果是在别的场面上遇上这女人,他或许还会有点兴趣,单就她的美色。

    可,却是这么难堪的场面。

    叫他堂堂秦国太子的脸面,怎么可能去维护如此一个女人?

    “听说左相府的五小姐可是与凰国已故的二皇子有了婚约。

    “听说左相府的五小姐可是与凰国已故的二皇子有了婚约。本太子不会夺了他人之妻。为此还会破坏两国情谊,更是使不得。这事本太子有不当之处,可是,那房间有问题……这事情,还请凰国陛下能够下令彻查。”

    “既是秦太子这么说,朕一定会查。”

    龙弘的眼睛也是冷了冷。

    饮了一杯酒,又接着道,“刚才皇后已经解除了东方画与我儿的婚约,所以东方五小姐如今是自由之身了。既然五小姐失身于秦太子,这事秦太子看,是如何处理呢?”

    “本太子是吸入了迷乱的药物,一时失了神志才会犯下错事,本太子之前没有见过东方五小姐,所以没有钟情一说。

    “而本太子此次前来,是肩负挑选秦国太子妃,两国和亲这等重任的。

    “本太子的妃,必须要是聪明智慧的,又有才能,品行过人的女子……

    “刚才听人说,五小姐之所以去后院更衣室,是因为与凰国的七殿下有约?这品行方面……”

    秦冠挑了挑眉。

    慕容以一听,急了,“秦太子,老妇刚才已经解释过了,画儿是想替自己的妹妹东方青谋个前程,将青儿送入七王府为妾,所以才会一时着急去见七殿下的。但七殿下却是否认了这事,想必这事情一开始,就是有心人设下的局。陛下,可一定要还画儿一个公道。”

    慕容以又呼天叫地。

    “是谁叫五小姐去更衣室的?”

    龙弘开口。

    “是……双儿。”

    东方画将自己的丫头推出来。

    双儿立马摇头,眼泪掉落,“不是呀,陛下,不是奴婢,双儿没有传话。是……小姐说要去见七殿下,让奴婢陪她去的。”

    “双儿。”

    慕容以一喝,眼睛冷了冷。终于意识到这个丫头终还是知道了她奶奶的事情,出卖了她们母女。否则双儿不可能背叛。

    “夫人,纵是再怎么冤枉双儿,双儿也没有传过话。”

    双儿的眼睛无比坚定。

    这么一来,查找的线索便是断了。

    那边,龙安乐心里却很是害怕。

    她虽然安排周到,可是没有想到最后失身的会是东方画而不是欧阳香。

    事情超出了她的控制,也不是她计划中的效果,她怕极了。

    是谁……是谁黄雀在后主导了这一切?

    不管是谁,她一定要达成今天晚上的目的。

    ……

    “左相夫人,的丫环不承认传过话,怎么说?”

    龙弘的眼光更寒了。

    自从上次宫宴他就对慕容以的感观越发不好,只不过慕容以出身高,又是康妃的姐姐,他也不能真的治了她的罪。

    慕容以是恨得咬牙彻齿,她又不能建议对双儿用刑,怕双儿将更多的、她做下的坏事都抖了出来。

    罢了,回府后再治这个丫环吧。

    同时,一个太监回报龙弘,“陛下,查过现场了……是有一些动情香……还有,在现场发现了这个……”

    太监将一朵珠花呈上来。

    “咦,这可不就是六小姐以前戴过的珠花吗?”龙安乐适时出声。

    “咦,这可不就是六小姐以前戴过的珠花吗?”龙安乐适时出声。

    所有人,便都将怀疑的眼光看向东方。

    东方表情意外。

    但也淡淡一笑,“安乐公主真是好眼力。可是本小姐只能说这珠花,与本小姐拥有的珠花挺象的,相象的珠花千千万万件,安乐公主能确定这便是本小姐的珠花?”

    东方的眼光非常凌厉,龙安乐心中更惊。

    “本公主……只是随便说说。”

    龙安乐表现无辜。

    她的安排也只能到如此。

    依她的安排,她只是要欧阳秀对东方猜疑。

    从而讨厌了东方。

    可是,今夜失身的人并不是欧阳香,这一切……唉!!

    “彻查。”

    龙弘的眼光更冷了。

    那视线在自己女儿龙安乐,与东方之间看了看。

    秦太子的目光也放在东方的脸上……

    这女人,倒是挺有趣。

    而龙景狂,也淡淡说了一句,“本王相信儿。”

    那看向龙弘的眼光,有着恳求。

    龙弘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祖孙的交流,却让龙景狂安了心。

    东方一瞧龙景狂的神情,便知道有这个男人撑腰自己不会如何。

    起码,龙弘不会为了维护爱女,牺牲她。因为牺牲她的代价,就是要了龙景狂的命。

    心里有底之后,东方便开始对龙安乐发难。

    “对了,刚才秦太子让小女表演才艺。众所周知,儿是没有什么才艺的。上次的百花盛会儿也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可是我们凰国的皇家公主,龙安乐公主,可就不同了。大家都知道安乐公主尊贵,是金枝玉叶,才艺也了得。与秦国太子那便是天作之合了……”

    东方的话让龙安乐的脸色一阵惨白。

    “哦,是吗?”

    秦太子看了看东方,决定陪她玩玩。

    这女人居然得了凰国皇长孙的维护。

    看来,也不是一号简单的人物呀。

    此女长相清丽脱俗,要说那姿色,与她的姐姐那张凰国第一美人的脸孔相比,也是逊色不了多少。

    而且还更有一种聪慧的韵味。

    他之前远在秦国,也是收到一些风声,东方……这女人在辩论盛会上居然得到子车孟大儒的盛赞。

    随后,她的名声传遍天下。她如今可以说名动天下了。

    “如此,安乐公主,不知道本太子是否有幸可以一睹安乐公主的才艺呢?”

    秦太子看向龙安乐。

    “这……”

    龙安乐杀了东方的心都有了。但是接受到自己父皇投来的眼光,又不得不站起来,朝秦太子盈盈一屈膝,行了个礼。

    “如此,安乐就献丑了。”

    登台后,龙安乐真是左右为难。

    如果她表现得不好,又怕丢了她公主的面子。

    如果表现得好,又怕秦太子会看上她。

    这样她与欧阳秀便……

    ……

    相比之下,东方的心里可乐翻了天。

    哼,龙安乐,就让作茧自缚吧。

    ……

    龙安乐翩跹起舞,那边的龙弘收到一个消息……秦太子与东方画的事儿,与龙安乐居然脱不了关系。

    因为,那洒了秦太子一身水的宫女,与龙安乐的宫女珍儿,交好……

    因为,那洒了秦太子一身水的宫女,与龙安乐的宫女珍儿,交好……

    调查这事儿的人是李承闻,龙弘是信得过李承闻的手段,才能,以及忠诚的。

    李承闻也派人传了个纸条给龙弘,建议大事化小。

    也是,这事关系到皇室,如果龙安乐闹了丑闻,那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而秦太子,恐怕也不会罢休。一来,龙安乐瞧不上秦太子,就是小瞧他,还要算计他,这对秦太子的自尊是一番打击。

    秦太子是个孤傲的人,肯定会报复凰国。

    这样一来,于两国关系不好。

    ……

    在龙安乐一舞完毕,龙弘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那便是派人顶罪。

    这事处理得雷厉风行,顶罪的宫女正是那个洒了秦太子一身水的宫女。

    她自己承认想勾引秦太子……想不到会便宜了东方画。

    这事儿虽然有所漏洞,但那宫女却是龙弘认定的罪人,大家都没有异议。

    而这样一来,秦太子犯下的糊涂事,原来是被算计,也值得原谅了。

    只是秦太子似乎气不过算计他的人,请求龙弘说,“凰国陛下,本太子平生最讨厌胆敢算计本太子的人,所以,这个可恶的宫女,就交给本太子处理吧,如何?”

    “自然。”

    龙弘挥袖示意。

    秦太子脸色寒冰,扯出身旁侍卫的剑,一剑就杀了那个浑身颤抖的宫女。

    接着,太监们火速处理好染了一地鲜血的血腥现场。

    一番杀戮,在场人中居然个个脸色平静,便是一声尖叫也没有,可见这些人也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

    ……

    即使这是一场算计,那宫女也被杀了,可是秦太子好歹要给东方画一个交代。

    于是,秦冠冷着一张脸道,“凰国陛下,本太子在更衣室时不知道东方五小姐的身份,更不知道她是什么准王妃。还有那五小姐……是她,脱了衣服主动勾引本太子的。”

    秦冠假直指东方画。

    “……”

    东方画脸色一阵青白。

    当时进入房间之后她便看见一个正在更衣的男人的身影,然后她刚要走向他,便看见那个男人向她走过来,抱着她。

    当时她已经是看不清那男人的脸了,只迷糊意识到那是龙起津。

    于是就没有拒绝,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就是顺着身体的本能了……

    如今,秦太子居然说她主动勾引?

    龙弘轻笑,“秦太子。朕没有怪责,这事儿不是太子的错,是凰国的不周。只是五小姐摔断了腿,如今行走都还不方便,左相夫人说五小姐的腿跛了,为王妃的话恐有失皇家体面,所以五小姐与皇儿冥婚之事,便一直无限延后了。既然五小姐如今是自由身,那便让秦太子说说,该如何吧。朕随秦太子的安排。”

    为王妃的话恐有失皇家体面……龙弘的话隐隐点明了对东方画的不喜。

    这便是帝王的惩戒。

    有时候要对付一个人,并不需要他自己直接出手,而是表明他的态度即可。

    “本太子会负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