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68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

    想好了后,秦冠对龙安乐道,“安乐公主,本太子想,是误会了什么。”

    秦太子看向龙安乐的眼神,藏着一丝冷然与玩味。

    “秦太子……”

    龙安乐一愣。

    看到秦冠用那寒冷又威迫的眼神看着她,她的身子都抖了抖。

    “刚才本太子只是赞美了一下欧阳小姐,很好。可是,并没有说要娶欧阳小姐为太子妃。”

    秦冠笑了笑。

    撇开卖龙起津人情不说,这龙安乐不愿意嫁给他,让他恼怒。

    他秦冠从来都不是能令人瞧不起的男子,岂能让一个龙安乐对他挑三拣四的?

    “太子的意思是?”

    龙安乐心都要颤抖了。

    这秦冠莫不是要……

    “本太子,愿娶安乐公主为秦国太子妃。”

    秦冠笑得好不愉悦。

    对于他来说,女人不代表什么,特别是两国和亲这种事情,更是政治手段而己。

    无论是娶欧阳香还是龙安乐,他都觉得没有什么特别。

    而之前选择欧阳香,只是因为觉得这个女子看着顺眼,认为她进入太子妃应该会安份,不会给他惹麻烦。

    而就算日后她来到秦国有什么委屈,她的娘家只是太尉府,不是皇家,也好处理很多。

    至于说,他喜欢聪慧的女人,那得是除了凰国的女子。

    他从来不指望从凰国来的聪慧的女人可以帮得了什么,反而不想娶一个太聪慧的女子帮着凰国来对付他。

    二国和亲,是暂时的,他的眼光却看得很长远,凰国和秦国,终会对立。

    所以他的太子妃,绝不能太聪明。

    而刚才欧阳香对龙安乐的开火让他知道,这个女子不仅是聪明的,有手段的,而且是个敢赌和不羁的。

    他太子府日日那么多麻烦的事情要处理,可不想娶个麻烦的女人。

    反而是这个龙安乐……

    很好,她不是瞧不起他吗?

    不想嫁给他吗?

    他偏偏就要娶她。

    反正她是凰国公主,只要他想娶,她便不得不嫁。

    “秦太子……”

    龙安乐听到秦冠说要娶自己,她瞬间觉得身体的力量都被抽空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想嫁,却偏偏被瞧上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欧阳香。

    是因为欧阳香刚才那番挑衅的话,将她推向了秦太子。

    还有龙起津……

    他可是她的皇兄,却不帮她。

    顿时,龙安乐对欧阳香及龙起津的怨恨就不只是一点半点了。

    ……

    “朕就知道,朕的公主是优秀的,也是最适合去和亲的人选。既然秦太子看上安乐公主,朕乐见其成。安乐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如此便于三天后,为安乐公主与秦太子行大婚之礼,之后返回秦国,再由秦太子安排吧。秦太子,可要好好对待朕的宝贝公主。”

    龙弘看着挺高兴的。

    是的,他知道龙安乐不想嫁,如果是之前凭着他对这个女儿的宠爱,他也是会顺应龙安乐的心的。

    是的,他知道龙安乐不想嫁,如果是之前凭着他对这个女儿的宠爱,他也是会顺应龙安乐的心的。

    但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尤其是龙安乐做出的那些东西,让龙弘心里有些厌恶了。

    正愁不知道怎么教训龙安乐,即使她是他的女儿。

    如今既然秦太子看上了,怎么可能再为一个他已经生了厌心的女儿,得罪秦国呢?

    也知道秦太子对龙安乐恐怕是不怎么真心的,不过二国政治,谈何感情?

    今天无论秦太子选了谁,作为被选中的太子妃,就得去面对将来发生的一切。并且,得站在凰国的立场上。

    这便是龙安乐的命运吧。

    “父皇……”

    龙安乐双眼含泪,想抗争什么。

    可是旁边的孙嫔忽然伸手拉扯了一下龙安乐的衣角,提醒她。

    加之龙安乐也根本没有那个勇气去反抗龙弘,便也只有应下这桩婚事。

    “谢陛下,将美丽的安乐公主赐给本太子为太子妃。”

    秦冠勾唇一笑。

    轻轻转头,看向龙起津,又看向欧阳香……

    可是,秦冠却什么都没有说。

    反而是将眼光落在东方的身上,又转向龙景狂,“既然是双喜临门,是不是景王的婚礼便会与本太子的婚礼一起办呢?”

    这话实在是,让龙弘不得不接口。

    “自然。三日后是个吉日。朕的这位皇长孙刚过二十岁生辰,也该是娶妃了。能与秦太子一起办婚礼,景儿也会高兴吧。”

    “是……皇爷爷。景儿非常高兴。”

    龙景狂的确高兴,如果能忽视东方那张不太情愿的脸孔的话。

    东方此时内心是郁结的,可是她却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三日后大婚之事,她更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这事儿,该如何跟秀说?

    她之前信誓旦旦要嫁给欧阳秀,要满足他的心愿。

    可到底,还是辜负了他吗?

    忽然间,无比讨厌自己。

    她到底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命运还是不能随她所愿呢?

    ……

    秦太子与龙安乐的婚事订下来,整个宴会基本已经到达尾声了。

    加之又宣布了龙景狂与东方的大婚,席间的百官便都站起来敬酒,恭祝秦冠与龙景狂二人即将大婚。

    秦冠是正主儿,百官们一个个走到秦冠面前要敬他酒。一时,秦冠被包围在凰国百官的圆心。

    而龙景狂这边,也人气不低。

    龙起沐是第一个向龙景狂敬酒的,“景王要成亲了,恭喜。好好对儿。”

    “谢谢五皇叔,景儿一定会的。”

    接着是龙起昊,也来对龙景狂敬酒。

    “恭喜景王。”

    龙起昊只淡淡说了一句。

    “谢谢六皇叔。”

    接着是四皇子,八皇子……

    四皇子的祝福是中规中矩的,敬了酒后就离开了。

    而八皇子,倒是有些阴阳怪气的,“景王侄儿呀。别怪八皇叔不提醒呀,东方那个丫头可要防着她呀……”

    “哦,八皇叔何出此言呢?”

    龙景狂轻笑,这几位皇叔中敢在他的称呼后面加“侄儿”二字的,就龙起晟一人。

    龙景狂轻笑,这几位皇叔中敢在他的称呼后面加“侄儿”二字的,就龙起晟一人。

    而且这位年纪最小的皇叔只有十七岁,说起来比他这个皇侄儿还要小上几岁呢。也怪有趣的。

    “咳咳……那丫头……算了,本殿没有要别人背后说坏话的习惯。”

    龙起晟是睨到东方的眼光朝这边瞪来,才赶紧离开的。

    自从上次东方把他的侍卫打吐血,他就对这个女人有种莫名的畏惧之心。

    想他堂堂宫中小霸王怕过谁呀,可居然对这个女人……唉,丢人呀。

    龙起晟发誓,他一定要把武功练好,练成绝世高手,终有一天要挑战这个女人的。

    ……

    众皇子之中,只有龙起津没有来给龙景狂道恭喜。

    此刻龙起津正与秦太子聊得欢,秦冠甚至还邀请龙起津去秦国做客。

    “多谢秦太子邀请。若有时间,津是一定会赴秦国的。听说秦国的风光极好,津早想去秦国一游开开眼界了。

    “不过我凰国的风光也是不错的,而且凰城是个古都,文化流长。此次秦太子远道而来,定要好好玩玩。不如明儿津抽空带秦太子在凰城走走吧,也算是一尽地主之宜了。”

    龙起津是个极会交际及应酬的人,几句话就将秦太子明天的时间约了起来。

    “能得七殿下款待,是本太子的荣幸。”

    “如此我们就约好了。津明天会派人去秦太子下榻的驿站,接尊驾。”

    ……

    相比龙起津与秦太子的热络,套交情。不太擅言词的龙起昊就比较吃亏了。

    他基本上对秦冠道了一声恭喜之后,就闪到一边了。

    而秦冠见他一脸冷冷的,自然转向为人热情的龙起津,忽略了龙起昊。

    于是大家便觉得,这个七皇子的手段果然是极高,三言两语就与秦国的太子打好交道,日后怕是会增加秦国这个外力呀。

    ……

    “对了,本太子一直对学冠天下的欧阳世子很是景仰,怎么他没有出席?”

    秦冠与龙起津聊着聊着,就转到欧阳秀。

    “嗯,这个听说欧阳世子身子不适,所以才没有参加今天的宫宴。”

    龙起津不知道欧阳秀受了内伤的事情,只是听说欧阳秀身体不适。

    “哦,这样呀……”

    秦冠又与龙起津说起其他的事情,其中不泛两国的贸易。

    因为龙起津是一个以熟悉贸易经商而闻名的皇子,秦冠在这方面有许多想向龙起津取经的地方。于是二人越聊越欢,越聊越投契,大有炳烛夜谈的架势了。

    ……

    东方看龙起津与秦太子二个聊得欢,有小小感叹。

    前世因为欧阳香嫁到秦国后一个月便香消玉殒了,凰国与秦国因此事,差点起战事。

    正好那时候,两国又闹了边境之争。

    那时候龙起津代表凰国,解决与秦国的边境争端,而秦太子是寸步不让,甚至步步紧迫……

    这二人,今世的轨迹会与前世一样吗?

    ……

    “怎么,一直盯着秦太子看,莫非真象秦太子说的,对他有兴趣?”

    “怎么,一直盯着秦太子看,莫非真象秦太子说的,对他有兴趣?”

    龙景狂缓步走到东方跟前。

    看见东方今晚观察秦太子挺频的,不觉有些吃醋。

    “若是有兴趣呢?”

    东方挑了挑眉。

    “不许,是本王的妃了。”

    龙景狂仗着喝了两杯,便大胆起来,不过那也是他的实话,“今生今世,只许有本王一个男人。不许看别的男人一眼。”

    “说起这事……”

    东方斜眼瞪了龙景狂一下,“不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他们一开始交易的条件,她治好他的病,他争位,而他答应她三个条件,第一便是保障她的婚姻自由。

    他倒好,居然敢打起她的主意了。

    说好的婚姻自由呢?

    “也到及之年了。东方。就算不是本王,皇爷爷也会为指婚的。是逃不掉的,东方。女人都是要嫁的。本王没有忘记过当初答应的事情,所以嫁给本王,本王许自由。在景王府可以随意做想做的事情,本王不会拿任何框框条条来约束。”

    “给我过来,咱说清楚。”

    东方将龙景狂带到旁边安静的花园一侧。

    二人站在石子路上,月色下,站得相近的影子拉得老长,甚至交叠在一起。

    东方清清喉咙,“所以……龙景狂,意思就是我们假成亲,是不是?想以这个方式帮我是不是?”

    若是这样,倒是可以接受。

    “不。”

    龙景狂一笑,七分魅惑,剩下的三分便是绝美无双。

    “成亲便是成亲。那有什么假成亲。皇爷爷已经赐婚,那便作不得假。而且,三天后,我们会在凰国臣民的目光下,所有人作见证,拜堂成亲,我娶为景王妃,嫁我为夫。这那里还会有假?只不过,本王许自由。婚后想做什么都可以。在景王府,是当家主母。本王不会对有所限制的。东方。”

    “龙景狂,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

    欧阳秀呢?

    她对欧阳秀如何交代?

    “东方,别天真了。想嫁的那个人永远不可能嫁的。要照顾我的身体,便是因为这个理由,皇爷爷都不会让嫁给别人。那样要照顾我,多不方便呀。”

    龙景狂灿然一笑。

    他没有想对她动用强权,令她屈服。也没有拜托龙弘给他与东方赐婚,但到底还是要使用强权,才能让她屈服呀。

    其实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跟她一样,他也别无选择。

    看着她愤怒的眼睛,他也感到难受。

    几乎是有些恳求的,他看着她的眼睛,“东方,嫁给我就这么难以接受吗?”

    “算了。我不想说了。”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情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况且,她已经错过了反抗的最佳时机。如今已成定局,龙弘又如何让她反悔?

    “龙景狂,我不管怎么想。如果三天后非得要拜堂不可,那天,那场婚礼,也决不是我想要的婚礼。我也不会将它当真。”

    这是她的立场。

    “龙景狂,我不管怎么想。如果三天后非得要拜堂不可,那天,那场婚礼,也决不是我想要的婚礼。我也不会将它当真。”

    这是她的立场。

    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

    反正她不会将这桩婚事当真。景王府,也只当是龙景狂为她筑好的,一个逃避被龙弘胡乱指婚给其他人的避难之所吧。

    龙景狂被她的话弄得有些受伤。

    “东方……”

    他的声音已是有些鼻音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酸酸的,涩涩的。他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她同样难看的脸色,他知道自己不便多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