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7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龙景狂立马阻止了。

    他的脸色仍然难看,不过为了说服东方丰远,脸上露出了一些笑意,“既然儿说不会逃婚,那么本王就相信她吧。还有这个婚礼,是与秦太子并安乐姑姑的婚礼一起举办的,皇爷爷执意来个双喜临门,代表凰、秦两国同喜之意,所以绝对不能闹出什么笑话。”

    如果让人知道他龙景狂的准新娘居然有可能逃婚了,凰国的面子往那里搁?

    这还是赐婚呢,皇爷爷的面子往那里搁。以皇爷爷的性格是要震怒的。

    东方丰远一经龙景狂提点,也猛然想到了这点,立马怪自己大意了。

    莫不是人老了,考虑事情便不周全了。

    于是,东方丰远笑着道,“景王别担心,儿或许只是出去走走。”

    “嗯,我不担心。”

    面上虽这么说着,其实龙景狂各种担忧了。

    他忽然之间有很多猜测,这柳儿都不知道东方的去处,那她就不是去太尉府了?

    不过,还是要去太尉府一趟的,因为说不定欧阳秀会知道东方的下落呢?

    龙景狂有点气恼,恼自己对东方的行踪根本拿捏不定。

    她一旦失踪,他还真不知道去那里找她。

    ……

    太尉府。

    筑雅轩。

    欧阳秀仍然躺在床上休息。

    其实东方与龙景狂被赐婚的事情,他昨夜就听余伯来报了。

    本来余伯是不想将这件事情报给他的,不过欧阳秀又岂止余伯一个耳目,即使余伯瞒着不说,那轻尘也是会告诉欧阳秀的。

    所以余伯就说了。

    还记得昨夜对欧阳秀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在欧阳秀的脸上看到太意外的表情,只是笑得有些苦涩。

    “到底陛下还是将儿赐给了景王。”

    是的,欧阳秀早就知道会这样。

    龙景狂离不开东方,这一点龙弘比谁都要明白。

    所以之前龙起津求娶,龙弘不急于表态,后来他求娶,龙弘便是直接不允。

    那次之后欧阳秀便知道自己,与东方不太可能,可是,他还是想试试。

    他相信当时的情形,东方也无可奈何,试问谁又可以抗衡得了皇权呢?

    他相信当时的情形,东方也无可奈何,试问谁又可以抗衡得了皇权呢?

    他一直等着东方,等着她来见他。他有想过或许她不会来,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吧。

    所以他便想,若是她今天不来,他明天就亲自去看她,告诉她,他并不怪她。岂知却等来了脸色不佳的龙景狂。

    “欧阳世子。”

    龙景狂一进门,看到欧阳秀躺在床上,脸色很是苍白,有些意外。

    本来以为欧阳秀只是身体不适,才没有参加宫宴的,却没有想到欧阳秀……病得这么重。

    不,欧阳秀不象是普通的病。

    久疾成医,龙景狂对医理也略知一二,于是就执起欧阳秀手,把了把脉。

    “的内脏伤了?怎么伤了?”

    看似是被一股很强大的力量震伤的。

    “没事儿,养养就会好了。”

    欧阳秀没有解释,没有多说。

    因为关于东方冀的事情,东方如果没有亲口对龙景狂说,他便不能说。

    “知道东方在那吗?”

    欧阳秀不愿意说他自己受伤的事情,龙景狂也不多勉强。

    他最关注的,还是东方。

    “儿……失踪了吗?”

    欧阳秀很是意外。

    因为他认识中的东方绝对不会因为逃避之类的,就玩儿失踪。

    况且早上东方身边的丫头柳儿,还送了药来的。柳儿倒是没有说什么。

    “我和东方即将大婚的事情,欧阳世子想必是知道了吧?”

    龙景狂也知道如今似乎不适合在欧阳秀面前提起这个,可是,这个又是不可回避的。

    “嗯,我知道了。还没有恭喜景王。”欧阳秀的声调淡淡的,有一种痛。

    “恭喜什么的,如果是言不由衷就算了,景也没有指望能得到欧阳世子真心的祝福,因为景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对此,我表示理解,但是却没有抱歉和内疚。对于东方也是,我没有背地里做什么。只是……命运把我和她安排在一起。不过坦白说我也挺庆幸这种命运的,我高兴。”

    龙景狂表现得坦坦荡荡。

    欧阳秀猛烈的咳了一下嗽,咳得他的喉咙都有些发痛了。

    良久,才平息下来。

    “景王,虽然命运对秀不公,将我和儿分开。可是,并不代表我会因此对儿断绝了想法了。景王,我会以我的方式守护她。还有,若是日后对她有半点不好,我便会不顾世俗,将她抢了过来。那时候等她完成了她想做的,我将会与她远走高飞,隐居世外。”

    “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

    龙景狂含笑地盯着欧阳秀。不得不说他佩服欧阳秀,都到这个境地了,还可以说出如此漂亮的话,实在得拥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心怀,以及浓烈不减的爱呀。

    那个女人,真能招蜂引蝶。

    “其实欧阳秀,天下何处无芳草,以的条件又何必,而且总得成亲的吧,太尉府可就一根独苗。以后总会想开的。那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它会是一桩回忆。我不会那么残忍不许儿拥有那些回忆,可是,她将来的各种美丽和幸福,得由我去缔造。”

    “那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它会是一桩回忆。我不会那么残忍不许儿拥有那些回忆,可是,她将来的各种美丽和幸福,得由我去缔造。”

    “儿她愿意吗?”

    欧阳秀微微一笑,似是讽刺,“如果对于这桩婚事,儿是愿意的,那么如今她应该是在试穿嫁衣了,而不是来我这里寻找她的下落。”

    “……”

    龙景狂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是被欧阳秀气倒了。可是转念一想,他与东方都还没有好好开始,凭什么就那么悲观?

    于是,他又笑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我皇奶奶说当初嫁给我皇爷爷的时候,其实她也是有点儿不乐意的。

    “不过后来还不是被我高大英俊又有魅力的皇爷爷收服了。便是皇爷爷有如此多的皇宫,皇奶奶都一心一意,爱和忠诚于他。这便是夫妻相扶相携的爱了吧。”

    “以后也会这样吗,拥有众多后宫?”欧阳秀冷冷一笑。

    他虽对东方没有百分百的了解,可也知道她不是一个可以与其他女人分享男人的女子。

    若是龙景狂这么做,东方十之八九是会离开他的,不顾一切。

    可是,他偏不要提醒龙景狂这一点。

    甚至他有点期待龙景狂象其他庸俗的男子那样犯下这些错误了。

    “后宫什么的,有点遥远了。”

    龙景狂一瞪欧阳秀那笑容。小样,以为我不知道在想什么吗?

    “欧阳世子,刚才说过了,我不会给那种与她远走高飞的机会的,所以,死心吧。若是也不知道儿如今的下落,景就告辞了。好好养病吧。对了,我那里有些治疗内伤极有用的药材,一会儿派人给送来吧。不必感谢我了。谁叫我就是这么善良呢。再回。”

    龙景狂一口气说完这些,便离开了欧阳秀的屋子。

    ……

    欧阳秀强撑起身子。

    “哎哟,主子,需要静养,躺着,怎么坐起来了呢?”

    守在门口的余伯立马走了进来。垫了一个枕头让欧阳秀半躺着。

    “我得去找儿。”

    “主子,知道六小姐在那里吗?”

    “不知。”

    是的,欧阳秀不知。他那里想得到东方是为他去斩杀千年蟒蛇了呢。

    只是,他想找到她。

    对她说……没关系的,不管命运将他与她的关系定义成怎么样,都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他爱她的感情,无法改变。

    “那主子就好好躺着,依老奴看,六小姐只怕是如今也不想看见主子吧,不知道如何面对主子吧?”

    对于欧阳秀与东方,近身的余伯是知道得比别人多的。

    他也知道欧阳秀的难受,可是,谁来安慰他们可怜的主子呢。

    “我得出去走走,整天躺着,身体都发霉了。轻尘。”

    欧阳秀唤了一声他的暗卫首领。

    “主人?”

    轻尘现身,跪在欧阳秀面前,一副恭敬,惟命是从。

    “私下寻找,不可闹出动静,一定要找到六小姐。”

    “是,主人。”

    “私下寻找,不可闹出动静,一定要找到六小姐。”

    “是,主人。”

    ……

    欧阳秀这边的暗卫出动去寻找东方,龙景狂那边也没有闲着,也是悄悄寻找。可是他跟欧阳秀一样,也没有什么所获。

    眼见,第三天,成亲的日子已经到来了。

    而东方却是迟迟没有现身。

    此刻,龙景狂风姿玉骨,立在景王府,一身大红的新郎服。

    知道东方还没有回府,所以他尽可能的拖延去迎接的时间。

    可吉时,已经定下了,他们需要在宫中举行婚礼,与秦太子那边一起行拜堂之礼……

    那个女人,到底是去了那儿?她不会真的撤下这烂摊子逃婚了吧?

    若是如此,他便是凰国史上,第一个被新娘子抛弃的准新郎了。

    那得多丢人。

    丢人还是其次的,首先龙弘会震怒,对左相府一番惩罚,是必不可少的了。

    “景王,差不多要出发了。”

    程峥已经崔了龙景狂三次了。

    程峥的心情也是极之复杂,好不容易将龙景狂照顾长大,看到他跨过了二十寿辰之劫,今天还要成亲了,将来会有后代,这得多么令人欣喜。

    可是新娘子却没有在府中,谁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

    “再等一下。”

    “可是宫中那边已经起疑了,陛下甚至派人来问了。”

    程峥知道再拖就不好看了。他们得一边出发到左相府,一边期待奇迹的出现。

    “唉,走吧。”

    龙景狂也是恼得不行。新郎官的脸色极之不好看,所以同行的追风便是一句话都不敢与龙景狂交流。

    从没有看过他们家主子如此恐怖的脸色,那有半点子做新郎官的喜悦呀。

    ……

    再说东方。

    经过二天二夜的血战,她与团队终于成功拿下了千年蟒蛇。

    所幸的是团队中没有任何一人牺牲的,不过却是个个受了重伤。

    包括东方。

    最后,她是用灵术七阶的力量才收服了那条蟒蛇的。

    但是这样一来,却也透支了她的部分体力。

    淡一与淡二手脚算不得利落,剥着蟒蛇之胆。

    他们已经苦战了二天二夜,没有歇一刻,甚至没有喝过一口水,实在是累坏了。

    花儿看了看大亮的天色,“小姐,今天便是成亲的日子了。可是,我们怎么赶得回去……”

    “可以的。我先行,们……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蛇胆送到太尉府给欧阳世子。蛇胆是越新鲜药效越好的。花儿,按我说的方法熬了给欧阳世子服下。知道吗?”

    “是,小姐。可是赶得及回去吗?”

    “可以……”

    拥有七阶灵术的好处,便是可以极速移动。

    虽然这么一来,便要透支她余下的大部分灵力。可是没有办法了。

    如果她不能及时赶回去,想必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倒不是担心左相府,以及东方丰远那个老匹夫,而是娘和哥哥东方冀还在府里呢。

    还有龙景狂,怎么也不能令他太难看吧。男人的脸面是极重要的。

    ……

    还有龙景狂,怎么也不能令他太难看吧。男人的脸面是极重要的。

    ……

    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左相府,东方丰远可是急得头发都白了。

    反倒是一旁的慕容以,有些得意。

    “老爷,这个儿是不会回来了吧,看来她真的逃婚了。老爷,我就说这丫头会是我们左相府的祸害,为妻没有说错吧。”

    趁机的落井下石,打击东方。

    “就别说了。左相府遭殃有什么好处。”

    东方丰远瞪了慕容以一眼,“还有,秦太子行过大婚之后,就与安乐公主一同返回秦国了,我们画儿到时候也要跟他一同去的。赶紧给画儿打扮一下,送到秦国绎站。”

    “老爷,那秦太子不来亲迎我们画儿?”

    慕容以不服气,本来她们母女志在那太子妃的位置,可极力争到的只是一个妾。如今全城都在看她们母女的笑话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