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26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只是一个妾,还想亲迎。得了吧,秦太子也不是什么好相予的,再吱吱歪歪,本相倒是担心他连妾的名份都不给了。”

    东方丰远是深知男人心思的,对于已经得到的女人,那是视之如无物。

    东方画清白尽毁,已是秦太子的人了,那还有什么矜持的。

    “……”慕容以不吱声,可心里那个恨呀象海啸般,就等着什么时候发作了。

    要说这个东方,她有什么不满意的?景王妃的地位,多少女人都盼不来的事情,她居然玩逃婚。慕容以再次气倒了。

    ……

    阁。

    柳儿与绿儿同样急疯了,她们俩揣着那嫁衣走来走去,急得直砸东西。

    “小姐啊……到底去了那儿,小姐可别骗柳儿呀,可一定要回来呀。”

    “小姐会不会真的逃婚了?”

    绿儿也有些担忧。

    “不会的。夫人和大少爷还在这里,小姐怎么可能跑掉呢。”

    柳儿坚定认为东方不会逃婚。

    “我也只是说说。绿儿也知道小姐不会抛下我们的。可是,她会不会遇上了什么意外,想回来却回来不了呢?”

    “……”

    “景王到!”

    太监一声吆喝,绿儿与柳儿对看一眼,急得直哭了。

    呜,吉时快到了,还要进宫这一段路,这景王也到了,她们该如何交代?

    “东方,还是没有回来吗?”

    龙景狂一脸震怒。

    其实他一进府就知道了,东方没在!

    那个女人……

    她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否则……否则……

    他咬牙彻齿!

    “景王,再等一会吧。”

    柳儿一脸拜托。

    “是,景王,别急,小姐一定会回来的。”

    咚!

    一声!

    什么东西摔倒在地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一个人躺在那里,破窗而入。

    而那个人浑身染血。

    柳儿首先认出了东方的头饰。

    “啊,是小姐。”

    “东方?”

    龙景狂也走了过去,翻过那个人的身子一看果然是那个女人。

    可是她为什么弄成这样,这一身的血腥。

    “哎,我没事。”

    东方用极速移动回来,只是体力透支了才会一时没有站稳。

    还有,好累。

    二天二夜没有合眼那不是开玩笑的。

    东方用极速移动回来,只是体力透支了才会一时没有站稳。

    还有,好累。

    二天二夜没有合眼那不是开玩笑的。

    “小姐。”

    绿儿顾不得东方一身血腥,热泪盈眶的看着她。

    “小姐终于出现了。吓死我了。”

    “小姐,柳儿马上为小姐梳洗。”这一身血腥到底为何,柳儿也没有时间多问了。今天的紧张程度真是把人给吓疯了。

    “东方,为何搞成这样?”

    龙景狂一脸质问。

    “没有时间与解释了。不是要马上进宫行礼了吗,以后再给解释吧。不过,一定要听的话,我也可以说。”

    东方很是劳累的道。

    “以后再说。先拜堂行礼,皇爷爷与秦太子那边等得急了。追风,马上进宫告诉宫里,这边已经出发在路上了。”

    “是,主子。”

    ……

    东方以极快的速度梳洗完毕,洗去那一身血腥。

    换上了喜服。

    她的脸上也扑上了薄粉,柳儿的化妆技术无疑是极好的,转眼之间,一个倾国动人的美人儿就出现在铜镱中。

    东方看着容貌精致的自己,而且穿着一身大红喜服,有一种仿如隔世的感觉。

    她似乎回到了那一天,满含欣喜之情嫁给龙起津。

    可是这一次却是龙景狂。

    虽然换了个新郎,却还是凰国皇室的人。

    “小姐,好美。”

    柳儿在旁边看得有些迷醉了,“谁说小姐容貌比五小姐逊色了,依柳儿看,我们小姐才是凰城第一美人。”

    “好了。美人不美人的,我还真没兴趣当。”

    东方快速的披上红头巾,柳儿和喜婆把她引了出去。

    “等一下。”

    东方想到什么,她都要成亲了,虽然这个成亲在她心里算不得真,可到底是仪式。怎么也要去跟自己的亲母做个拜别吧?

    “去映居一趟。”

    “小姐,不可呀。”

    柳儿知道东方要做什么。一来,时间已经不允许了,二来,小姐出嫁之前去映居的话,不是所有人都注意到……

    “妹妹,我们已经来了。”

    是东方冀。

    他引着燕月映而来。柳儿与喜婆都是阁的人,所以不需要特别避嫌。

    燕月映走近,看到自己穿着大红喜服的女儿不由得喜极而泣,“儿,终于长大成人,也要嫁人了。母亲很高兴。”

    “容儿给磕个头吧。”

    东方跪下,行了拜别礼。

    燕月映将她扶起来,细细地看着容貌精致美丽的女儿,“儿,以后一定要幸福呀。好好与景王生活,母亲相信景王的品行,他一定会好好善待的吧。”

    “母亲就别为儿担忧了。倒是哥哥,以后母亲就由照顾了。”

    东方睨了一眼东方冀。她知道东方冀也有要做的事儿,以后想必会很忙。可是她出嫁了没有办法顾及燕月映了。

    “放心吧妹妹。母亲就交给我来照顾。还有妹妹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哥哥。哥哥虽然如此实力还不够,可是,以后一定会成为妹妹最坚实的后盾的,相信我。”

    “放心吧妹妹。母亲就交给我来照顾。还有妹妹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哥哥。哥哥虽然如此实力还不够,可是,以后一定会成为妹妹最坚实的后盾的,相信我。”

    “好的,哥哥。保重。”

    “妹妹保重。”

    随后,燕月映又细细的交代了东方一些话语,才送她出门。

    ……

    龙景狂在左相府门口等着东方,良久,才看见那个女人姗姗来迟。

    他焦急的迎上去。

    “主子,不能太猴急呀,会让人看笑话的。”

    程峥拉了他一把。

    “时间都赶不及了。看笑话就看去。”

    龙景狂迎上前,嫌东方走得太慢了,一把抱起东方就塞进桥子里。

    众人欢呼……

    这景王,对六小姐原是这么重视呀。迎亲都亲自抱着上桥的,还是凰城新郎迎亲的第一遭。

    东方丰远一张老脸笑得开了花。

    别人嫁女儿都是哭得死去活来的,可是,他实在哭不出来。

    他是高兴呀。几个女儿之中,东方琴早早入宫却不得宠,东方画落得嫁去秦国为妾,只有他最不重视的女儿东方,却嫁得很好,成为了凰国皇长孙的正妃。

    这能不令人高兴吗?

    而慕容以在一旁,脸色相当难看了。

    但不快归不快,她还是得做做样子,留下了几行“不舍”的眼泪,对龙景狂道,“景王以后得好好善待我们儿呀。”

    “一定的。”

    ……

    迎亲队伍出发,直赶王宫。而东方丰远及慕容以一行人,也得赶往宫中,见证这个婚礼。

    只有待在闺房的东方画,快要气疯了。砸了房中所有物品……

    “秦太子居然不来迎我吗?”

    她发飙,对旁边新的丫环道。

    那双儿已经被母亲囚禁起来了,这次嫁到秦国,慕容以给她换了四个全新的丫环。

    “小姐,秦太正在宫中……与安乐公主行拜堂礼。”

    丫环可不敢说妾,是不做拜堂的。不过东方画却是知道丫环什么意思了。

    她狠狠地捏了一下丫环的手臂,“一个丫头敢瞧不起本小姐,是不是本小姐落得一个妾的下场,好高兴了?告诉,不可能。本小姐不会让人同情与可怜的。说不定本小姐如今腹中,已有有了秦太子的骨肉。若是如此,们这些瞧不起本小姐的丫头,就一个个等着吧。还有龙安乐,本小姐也会让她好看。什么安乐公主,到了秦太子府,有了太子骨肉的女人才是真正尊贵的。哼,她龙安乐算什么……我呸!”

    东方画气得不顾形象大骂着。

    几个丫头对看一眼,都皱眉,又不敢劝。

    这小姐这张嘴,是一定会闯祸的。

    ……

    迎亲队伍从左相府进宫,要一个时辰之久。

    东方本来就累极,此刻坐在马车内,就打起了盹。

    可是只打盹了一会儿,她就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柳儿。”

    东方纳闷喊一声。

    “小姐?”

    “进来陪我说说话。”

    “这……不太好吧。”

    柳儿不敢。

    “叫进来就进来,吱歪什么。”

    “是。”

    “叫进来就进来,吱歪什么。”

    “是。”

    ……

    柳儿进去了,东方问了柳儿关于欧阳秀的事情。

    “欧阳世子的身体仍然是不好吗?”

    “今早奴婢去送药的时候,世子已经是起床了的。不过,他脸色极差。”

    “哦。不过吃了蟒蛇之胆就会好了吧。一定会的。”

    东方握了握拳。

    她已经尽力了,如果蟒蛇之胆还无法治好欧阳秀,她便……无计可施了。

    “蟒蛇之胆,那里来的蟒蛇之胆?”

    柳儿惊讶之后,却也猜到这几天东方的行踪了。

    加上东方回来时的一身血。

    “听说花儿这几天不在训练营那边,莫非小姐与花儿他们……去猎杀蟒蛇了?”

    “这后知后觉也太迟了吧。”

    东方瞪了一眼柳儿。

    “我是不敢去查。小姐,若是我查到,面对景王的迫问,我可是说还是不说呀?”

    所以柳儿明知道花儿那边有问题,可能事关东方的下落也不敢去深究。

    因为她怕自己憋不住,说了。

    “算识相。”

    “欧阳秀子说……他要进宫参加小姐与景王的婚礼。”

    柳儿看了看东方的脸色,终是说了。

    “哦……”

    东方沉默了一小会,脸色变幻莫测。

    “小姐……”

    柳儿都不敢看东方的反应了。唉,这桩婚事实在是……

    “没事了。我休息会……”

    东方便又闭上眼睛睡觉了。这一次,她顺利入睡了。还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在前世……

    欧阳秀说……【儿,若是我在七殿下之前对求娶,会不会嫁给我……】

    【会的……我一定会……】

    ……

    【欧阳秀,我一定会嫁给。】

    ……

    轰!

    东方又醒来了。

    睁开眼睛。

    旁边的柳儿道,“小姐,到王宫了。”

    “……”

    东方有些懵然。

    那梦中的记忆仍然是那么清晰。而且,那是她对欧阳秀许下的承诺。

    真的要因为皇权,就嫁给龙景狂吗?

    虽然这桩婚事,她不当真,可是龙景狂说得对,那可不是玩假的,在天下人的见证下,从此她就被贴上景王妃的标签。

    就算日后可以和离,但到底,她还是龙景狂曾经的女人,这一辈子都会被标上他的标签。和离之后她就是他的弃妇……

    “我不能就这样嫁给龙景狂。”

    东方掀下头巾,冲动的想要跳下马车了。

    “小姐。”

    柳儿抓都抓她不住,惊徨失措。

    “小姐若是走了,很多人会因为小姐而被牵连的。”

    柳儿赶紧说,“倒不是柳儿怕死,而是大少爷和夫人还在府里……倒不是要小姐因为他们就牺牲自己的幸福,可是欧阳世子呢。陛下一定会知道小姐是因为欧阳世子的原因,才逃婚。欧阳世子会被追责的……”

    “……”

    东方被柳儿一番话说得不得不冷静下来。

    “可是柳儿,我还没有对秀交代清楚。所以在拜堂之前,我得去见他。”

    “小姐?”

    “替我隐瞒一下,马车直接驶进宫里太和殿。到那时,我会回来……”

    “替我隐瞒一下,马车直接驶进宫里太和殿。到那时,我会回来……”

    桥门轻动,东方利用极速移动,走了。她的身影消失之快,没有人察觉……

    ……

    知道欧阳秀已经入了宫。便让淡一淡二去给欧阳秀传信。

    不一会儿,东方就在冷宫那里,见到了欧阳秀。

    冷宫,那是前世她被囚禁的地方。

    她日日夜夜在这里,等着欧阳秀带给她好消息,然后二人一起离开……远走高飞。

    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被斩杀,她怒极逆天重生……

    时间的洪流,让她推到了此时此刻,这个位置上。这个处境上。

    她想,是时候对欧阳秀坦白,说清楚一切了。

    ……

    “儿。”

    欧阳秀进来,看见东方一身大红嫁衣。原来应该是喜庆的新娘子,却看不到一丝喜悦。她瞪着冷宫的各角,若有所思。

    “来了。”

    东方对他笑了一下。

    “嗯,我一直在等。因为我相信,会来见我的。”

    “对不起,我来晚了。不过,我不去见是因为,我去万兽山林那边了。”

    于是,东方就将斩杀蟒蛇的事情告诉了欧阳秀。

    欧阳秀内心动容,千年蟒蛇,斩杀的过程是何等激烈。

    看到她的脸,一脸疲倦,他终于知道她是为什么了。都是因为他。

    他瞬间的抱住她,紧紧的,激动的,“秀何德何能,能得到儿如此的对待。”

    虽然他这伤是因为东方冀才落下的,不过他从来没有后悔。

    也没有怪责过她,真的没有。

    “秀。”

    东方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知道吗,在我人生的最后一个月,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的信念与支柱了。”

    “……”

    人生的最后一个月?

    欧阳秀瞬间看着东方的脸,“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前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