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7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前世?”

    欧阳秀有些迷糊了。

    “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何待好,还有对出奇的了解与熟悉吗,因为前世,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是生死之交……”

    “儿……”

    “别惊讶,让我细细对道来。如今的我利用上古邪术逆天重生。上古邪术知道吧,它可以启用长生阵,虽然从来没有人成功过。可是它的逆天术,我却成功了。”

    “儿……为什么要利用邪术重生?”欧阳秀虽然很震惊,却也相信了东方。

    因为他知道她是了解上古邪术的,别人或许做不到,但是她却肯定可以。可是,要启用这样的逆天术不可能没有代价……

    那肯定也是沉重的,一般人承受不了的代价。

    她为什么要逆天?

    “因为我要报仇……”

    东方此时有些激动,可是也很想一吐为快。

    这件事情她实在憋在心里太久了。无人可以倾吐,唯有欧阳秀。

    “秀,前世我是龙起津的七王妃……”

    “什么?”

    再次震惊。

    怪不得她对龙起津的态度总是……

    “可最后,是不是他负了?”

    “若他只是负了我,也就算了。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三年夫妻,生死与共,多次出生入死,为了他我一人前去万兽山林寻找解药,几次生死。

    “若他只是负了我,也就算了。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三年夫妻,生死与共,多次出生入死,为了他我一人前去万兽山林寻找解药,几次生死。

    “而后,秀也为了他,倾尽所学,只为了他可以登上皇位。可是他居然怀疑我们,不只怀疑我的不贞,还与东方画,我的嫡姐……厮混在一起。对此,我竟然一无所知。

    “最后,龙起津拼除万难,激败龙起昊,终于登位,然而等待我的……并不是后位,而是冷宫……而是这里!”

    东方望着眼前的冷宫。

    “便是这里,龙起津在登基那天,将我打入冷宫。那时候我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落得这个下场。

    “整整一个月,我在冷宫里度日如年,只有秀说会带我离开……可是,后来,带兵闯宫,龙起津将斩杀于午门……一家,太尉府,更是连诛杀九族!”

    说到这里,东方一阵心痛……

    但是为了让欧阳秀了解一切,她不得不说下去,“后来,龙起沐拿着毒药来见我,说这是龙起津的意思,他要我死。我才知道原来……我是燕月皇朝的遗族,我不是慕容以的亲生女儿。我的亲生母亲也早早被慕容以用通奸之罪,设计沉溏,我的哥哥一生痴傻,被人欺凌……

    “而东方画,我的那个好嫡姐,她已是贵妃……,这一切,让我怎么能够忍受。所以我便流尽身体每一滴血,逆天重生。”

    说完这些,东方已经是没有了力气,身体虚脱的靠在欧阳秀的怀里。

    “我明白了。完全明白……”

    东方为什么要针对龙起津,针对东方画及慕容以,为什么要……对他欧阳秀这么好。原来是有原因的。

    世界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那……龙景狂呢,前世的龙景狂呢?”

    龙景狂与她,又是什么交集。既然那时候她是七王妃的话。

    “前世我不认识龙景狂。他很早就死了。但是逆天重生之后我想到龙景狂若是没有死,龙起津便没有可能登上皇位,所以我救了龙景狂。想不到如今更要嫁给龙景狂……”

    她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那儿,之前说要嫁给我……”欧阳秀殷殷期盼着。

    “那是报恩。很抱歉。秀……,在经历过那些之后,我心中已经不可能相信爱情。前世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喜欢我,但是某一天,忽然间问我若是在龙起津之前对我求娶,我会不会嫁给。

    “那时候我很爱龙起津,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不忠,所以我没有回答。

    “后来因我而死,家族也被诛连了。我很抱歉。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便是了。我不只前世错过了,无视了,今生依然愧对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欧阳秀沉默了一会,才说,“我知道了。”

    他捧着东方的脸,看着她美丽的脸孔,轻轻的在她的额上一吻。

    欧阳秀沉默了一会,才说,“我知道了。”

    他捧着东方的脸,看着她美丽的脸孔,轻轻的在她的额上一吻。

    “虽然我没有那些记忆,不过我知道不管对付出再多,就算没有回报,可我也是无悔的。就跟今生今世一样。便是如此,我身受重伤,嫁给龙景狂,我也是无怨的。”

    “怎么可以这么好?”

    东方双眼含泪,她宁愿欧阳秀有怨,甚至有恨。那样她的内心也好过一些。

    “因为,我对的爱……深得已经不可能去恨,怨。我不知道前世,我是怎么爱上,然后不能自拔。今生,便是第一眼见到,我便再也无法将放下。

    “不管对我是怎样的感情,友情也好,感激也罢。没有将我推开,让我可以留在身边,亲近的位置,我好高兴。我最怕的便是给我一个冷脸。这是我受不了的。”

    她即将嫁给龙景狂,他不是没有过不快。可是纵使这样,仍然是爱着她的。

    她又告诉了他这些……他便释然了,不会觉得遗憾。

    前世今生,他用尽了所有力量,仍然无法使东方爱上他,那么她对他最极致的感情,便是将他当成生死好友了吧!

    或许,他与她的缘份只于此!

    “儿。之前说愿意嫁给我为妻的时候,不知道我多高兴。虽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明明不爱我,却答应嫁给我。

    “还说的心中再也没有爱情。一个如此年轻的、鲜活的女子,她的心不该如此苍老。

    “此刻,我却是明白了。但是儿,我仍然要对说,不要对爱情绝望。只是遇上了一个不懂得珍惜,保护,呵护的人。可是利用自己的力量再生了,除了报复,更应该让自己生活得幸福。不是吗?”

    “幸福……被迫的婚姻吗?陛下也不问问我是否愿意,就将我指给龙景狂,只是因为我能治好龙景狂的病……呵呵……”

    “或许,便是与景王的缘分。”欧阳秀不想承认这一点,可有些东西,轮不到他不承认。

    “儿,暂时先这样吧。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力量与皇室对抗。虽然我也很讨厌这一点。但是以后,我一定会……一定会变强大。到时候儿想如何我都支持。就算要和离,我的儿也绝对不是个弃妇。因为,我会娶。以最尊荣的方式娶为妻。所以,好好的。”

    “秀……”

    还让她说什么好呢,她真是作了什么好事居然让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爱她至深。或许这一刻她是真的被欧阳秀打动了……

    可是,与欧阳秀,却没有可能了。

    “去吧,吉时快到了。如果儿不见,那么王宫会掀起一场血腥吧。”

    对于龙弘的性格,欧阳秀是清楚的。

    皇权不可挑战……

    到时候,想必不只是左相府,便是他太尉府也不可能落得好的下场。

    这便是他们二人的无奈……

    “嗯,秀……我,去了……”

    东方也很恼自己。

    “嗯,秀……我,去了……”

    东方也很恼自己。

    明明重生了,以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是落得如此。

    她恨……非常恨。

    “儿,让我……抱一下。再抱一下。”

    欧阳秀将东方紧紧的抱着,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她是景王妃之后,便不可以如此抱着她了。

    ……

    迎亲的队伍停在太和殿门前。

    殿里面,秦太子和安乐公主,以及龙弘,欧阳静,各嫔妃与大臣,都到齐了。就等龙景狂与东方。

    龙景狂下马,走到那喜桥前,却钻出来一个丫头柳儿,对龙景狂挤眉弄眼,“等……等一下吧景王。”

    “何事?”

    龙景狂有不好的预感。

    那柳儿悄声说,“小姐……不在。”

    “什么?”

    龙景狂无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心。他真的要爆发了。

    东方,欺人太甚!

    今天是大婚,她居然还给他玩这一出!

    “她去了那?”

    “说……说要跟欧阳世子说清楚。”

    “……”

    爆怒。

    可龙景狂却不能当场发作,还要帮着东方掩饰。

    便派了程峥到皇后欧阳静那边说说。东方失踪这事儿不能让龙弘知道,可欧阳静,却还是可以帮上忙,拖一拖时间的。

    ……

    太和殿内。

    秦太子一身新郎喜服,脸色却有些不佳。

    由于与龙景狂定好了一起拜堂成亲,以全两国双喜临门的意头,便也依约的携带龙安乐一起入殿,等待完礼。

    但站了好一会,但龙景狂的迎亲队伍却还没有到,这是搞的那出。

    秦太子已经眼神示意龙弘许多次了,龙弘也派人去催了龙景狂多次。

    此时好不容易花桥到了太和殿门口,却是迟迟不进来,这是为那般?

    龙弘已经找不到理由安抚秦太子了,这秦太子脾气不太好,真担忧这家伙拂袖而去。若是因此而将二国和亲之事搅了,说到底是凰国的不周。

    “沐儿,去瞧瞧。”

    龙弘朝龙起沐打了个眼色。

    “是。”

    龙起沐正要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此时程峥进了来。

    走到皇后欧阳静这边说了些什么,欧阳静点点头,对程峥摆摆手。

    程峥又退出去了。

    龙弘问,“皇后?这景儿,怎么还不进来?”

    欧阳静笑笑,“再等一下吧陛下,刚儿程峥说景儿,怕是身子有些不适。”

    “怎么了?”

    “昨个儿一个高兴,吃得太多了。肚子便有些不适……所以……去出恭了……”

    “哦……呵呵……”

    龙弘也知道这多半不是真的,但是只能以这个大家都接受得了的理由掩饰过去。

    人有三急,就算要拜堂也不能拉裤子不是。

    ……

    龙景狂的确装模作样的去茅厕了,站在茅厕门口气得双拳紧握。

    “这东方……东方……本王晚上定要她好看。”

    这女人,真是不能宠呀!一宠她都要上天了!

    “景王息怒,老奴看这六小姐也是个识大体的,她一定会回来的!”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辰了,若是她识大体的怎么会……怎么会……”

    选择在这个时候去会她的老情人?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辰了,若是她识大体的怎么会……怎么会……”

    选择在这个时候去会她的老情人?

    她要跟欧阳秀说清楚,或许有所了解,那他会给她时间!但不是现在!

    “景王息怒……”

    程峥找不到其他话安慰龙景狂,只能一味息怒息怒的!

    ……

    而龙景狂与东方这一对新人迟迟没进太和殿行礼,几位皇子已经禁不住从太和殿出来了,特别是龙起沐,就站在花桥旁边转悠。又靠近站在花桥旁边的丫环,柳儿,轻道,“柳儿,是不是们小姐根本没在花桥里?”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理由……

    “……”柳儿一惊。

    这五殿下是怎么知道的?

    又觉得自己这表情太明显,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于是便摇了摇头……

    但以龙起沐的聪明,便是无论柳儿怎么掩饰他都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了。

    这怎么是好?

    这女人也够大胆的,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搞出些名堂。

    ……

    龙起津也是几次睨向花桥那边,刚才他在宫里的人已经向他回报,说欧阳秀去了冷宫那边。

    莫不是那个女人在冷宫约会欧阳秀,根本没有要拜堂的意思?

    要不要揭穿那个女人呢……

    这可是让那个女人下不了台的好时机,若是她不在花桥里,就算最后她出现了,可是龙弘对她的观感都会下降了。

    她与龙景狂将来……便是,走不远!

    想到这,龙起津一步一步的靠近那花桥。

    柳儿看了万分紧张。

    这七殿下,莫不是也看出来了?七殿下想怎么样?要揭穿东方吗?

    龙起津站在那花桥门前只有三步之遥了,柳儿因为紧张而呼吸加重……

    就在龙起津要伸手掀起桥门之时,顿时,龙起沐挡在那桥门前,“七弟,这样不好吧。不是说景王去方便了嘛。这踢桥门之事,应该是景王亲自来的,而不该是七弟……”

    “五皇兄,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