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1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龙起津轻笑了一下,下定决心,居然用力推开了龙起沐,接着……掀起桥门……

    柳儿惊呼的同时,只觉得有一阵风似的吹过自己的脸额……

    想叫龙起津住手,望向桥内,却看到东方已经归位了。可是东方似乎脸色不佳,也没有盖着头巾……

    她的眼睛有些通红,却是亮得迫人。一张脸孔也是美丽得晃花了人的眼睛。

    “七殿下这是干什么呢?”

    东方对上龙起津的眼睛,冷笑。

    龙起津一时愣住了……

    这女人……居然……在!

    而且他忽然间有一种恍惚,以及痛彻心扉的感觉……这女人本该是他的,她应该为他龙起津穿上嫁衣。

    可是这一身大红之中又有些明皇的嫁衣,却是属于景王妃的嫁衣。

    “七皇叔……这是做什么呢?”

    龙景狂的声音顿时响起。

    是的,他已经赶回来了。

    在接收到龙起沐怀疑花桥里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往这边赶了。

    可不能让人发现东方根本不在桥里!

    回来,却看见龙起津的异动……

    可不能让人发现东方根本不在桥里!

    回来,却看见龙起津的异动……

    而东方……这个女人身手倒是快,却是已经回来了。

    不过她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眼睛也是哭过的样子……

    龙景狂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然地推开了龙起津,自己亲自给东方披上红头巾,然后牵着她的手……下了花桥。

    ……

    龙景狂牵着东方的手,这一对新人踏上长长的红毡,走向那庄严又喜气洋洋的太和殿。

    主位上,已经坐了龙弘及欧阳静。以及秦太子与龙安乐已经等在那里了。

    吉时到……

    在礼官的主持下,二对新人行着大婚之礼。

    一拜天地……

    二拜天堂……

    夫妻对拜……

    短短的三拜,却已经让他们在众人的见证之下结为了夫妻。

    龙起津的心剧痛,一寸寸碎裂开来……

    龙起沐也感觉有些不适。

    而欧阳秀,眉眼带笑,【儿,可一定要幸福。】

    ……

    龙起津瞪了欧阳秀一眼,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得到的?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而那个女人明明对他有情,他却什么都不做吗?若是自己的话,决不可能如此。

    “欧阳秀,是懦夫。”

    龙起津因为忌恨,便对欧阳秀发泄。

    “是,我承认我不够强大。可七殿下呢,曾得了到她,可珍惜了吗?”

    欧阳秀说的是前世之事,前世东方本是七王妃,如果龙起津好好的待她,那么根本就没有逆天重生,没有这一切……没有东方对龙起津的各种恨,以及放不下。

    如今还要为了皇命,如此委屈自己。

    所以让东方不快乐的,是龙起津……

    “本殿对她一心一意,是她玩弄了本殿的感情。”

    龙起津对东方,是有恨的。

    可是,似乎也有放不下,否则就不会如此的愤怒。

    他甚至想,不惜一切都要将她抢回来。

    等着吧,龙景狂……这天下,这女人,谁笑到最后,才是最终的拥有者。

    “没有无缘无故的玩弄,儿不是喜欢玩弄别人感情的女人。如果她这么对,那是对恨得痛彻心扉了吧。”

    欧阳秀也替东方痛。

    她那么大度的女子,得有多痛,才会如此的玩弄龙起津,如此的放不下。

    欧阳秀知道,若不能报了那个仇,东方这一生便都会有一个心结,都不会快乐,都不会放下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所以,他会帮她。

    帮她报仇的。

    “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龙起津顿时瞪向欧阳秀。

    “……”

    欧阳秀却沉默。

    前世之事,自己没有记忆,龙起津同样没有记忆,这么看来龙起津似乎是有些冤枉,可是以龙起津的性子,再来一次的话,儿若是他的七王妃,还是会受伤,还是会如前世一样,这么来说龙起津又一点都不冤枉了。

    而且,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对于东方来说,却是刻骨的恨意,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情……

    而且,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对于东方来说,却是刻骨的恨意,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情……

    ……

    随之,龙安乐拜别了龙弘及欧阳静。

    龙弘站起来对秦太子道,“朕把安乐公主远嫁秦国,是希望两国从此永世修好。秦太子可要好好的对待朕的安乐公主呀。”

    “是,父皇。”

    秦太子已经改口称龙弘为父皇了,不过这其中有多少真心,就很难说了。

    行完大婚之礼后,秦太子便带着龙安乐返回秦国。

    他的车马已经等在凰国王宫门口了,如今便是领着龙安乐的手,踏着红地毡,一步一步的履行这个和亲大典。

    ……

    而龙景狂,也带着东方返回了景王府。

    景王府里准备了一场喜宴。

    凡是收到请帖的人都会参加这场喜宴。

    各皇子及各大臣都出席了。其中,也包括龙起津……欧阳秀,龙起沐。

    龙起津坐在那儿喝闷酒,八皇子龙起晟似乎看出了什么,拍拍龙起津的肩膀,“七皇兄呀别不开心了……以皇兄的条件,多的是贵女想嫁给呢。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龙起晟至今想着怎么打败东方的事儿。

    “八弟,别说了,我们喝酒吧。”

    龙起津一整晚都很克制,其实他的心已经各种爆发。

    可是他不能在众臣面前丢这个人,他龙起津丢不起这个脸。

    ……

    倒是龙起沐,调整了自己的心情之后就去找龙景狂敬酒。

    龙景狂拜堂之后似是很高兴,一扫之前的阴郁,与众大臣也喝了不少酒。

    如今龙起沐来敬他,更是照单全收。

    之后龙起昊也来敬龙景狂,接着便是龙起晟……龙起霖,最后是欧阳秀。

    与龙起沐,龙起昊,龙起晟,龙起霖对龙景狂的祝福不同,欧阳秀只是轻轻的与龙景狂碰了一下杯,然后就想离席了。

    “欧阳世子。”

    龙景狂却叫住了他,喝得有几分醉,“欧阳世子还没有恭喜我大婚……”

    “……”

    欧阳秀只看见龙景狂,不说话。

    哼,娶了他心爱的女人,还想他恭喜他,门都没有。

    “怎么,欧阳世子似乎对我有些不满呀?”

    龙景狂半眯着眼,瞪向欧阳秀。

    “咳咳……”

    欧阳秀轻咳了几下,抚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秀身体不适,要先走了。我,还要回去喝药呢,是千年蟒蛇哦……儿替我猎杀的,千辛万苦猎杀的,凉了可不好。”

    “……”

    千年蟒蛇!

    龙景狂握着酒杯的手一手力,杯子差点儿就握碎了!

    原来东方大婚前失踪的那些时日,是为了去猎杀千年蟒蛇给欧阳秀治病吗?

    千年蟒蛇只有最危险的万兽山林才有……

    那个地方异常危险,一般人根本不敢涉及。

    那个女人是抱着有可能回不来的决心,去给欧阳秀猎杀千年蟒蛇的……

    龙景狂的心,顿时剧痛。

    他顿时觉得……

    自己输了。什么都输了。他娶了她的人又如何呢,可是她的心……

    ……

    欧阳秀走了,唇边扬着胜利的微笑。可是他心中的苦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欧阳秀走了,唇边扬着胜利的微笑。可是他心中的苦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

    而欧阳秀走后,龙景狂也不再应酬宾客,将这个事交给龙起沐,让他帮忙应酬,龙景狂就走向了洞房。

    本来大伙儿要闹洞房的,可是看到龙景狂那脸色,谁还敢提闹洞房的事。

    ……

    新房安排在景王府一个全新的院落,这个院落以后也将会是东方生活的地方。

    本来龙景狂是想将新房安排在朝凰轩,那是他一直居住的地方。

    可是考虑到那里以前总是熬药,总是有一股奇怪的药味,怕她住不惯,就在一个依湖的地方以很短的时间重新装饰了一个新的院落,还命名了一个很美的名字

    【情深园】

    不过后来,龙景狂又觉得这个名字太矫情,弄得他怪不好意思的,于是,又改为,清心园。

    ……

    龙景狂进入清心园,由于他喝得有些醉,所以程峥一路都扶着他。

    程峥一路上还对龙景狂哆嗦着什么,无非就是以长辈的身份教导龙景狂作为一个男人,新婚之夜需要注意些什么事情……

    今夜,可是龙景狂真正意义的第一夜,也是成人礼,更是新婚,意义非凡。

    程峥作为一个长辈,向来很关心龙景狂,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更希望龙景狂以今夜夺得新娘子的心。

    如此龙景狂与东方以后便是夫妻和睦,早生贵子。

    这样便是大家的盼望了吧。

    ……

    “成了成了……程管家,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其实为了今夜龙景狂也是准备了好久。关于成人什么的,男女的房事,这些东西作为宫中子弟应该在十六七岁时习的,也有专门的教导这方面的宫女,俗称通房丫头。

    可是龙景狂由于身体原因,欧阳静也不想他为此还纵欲,就一直没有强行实施这事儿。

    程峥也只是安排了一个逐月,可惜龙景狂对逐月根本没有想法……

    之后龙景狂又遇到了东方。想必对男女这事儿龙景狂自是手生得很吧。

    不过程峥也没太担忧,本来对于这种事儿人类就有无师自通的本能。

    ……

    龙景狂推开门,进了新房里。

    新房外立着的人很快的也被程峥支走了。包括房里一直守着东方,防止她又突然间失踪的两个嬷嬷,也都退下了。

    新房里一张大床……非常华丽,红色的纱帐染着新婚的喜庆与热情。

    而东方,一身红衣的坐在大床的边沿。头顶着凤冠霞披,她一直觉得不舒服,好重,几次想拿下来,可是刚才守着她的嬷嬷都把她制止了。

    如今,感觉到新郎龙景狂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虽然新婚什么的前世就已经经历过了,可是换了个人,自己的这具身体又是未经人事的。

    忽然间,东方想到了新婚夜必经的撕裂般的痛……不,她与龙景狂又不是真的成亲,所以不用经历这些东西吧。

    伸手,东方想把自己的红头巾扯下来。但龙景狂却出声制止了她。

    伸手,东方想把自己的红头巾扯下来。但龙景狂却出声制止了她。

    “不要动,女人。”

    “……”

    她停住了。

    便觉得龙景狂拿一把称,掀开了她的红头巾。

    这一幕,好熟悉呀……一时间,东方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前世。

    “是本王的女人了。”

    龙景狂轻笑,看到她的脸……很漂亮,那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

    这个女人,从此以后所有的岁月,便都是与他一起度过,她是他的,真的很满意。

    不过如果她的脸上,可以多一些笑容,就更好了。

    龙景狂放下称,自然的坐在床边,坐在她的身边,然后将手搭在她的腰间,用力抱着……

    看向了桌上那一桌丰盛的菜肴,还有美酒。

    是的,他们应该喝合卺酒。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我们喝合酒吧。”

    龙景狂道。

    东方转头,看了他一眼,态度坚决,“不喝。”

    喝了岂不是就代表真的成亲,不喝。

    “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娘子,我们必须喝合酒。”

    龙景狂不容置疑的口吻。

    “谁是的娘子?”

    东方用力甩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可是这个男人一双铁手怎么甩得开?

    好吧,她是有七阶灵术没错,但一整天使用了多次极速移动,早就耗得差不多了。

    而龙景狂,他的武功与内力也不是普通的。而且显然,这个男人的功力,与上次她试探他那时相比,似乎又进步了不少。

    “女人,今天把我的心折腾得一上一下的不得安宁,我还没有跟计较呢。所以,乖乖的别惹我。我刚才可是喝了不少酒,通常来说喝了酒的人都不太理智。况且,我除了是凰国的皇长孙,身份尊贵之外,我还是一个男人。我也是有脾气与尊严的。东方。”

    说到最后,龙景狂顿时就怒气上涌,双眼喷火的看向她。

    这女人,如果今天晚上她顺着他,那就什么都好说。

    所有的事情就都掀过去了。

    如果她非得逆着他,那他也叫她知道,什么是大丈夫!

    ……

    “呵呵,要如何?”

    东方瞪了他一眼。

    但当下,她也知道顺着这个男人比较好,不能惹怒了他。

    的确,喝了酒的人不太理智,稍稍激怒,便会做出一些超越平常的举动。

    “喝酒。”

    龙景狂走到那桌子上,倒了两杯酒,其中一杯交到东方手上,“来,儿……我们来喝属于我们的合酒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