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8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东方看着他,好一会儿。她不是故意要惹怒他的,只是对于这桩婚事,他们的看法有本质上的不同。

    于是,她也懒得跟他沟通了,因为根本就沟通不来。

    只是将酒,轻轻的放在旁边。

    对龙景狂道,“我累了。我想睡觉了。”

    “要直接洞房?”

    那也不错呀!

    龙景狂双眼放光!

    “误会了。不过我知道是故意的!其实懂我的意思!”

    东方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有些头痛!

    龙景狂是懂……

    可是,他宁愿不懂!

    忽然的就将酒喝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捧着东方的脑袋,就吻了下去!

    龙景狂将酒灌入东方的嘴中……

    她不想喝是吧,那他就只好使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喝!

    “嗯……嗯……”

    龙景狂……

    东方的双手挥舞着,想要推开他,可是她失败了。

    那酒进入口腔之后,被他迫着咽了下去,之后进入肠胃,身体从下腹中升起一团火热,接着便是四肢软弱无力……

    不对劲!

    这酒……

    东方猛喘气,猛然间睁大了眼睛……

    “呵呵……东方,以为还可以抗拒得了本王?是我的王妃。今天晚上,就由我鱼肉吧,哈哈。”

    他是有些放纵了,可是,都是被这个女人迫的这样的。

    他看着她嫣红的小脸,娇艳的双唇……

    他的脸也一点点的红了起来,身体也有些开始发热了。

    “龙景狂……这酒,有问题。”

    东方不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还感觉到龙景狂的脸色……开始变得通红。

    他其实没有喝到多少,因为酒都灌入了她的腹中了。可是他到底还是有沾到一些的。

    “酒?”

    龙景狂也不是个盲目得失去理智的人,看看东方的脸色确实是嫣红得有些过了头。再揣起旁边那一杯酒,闻了闻……

    “没有异味。”

    “艳阳红是无色无味的,却是……很烈很烈的……媚药。”

    该死,是谁要用这种媚药来算计她?

    “艳阳红?”

    龙景狂也是有些恼怒。

    今天晚上是他的洞房夜。

    他是很想得到这个本来就属于他的女人没错。却不是用这样的方式。

    那么,是谁在酒里来了药。

    顿时,就唤来了程峥……

    ……

    龙景狂的一声巨吼,把外面的程峥惊了一惊。

    接着以极快的速度进了来。

    “那酒。”

    龙景狂指着桌上那个酒壶,“是干的好事还是皇奶奶?或是,被人动了手脚?”

    “有什么问题吗,主子?”

    同时程峥看了一眼龙景狂的脸,那脸上一大片醉红,龙景狂的呼吸也是有些……浓重。这样看来,是动了情欲吧。

    主人不是这么容易失控的男人,即使今天晚上是洞房花烛夜……可是,还没有开始不是吗?

    “酒里……刚才儿说被下了艳阳红,这是什么东西?儿说,是媚药……看样子是不知情的,速去查!”

    而皇奶奶就算从程峥这里知道了一些事情觉和是他与东方之间,感情可能不顺,想促成他与东方,也不会下这么浓烈的媚药吧,只需要下一些动情香即可。

    所以,他也不相信那是欧阳静的作为。

    ……

    “是……”

    程峥领了命,速去查探了。

    龙景狂重新走回婚床旁边,掀开帐帘,看见东方躺在那床上,凤冠已经摘下,还有外衫已经解开了……

    她似乎很热,额上都渗出了汗。

    相比之下他的情况还算好一点。

    “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怀疑是我下药?”

    龙景狂看着东方那迷乱了的眸。

    “大概没有艳阳红这种烈性的媚药吧,那种药不容易得到。”

    “似乎了解艳阳红?”

    他听都没有听过的药,为何她会了解呢?

    “艳阳红其实只是与酒融合,才会产生媚药的效果,若是与其他药物融合,它却是上好的疗伤圣品。我想用它的人,对它是极了解的。而它……是百大名药之一,与迷失花,忘忧草,人参果,长在同一个地方。”

    “所以……是意思是……下药的人是纳兰家族的?是……君城?”

    龙景狂顿时想到。

    “可是君城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在他们的合酒里下了这些药,是想促成他与东方吗?

    不,恐怕不只是这样……

    “龙景狂,大概不了解。那可是非常非常烈性的媚药……女子饮了,会接受三天三夜的欲望之火的折磨,可是不会死。但男子饮了……却会……********。”

    这才是君城的目的吧。

    所幸龙景狂喝得不多。

    “所以……会?”

    “我怎么样无所谓,我能撑过。只是,千万不要碰女色,因为也喝了一些。只要碰了女色,那药的效果就会发酵好几倍,到时候依然免不了那个下场。”

    而龙景狂在新房内******了,也没有她东方好果子吃。

    君城这计谋,可真是一箭两雕呀。

    “东方,胡说的吧?”

    是不是她根本不想他碰她,所以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信不信由。唉,给我准备些冷水吧,好难受。”

    东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同时想用灵术给予压制。

    可是,她的灵术本来就消耗就差不多,要恢复需要时间。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龙景狂想想,还是出去给她弄冷水了。虽然他还有些怀疑这个女人的话,可是,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

    新房内,不多会就摆了一个大木桶。

    由于程峥撤走了所有服侍的人,所以冷水什么的是龙景狂一人亲自弄来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又不好叫丫环们来弄。

    想把东方抱得涌桶里,她却一声冷喝,“不要碰我……”

    那声音似是相当的压抑。

    “……如何了?”

    其实龙景狂自己也不好受,不过因为他并没有将酒吞进肚子里,只是口腔沾了一些,所以药效并不明显。

    如今看见她白衣的内衫都被汗湿了,沾在那曲线玲珑的躯体上,他觉得自己腹间的欲望又强烈了一些。

    “没事…………出去吧。有事我会叫。”

    “哦……那,好吧。”

    看她这样,今夜就先不要折磨她了吧。

    还有君城那家伙,居然敢在他的新婚之夜加以算计,这笔帐一定会好好的跟他算的。

    也亏得是东方知道那艳阳红的作用,若是把艳阳红当作一般的媚药,以为只要行了男女那事儿,就会消退了。那可就闯大祸了。

    ……

    龙景狂退出了新房之外,自己也找了处清凉的湖水,就泡了下去。

    程峥去查了一阵,返回禀报的时候,便看见龙景狂泡在那湖水之中,双眼轻闭。

    “主子。”

    “如何?”

    龙景狂没有睁眼,那声音也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气息。情欲消退了不少。

    “是……艳阳红……老奴查过,这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苍凰大陆了。刚才还特地进宫了一趟,把这事儿禀报皇后娘娘,顺便还想求证一下是不是皇后娘娘……可是,娘娘知道是艳阳红之后非常担心,赶紧让老奴回来阻止……阻止们洞房。主子可喝了那酒?”

    “只沾到一些。”

    原来那个女人真的没有骗他。

    “幸好。主子没有沾到便好。”

    程峥松了一口气。

    “可是儿喝了。”

    龙景狂深深的担忧,“听说会折磨三天三夜呢。”

    哎,这刚才都怪他。

    如果派人检查一下那酒……可是谁又会想到无色无味的媚药,居然下在他的新婚之夜。

    若是毒酒什么的,倒是容易察觉了。既是媚药,那便连银针检查,也是检查不出来的吧。

    这便是君城的奸诈之所在。

    而且****……

    这,说出去也太丢脸了,也不好明查,估计他若是真的死了,这事儿糊弄一下也就过去了。

    君城,用心之狠毒!

    “皇奶奶有没有说,有何解药?”

    “此药无解!若是男子服食了便只有……只有******而死。女子的忍耐力比男子强,所以若是能抗三天三夜就过去了!”

    程峥道。

    “若是不能呢?”

    龙景狂的声音沉了沉。

    “若是不能,便会被折磨死……”

    “寻常的解媚药的方法,不可吗?”

    “除非服食了艳阳红,否则没有任何一个男子的持久力可以达到三夜三夜的……主子。听说前朝有个贵女就被人算计,下了这种药,需要与百余男子交合才解了那药。”

    百余男子……

    龙景狂双眼睁开,里面一片锋利!君城此计可真是绝!

    百余男子,便是真的解了艳阳红,作为女子都无法做人了吧!

    ……

    艳阳红的药效果然是折磨人,前世东方是见过这药的,所以才会识得。

    艳阳红与一般媚药的区别是,服下了马上起作用,根本都没有多少缓冲的时间。

    而普通的媚药,是需要一盏茶的时间才会起作用的。

    东方泡在那冷水里,由于她的身体不断的释放热量,所以那冷水都变成热水了。

    她难耐的轻吟了一下,龙景狂听到她的声音了便推门进来。

    站在她的浴桶前,“儿?”

    伸手抚一下她的前额探探温度,可是居然被东方抓住他的手了。

    同时她睁开那一对如水般的眼睛。

    此时,东方的神智是清醒中又有点儿迷糊的,她只觉得龙景狂的那只手好清凉,给她带来了舒服。

    于是她的脸便蹭着他的手……

    若是平时,龙景狂巴不得她这个样子。可是她也只有迷乱的时候会这样。

    深知不能这样下去,于是龙景狂便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探了探水温,烫得惊人。

    “等着,我给换水……”

    ……

    那一夜,都是龙景狂照顾着东方的,给她换水就换了八次。

    可是东方的体温依然没有降,只是这么一夜折磨下来,她有些累了,眼睛也闭上了,半入睡半昏沉状态。

    即使在睡中,那体温也是高得惊人的。而且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可想而知此时此刻对她来说有多么折磨人。

    龙景狂深深的后悔,他不该灌她那口酒,如果依了她的坚持,不喝,便不会如此。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那时候被她折腾得一颗心上上下下不安,唯有做些什么东西来证明这个女人是他的。

    ……

    天大亮。

    柳儿前来服侍东方,才知道了艳阳红的事儿。而且龙景狂已经照顾东方一夜了,那脸上也是深深的疲劳。

    “景王,先回去休息吧,小姐我来照顾。”

    柳儿道。

    “叫王妃。”

    “是……王妃我来照顾。”

    忽然间自己的小姐就变成了王妃,柳儿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还有,这里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

    中了艳阳红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

    “是,柳儿知道的。”

    跟在东方身边那么久,柳儿便是个嘴巴极严密的丫头。

    “一会她醒了,继续给她泡冷水。”

    龙景狂又细细交代了柳儿几件事情,才不安的离开了清心园。

    可他并不是回自己的凰朝轩休息,而是……出了景王府。

    ……

    龙景狂是神伤的,只是过了一夜,东方就已经是那么难熬,还有三天二夜。真不知道她要怎么熬过去。

    人有七情六欲,好正常。

    而要被情欲折磨三天三夜,那是种怎么样的折磨,想想就够吓人了。

    他得想办法救她,减轻她的痛苦。

    于是,他得去见一个人。君城。

    ……

    新婚第二日,龙景狂本应是携带东方进宫给帝后请安的。

    可是发生了艳阳红这样的事儿,欧阳静是知道的,龙景狂无法携带东方进宫给她请安,再正常不过。

    不过龙起津却疑惑了,这龙景狂不进宫,却跑来他的七王府,还一脸怒气。这是为何?

    “七皇叔。请问府上的君城先生,在不在?”

    “他……在呀。不知道景王要见他,可是有何事呢?”

    自知道龙景狂会与东方成亲之后,龙起津就从来对龙景狂没有好脸色。

    今天,依然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