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5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只是龙景狂作为皇长孙,龙起津即使再气也不好与皇长孙起正面冲突。

    “重要的事。麻烦七皇叔请出君城先生,景要与他谈谈事情。”

    “景王。不是七皇叔说,新婚,就算有什么事务要与君城先生交涉,可是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景王。不是七皇叔说,新婚,就算有什么事务要与君城先生交涉,可是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况且君先生只是我府上的一名食客,他也不管事。君城先生昨夜也喝了些酒,想必如今还没有起床。景王要做的不应该是携带的王妃进宫,给母后请安吗?”

    昨夜是洞房花烛,龙景狂作为新郎应该很喜悦才是。

    怎么今天早上,却是一脸怒气。难道昨夜的洞房,不如人意吗?

    想到这,龙起津有些暗爽……

    恐怕是东方那女人根本不让龙景狂碰吧。

    ……

    “七皇叔,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

    龙景狂眯起一双危险的眼睛,看着龙起津。

    “景王这是何意?”

    “不知道府上的君城,是什么来历什么背景吗?”

    龙景狂之前也没想着这么快就戳穿了君城的身份,因为以他所知,东方与那个君城似乎存在一些隐形的交易,不会戳穿他。但如今东方变成这样,他顾不得那些了。

    “我真不知,难道景王知道?”

    龙起津心里作好了准备,他也知道一旦君城的身份被人揭穿,会为他的七王府带来麻烦,可是他早就做好了应对之策。

    而且,他确实是不知道君城的身份,虽然有所猜测,但不知就是不知,相信龙弘应该不会定他的罪。

    “七皇叔,还真是……,景要见君城,便让君城出来见上一见吧。若七皇叔还拦着,不要怪景硬闯明月轩了。”

    君城是住在明月轩的,龙景狂知道。

    “来人。去叫君先生。”

    龙起津命齐平去请了君城。

    ……

    而明月轩的君城,其实早就起来了,甚至他还等着龙景狂找上门来。

    知道龙景狂来了,也不磨蹭,拿着他的折扇跟随齐平,一路来到了七王府的前厅。

    龙起津和龙景狂都在。

    龙起津上了茶点招待龙景狂,可是龙景狂根本懒得碰那些茶点。

    如今他与七王府,其实已经是决裂了,只是缺了一个明面上的契机。

    如今这个契机便是君城这个人了吧。

    “景王,欢迎大驾光临。听说找我?”

    君城一袭白衣,配上那一张细长而妖娆的眼睛,出现在龙景狂面前。

    “是吗?”

    龙景狂没有丝毫隐晦,便是直接对君城问了出来。

    “景王此话何意?”

    “别装傻,那艳阳红,是放在我和儿的合酒里的吧?”

    “艳阳红?”

    君城一笑,看来是不打算承认,“景王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君城的作为呢?”

    “我没有证据,若是有证据,便会揭穿了的身份。不过君城,尽管本王没有证据,可是在做了那些之后,本王不以为还能在凰国待得舒服。若是识事务,交出艳阳红的解药,说不定本王还可以饶一死。”

    “哈哈。”

    君城纵声一笑,“莫说我根本没有做过景王所指控的那些,而且景王应该知道那艳阳红是没有解药的吧。君城看景王的脸色,应该是没有中了艳阳红呀,难道是?”

    君城纵声一笑,“莫说我根本没有做过景王所指控的那些,而且景王应该知道那艳阳红是没有解药的吧。君城看景王的脸色,应该是没有中了艳阳红呀,难道是?”

    东方中了?

    实在有些可惜。

    “君城,纵然否认。可我都心知肚明有本事在合酒里下药,而且还是艳阳红的,除了纳兰家族,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此举是等于向我景王府宣战了。那便好,我龙景狂也不是不懂反击的人。便等着。”

    龙景狂看君城此刻的态度,就知道谈不出来什么了。

    而君城这个人,如今已经是他的死敌。再加上之前纳兰家族对他下毒一事,在龙景狂心中纳兰家族,更是不得不除的存在。

    ……

    龙景狂负气离开后,一直默不作声的龙起津终于对君城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君城真的在龙景狂与东方的合酒里下了艳阳红吗?

    那么狠毒的药!

    “七殿下,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想应该比我更懂这个道理,有更深的体会才是。不会否认,如今的龙景狂已经对产生威胁了吧?此时不除,更待何事?”

    君城的眼睛里一片萧杀与冷冽。

    按说龙起津也是个可以下得了狠手的人,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用艳阳红来对付东方及龙景狂,并不是他没有那东西。

    他一直对上古遗术那些神秘的东西心生向往,对于那些只生长在无境之地的神秘草药更是多有收集。

    所以他是有艳阳红这味药的,甚至也用它来对付过敌人……

    可是,他没有对龙景狂与东方这么做。

    他也不允许。

    “为什么君先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与本殿商量一下?”

    龙起津那是问罪的口吻。

    “我知道,不会同意的。”

    君城盯着龙起津的眼睛,“七殿下虽然有手段,可是,对东方是狠不下心的。还有,君城自己一个人出手,是不想连累殿下。放心,如果景王将君城的身份公布,那么君城定不会连累七王府的。君城稍后,就会离开王府。”

    在七王府已是待不下去了。

    从此,看来他只有隐身于黑暗。

    凰国,龙景狂,已是不欢迎他,甚至以后会用各种手段对付他的。

    此时不走,以后,就不好脱身了。

    “君城。要走,本殿也不方便留了。”

    刚才龙景狂这么一说,便是龙起津想忽视君城的身份都不可能了。

    “只是君城,既是纳兰家族的,为什么却要尽心尽力帮助本殿?”

    以君城对七王府的忠心,只要他还有正常的判断就知道,那不是作假的。

    “七殿下,敢问,心中的纳兰家族到底是什么形象呢,难道真以为,纳兰家族祸乱前朝是天下第一恶势力家族吗?”

    “自然不是。们辅助前朝五百年,可是功高盖主。但是……凰国对纳兰家族的态度,与其他各国也是一样的,便是对们赶尽杀绝,甚至连们自豪的上古遗术,也是禁止的。既是如此们为什么偏偏选了本殿?”

    “自然不是。们辅助前朝五百年,可是功高盖主。但是……凰国对纳兰家族的态度,与其他各国也是一样的,便是对们赶尽杀绝,甚至连们自豪的上古遗术,也是禁止的。既是如此们为什么偏偏选了本殿?”

    “难道七殿下怀疑,我们是想借助来重新崛起吗?”

    君城摊开折扇,晃了晃。

    “难道不是吗?”

    如若不是,君城为什么帮他?

    “殿下。我们没有想重新崛起……又或许这么说吧,我们纳兰家族,一直就没有没落过。纳兰,只不过是一个姓氏而己。

    “如今在天下七国,其实都有我们的势力。在其他六国后宫,我们早年送入宫中的女子,如今都是可以直接影响了各国朝局的那种人物。若是我们纳兰家族要称霸,称帝什么的,早就做了。

    “我们明白,就算再强大的霸权都有被推翻的时候,所以我们做的只是守护,取天下之大义,守护这块大陆,让这片大陆上的百姓可以安居乐业,这便是我们纳兰家族的宗旨。

    “而,七殿下,是最关健的。凰国会不会乱,能不能安定,就看了。而凰国乱的话天下六国,就都会****不安。所以,七殿下答应君城,一定要取得帝位,一定不可以让别人坐上帝位。因为那会天下大乱的。”

    君城看似是一片铁血丹心。

    龙起津不知道君城所说,是不是真的。

    他纳兰家族是不是真的在各国皇宫,都有绝对的势力。

    可有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他龙起津不可能放弃了凰国的帝位。

    就这一点来说,也是需要君城的帮忙。

    “君兄不能继续留在我七王府了,本殿也深感抱歉。不过本殿会为君兄安排一个住处。君兄仍然是本殿的好幕僚。”

    此话等同于龙起津要与君城结盟,即使他是纳兰家族的人。可是为了帝位,有时候可以与魔鬼为伍,这便是龙起津。

    “七殿下不必费心。便是无论如何,君城都会助七殿下坐上那个位置。等七殿下坐上帝位后君城就会隐退,回到无境之地。君城也不怕七殿下卸磨杀驴什么的,坦白说,无境之地世人是找不到的。所以君城,很安心。”

    离开七王府后,他会在凰城落脚。

    他纳兰家族在凰城的据点很多。上次被龙起昊破坏了一些,但那只是一部分。其他的据点都还没有起用呢。

    “君兄,那艳阳红,真没有解药?”

    “想如何?若是有解药,七殿下要给那女人送过去吗?七殿下其实只是猜测到了君城对他们下药的一半用意……”

    又晃晃那折扇,在龙起津追问的眼光下,君城才道,“首先要对付龙景狂,让他死了,是必须的。可是这个没有成功,其次是对付东方。

    “七殿下知道吗,那东方习了我们纳兰家族的上古遗术,灵术已经到达七阶,邪术不知道那个阶段。

    “可是,她是一个天资聪慧的人,她这么习下去很危险,对君城来说是一个强大的敌人。那么怎么阻止她习下去呢?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可是,她是一个天资聪慧的人,她这么习下去很危险,对君城来说是一个强大的敌人。那么怎么阻止她习下去呢?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破身?”

    “是,上古灵术需要守戒,才能有所成,特别是色戒!女子若不是处子之身,根本就习不到七阶这样的高度,还有,她失身后,每与男子同房一次,灵术就会有所下降……直到,她根本不能成为君城的威胁!”

    “她成亲后自然就会这样,为什么还要下艳阳红呢……”

    通常来说女子成亲后,不得与男子同房吗?

    “七殿下大概也知道,那女人是不愿意与龙景狂成亲的。君城是怕她,不会那样……所以才下了艳阳红。

    “这艳阳红的作用,除了会在情欲,,上折磨她三天三夜,也会极度开发她的身体,让她对男女之事非常渴求,所以就算她撑过这三天,将来也会对男人……极度渴求,她根本就拒绝不了龙景狂。殿下明白了吗?”

    “……”

    龙起津紧握拳。

    他自然明白君城这么做的用意。

    可……东方,一想到她与龙景狂可能发生的种种,龙起津就不痛快。

    “君城知道殿下舍不得这个女人。”

    君城睨了一下龙起津那难看的脸色,以及隐忍的怒气,便道,“可,这是唯一可以令东方无法修练更高阶的灵术的办法!”

    他也是想来想去,才想到这招的!

    自然知道这招式有些卑鄙和下流,可是,为了天下大局,就算用再难以启齿的办法,都是可以的吧!

    牺牲他一个人的光明磊落,可以令天下太平的话,还是值得的!

    况且,纳兰家族向来就是如此的,不惧任何牺牲与形象的损毁!

    ……

    “若是七殿下要那个女人,对她仍然不死心的话。那么七殿下,就去夺得那个位置吧,只要一登九五,莫说是那个女人,想要更多,也没有人可以阻止!”

    如今的东方对于龙起津来说,便是这个动力了吧。

    她是景王妃,站在龙起津的位置来说,是永远不可能得到她,除非龙景狂死了,除非龙起津是凰国帝君。

    “多谢的点拔了,君兄!慢走不送!”

    龙起津是用尽了所有的控制力,才没有直面与君城发火的。不过他的态度,也是表明了很多。

    是,他恨东方,却见不得别人这么的折磨东方。

    那女人是他的,就算要折磨,也只能是他龙起津折磨她。轮不到君城。

    君城,这笔帐本殿就先记在心里。日后再向讨教。

    ……

    景王府。

    龙景狂又回来了,他想给东方准备一张冰床。

    管家程峥却说,“主子,冰床那是极之寒凉之物,对女人损伤极重,就算王妃过得了这关,可是以后大概她生不了小孩了。”

    “本王顾不得这么快了。”

    龙景狂平时不是个这么容易暴躁的人,但是此刻他却管不了了。

    “我不能让她这么难受,或许她连这几天都过不了。”

    “我不能让她这么难受,或许她连这几天都过不了。”

    龙景狂只要一想到东方会被艳阳红活活折磨死,他就死红了双眼。

    曾经他认为,景王府会是可以保护她的臂膀,可是那艳阳红,居然是他亲口喂给他的!

    是君城,是纳兰家族让他感觉到这个挫败!

    “程管家,那君城必会离开七王府!不管他会落脚在那里,必须要对纳兰家族的人……赶尽杀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