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570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景王,不将纳兰家族的事禀报陛下吗,若是由陛下出面……”

    “那会演变成景王府与七王府的政争,毕竟君城还是在他的府中走出来的,怎么着七王府也会惹上关系,到时候七王府惹麻烦,火力就会集中对付景王府。不能这样。”

    龙景狂绝对不是个冲动没有脑子的,他也懂得步步算计,只是以前很少有机会与动力去施展这方面的才能。

    但如今,他不得不算计,不得不去争。

    “主子。程峥知道了。从今天开始,景王府会加派力量,对各方势力进行监视的,尤其是纳兰家族。只不过,若是盯上了他们,这个要怎么处理呢?”

    “便禀报六皇叔吧。上次七王府金库失窃的事情不是都裁到纳兰家族上头了?就继续让他们承担吧。六皇叔会对付他们。”

    “是。”

    程峥听龙景狂处理事情也是有条有理的,十分欣慰。景王终于也拥有了与龙起昊,甚至龙起津对抗的力量了。

    ……

    在龙景狂的安排下,冰床很快就在新房内按上了。

    此时,东方躺在冰床上,终于感觉舒服一些了。

    “小姐,好点了吗?”

    柳儿在旁边照顾东方。

    “嗯,好多了。”

    “可是这冰床十分寒凉,刚才程管家还交代的,尽量不能多躺。若是伤了身子,尤其是作为女子,要调理好身子实在太难了。若是将来不能生育的话……”

    “无所谓了。”

    东方闭眼,忽然想到前世,自己那个可怜的无缘于世上的孩子。

    “无所谓了。或许,没有孩子,不让他出生留在这个世上受苦,也很好。”

    总好过怀上了,却保护不了他!

    那样,才是真正残酷的!

    柳儿不知道东方究竟经历过什么,为什么如今生活的态度,竟然是与以往不一样呢!一切的改变便是从百花盛会前,那一天小姐忽然醒来说要去映居看映夫人开始的吧!

    “柳儿,先去吃点东西吧,照顾了我一个早上,也累了吧。”

    东方关怀地道。

    “柳儿不累。但是小姐,饿吗?柳儿去给弄点吃的。”

    “也成。”

    ……

    柳儿从屋里出了来,等在外面的龙景狂立马走了上去。

    “如何?”

    他是问东方的情况。

    “小姐好了很多。那床很寒,小姐如今的身体已经不发热了。可是那后遗症……”柳儿是传统的思想,她始终觉得东方将来如果不能生孩子的话,那么对于一生来说……

    “她活着就好。”

    龙景狂如今已经别无选择。

    “她活着就好。”

    龙景狂如今已经别无选择。

    “小姐大概饿了,柳儿去给她准备吃的,景王要不要进去瞧下小姐?”

    “我……”

    龙景狂忽然有些踌躇。他如今,居然是不能面对东方。

    “其实小姐没有怪。”

    东方为什么会中了艳阳红,柳儿从东方那里也知道了一些。合酒,景王因为生气强行喂了她酒。

    “怎么知道?”

    龙景狂顿时双眼放亮,他还以为东方会惨遭他的。

    毕竟是他,让她承受这些。

    “小姐说那君城心机歹毒,便不是洞房夜中了药,也有可能在别的场合那样。小姐说君城要对付,更要对付她,所以她很明白。早晚会遭到君城的算计的……”

    “毕竟还是我大意了。”龙景狂无法那么轻易原谅自己。

    “以后多加小心就成了,景王。奴婢不希望看到景王与小姐,如此的相处。”

    或许自己作为一个下人,不是该说这些,不过有些话,柳儿还是不吐不快。

    “景王知道吗,以前十五年,我们小姐在府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什么左相府嫡出六小姐,有时候我们小姐的待遇连个庶女都不是。只是,她对我们这些下人非常好。非常好。

    “所以我们是真心希望小姐的下半生可以幸福的。如今小姐既然嫁给景王了,那么可以给小姐幸福的人,唯有景王了呀。或许小姐的心如今是不在景王身上,可是,来日方长。柳儿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小姐绝对不是铁石心肠的女人。只要对她好,她一定是会可以感受到的。而且,她会加以回报。”

    “嗯,我知道了。”

    龙景狂也一副很受教的神情。或许他对东方是太在乎了,急于求成。

    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想通了。确实他与东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磨合,她已经是他的景王妃了,急什么呢。

    ……

    龙景狂进了新房内。

    那寒玉冰床散发着一阵阵寒意,别说躺在上面的东方,便是连整个室内,都骤然降温。

    龙景狂走在室内,感觉有些冷。

    可他知道东方的承受更多。她大概也感觉到冷,不舒服,可是为了压抑艳阳红的药效她还是得躺在这冰冷的床上。

    “儿。”

    他走到她身边,坐在那冰床的边沿,那寒意是从他的股间一直升到头顶的。

    “来了呀。”

    东方的头发已经结冰了。

    可是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一来,是没有什么力气了。二来,她刚才试着站起来,但是一离开了寒玉冰床,那艳阳红的药效又开始发作了。

    “儿,我很抱歉。让承受这些。我知道再多的道歉都没有用。所以,我会用以后的实际行动来对作补偿的。然后,我早上去见了君城。”

    “谈得如何?”

    事情既然发生了,东方也知道龙景狂不是故意的。

    那么责怪也没有用。

    既然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那么就要一起度过这个难关。

    事情既然发生了,东方也知道龙景狂不是故意的。

    那么责怪也没有用。

    既然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那么就要一起度过这个难关。

    “我已经与他挑明了。所以,他大概也不会再留在七王府了。不过儿,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

    要不然,以东方的性格,之前就该对君城出手了呀,而不该是放纵君城与龙起津明目张胆合作的态度。

    “这个……”

    自己的确是因为母亲与哥哥,以及前朝的关系,与君城达成互不揭穿身份的默契。这些事情是一直不让龙景狂知道的。

    忌弹的,也就是他皇家的身份。

    如今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但只是名义上的……她到底要不要将自己的身世,都告诉龙景狂呢?

    或许,还是不能说的吧。

    前世便是恩爱三年的龙起津,最后都因为那个理由杀了她了。

    又怎么能指望龙景狂会与众不同?

    “儿,不信任我?”

    龙景狂从东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对他的隐瞒与不完全信任。

    “有些事情,不是一句简单的信任说得清楚的。”

    东方也不否认自己对她有所隐瞒。

    “亲母,是映夫人吧?”

    东方出嫁那天,龙景狂可是全程安插眼线盯着左相府内的事情,其一,是为了防止她再次逃脱。

    其二,也是想对左相府有个全面的了解。

    于是他知道了东方特意对映夫人拜别的事情。

    还有她的……哥哥,左相府的大少爷,东方冀。都说是个傻子。其实是她的亲哥哥吧。

    为什么会这样?她的身世,她的母亲,她的兄长,有什么见不得人吗?

    细细推敲,其实可以找到线索。

    但是,他希望她能亲自跟他说,这样就不用他冒失和辛苦的去印证。

    “发现了?”

    东方扫了龙景狂一眼。原来他那么细心。

    的确,那些事情如果留意她身边的事就会发现的。

    加上,他之前就知道她与慕容以之间水火不容,慕容以不是她亲母。

    那么猜到燕月映是她亲母更不难。

    而东方冀是燕月映的孩子,就是她的兄长。

    “为什么……母亲……没有名份?”

    “这个得去问东方丰远了。”

    东方不解释。

    “算了。”

    龙景狂知道她不打算告诉自己,既是这样强行得来的结果,也不是他想要的。

    ……

    柳儿送来了粥。

    龙景狂接过粥碗,“给我吧。”

    “景王,奴婢来伺候就好。”

    柳儿知道龙景狂那些极之尊贵的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他会伺候人才怪。

    “先出去吧,柳儿。”

    龙景狂也是摆出了主子的架势,如今才可以不费吹灰的让柳儿出去。

    “是。”

    柳儿看了一下东方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就只好退下了。

    ……

    “给我碗吧。”东方坐了起来,伸手要拿过那粥碗。

    她可不指望龙景狂这个凰国的皇长孙殿下要亲自喂她吃。

    “就不能让我照顾一下吗,之前我的身休不好,也是照顾我的。儿,就不能让景,回报一下吗?大可以不必将我当成刚刚与成婚的男人。

    “就不能让我照顾一下吗,之前我的身休不好,也是照顾我的。儿,就不能让景,回报一下吗?大可以不必将我当成刚刚与成婚的男人。

    “其实,我想了一下,或许之前说得对。我们缺少感情基础,突然之间拜堂成亲,就要做夫妻或许接受不了。我们应该培养感情。那么就从这一刻开始吧。来,张嘴。”

    龙景狂很细心的给她喂食。

    东方看了他一下,也就不矫情了。张嘴吃下他递来的清粥。

    或许是饿了,她觉得这粥真香。

    而龙景狂也很有耐心,甚至还帮她擦嘴角。

    一小碗粥很快就吃完了。

    东方又喝了一杯水。

    感觉身体舒服了一些。

    “还要吗?”

    龙景狂问她。

    “不了。怕撑。”

    东方看了一下龙景狂,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可是考虑了一下,又觉得不妥。“景王,替我叫柳儿进来吧。”

    “可以交代我。”

    龙景狂看出什么了。

    “叫柳儿吧。”

    “快说吧。咱们都是夫妻了……,呃,就是都住在同一屋檐下了,未来还要相处一辈子的。打算一直对我这态度?”

    “那么我要柳儿办的事情,景王也可以替我办吗?”

    东方用了几分力度盯着他。

    “自然。”

    龙景狂大气的笑笑。

    “那好。替我去打探一下欧阳世子的情况吧。”

    东方才说了一句,就发觉龙景狂那笑收了起来了。

    她就知道。

    这个男人……

    “替欧阳秀去猎杀千年蟒蛇了?”

    龙景狂想到喜宴那时,欧阳秀对他放的话。

    “……”

    龙景狂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难道得秀自己说的?

    也不是什么不能让龙景狂知道的事,况且关于婚前失踪的那几天,她怎么着也得对他解释一番的。正好,趁这个机会吧。

    “是。”

    东方于是点头,“就是……那几天去了万兽山林,猎杀蟒蛇。”

    “东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为了欧阳秀可以连性命都搭上。难道,没有非要活下来珍惜的人?没有想到若是来不来了,我们的婚礼怎么办?”

    她甚至都没有跟他商量一下去万兽山林的事情就跑去了。

    当然,跟他商量,他也不会允许她去的。

    “我欠他的,我必须要还。就算把我的性命搭上都已经是还不清了。龙景狂。”

    “到底欠他什么,我替还。”

    龙景狂不喜欢东方欠欧阳秀的。

    “情债……可以还吗?”

    “……”龙景狂沉默。情债,的确是不好还。

    可是为什么会欠下这笔情债?

    “我解释不开。”东方摇摇头,她怎么能够告诉他,前世欧阳秀为了她不只丢掉性命,甚至连整个家族都赔上了呢?

    所以,今世她对欧阳秀,是注定要还债的。

    “那对欧阳秀是什么感情呢?”

    龙景狂害怕,却不得不直击她与欧阳秀二人的关系。

    “他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这样。”

    “比的亲人,还重要?”

    “他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这样。”

    “比的亲人,还重要?”

    龙景狂知道,自己在她的心中或许算不得什么,可是她的母亲,她的兄长呢?

    “的亲人,他们所能拥有的,只有的守护了吧。就不怕死在万兽山林那里,他们会很悲惨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