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92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东方沉默,如果哥哥还象以前那样痴傻,她当然不会去万兽山林。可欧阳秀正是因为哥哥才受伤的,以后哥哥也会有能力保护母亲了。她才放心。

    因此才会去万兽山林。

    可是这些都不能告诉龙景狂,不能让他知道东方冀不傻了。

    万一龙弘也因此知道了呢?

    她不敢冒这个险。

    “……”

    龙景狂不喜欢东方又对他沉默了的这个样子。可是,他又不能令她对他毫无保留。讨厌死了这个情形。

    于是,他只能是负气的站起来,“我会去看欧阳秀的。还有,以后欠欧阳秀的,尽量都让我去还好了。”

    ……

    太尉府。

    欧阳秀在服食了千年蟒蛇之胆后,他的身体确实在好转了。

    或许,可以参加三天之后的那个科举了,他本来以为因为身体,会推迟到明年了呢。

    “世子,该喝药了。”

    如今照顾欧阳秀身体的丫环是花儿。自从万兽山林归来后,花儿就一直留在太尉府照顾欧阳秀。这也是东方的吩付。

    直到欧阳秀好了后,花儿才会离开,回训练营那里。

    “嗯,劳烦了。花儿。”

    欧阳秀喝下那一碗黑黑的药汗。

    其实千年蟒蛇只是药引,还要配合一百多种珍贵的草药一起熬才会起作用。

    而那些草药都是东方让花儿准备的,每一服的药价都超过了万两。

    这笔银子对于太尉府来说,自然不是什么负担,但欧阳秀不知道这笔银子对于东方来说会不会是负担。

    于是,他拿出自己准备好的几十万两银票交给花儿,“转交们小姐吧。”

    如今欧阳秀不愿意叫东方为景王妃,她在他心中,是未嫁。

    “不。小姐特意说了不能收欧阳世子的任何东西。”

    花儿推托。

    “可是……她不缺钱吗?”欧阳秀知道东方要做许多事情。

    “如今不缺的,世子。实在缺钱了小姐会向世子要药费的。我们小姐可不做亏本买卖哦,而且也只对世子这么好……”顿时觉得这话多么不合时宜,于是花儿立马住了口。

    欧阳秀也是有些……尴尬。

    是的,谁都知道东方如今是景王妃了,若是让有心人听到花儿刚才那些,确实是不好。或许也会对东方不利的。

    “以后别说这些了。”

    一心为东方的处境着想,欧阳秀交代花儿。

    “是。花儿退下。刚才那是最后一剂药,世子。喝了后,身体应该会完全恢复了。但是如果还有什么不适,一定要说。”

    “好。”

    ……

    当龙景狂来到太尉府,筑雅轩的时候,看见欧阳秀的脸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不消说,这人的身子自然是康复了。

    当龙景狂来到太尉府,筑雅轩的时候,看见欧阳秀的脸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不消说,这人的身子自然是康复了。

    “还真是好运得紧,有那个女人对如此上心,给猎杀千年蟒蛇。”

    龙景狂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所以,是妒忌吗?”

    欧阳秀难得对龙景狂挑衅一下。依他平时的脾气是不会如此对待客人的。

    “我妒忌,确实是妒忌。所以我那天被激怒了。一时失去理智,反而做了一些伤害儿的事情……欧阳秀,我可以告诉,儿是中了艳阳红了。纳兰家族下的。所以撤了派入景王府监视的人马吧,其实有什么事情大可以直接问我的,不用做得这么隐晦。”

    龙景狂盯着欧阳秀道。

    “被发现了呀。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监视景王府什么的。只是……今天早上们该是进宫请安的,但没有去。不只是我,所有人都对们起疑了吧。我才会……”

    如今他又不好直接见东方,但是又非常担忧她,才会安插人马进入景王府。只是,景王府的防守果然严密……

    可是,这么严密的防守,儿怎么还会中了艳阳红?

    那可是……一等一的媚药!

    “艳阳红下在那里?”

    欧阳秀敛色。

    “合酒里。”

    “那为何没有中?”

    欧阳秀盯着龙景狂。

    合酒是二个人一起喝的,没有理由只有东方中了。

    “我不是说了嘛,那天被激怒,所以就做了一些冲动的事情……于是,儿就先喝了。”

    龙景狂没有说强灌种种,但欧阳秀却已经猜到了。顿时双拳紧握。

    “龙景狂。不配做男人。”

    “我就是因为自己是男人,还被如此挑衅才会一时失去理智。欧阳秀,说到底也是有几分责任的。当然,我责任更大。元凶是君城。”

    “没有找过君城吗?”对于那君城,欧阳秀了解得不深。

    只是从东方口中知道一些。知道他是来自纳兰家族。

    “当然找过。甚至想利用皇权,对付君城及纳兰家族。不过……我有二点担心的。一来,若是揭穿君城,那么他曾经在七王府住过,肯定会连累七王府。如果皇爷爷因此而对七皇叔有所忌弹,而又可以一棒子将他打死,自然好。

    “不过如今七王府的势力,怕是连皇爷爷也没有全然的自信可以压得住。

    “如果七王府不死,那么我揭发君城连累到七王府,七王府上下必然全心与我景王府作对。

    “这样一来,两府的竞争就搬到了台面上。我和龙起津两败俱伤,得利的将会是龙起昊。

    “我既然开始争那个位置,就不想失败。因为一旦走了这条路,只有胜者,可以活下来。这就是历朝历代可怕的皇权之争,历来如此。凰国,也是不能免俗的。

    “而且,我还怕此举会伤害到儿。儿好似有什么把柄被君城握在手中,甚至是威胁了她。否则依儿之前对君城的态度,知道他是纳兰家族的人之后,早就揭发他了。还容得下他在七王府里住得这么逍遥吗?

    “而且,我还怕此举会伤害到儿。儿好似有什么把柄被君城握在手中,甚至是威胁了她。否则依儿之前对君城的态度,知道他是纳兰家族的人之后,早就揭发他了。还容得下他在七王府里住得这么逍遥吗?

    “可是,儿到底有什么把柄被君城抓住了?”

    龙景狂看向欧阳秀。

    看似,这个原因欧阳秀是知道的。不知怎么的他就是有这种直觉。

    “……”

    欧阳秀确实也是知道的。东方与前朝燕月皇朝有关的事情。

    那便是她的罩门。

    她的唯一弱点,身为纳兰家族的君城自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二人达成了默契,东方不会主动揭穿君城,君城也不揭穿她。

    但龙景狂……

    对此,他真的一无所知吗?

    或许儿因为他是凰国皇室的,对皇权根本不信任,所以就没有告诉他吧。

    毕竟前世,儿也算得上是死于皇权之下。

    ……

    “欧阳秀,知道的,是吧?”

    龙景狂观察入微。

    看到欧阳秀那样的反应,就知道欧阳秀对于东方的了解,比自己深多了。

    而大概东方也没有什么隐瞒欧阳秀的。

    为何,为何欧阳秀会取得那个女人的极之信任?龙景狂不得不妒忌。

    万分妒忌。

    “我便是知道也不能告诉。”

    这倒是实话,不是欧阳秀故意在龙景狂面前得瑟的。

    “哼,我迟早有一天也会知道的。”

    龙景狂怒气冲冲。

    这欧阳秀,太气人了。

    他是存心叫他龙景狂难堪呀。

    娶了东方,却不知道自己王妃的事情,对自己王妃的了解,还不及其他男人对她的了解多。

    也得不到自己王妃的信任,这……

    ……

    “儿如今怎么了?到底用什么办法克服那艳阳红的药效?”

    这是欧阳秀所担忧的。他并不以为艳阳红可以随便压制得住。

    “我给她弄来了寒玉冰床。”

    “便是宫中,以前用来治某嫔妃的病的那张寒玉冰床?”

    “是。”

    欧阳秀对宫中的了解,倒是挺通透。

    “不过,欧阳秀,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程峥说那床对于女人来说伤身,那嫔妃躺过那张床以后,不是从此再无所出吗?”

    “敢情还想与儿生孩子?”

    欧阳秀紧瞪着龙景狂。

    这男人,倒是想得长远。

    “她是我的女人。将来我们会有属于我和她的孩子那是必须的么。”

    轮到龙景狂得瑟了。

    “寒玉床确实有后遗之症,而且,也不知道能不能压制得了艳阳红的药效。”

    欧阳秀的眉拧起老高。

    “她如今没有难受了。平静了,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若是没有寒玉床,儿还在折腾中。

    “景王可是知道,那艳阳红除了情,,欲的侵袭之外,还有一个作用。”

    “什么作用?”

    “那就是……开发女子的身体。以前,就是在前朝的时候,朝中权贵喜欢养一些年轻的女子做他们的,,,****。便是用艳阳红这药,来驯化她们的。”

    “这什么意思?”

    “这什么意思?”

    “艳阳红刚开始会有三天三夜的折磨,这大家都知道。之后,因为身体被开发,女子多数非常敏感,甚至拒绝不了男人轻微的挑逗,于是那些被艳阳红所折磨过的女子,就会乖乖的沦为男人的**……”

    “……”

    听到这,龙景狂的脸色变得古怪。

    那君城,果然太歹毒了。

    君城下药,到底是为了对付他龙景狂,还是东方?

    或是二者都有!

    可恶,他一定不会放过了君城的!

    ……

    “而如今,艳阳红的药效被寒玉冰床所压制发作不出来。秀可从来没有听过有人用冰寒就能成功压制情,,,欲,若是如此,前朝贵妇中了此药也不必拿一百多名男子解药。”

    欧阳秀继续道,“听说艳阳红的厉害之处在于,一定会对女子的身体开发到极致,才会药效有所消减。这样来说,如今儿躺在冰床上,所受的寒玉之苦,就是白受了。”

    “说……寒玉床的作用,只是延迟或中断了艳阳红发作的时间?”

    最好不要这样!

    否则,龙景狂不知道东方的下场会是如何。

    “秀想,应该是这样。”

    “那该如何?”

    龙景狂顿时焦急,站了起来。

    “不如,让秀去看看儿吧。”

    没有亲眼看到儿,没有把过她的脉,欧阳秀也不知道要如何。

    他虽然对艳阳红有所了解,但那都只是限于书本上的了解。

    他没有真正接触过中了艳阳红的人。

    “……”

    龙景狂忽然古古怪怪的打量欧阳秀。

    他们才大婚,按理说这段时间东方不适合见别的男人,特别是欧阳秀。

    可如今,也是由不得他选择了。都说欧阳秀学冠天下,但愿他真能帮上忙吧。

    ……

    “好吧。便去看看儿。”

    龙景狂点头答应了。

    ……

    景王府。

    已经是晚上了。

    景王府的下人也开始忙碌着,准备着晚饭。

    而东方还是躺在那寒玉床上没有下来,她的头发已经完全结冰,身体好冷。

    可是却不敢离开那寒玉床,怕一会儿艳阳红又要发作。

    柳儿推门,揣着一些饭菜进了房间。

    “小姐,该吃饭了。”

    “唉,一点都不饿。”

    东方今天就只是吃了一些清粥,她也不是不饿,只是没有什么胃口。

    “小姐,还是得吃呀。”

    柳儿把饭菜揣到东方的床边。

    “景王,还没有回来吗?”

    “估计快了吧。”

    柳儿应了一声。

    “哦。那我一会儿再吃饭吧,放到一边。”

    “好吧,小姐。”

    看东方实在不想吃,柳儿也不勉强了。

    ……

    不一会儿,主仆二人就听到院外有两个人走来的脚步声,其中还夹着交谈声。

    “好象是景王回来了。”

    柳儿惊喜。

    “还有……秀。”

    欧阳秀怎么会来?

    难道他知道她如今的处境了吗?

    东方顿时觉得难堪,中了艳阳红这样的药确实是有些……

    ……

    龙景狂在新房门前站住,对欧阳秀道,“儿在里面。”

    “那我进去了。”欧阳秀道。

    “哎,等一下。”

    “那我进去了。”欧阳秀道。

    “哎,等一下。”

    龙景狂又拉住他,“我与一起进去吧。”

    “……”

    欧阳秀没说话,只是扫了龙景狂一眼,就默认了接受龙景狂与他一起进去。

    ……

    室内。

    柳儿已经乖乖立在一边,而东方身上盖了条被子。

    她刚才已经听到龙景狂与欧阳秀的对话了。

    看来欧阳秀是来……看她的。

    不过,她如今不是很好吗,又没有发作,只要过了三天,不就没事了吗?

    ……

    “儿。”

    欧阳秀看到东方盖着一张被子,把她的身子包得严密,可是依然掩饰不了她头上的寒霜。

    她的头发上都结霜了,还有她的脸孔,明显是冻坏了。

    “儿。感觉怎么样?”

    昨日与今日之差,虽然只是相隔了一日,可是对于她与他之间,却已经隔了一条鸿沟。

    他仍然是欧阳世子,而她是景王妃,已嫁作人妇。

    如果是昨日,象是二人的见面仍然可以光明正大,他甚至可以拥她入怀。

    但是今日,就需要避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