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8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尤其是龙景狂在一旁用眼睛盯着,欧阳秀更觉得自己也有些别扭的。

    于是,转身对龙景狂及柳儿说,“我想与儿单独待会。”

    “那柳儿,出去吧。”

    东方发了话。

    “……”龙景狂却站着没有动,那眼神在东方与欧阳秀之间停留。

    最后,他说,“欧阳秀,我可以相信吗?”

    “只有相信我。”

    欧阳秀没有回视龙景狂,那眼神却是紧紧的锁在东方的脸上。

    她似乎,瘦了。

    也是,之前去万兽山林替他猎杀千年蟒蛇就激战了三天……又是经过艳阳红这样一天一夜的折腾,又躺在冰床上,冰寒入侵。

    他不忍她遭受这样的折磨。

    “……”

    龙景狂也知道自己只有选择相信欧阳秀,因为他承担不起艳阳红无法被冰寒压制,最后还是会发作的后果。

    但愿,欧阳秀可以帮忙东方。

    可是为什么他不能在场呢?

    龙景狂还是有些不快。

    ……

    龙景狂最后选择了与柳儿一同退出房间。

    柳儿忙其他的事情去了,虽然也很担忧东方,不过却知道欧阳秀与东方的感情。有欧阳世子在小姐定会安心许多的。

    不用她担忧了。

    倒是龙景狂,那孤傲的身影,一直立在清心园的院子里,没有走开。

    ……

    房间内。

    只余欧阳秀与东方二人。

    “秀,怎么……来了。”

    其实东方没有想好以什么样的状态面对欧阳秀。

    不过她最不想的,便是如今的状态,一点都不美丽,不潇洒,甚至还得躺在冰床上,有点儿尴尬。

    “儿。我知道发生的事了。让我帮。”

    欧阳秀一双深幽的眼睛,锁紧她略显苍白的脸孔。

    “我现在很好呀,秀。”

    “艳阳红,大概不能用冰寒压制,我担忧艳阳红的药效只是延时发作而己。”

    “说什么?”

    一听欧阳秀这样说,东方自己也开始惊慌了起来。

    如果只是延后发作,那她如今不是白受了冰寒之苦吗?

    如果只是延后发作,那她如今不是白受了冰寒之苦吗?

    “儿,我对艳阳红有所了解。它虽然没有解药,可是毒发后,却会在身体上留下一个爆发的药灶。”

    “药灶?”

    “就象中了毒,脸孔会铁青,变紫一样,那是一种反应。艳阳红的反映就是,会在身体上留下药灶,只要将那药灶里面聚积的药效吸出来了就没事了。”

    “真的?”

    东方听得眼睛一亮,她是不知道还有这个解除艳阳红的方法的。

    不过,她愿意相信欧阳秀。

    前世,他就是她最信任和倚赖的人。

    而且他涉猎众多,才学无双,相信他的准没有错。

    “不过儿,需要把衣服……脱了。”

    说到这里,欧阳秀也是有些尴尬。

    就算他们曾经也是打算成亲,可到底从来没有过肌肤之亲。

    而她如今又是景王妃。

    便是如此,他刚才才会叫龙景狂出去的。如果龙景狂在场,更不方便了。

    “儿,相信我。那艳阳红的药灶有可能长在身体的任何部位上,而我,必须……”

    “我懂了,秀。”

    东方无须听他解释太多,也不疑有他,当即便坐了起床,宽衣解带。

    可是她发觉自己的手冻僵硬了,都根本抬不起来。

    “帮我一下好吗,秀。”

    “……”

    欧阳秀走近东方,伸出手……

    那手,便轻轻的触在她冰冷的衣服上。他想要闭上眼睛去解她的衣衫,又想到闭着眼睛的话怎么找药灶?

    “儿,秀冒犯了。”

    ……

    龙景狂在院子里立了好一会,他一方面担心房间里儿的情况,一方面好奇欧阳秀和东方会发生什么事。

    不要怪他疑心病,所有男人应该都会产生这种心态。

    自己的女人单独与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

    忽然,听到了东方的呼痛声,于是龙景狂再也没有狐疑,快步跑到那房门前,就撞了进去。

    他看见……

    欧阳秀趴在东方的肚剂上……他的唇正在吸吮她的小腹处……

    “欧阳秀!”

    龙景狂怒极。

    亏他还相信欧阳秀是个正人君子,可是想不到在他的新房内,这对男女就做出了这种事情。

    不可原谅。

    龙景狂一拳就随欧阳秀挥过去……

    欧阳秀还没有看到龙景狂的拳头,就挨了他一拳,立马唇边就流血了。

    “龙景狂!”

    东方一声大喝!

    “们在干什么?”

    龙景狂觉得自己的质问振振有词。这对男女他们以前那种关系,也就算了。可是如今东方是他的景王妃,欧阳秀是太尉府的世子,他们这样做不嫌丢脸吗?

    “在干什么。”

    东方冷冷地瞪着龙景狂……

    “景王,我想,是误会秀了。”

    刚才被打得身子歪倒在一边的欧阳秀站了起来,揉揉自己的唇角,对龙景狂解释,“秀刚才在帮儿找艳阳红的药灶……终于找到了,在小腹处有一个可疑的红点。秀相信,那就是药灶,于是秀帮儿将里面的药素吸出来……所以就是景王看到的那样了。”

    刚才被打得身子歪倒在一边的欧阳秀站了起来,揉揉自己的唇角,对龙景狂解释,“秀刚才在帮儿找艳阳红的药灶……终于找到了,在小腹处有一个可疑的红点。秀相信,那就是药灶,于是秀帮儿将里面的药素吸出来……所以就是景王看到的那样了。”

    “……这种事不会叫我吗,我这个做丈夫的可以代劳。”

    龙景狂也知道自己误会他们了,好吧,他刚才是冲动了一些。

    可是换作谁,看见那样的场面,相信都会冷静不了的。

    “龙景狂,先出去吧。”

    其实是知道了那药灶必须得吸出来之后,东方自己没有让欧阳秀去找人帮忙的!

    特别是龙景狂!

    她和他只是拜了堂而己,相比龙景狂,她更信任欧阳秀一些。

    而且这事儿,如果龙景狂不是贸然的闯进来……不,如果不是刚才吸药灶的时候,痛得她大叫的话,也不会闹出这些。

    龙景狂知道自己的举动让东方生气了,可是这个女人似乎没有搞清楚她自己的身份。

    他愿意给她时间,与她好好相处,与她培养感情,并不代表她可以在景王府内乱来。

    而且还是与欧阳秀。她难道不知道她与欧阳秀的关系,很敏感的吗?

    龙景狂觉得自己是大度的男人,婚前种种他可以不计较,可是婚后……

    难道这个女人不应该自觉一些,与欧阳秀避嫌吗?

    “秀,没事吧?”

    东方那关切的目光落在唇角流血的欧阳秀的脸上。

    “本来那药灶是要吐出来的。”

    欧阳秀睨了一眼龙景狂道,“可是景王突然冲进来,那药灶被我吞下肚子里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

    轰!

    龙景狂顿时瞪向欧阳秀。如果属实,这招确实够毒。

    很快,他就收到东方朝他投过来的冷冰冰的目光了。

    “龙景狂,总是这么冲动,秀没有事情最好。若是他有事,便……”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便如何?”

    龙景狂也是有些堵气了。

    这东方,她是从来就没有正视过他的存在吗,她的眼中便只有欧阳秀吗!

    可恶,太可恶了!

    “便给他陪葬吧!”

    东方的语气更加冰冷的几分。

    听到这话,作为天之骄子龙景狂便再也忍受不了了。

    他想说什么,可是气到极点,便是无力,无奈。

    于是他看了看东方,还有欧阳秀。顿时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

    好,既是如此,他走就是了。

    于是,龙景狂甩门离开了房间……

    ……

    “唉,我是不是做过份了。”

    欧阳秀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解释,“其实这个血就是药灶的血。”

    龙景狂揍他的时候,他顺势就将血吐了出来。

    欧阳秀小心冀冀看了东方一眼,“儿不会气我吧?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一时冲动就想气气他了。”

    “嗯,我不怪。”

    东方知道欧阳秀不会有事后,心里的担忧也放下来了。

    “嗯,我不怪。”

    东方知道欧阳秀不会有事后,心里的担忧也放下来了。

    想想,她刚才对龙景狂的话,可能是有些重了。可是,她真的不能接受欧阳秀有事。若是欧阳秀有事,她是坚决不会放过龙景狂的。这点倒不是唬人的。

    “儿。可以从冰床上起来了。”

    欧阳秀走过去,将她扶起,顺便将她的衣服拢了起来。

    其实他刚才只是脱了东方的外衣,很快就在小腹那里发现了药灶了。

    他是想与龙景狂商量一下的,他没想自己就那么给东方吸出来。

    是她说,“这个药灶要怎么处理?”

    “得吸出来。吸出来就没事了。”

    “既是这样,吸吧。麻烦了,秀。不过要小心一些。这东西估计跟吸,,,毒汁一样,稍不小心就会……”

    “可是,我……可以吗?”那时候欧阳秀还有点担忧的。毕竟她是景王妃。

    “我的身体,我做主。”

    ……

    龙景狂负气冲冲的走出了清心园,往他的朝凰轩那边走去。

    逐月早就给龙景狂准备了晚饭,本来也是要过去清心园那边叫他吃饭的,可是程峥阻止了所有人踏足清心园,还说没事不要去那边,景王妃这几天要静养,不想有人打扰。

    逐月是程峥身边的人,自然是知道一些东方发生了何事……

    如今看到龙景狂怒气冲冲的回来,本来想问几句的,可是看见龙景狂那一张黑脸孔,就什么都不好问了。

    只好道,“景王,饿了吗,逐月给准备了晚餐。可以用餐了。”

    “不吃。”

    龙景狂负气地道。

    逐月拿龙景狂无计可施。

    通常这个时候,只有去找程峥这个将龙景狂一手带大的管家才有用。

    程峥很快就来了。

    笑眯眯的,对龙景狂道,“主子,就算没有胃口,也多少吃点。”

    “都撤了吧,不想吃。”

    “难道王妃的情况恶化了吗?”

    程峥想来想去便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才会影响龙景狂的心情。

    “别提她。”

    龙景狂如今都不愿意想东方。那个女人对他心冷如铁,不把他当丈夫。

    “景王怎么跟王妃置气了?王妃遭遇这样的事情或许是心情不好……”

    “不懂。”

    龙景狂打断程峥的话。

    “主子,不说老奴当然不懂。主子便告诉老奴,为什么生气吧,这样老奴才可以给主子多出主意呀。”

    程峥一脸焦心。

    “是不是……我根本不该娶她呢?”

    龙景狂第一次产生了这种想法。

    之前纵使他不打算用强权,皇权,强迫她嫁给自己,可是与她成亲,得到皇爷爷的指婚,他还是满心高兴的。

    以为只要他有诚意,只要给她时间,二人的感情怎么也会培养起来的。

    可是如今,有心无力。

    甚至感觉到,绝望。

    是的,就是绝望。

    他要怎么做,才有可能超越了欧阳秀在她心中的地位呢。

    “主子这么快就放弃了吗,老奴一手带大的主子可是非常有毅力的呢。

    “主子这么快就放弃了吗,老奴一手带大的主子可是非常有毅力的呢。主子还记得以前就算是呼吸一口气,都觉得痛的日子吗,那时候主子也跟老奴说……不如,就放弃了。

    “可是主子还是一天一天的活下去,还是成长了,长大成人了。于是老奴知道,主子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一定可以的。包括王妃的心,最后一定会得到王妃的心。因为,爱她。在乎她。女人嫁夫随夫,王妃一时之间或许想不通,可是以后她定然也是知道的,只有才是她的天,她的地,她可以依靠的一切。”

    程峥苦口婆心劝龙景狂。

    其实如果龙景狂愿意将一些心思花在别的女人身上……程峥也不会这样劝他。

    甚至会跟他说,放弃了吧。

    可是程峥太清楚,那东方对于龙景狂的特别,甚至是龙景狂活下去的动力,以及所有渴望。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做到吗,即使她的心里有所爱。她依然会……会爱上本王吗?”老实说龙景狂没有太多自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