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22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主子,女人最爱的,便是她的孩子了。所以主子要想办法,尽快让王妃怀上孩子,诞下皇室血脉,这样不只皇后娘娘及陛下高兴,而且主子也可以用孩子牢牢锁住王妃的心。女人最不能忽略的男人便是她孩子的父亲。”

    “……”

    孩子?

    龙景狂心头一动,可是,又觉得摇摇无期。

    ……

    清心园。

    欧阳秀正在一口一口的喂东方吃饭,因为她的手冻僵了,如今活动还不太自然。

    她已经从冰床上起来了,躺回了普通的床上。

    而药灶解除后,她已经没有那种被情,,欲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感觉了。

    “秀,这次的事情多亏了。”

    东方是真心感激的,她又欠他一次。

    “别说这话,儿。对了,我要参加几天之后的科举之考。”

    欧阳秀觉得自己应该跟她说一下,还有他的身体。

    “喝了千年蟒蛇之胆熬的药之后,秀的身体已经好转了。所以儿,也不必替我担忧了。”

    “这便好。”

    东方点点头。

    他的身子好转,她是最高兴的了。

    “花儿这个丫环照顾得好吗?”

    “她很细心,很好。”

    “如此便让花儿留在太尉府,在身边照顾吧,我看身边除了余伯,也没有什么丫头。”

    欧阳秀那种性子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照顾换了人就很难适应。

    可是余伯说到底,上了年纪,照顾欧阳秀总有不周之处。

    而且女孩子比较细心。

    花儿这丫头办事也是比较仔细的,她放心。

    “可花儿,不是要帮管理训练营那边的事情吗?”

    之前东方闭关的几个月,是由欧阳秀待她处理一切事情的,所以欧阳秀对于花儿几个人是比较了解的。

    “那些事情我让黑云去做一样可以的。而且最近训练营那边,也提拔了一批人手,如今人手不紧张,充足得很。否则我才不会让我的得力助力花儿去照顾呢。”

    “那些事情我让黑云去做一样可以的。而且最近训练营那边,也提拔了一批人手,如今人手不紧张,充足得很。否则我才不会让我的得力助力花儿去照顾呢。”

    东方笑道。

    “如果这是的一片心意,我唯有接受了。”

    欧阳秀身边很少有近身丫环的原因是,他凡事喜欢亲自动手。

    所以这些年来,许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

    不过他也知道东方对他,是存在怎么样的心态……

    特别是知道了她逆天重生之后。他更明白她对他的愧疚。

    既然她想报恩,那就让她报吧,他也会尽可能的接受她对他的好。

    ……

    龙景狂很不安。

    他在虽然在朝凰轩,可是却时不时的让追风去盯着清心园那边的事情。

    追风隔一会儿,就来回报。

    “主子,那欧阳世子,还没有走呢。他在喂王妃……吃饭。”

    “哦……”

    脸上表现得轻松的,平静的,其实龙景狂的心底是产生了巨浪!

    “主子,要如何做?”

    追风请示。

    “什么如何做,便等着。他什么时候走了就告诉本王吧。”

    龙景狂闭上眼睛,休息……却没有一刻是可以真正的平静的!

    ……

    夜深,人静。

    欧阳秀才终于是离开了。

    东方正要入睡,便听到了敲门声。

    “谁呀?”

    “我……本王。”

    龙景狂的声音。

    这人……居然会敲门。

    倒是让东方意外了一下下。

    想了想,“很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本王得在这留宿,本王不想让人看笑话。”

    于是,龙景狂终于是推开门,进了来。

    也不看东方是什么脸色,直接就坐到了床上,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出去。”

    东方一脸僵硬。

    “本王说了,不想让人看笑话。我们才是新婚的,大家都盯着呢。若是新婚夫妻二人居然独居,这可怎么是好。估计皇奶奶也会召我进宫问个清楚的吧……还是,要亲自向皇奶奶,皇爷爷解释,来个三堂会审?”

    “……”

    这人就会用皇权来压她,气人。

    懒得看他的一张俊脸,反正她累极了。

    于是转过身去,冷冷地道,“记住,不要跟我抢被子。还有,睡觉的时候不要打鼻鼾,否则……”

    她不介意踢他下床!

    ……

    东方翻身,身体面向墙面,便闭上眼睛睡着了。她实在是累得很。

    而龙景狂很快就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叹息一声,他也只好睡去。

    ……

    一夜相安无事。

    东方睡得不错,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却看见龙景狂早就醒来了,此时正睁着一双眼睛在看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东方忽然有些不自在,“既醒了,为何不起床?”

    “我等呀。”

    “那起床吧。”

    不再与他多废话,东方传来自己的丫环柳儿开始洗漱。

    只是柳儿平时是服侍东方一个人的,如今多了个龙景狂,也是有些忙不过来。

    “怎么不叫的丫环进来?那逐月呢?”

    东方瞥了龙景狂一眼。

    “怎么不叫的丫环进来?那逐月呢?”

    东方瞥了龙景狂一眼。

    “我以为王妃该亲自服侍我起床的。”

    龙景狂笑意盈盈,饶有意味地看着东方。

    东方一翻眼,“别想了。”

    她才不会服侍他,又不是他真正的王妃。

    这桩婚事在她心中,始终是得不到承认的。

    “也罢。如果本王就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

    要说以前龙景狂还没有亲自“动手”过,不过他的动作也不僵硬,穿衣,洗脸,漱口……

    这都完毕了,然后坐在铜镜前,“东方,替本王梳头吧。”

    为丈夫束发,这种事情妻子来做特别有那啥。

    东方眉毛一皱,对柳儿道,“柳去,去,为景王束发吧。”

    “是。”

    柳儿正要过去……

    龙景狂又发话了,“东方,难道没有听见吗,本王是叫……”

    “不要柳儿给整发就算了,那我还是帮叫逐月吧。”

    东方懒得理龙景狂,整理好了后,便直接出去了。

    如此,第一个会回,龙景狂惨败!

    ……

    东方与柳儿二人走在石子路上,艳阳红的药效解了之后,又休息了一个晚上,东方觉得精神气挺足的,这种感觉很好。还有她的灵力似乎也有所恢复了。

    “小姐。”

    柳儿看了东方一下,欲言又止。

    “什么事,说。”

    “处处跟景王作对,如今是在景王府,这会不会?”

    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

    “无碍。别想太多。叫我小姐就对了,以后我便还是的小姐,而不是什么景王妃。”

    “是……”

    本来柳儿还想着自己失言了的,岂知东方根本不要当什么景王妃。

    也罢。

    这桩婚事本就不是小姐所情愿的,一时无法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小姐,我们要去饭厅用早餐了。昨天与景王并没有入宫请皇后娘娘请安,估计今天应该要去了。”

    “嗯。”

    东方点了下头,二人来到饭厅。

    此时,龙景狂已经坐在正位了,正要派人去唤东方用餐,便见她走了来。

    “今天的早餐是依着的胃口做的,应该会喜欢。”

    龙景狂的语气不错,而脸色,也没有东方想象中的不快。

    看来这个男人已经适应她的态度了,习惯得挺快。

    不错,这样二人以后就会少了摩擦。

    “嗯,谢谢。”

    东方扫了一眼那餐桌上的东西,果然是很丰富。

    好几样都是她喜欢的,平时爱吃的,看来龙景狂为了摸清她的口味也做了一些功夫。

    有小小感动,毕竟她这个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对她好。

    她领龙景狂这个情,所以向他道谢了。

    “吃吧。”

    一声道谢就让龙景狂心情愉悦不少。

    吃的途中,龙景狂又道,“一会儿该是进宫向皇奶奶请安了。”

    “行。”

    东方没有持反对意见,毕竟既然这桩婚事已经结了,许多仪式上的东西就容不得她不遵从。

    ……

    二人吃过早餐,便坐上了进宫的马车。

    东方掀开小窗帘,看看窗外的景色,正好看见一票大臣们的马车,也是往皇宫的方向驶。

    东方掀开小窗帘,看看窗外的景色,正好看见一票大臣们的马车,也是往皇宫的方向驶。

    其中有一辆变化的马车,是七王府的。

    而马车上的龙起津,也正掀起窗帘,一时之间与东方的目光便对上了……

    这女人,看这状态,应该是艳阳红的药效已经解了。

    不过,到底是怎么解的呢?

    不是说没有解释吗?

    而且她的气色不错,可是新婚愉快?

    一时间,龙起津有许多想法。

    那目光更是紧紧锁着她的脸,无法移开。

    东方没有久看,只扫了龙起津一眼,就立马放下小窗帘了。

    然后从马车内拿起一本书,翻了翻。

    “怎么了?”

    龙景狂刚才用眼角扫到,东方与龙起津那短暂的对视。

    龙起津的眼光太明显,可是东方这女人倒象是没什么反应。

    “没什么呀。还是希望有什么?”

    东方朝龙景狂笑了笑。

    那笑容……

    怎么说呢,或许她自己没有发觉,可是龙景狂却觉得这笑容太明媚了。

    她很少露出这样的笑容。

    “如果常笑一笑,肯定更好看。”

    他由衷地道。

    “要那么好看干嘛?”

    “也是,省得招蜂引蝶。”

    意有所指。

    而东方听出来了,可是她并没有生气,而是将那书一放,不看了。

    她开始想事情,一会儿进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虽然只是一个请安,可是这里面的道道可多着呢。

    还记得前世,作为七王妃,她也是于新婚第二天便进宫请安。请安的对象有两个,一是皇后欧阳静,二便是安妃了。

    欧阳静倒是没有怎么刁难她,就是让她以后要好好的照顾龙起津,尽到当七王妃的职责什么的,便是安妃,使出了一些皇宫中惯用招式来对付她,给她个下马威什么的。

    那时候因为龙起津维护她,倒也没有受到什么罪。

    不过龙起津不可能时时维护她的,他有那么多事情要忙。

    而且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躲在男人身后,做小女人的人,所以面对安妃她没有退缩和示弱,而是选择与她斗智斗心计……

    可是,这一世,仍然是要斗吗?

    忽然有点累了。

    光是为了复仇的事情就已经够了。后宫之事能淡化就淡化吧。

    “龙景狂。”

    她想了想,忽然出声。

    “如何?”

    他看了她的眸一眼,她的眸有些深,不晓得这个女人又想到什么了。

    认识她这么久,但他却对她的心思摸不透。

    “一会儿,我可以不说话吗?”

    “什么意思?”

    “累了。就是不想说。随便编个理由,我们请了安就离开,好吗?”

    “这是请求了?”

    龙景狂一笑。

    “随怎么理解。”

    她也懒得跟他多说。

    “好吧。或许是不想应付宫中那些?放心吧皇奶奶不会为难的。”

    “嗯。”

    前世欧阳静确是没有,可那是因为她的身份是七王妃。

    今世,却是景王妃。

    这差别大了。

    欧阳静会对她出什么招,她是预料不到的。

    ……

    到了永福宫。

    到了永福宫。

    那是皇后的宫殿。

    一早,嫔妃们也来向欧阳静请安了。而此时龙景狂与东方已到。

    龙景狂牵着东方的手进来,二人向皇后行了个礼。

    欧阳静很慈和的让他们起来,随之赐座。

    由于龙景狂是皇长孙,所以他是不必向其他嫔妃请安的,即使是四妃。

    而东方作为景王妃,自然也跟着尊贵,不必向她们请安,虽然是长辈,可是细说的话她们只是妃,而龙景狂是欧阳静之下的嫡系一脉,无论怎么说都比较高贵。

    “这景王妃怎么今天才来请安呢,本宫想这昨天就应该来了呀。莫不是不将皇后姐姐看在眼中呢?”

    安妃居然对东方发了难。

    也无怪乎她为要自己的儿子龙起津出口气。

    之前的求娶,东方明显是不愿意嫁龙起津的……而东方与龙景狂成亲,安妃也知道自己儿子的难过。

    她虽不见得待见东方做她的儿媳妇,可是这女人居然拒绝了她儿子,让龙起津难过,安妃便是不喜欢。

    “……”

    东方没有出声,而是看了龙景狂一眼。

    龙景狂顿悟,转而对安妃说,“儿昨日不太舒服,这事皇奶奶也是知道的。安娘娘就别挑这个理了。”

    龙景狂的话只是短短一句,却对安妃起了威慑作用。

    只是安妃没有料到这本是女人家的斗来斗去,怎么这景王,居然开口了?

    看向那东方,只好整以暇的坐着,时而吃着茶点,居然是本分都没有将她这安妃看在眼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