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0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司马将军。”

    东方见此,虽然摸不清龙景狂此番作为为何,但也是有礼地向司马岳行了个礼。

    或许她作为景王妃,是不需要如此的,不过龙景狂却也说了,那人是他的舅舅。

    司马岳见此,立时抱拳,“不敢,景王妃,本将如此能受这礼。”

    东方不作答,只是含笑。

    龙景狂请司马岳坐了下来,同时抓着东方的手,坐下,对东方说,“儿,这里附近有一个军营,那便是暗骑军的所在,暗骑军是我父亲以前带的队军,如今还是极有作战能力的。是凰国之中,作战经验最丰富的部队,而且老将都还个个强健,又有不少新人,也是个个出挑的。儿要不要去瞧瞧?我们请司马将军带个路。”

    “不必了。”

    东方只淡淡地道。

    终于明白龙景狂是想让她知道他的势力,这样一来便是加强了她与他二人的关系吧。

    不过东方认为,还是保持各自独立的好。

    权力的事,混容易,分……难。

    “……”龙景狂一时尴尬,他没有想到东方拒绝得这么干脆,而且不为权力所动。

    他还以为东方对权力有欲,,,望,而且作为男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权力了。他肯将权力与她分享,她怎么也会有一点动容,岂知她却拒绝得如此干脆。

    “们聊吧,景王,将军,我出去转转。”

    东方站起来,离开了大厅。

    ……

    龙景狂有些郁闷,所以一时无语。

    而老道干练的司马岳,也是看出了什么。所以对龙景狂道,“景儿,不必过于低落……”

    私下里他叫龙景狂景儿。

    而老道干练的司马岳,也是看出了什么。所以对龙景狂道,“景儿,不必过于低落……”

    私下里他叫龙景狂景儿。

    龙景狂虽然不太出府,不过却常常与暗骑营保持某种作为主人的联系,加上司马岳本来就是忠心景王府的,又心疼自小父母双亡的侄儿,对龙景狂更是疼爱。

    “舅舅……”

    龙景狂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随便的问了几个暗骑营近况的事,司马岳一一答了。

    其实司马岳知道龙景狂的心思早随着刚才东方的离去而飘远了。

    于是语重心长地道,“舅舅知道,那景王妃必是景儿真心喜欢之人。若是不喜,景儿是不会娶她的……”

    以前司马家的司马若,便是龙景狂二舅舅的女儿,对龙景狂有好感,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感情也好。

    司马岳出面,给二人做过媒。

    可是龙景狂都没有想娶的意思,只说一直把司马若当妹妹。

    龙景狂是如此坚持,又将爱情看得很圣洁的人,他如今娶了东方,想必是真心喜欢那个女子的。

    所以便是连暗骑营这样的势力,龙景狂也希望可以与那女子分享。

    但那女子,看样子并不喜欢龙景狂,而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喜欢。这样的女子除了有胆色之外,还非常的自傲的。

    “让舅舅看笑话了。”

    龙景狂抱歉地笑笑。

    “景儿,来日方长。舅舅支持。”

    其实除了支持,司马岳还可以如何。

    龙景狂那样的身份,便是谁也不可能强迫他娶谁。加上东方又是皇帝亲自赐婚的,谁敢多说一句?

    “景儿,要不要去军营走走?”

    司马岳提道。

    “先不要了。改天吧。看样子儿也不是很喜欢这里。我先回去了,舅舅。”

    这里环境清幽,本来还想着如果东方喜欢就在这里多住些天的。

    但是她不喜欢,而且明天还要陪她回左相府的,于是就只好打道回府了。

    ……

    回途的路上。

    龙景狂一言不发,东方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她也懒得说话了。于是便拿起一本书,掀了掀。

    龙景狂表面看来,虽然无啥事,其实他暗暗关注了东方的神态好几下,见她完全沉醉在书的世界中,有些打击。

    于是道,“先回府吧,王妃。本王要去转转。”

    “哦,好。”

    东方答应了。

    龙景狂虽然不高兴她答应得这么快,但是这是他自己提的,岂有自掌嘴巴的理?

    只好下了马车。

    目送马车毫不留的走远,龙景狂才叹息一声,不得不迈开脚步。

    “主子,我们去那?”

    旁边的追风道。

    “天香楼吧。”

    他肚子不饿,但想不到什么好地方,只好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

    ……

    马车上。

    柳儿与东方坐一起了,见东方脸上也无什么阴云,柳儿才壮着胆子说,“小姐今天似乎对景王有些……”

    “我只是为他好。”

    东方知道柳儿要说什么的,这个丫环还是认为她既是景王妃,就该与龙景狂好好相处的吧。

    唉,经历得少,看不透的丫头。

    东方知道柳儿要说什么的,这个丫环还是认为她既是景王妃,就该与龙景狂好好相处的吧。

    唉,经历得少,看不透的丫头。

    “景王看似不高兴。小姐这样做,怎么是为了景王好了?”

    柳儿不解。

    “既然无法回应,就让他趁早死心。以后便是娶侧妃,立妾什么的,我都不会有异议……”

    “小姐……”柳儿吃一惊。虽说男人三妻四妾好正常,尤其是龙景狂这样的男子,更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这才成亲不是吗?

    就算要娶侧妃,至少也要三个月。

    “小丫头,就别瞎担忧了。对了,与绿儿有保持联系吗?”

    东方还是关心左相府中的母亲与兄长的。

    “一直有联系。绿儿说,大少爷为了方便活动便称染了麻疹,如今大少爷被关在屋子里,不过那屋子里的人,其实是个替身,浑身脏污的别人又看不出来。大少爷已经离开左相府。但是从外面弄了一批人进来暗中保护映夫人。也不知道大少爷那里来的人手。”

    “应该是玉茗居那边吧。”

    看来那玉茗居,应该是有些名堂了。那秦子书又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嗯……小姐。我们到景王府了。”

    柳儿又道。

    “嗯。”

    马车直接驶进景王府,东方下了马车,想要直接回自己的清心园。

    不过途中,却遇见一位身穿粉衣的少女。

    那少女看见她,活泼地奔跑着,奔到她面前。

    “这位便是景王妃表嫂吧?”

    “是?”

    “我叫司马若,是景王表兄的表妹。好呀,表嫂。”

    “叫我景王妃吧。”

    不是东方高傲,而是她看人已经不若前世那么单纯,也早就增长了见识。

    若是前世这个年纪,她定会以为这个一身清纯可爱的司马若是个好相予的,甚至是不错的朋友,但,如今透过重重人类最善于掩护自己面目的表情,她看到了更深一层的真实。

    这个司马若,不如表面的纯真,否则不会在人家大婚不到三天便登临,打扰人家夫妻的恩爱。

    便是客人,也该知道这个时候不宜上门。

    “……”

    听到东方的话,司马若愣了一下。然后又笑琢颜开,似乎不受影响,“景王妃!”

    “我累了。既是客人,又是景的表妹,便等他回来吧。”

    东方也懒得理会这个司马若的来意,她愿意算计折腾是她的事儿。

    而且说到底是龙景狂的表妹,依着龙景狂与司马家的关系,她也不好乱处理。

    她虽对龙景狂无意,却也不能给他添乱,这是合作者的潜规则。

    司马若见东方这样撇下自己,就真的走了也是一呆。

    这样的女子……是说她太高傲,太把自己当回事,还是……傻货呢?

    “小姐,这景王妃……太不象话了吧。小姐是景王府的表小姐,她怎么能这样对?”

    司马若身边的丫头裕儿,为自家主人抱不平。

    “算了,等表哥回来。”

    司马若决定不动声色。

    这景王府她来过很多次,向来都是客气有礼的,也获得了许多下人们的称赞。

    这景王府她来过很多次,向来都是客气有礼的,也获得了许多下人们的称赞。

    至于龙景狂……他之所以上次拒婚,大概是觉得以司马家的后台还不够强大,所以她司马若不适合做正妃吧。

    而娶了东方之后,这侧妃的位置该是自己的吧?

    ……

    东方回到清心园。

    突然一阵烦躁。

    这种烦躁无法形象……

    “小姐?”

    柳儿见东方脸色难看。

    “没事,给我来杯茶。”

    “是,小姐……”

    ……

    龙景狂那边。

    他在天香楼待了一阵,碰到议事完毕出宫的龙起沐也来天香楼,二人吃了一阵。

    龙景狂想从龙起沐那里打听一下纳兰家族无境之地的所在,毕竟以前辅国公府的宇文护与纳兰家族是有些交情的,可显然龙起沐并不知道这些,但是承诺了替龙景狂打听一下。

    龙景狂谢过龙起沐之后,就回了景王府。

    碰巧司马若已经等了他一阵了,甚至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知道龙景狂回来,司马若立马就一阵风似的去迎接龙景狂。

    看见司马若,龙景狂稍愣,之后也展露一个微笑,“若儿表妹。”

    自小一起成长的感情,毕竟多少还是有的。

    况且司马若还是龙景狂二十年人生之中,唯一的一个玩伴。

    虽然他们也不经常在一起,可是这个唯一的玩伴,加上表兄妹的关系,便多少还是有点儿份量的。

    只是上次龙景狂对司马家表明立场,拒婚之后他就没有再见过司马若。

    上次,龙景狂是以自己的身体不好,无法给司马若幸福,还有他一直把司马若当作妹妹的原由来拒婚的。

    ……

    “景王表兄,好久没见了。然后也不来我们家了。是不是不喜欢若儿了?”

    司马若一贯的撒娇。

    其实龙景狂去司马家的次数也不多,只是二舅舅司马东喜欢没事饮几杯,但因为一支史笔很正直,在朝中也得罪了不少人,没什么知心朋友。

    想喝酒时,就会想到龙景狂这个侄儿,就会邀龙景狂过去陪他喝几杯。

    龙景狂若是心情尚可,都会赴约,不过龙景狂不能多喝酒,都是点到即止。

    司马东醉洒间也跟龙景狂提过几次将司马若嫁入景王府,每次龙景狂也是伪装自己醉了没有回复司马东,这样做是不想伤了与舅舅的感情。

    倒不是这个二舅舅爱慕虚荣,看是他景王什么的,就想攀上高枝。

    若是司马东是这样的人,那他在朝中也不会得罪这么多人,他史笔一转,便是大把大把的银票。毕竟谁不想留名清史?

    而是司马若……一直很想照顾他。但是龙景狂不这么想,一来他身子不好,根本就没有想过娶妻,二来确实对司马若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既然拿她当妹妹,作为哥哥的当然不想误害她的终身……

    那时候龙景狂是这么想的。可是如今回头想想,说到底还是对司马若没有爱情。

    后来他才明白,一旦爱了,便顾不得许多。

    那时候龙景狂是这么想的。可是如今回头想想,说到底还是对司马若没有爱情。

    后来他才明白,一旦爱了,便顾不得许多。

    就算生命只有一天,也会爱到底。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若儿。来找表兄,可是有事?表兄最近事情挺多的,如果若儿只是顽皮,那表兄就要失陪了。”

    “没有什么事,若儿其实也不想打扰表兄做正事,毕竟表兄是男儿,男儿岂能痴痴缠缠,只是若儿想见表兄了,想得紧。还有,刚才碰到景王妃表嫂……她似乎不太欢迎若儿,本来若儿还想与景王妃表嫂联络一下感情的,毕竟我们两家是亲戚关系,而且又是女子。若儿一向孤单,表兄是知道的,凰国贵女们都不喜欢跟若儿玩。所以……”

    司马若表现得无限委屈。

    由于司马东的一支史笔得罪了不少官员,那些贵女们就联合起来排斥她。

    也因此一些宫宴司马若都很少出席的,不是抱病,就说不在凰城。

    龙景狂也是知道司马若一直被贵女们排斥这个问题,可是他帮不了她,这需要司马若自己去突破这个难题。

    而东方……

    他想东方只是对他,及景王府的事情漠不关心,倒不是针对司马若的。

    是司马若误会了。

    “表兄,带我去见景王妃表嫂好不好。若儿与她今天是初见见面,真的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了表嫂。若是若儿有开罪之处,是一定要道个歉的。否则就是不识礼数了。”

    司马若这话,既是表明了自己是一个懂礼数的女子,也是指责了东方揣架子,初次见面就敢对她这个表小姐摆臭脸。

    “若儿,下次吧。儿,她大概心情不好。”

    龙景狂也不想二人关系僵化,便只有如此说。况且刚才的事情他并不知道。

    “表兄,作为景王妃,不管心情好不好,都不能这样的吧……呃,若儿错了,不该这么说表嫂的。不过表嫂这样,却让若儿以为,真是自己犯下无意的错误了。既是表嫂心情不好,不是若儿的原因,那我就放心了。”

    这话便是明显指责东方的不称职了。以及再次指责东方的态度问题。

    正好柳儿经过,听了一耳朵。

    本来柳儿刚才也是觉得自家小姐对司马若那态度,有些冷淡的。

    不过如今看司马若的作为,才终于知道小姐为何……

    小姐看人就是准,知道司马若不是个好货色。

    柳儿实在气不过自家小姐被如此抵毁,只好说,“景王,刚才这司马小姐上府,冷不丁就冲过来给我们小姐打招呼,实在把小姐吓了一跳,而小姐的性子比较冷,景王也是知道的。我们小姐知道司马小姐是景王的表妹之后,也让司马小姐留下等景王回来了。小姐有点累,就先回去休息了。如果司马小姐有何不满,可以直说的,不用跟景王打小报告的。”

    柳儿那一双冷眼瞪向司马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