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30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柳儿那一双冷眼瞪向司马若。

    司马若被刺激到,小小一个丫环居然敢爬到她这位表小姐的身上。

    司马若被刺激到,小小一个丫环居然敢爬到她这位表小姐的身上。

    莫不是东方持宠生娇?

    是,她也是知道龙景狂若不是真心喜欢东方,是不会娶她为正妃的。

    东方的后台是一回事,可是龙景狂……也不象是会屈就自己的男子。

    便是因为司马若知道这些,才更加对东方在意了起来。

    景王侧妃的位置,司马若想要,也发誓一定要得到的,绝不能失败。

    反瞪柳儿,司马若笑眯眯的问,“这位姑娘是?若是本小姐没有记错,这位便是景王妃表嫂的丫环吧?”

    “是。”

    柳儿挑挑眉,她是丫环又如何,正因为她是丫环,才要护主。

    “一个丫环,胆敢指责我,的意思便是我故意在表兄面前,说景王妃的坏话,挑拔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了?”

    这个罪名实在很大,尤其东方是龙弘指婚的,司马若实在担不起这罪名。

    “难道不是吗?”

    柳儿也是越来越有胆色了,居然与司马若瞪眼对视起来。

    “表兄,看……”

    司马若拽着龙景狂的衣袖摇个不停,“若儿倒是不知景王府的丫环何时变得如此嚣张了,居然敢骑到主子的头上了。”

    便是东方治下不力的指责。

    “若儿,先回府吧,改天表兄再去看。”

    龙景狂也不想这事儿闹大了,否则也是有些头痛。

    东方,他惹不起那女人……

    而司马若是他的表妹,好歹有点儿亲情。

    “表兄,不,若儿从小到大还没有受过这等指责和羞辱,实在担当不起破坏人家夫妻感情的罪名,而且这丫环还给我扣了一个惹是生非,挑拔离间的帽子。我如何能这样算了?”

    非要龙景狂给她一个交代不可。

    她就不信一个小小丫头,龙景狂还会护着不成?

    即使再在意东方,不可能连东方的丫头都护着吧?

    “柳儿,给表小姐道歉。”

    龙景狂也是沉下了脸。

    在他的心中,柳儿也只是一个丫头,虽然柳儿是东方的丫头,但既然入了景王府,确实不能对客人如此冲撞。

    况且柳儿刚才口口声声说“小姐”,这样来称东方,惹他不快了。

    东方如今是景王妃,如何能象没有出嫁那样称小姐?

    “这个可不成。”

    柳儿相当坚持,“柳儿发誓,刚才字字句句绝对没有虚假。柳儿是代小姐澄清,若是柳儿就这样道歉了,岂不是承认自己作假,存心诬陷表小姐了?这样一来会连累小姐的,大家便会坐实了我们小姐的罪名。柳儿怎么样无所谓,但是不能让我们小姐承受委屈不是?”

    “的意思是,代表的是景王妃,所以不能道歉了?”

    司马若的语气更强硬了。

    “柳儿当然不能代表了小姐,柳儿只是为小姐抱不平。坦白说我们小姐大度,回清心园后就睡觉了,提都没有提过表小姐一句呢,更没有说过表小姐一句不是。”

    这话既代表了东方漠视司马若,又代表了东方是个安份的主。

    这话既代表了东方漠视司马若,又代表了东方是个安份的主。

    司马若也是听出来了,当即更气个半死。

    坦白说,若不是柳儿一口一句小姐,龙景狂也是欣赏柳儿的作为的,敢为自己主子抱不平的奴婢才是好奴婢。

    看来东方身边的丫头是极忠心的。

    当然,也有机智。

    便是学富五车的司马若在柳儿一张能言善辩的嘴下,也讨不到半分好处。

    “表兄,听……听……景王妃,根本就没有将我看在眼里,怎么说两家也是亲戚,而且我作为客人而来,她怎么就不招呼一下我呢,她可是景王府的女主人呀。”

    司马若却也不低智,很快就找到理由攻击。

    柳儿一笑,道,“既然知道我家小姐是景王府的女主人,便客随主便,为什么转身就说我家小姐的不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小姐真的没有教养呢。那岂不是陛下看错眼了?”

    这婚是龙弘指的,柳儿这帽子可是扣得极大极大了。

    司马若一时干瞪眼,彻底找不到话来反驳了。

    凭她向天借胆,也不敢说龙弘的不是。

    “好了,柳儿,退下吧。”

    好半天,龙景狂终于发了句话。

    “是,景王。”

    柳儿屈膝,行了个礼,欲,,退下。

    司马若却依然不依,“不成不成,她要给本小姐道歉。”

    “若儿,别闹。”龙景狂实在头痛得很,这女人间的争斗呀,实在是……

    唉,真难以想象皇爷爷成天活在一堆女人中是怎么过日子的。

    ……

    “小姐?”

    柳儿一声呼喊,让大家的视线都转向了后方。

    那里,东方一袭简单的白衣,素净得很,婷婷玉立的站在那里,已经好一阵了。

    柳儿与司马若之间的争执,她也听进去不少。

    还有龙景狂的态度她也是知道一些。

    “小姐,……不是在睡觉吗?”

    柳儿赶紧迎过去。

    因为她自作主张替东方出头,也有点怕东方会责怪她,毕竟如此一来东方与司马若这位表小姐的关系会更糟。

    柳儿想刚才自己还是考虑不周,这样做只是图一时之快到底是帮了小姐,还是害了小姐呢?

    柳儿考虑的种种,东方不是不知道。

    她是自己的丫环,对柳儿东方有绝对的了解。虽然也知道柳儿是有些冲动了,这样与司马若起争执,后面更多的麻烦会接蹈而来。

    可东方不怕麻烦。

    而且柳儿是一心为她的,她不会不领这个情。

    于是,将柳儿一拖,说:“柳儿,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偷懒了,清心园那么多活儿不干,跑来这里碎嘴什么。走吧。”

    “是,小姐。”

    柳儿知道东方此举是为自己开溜,于是便赶紧的想走了。

    偏偏司马若是个没有眼色的,又或许说她以为如今自己处于上风。

    于是,就拦住柳儿的去路,“必须得给本小姐道歉。”

    “若是本妃的丫头做了什么错事,非得道歉的话,就由我这个主人来吧。

    “若是本妃的丫头做了什么错事,非得道歉的话,就由我这个主人来吧。是我教导不周,才会怠慢了表小姐。或者表小姐的意思应该是儿的教养,担不起景王妃这个位置?无妨,如果表小姐有什么高见的话,不妨去跟陛下说说。若是陛下也认同的话,那么……给本妃一纸休书,本妃也是接受的。”

    “……”司马若一时呆住,无从反驳。是呀她有什么资格批评东方?

    那可是陛下指婚,便是东方真的不称职也轮不到她来说。

    司马若看了一下龙景狂的脸色,见龙景狂并没有怒,也没有怪责自己。

    于是就挺了挺胸,“景王妃表嫂,若儿没有半分指责表嫂不是的意思,若是说了什么话让表嫂误会了,若儿抱歉。还有,表嫂大概是不知道吧,若儿自小与景王表兄感情深厚,说话便有些口无遮拦了。不过表兄一向不会怪罪若儿的,希望表嫂也不要跟若儿一般见识。”

    “表嫂二字,就去掉吧!”

    东方的脸色还是那么冷。

    睨了一眼司马若,“我不管想什么,也不管玩什么,总之,不要触及到我的底线,否则不管是表小姐,还是谁,都绝对没有情面可讲。柳儿,我们走。”

    这次,东方是强势的。

    居然是半分情面都不给司马若,当然也把龙景狂忽略了。

    龙景狂握拳,他不是气东方,他只是不甘心她这态度背后与他之间的感情。她一点都不将他放在眼里,才会如此的。

    东方,为什么可以这样……

    “表兄……”

    司马若也是看出了龙景狂的不快,本来想再加一把火,可是龙景狂却说,“若儿,……先回府吧,改天表兄再去看。”

    “是,表兄。”

    这次司马若应得很乖巧,因为她看出龙景狂对东方已经不满了。

    ……

    清心园。

    柳儿一脸怕怕的跟在东方后面,进了院。

    东方睨了柳儿一眼,“很怕我?”

    “刚才……柳儿一时冲动,为小姐惹来了麻烦所以……”

    “柳儿。每做一件事,都会产生正反两面的效果,但有些事情却是不得不做的,即使会惹来麻烦。我相信柳儿也是权衡过才做的。既是如此就不要怪责自己了。因为我也不会怪责。我只是担心。司马若那人,绝对不是个善类,我的身份她当然不敢如何,她也不能如何。可是呢,我担心她会对使阴招的,以为折了,就是折了我的左旁右臂,这样才会是第一个受害者。从今天起,自己小心吧。出门便带两个保镖吧,我会叫淡一安排的。”

    “是,小姐。”

    柳儿没想到东方如此为自己想着,而且想得这么长远。

    小姐,果然是值得追随的。

    ……

    东方这一番话,后来进来的龙景狂显然也听到一些了。

    他踏着碎步进来,还咳了咳,引起东方的注意。

    “去忙吧。”

    东方扫了一眼柳儿。

    “是。”

    “去忙吧。”

    东方扫了一眼柳儿。

    “是。”

    柳儿退下了。

    东方望向那走向自己的龙景狂,她没有先说话,而是等着龙景狂先说。

    他会问罪于她吗?如果那个司马若对他来说真这么重要的话……

    “王妃。”

    龙景狂是这么称呼她的,都不叫她儿了。

    东方挑了挑眉毛,等着他继续说。

    “本王的表妹或许是令王妃没什么好感,不过王妃作为这景王府的女主人,府上有什么客人来到了还是要照顾周到的。”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称职的王妃。”东方笑道。

    果然,龙景狂还是指责她了。

    算了……她早料到的。

    “还有景王,本妃的眼睛不瞎,本妃看到的司马小姐,那是一个将我看成是情敌的女人。而不是所谓的表嫂。所以,我的意思是……她实在没有必要将我当成情敌的。若是她有意要嫁,也有意要娶,便……娶吧。”

    “东方,就这么希望我娶别的女人吗?”

    龙景狂暴怒。

    东方的话可是踩到他的底线了。

    “世间男子,莫不希望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难道景王会是个另类?千万不要。儿可受不起。千万不要说什么,会为了儿不娶侧妃,守身如玉什么的,一来儿不信,二来,觉得太滑稽了。”

    “滑稽?”

    龙景狂眉眼凌利了起来,“我对的感情就将它看成是一种滑稽的表演吗?”

    “景王。不必动怒。或许现在觉得对我的感情独一无二,很珍贵,我应该三跪九叩,感恩带德。可是我早说过了我不相信爱情。所以拜托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如何才能信我?”

    “怎么都不信。”

    这便是东方的回应。

    “可是,却相信欧阳秀。”

    龙景狂抓狂,这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东方,当初答应嫁给他,是心甘情愿的,对不对?为什么相信欧阳秀,却不相信我呢?”

    “因为……他可以为我去死。而且,已经死过了。”

    “本王也可以为去死……还有,欧阳秀他明明好好的活着,为什么却说……他为已经死过了?”

    这之间,有点诡异的感觉。

    “有些事情不必明白。反正,不管如何想,如何不认同,普天之下所有男子,我唯独相信欧阳秀。只有他,不会背叛我。我或许对他算不上爱情,可是愿意与他相守。爱情之于我已经太搞笑,我宁愿相信两个人相守一辈子是基于一种相互间的信任,而不是爱情。爱情太薄弱,这种感情随时都有可能改变。”

    “信任就不会改变吗?”

    龙景狂眼睛都通红了。

    “至少,我对秀不会。”

    “东方,眼中的欧阳秀就是这么完美的男人吗,他难道没有缺点吗?”

    “有。他的缺点就是太体贴,太温柔……”

    “……”

    龙景狂终于无言以对了。

    不能跟东方讨论欧阳秀的话题,这个女人已经中了欧阳秀的毒。

    ……

    不能跟东方讨论欧阳秀的话题,这个女人已经中了欧阳秀的毒。

    ……

    晚饭的时候。

    龙景狂缺席。

    东方听逐月说龙景狂去天香楼吃饭了。中午也是在天香楼用餐的。

    东方胃口不错,连吃了两碗饭。景王府的饭菜味道还不错,她很喜欢。

    吃完了,便回清心园……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