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87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那边。

    天香楼一包厢,龙景狂从追风的口中知道东方胃口很好,居然吃了两碗饭。难道他不在府中对她就丁点影响都没有吗,居然胃口比平时还要好。这实在是太打击人。

    “欧阳秀,到底是对她施了什么魔咒?”

    半个时辰前,龙景狂派人亲自去请了欧阳秀出来的。

    当然不是为了与欧阳秀一起喝酒聊天,只是……不吐不快。

    他倒是想研究一下欧阳秀这个男人到底有何过人魅力,为什么他在凰城这么受欢迎,而且东方这个女人还对他死心塌地。

    “景王,人与人的关系是一种交心。景王之前不是自信满满,说可以得到儿的心吗,可是才成亲几天,就失去耐性了吗,这样对秀说话,是不是等于承认,得不到儿的心,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她的心呢?”

    老实说,欧阳秀看到龙景狂如此拙败,他是有些高兴的。

    同时,更心伤。

    如果不是陛下赐婚,他与东方便会继续在一起的,即使不能马上成亲了,起码相依相偎也是幸福的。

    所以欧阳秀对皇权,也是产生了某种程度的憎恨。

    “欧阳秀,是不是很得意?哈哈,得意也是没有用的。东方她还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是。光看着,抢不到。”

    “景王,原来如此肤浅,以为说这些话秀就会生气了吗?人生走到最后,才是赢家。如今才刚刚开始。即使她是他人妇,但阻止不了我继续爱慕她。可以说秀无耻,不顾世俗与礼教,可是与之相比,秀觉得忠于自己的感情更加重要。所以龙景狂,如果我实在觉得和儿过不下去,便……休了她吧。即使她是弃妇,秀也会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弃妇……”

    “……”

    龙景狂紧握酒杯,这欧阳秀太可恨了。

    “还有,谢谢的盛情款待。秀今晚不能多喝酒了,还要参加科举呢。”

    “欧阳秀,不是对功名没有兴趣吗,为什么要凑上一脚?”

    “要为自己争未来,必须有权力。秀现在才看透这一点,真是有些愚蠢。不过,亡羊补牢未为晚。景王,便继续喝吧。”

    ……

    第二天。

    东方与龙景狂回门。

    携带了许多礼物,可是这些礼物并没有让慕容以和颜悦色,反而东方得到如此重视,挺让慕容以郁闷的。

    而且更让慕容以生气的是,东方居然差人捎了些礼物去映居那边……

    果然是一对讨人厌的母女。

    虽然心里憋着气,可是慕容以招呼龙景狂还是尽显女主人的周到的,再加上东方丰远也早早就下朝了,在家里亲迎龙景狂,这一家子在一起聊了一圈……

    虽然心里憋着气,可是慕容以招呼龙景狂还是尽显女主人的周到的,再加上东方丰远也早早就下朝了,在家里亲迎龙景狂,这一家子在一起聊了一圈……看来也是和乐融融的气氛。

    只是东方唇边挂着一味冷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大厅,便往映居那边去了。

    ……

    母女二人聊了几句。

    由于燕月映知道东方成亲后第二日并没有依时进宫给皇后请安,这引起大家的讨论,却不知道其中原因。

    燕月映作为母亲,便细问东方,“儿,与景王成亲后,可是发生了什么,听说们没有依时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

    “是这样的。娘,当时,我中了纳兰家的迷乱药……艳阳红。所以……”

    “艳阳红?”

    燕月映一听,脸色都变了。

    “娘?”

    为何燕月映的反应会这么奇怪……

    东方忽然想到……

    “娘,不会是也中过这种药吧?”

    “……”燕月映的脸色变得更奇怪。

    “为什么,是东方丰远对这样做的吗?”

    日的是为了驯化她吗?

    “儿。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有一点很奇怪。娘会上古遗术这事,儿也知道的吧……其实一开始,娘也是挺有天资的,进步很快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何……我便是怎么练习也没有进步了,甚至步步后退,我一直弄不清楚原因。不过细细想一想,那是……跟了爹之后的事情……所以,我不能百分百肯定,可是我觉得会不会是跟艳阳红有关呢?”

    燕月映也是知道东方在修练上古遗术的。

    东方又中了艳阳红,看样子如今是没事了,可是艳阳红到底与灵术的流失,有没有直接关系,她一直很怀疑,于是就把这个东西告诉东方。

    “娘,我会弄清楚这件事情的。对了,我最近遇到纳兰家族的人。他管我要秘笈,我没有给他。我相信当初给娘秘笈的那人,应该很快会来找娘的。如此,秘笈就先还给娘亲吧。”

    东方没有贪那秘笈,她都背熟了。将秘笈还给燕月映,同时想着刚才燕月映的话……灵术的流失,难道会跟艳阳红有关?

    ……

    大厅里。

    由于东方丰远与龙景狂聊着聊着,便聊到朝政上面的事情,慕容以不便旁听,就退下了。

    东方丰远试探的说,“不知道景王,是不是想作一番大事呢,如果景王有这个心思,我左相府是全力支持的。”

    这便是表明了态度。

    轮到龙景狂表态了,“如此,就谢过岳父大人。”

    这么一来,左相府与景王府,算是结盟了。

    而龙景狂一声“岳父大人”叫得东方丰远开怀不己。

    面子上却说,“使不得使不得,景王终是君,微臣是臣……还是叫我左相吧。”

    “在景狂的心中,已经把岳父看作是父亲一样的人了。景狂自小丧父,这个事情岳父也是知道的,还希望岳父以后多多提点才是。如此父子同心,定能所向披靡……”

    “在景狂的心中,已经把岳父看作是父亲一样的人了。景狂自小丧父,这个事情岳父也是知道的,还希望岳父以后多多提点才是。如此父子同心,定能所向披靡……”

    “那是。还有一事,就是犬儿也想参加这次的科举,不知道景王怎么看?本相听说,那欧阳世子也是要参加科举的,李家那六小子本来想在今年一举夺得状元之名的,不过他听说那欧阳秀要参加,便说明年再参加。

    “本相认为,他是自知自己才学比不过欧阳秀才却步的。可棋儿,本相也知道不管是今年还是明年,以他对文学方面的造诣,怕是都拿不到这个状元之才。

    “不是本相对武职有意见,只是,还是文职相对轻松。而且还有我罩着。本相不想自己唯一的儿子将来走偏了……,如今左相府与景王府也是同气连声,不如景王给本相点意见?”

    其实只是想从龙景狂的嘴里探听一下龙弘的意见。

    因为这些个六大家族的第二代,相信龙弘也是一一看在眼里的。

    虽然龙弘给东方棋指了孙嫔的侄女孙凝露为妻,不过东方棋这个不听话的,至今不愿意与孙凝露成婚,怕是陛下对东方棋有意见。如此便不好在朝中谋得好前程了。

    “若是参加,自然是好。如今的朝庭正缺人才呢,皇爷爷也希望能从这次的科举中选人,尤其是可以帮得到景儿的。如此看来,相信皇爷爷对左相府,也是有寄托的。”

    龙景狂这话便是进一步说,龙弘与自己已经形成默契,将来由他接手凰国江山。

    而左相府尽可以大展拳脚,只要是站在景王府这边的,龙弘都不会介怀。

    便是东方棋无才,可是为了谋得大局都会得到一些重用。但是以后东方棋会有什么造化,便要靠他自己努力一把了。

    “如此,本相便明白了。谢过景王赐教了。”

    “对了……儿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她又开溜了?”

    “呵呵,本相这个女儿有些顽皮,景王便包容一下吧。相信她一会儿会回来的。”

    东方丰远心里想,这东方大概是去看燕月映了。

    “本王挂心,我还是去找找她吧……”

    ……

    东方刚离开映居,便与龙景狂碰个正着。

    而东方丰远跟在拦不住的龙景狂身边,见到东方便朝女儿使了一个眼色。

    东方可没有与东方丰远有何交流,直接便看向了龙景狂……

    “好了吗,好了我们回府吧。”

    这左相府,便是一刻都不想待。若不是自己的母亲在这里,她来都不会来。

    “刚才经过另一院,听说……那是大少爷在里面居住,他得了麻疹?”刚才龙景狂就提起这问题,东方丰远是吱吱唔唔的……

    “这事爹最清楚了。”

    东方冷笑。

    ……

    龙景狂看向东方丰远,东方丰远更吱吱唔唔了,只好说,“染上了麻疹那是得隔绝,免得府上的人也染上。所以景王最好别靠近那里。”

    “……”

    “这事爹最清楚了。”

    东方冷笑。

    ……

    龙景狂看向东方丰远,东方丰远更吱吱唔唔了,只好说,“染上了麻疹那是得隔绝,免得府上的人也染上。所以景王最好别靠近那里。”

    “……”

    龙景狂扫了一眼东方。依他之前的猜测映居那位才是东方的母亲,而东方冀是映居那位生的,便是东方的兄长。可是她为何都不靠近那个院子一下呢?

    难道,他猜错了?

    “……”东方也是清楚龙景狂想什么。哈哈,那院子里面的人只是一个替身,她哥哥早外面活动去了,哥哥神智已经恢复,怎么会被困在小小的左相府。

    他们身体里流着的可也是皇族的血脉,而且是称霸了整个大陆五百年的皇族。要论高贵,便是比龙景狂也不差。

    ……

    慕容以准备了隆重的宴席招待龙景狂,而慕容以知道今天龙景狂会陪东方回娘家,所以早早就有所谋划,存了私心。

    东方淑被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还安排坐在龙景狂的身边。

    虽然说如今东方画已经嫁去秦国,应该没有给东方画铺路一说,可是看见东方如今的称心如意,慕容以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着也要给东方添添堵。

    而且让东方淑成功入了景王府,这个丫头怎么着也会对自己感恩戴德吧,以后东方有什么动作便可以透过东方淑来对付她,监视她。这是慕容以自以为高招的计划。

    ……

    东方淑一脸妩媚的笑,“景王,让淑儿来给布菜吧。”

    “不必。”

    龙景狂连看都不看东方淑一眼,便对东方道,“本王的王妃才知道本王的口味。”

    一句话,就将东方淑呛了回来。

    本来以东方的性子,她未必会如龙景狂的愿给他布菜。

    可是看看慕容以那神态,明显就是要看她东方的笑话。

    她怎么能让慕容以看笑话呢?

    于是道,“淑儿妹妹真是温柔体贴,日后谁要是娶了淑儿妹妹定是很有福气。不过给景王布菜这种事还是让我这个景王妃来做吧,的确,本妃比淑儿妹妹更清楚景王的口味道。”

    “……”

    东方淑被东方这么一说,心下不喜,可是脸色依然是笑着的。

    东方淑不是个没有眼色的,她听慕容以的话打算进景王府,如若东方这个正牌的景王妃不同意,也没那么容易。

    本来对于进景王府只是存了几分的期盼,可如今见龙景狂的脸色是越发好了,想怕他的病也不成大碍了。

    这样一来,日后凰国的江山必然是龙景狂继承。如今即使进入景王府做个妾,将来在后宫也能占一席之地。

    东方淑一直就有攀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思,如今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了。

    所以,她也不想明面上惹东方不快。或许可以利用东方与慕容以之间的矛盾,找到机会左右逢源,然后成功进府。

    ……

    要说龙景狂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东方真没有那么清楚。她只是随便挑一些看着不错的菜给龙景狂。

    要说龙景狂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东方真没有那么清楚。她只是随便挑一些看着不错的菜给龙景狂。

    龙景狂也吃得很好,看不出不喜欢。

    慕容以睨到二人的默契,心下也不愉快了起来。

    看来东方这个贱人真是得到龙景狂的欢心了。

    如今东方丰远居然也要站在景王府这边,没有选择六皇子以及镇国公府,慕容以说不出的不愉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