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18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绝世高手真武世界都市天龙至尊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最后,他听到微弱的呼唤……

    “龙景狂……我……在这!”

    是东方!

    龙景狂顺着那声音找到她,见她坐在一棵大树底下,衣袖上染了血……

    她受伤了。

    “怎么回来?”

    举着火把就近,龙景狂一看,看见她的脸色青紫,“中毒了?”

    “刚才被一只不知名的动物咬伤了。森林里总有这些危险又奇怪的动物,这个森林似乎比我们想象的危险。”

    东方如今确实乏力,被咬伤的时候她就撕了衣袖,然后利利器放出黑血,如今已经好很多了,只是气息弱得很。

    她担忧,她是走不出这个森林了。如果挂在这里真是冤枉死了。

    “先走吧。龙景狂。我想我大概不能陪走下去了。”

    倒不是矫情,人在面对大自然的时候,就算平时有多大的本事,有时候都是发挥不出来的。

    尤其是她连咬伤她的毒物长什么,都没有看清。一是天黑,光线差,二是那毒物实在逃得太快了。

    她的脚边还放着一只刚打来的野兔,她正想回去就被咬伤了。

    “东方,我是不可能放下的。况且天这么黑,叫我怎么走?我们还是先想办法填饱肚子,然后睡上一觉,等天亮再想办法吧。”

    “在这里过夜?”

    东方不是没有试过在森林里过夜,可是她还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森林,怎么走出走不出去,还非常危险。

    万兽山林已是危险了,可是她在万兽山林不会迷路。

    在这个森林,却容易迷失了方向。树长得太高了,根本看不到那里是东方那里是西方,也试过从枝叶茂盛程度分辩。

    可是很奇怪,这树木的枝叶茂盛程度棵棵不同,那么那里是东南西北?

    可是很奇怪,这树木的枝叶茂盛程度棵棵不同,那么那里是东南西北?

    “不得不在这里过夜。可是,不要怕,还有我呢。”

    这个时候龙景狂难得的发挥他的男子气概了,背起东方就走。

    他要找一个比较好休息的地方生火,把打来的兔子烤了吃,还要找一处水源。

    东方趴在他的背上,吃力地举着火把。

    其实她的眼睛好几次困得要闭上了,可是又知道如果她睡了,那么所有事情都得龙景狂一个人承担。

    除非他放弃了她,一个人走,否则他们生还的机会更少了。

    ……

    龙景狂终于找到一处水潭,水潭旁边有一小块空地,还有几块石头。

    他把东方放在石头上,让她躺着休息。

    “儿,再支撑一下。我给弄点水来。”

    龙景狂找了一张大树叶,卷起来,给东方盛了一些水来。

    东方本来就口喝得很,猛的喝了几口,人也精神了不少。

    龙景狂看她好一些了,就去处理兔子。最后烤好了,给她拿来一块。

    “吃吧。”

    “虽然饿,可是,一点也不想吃。”

    是的,中毒后她只想睡觉,又知道自己这个情况怕是会一睡不醒。

    她饿,可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没事,我撕了给吃。”

    龙景狂知道她或许是看到一大块就没有食欲了,于是给她撕成小块,喂进她的嘴里。这一刻东方忽然生出一种感觉……

    眼睛湿湿的。

    “龙景狂,对我挺好的。平时我对态度比较差。其实可以丢下我的。”

    吃了东西后,她的力气似乎恢复了一些。

    “我舍不得。”

    龙景狂看着她的脸,“我想,如果我真的把丢下了,自己走出去,活下来了。那么我也是会后悔的。肯定会后悔。”

    “呵……”

    她笑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人在生死之际,往往最考验感情。这个时候若是龙景狂不是真的对她有感情,根本就不需要受这个罪,背着她走了这么远的路。

    虽然说他抛下她,未必可以活着离开,却轻松许多。

    “儿……我……我不是想趁虚而入。而是我希望,如果这次我们可以活着离开,能不能好好的过日子?”

    他请求。

    “一直都是好好的过日子呀。不过我们对于好好过日子的理解不同而己。”

    她轻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做真正的夫妻。”

    龙景狂的脸红了一下,而是想到那些,如果他可以真正拥有她,那么即使是立马死了,都不会有遗憾了。

    “真正的夫妻?”

    东方笑了一下,“做夫妻不难,可是做恩爱的,一生都不会背叛对方的夫妻,太难了。知道我怕什么吗?”

    “怕什么?”

    他知道她心里是有顾忌的,不过以前一直认为她拒绝他的原因是因为欧阳秀……可听她如今的口气,又不象。

    “说好的一生一世,却生生背离。背离也就算了,还要伪装恩爱。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说好的一生一世,却生生背离。背离也就算了,还要伪装恩爱。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当初如果龙起津不相信她了,不爱她了,他狠心休了她,要她离开七王府,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是他却表面与她恩爱,心里却在利用她及欧阳秀,还要与东方画有了孩子,叫她如何接受?

    “儿,受过伤害?那个人……是谁?”

    龙景狂想,应该不会是欧阳秀。欧阳秀对她这么好,怎么会让她受伤?

    那么……是龙起津了?

    只有她对龙起津的态度值得玩味。

    “儿,与七皇叔之间……”

    “那都是前尘旧事了。”

    东方闭眼,不想再提。前世,重生,这种诡异的事情如何对他说?

    她可以对欧阳秀说出口,可是却无法对他说出口。

    她的前世人生中,根本没有他,没有龙景狂这个人。

    “那好吧……”

    龙景狂沉默了一下,虽然东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这种反应,却表明她与龙起津之间确实有什么了。

    可是,自从他开始争位之后,也对龙起津作过调查……

    龙起津也是在百花盛会的时候,才与东方结识的。

    龙起津也没有与别的女人有来往,东方却怎么说是背叛了对方呢?

    ……

    “儿,不如我们在那树上休息吧。”

    龙景狂看到一棵大树,那里有个好位置可以供二人休息。

    他们坐在这里,太危险了。睡着了有野兽来把他们吃了都不知道。

    “可是我上不去了。”

    身体很绵软,她试了一下灵力,居然都被毒性压抑住了。

    只要一施展,就痛得很。

    “没关系,我来抱。”

    龙景狂抱起她,一鼓作气,飞身上了那棵大树。他让东方在他怀里的位置躺好。

    “就这么睡吧,儿。”

    这是成亲这么久以后,他们之间唯一的亲近机会了。

    “这样不累吗?”

    底下有肉垫子,东方倒是舒服得很。

    “不累。况且抱着,我喜欢。”

    “这不代表什么,龙景狂……”不喜欢他误会了。

    确实,她如今需要人照顾,可是不代表她会由恩生爱。

    如果可以由恩生爱,她要报恩的对象可不只龙景狂一个。

    “我只是说我喜欢。儿。可以继续不喜欢我。甚至,我也希望自己对的爱,可以减轻一点点……可是,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爱与不爱都是不能控制的吧。”

    “或许。”

    爱与不爱,都不能控制,爱情是个变幻莫测捉摸不定的东西。

    它很狡猾,也很有魅力。

    它可以让人幸福,也可以蒙蔽人的眼睛,让人变傻。

    它可以让人飞蛾扑火,什么都不顾,也可以忽然间就消失,让人变得绝情残忍。

    爱情,让人为它生,为它死,被它骗了的男女何止千千万万。

    ……

    东方实在很累了,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而龙景狂听着她的呼吸声,也慢慢的睡去了。

    天,大亮。

    他们听到了鸟儿越发清亮的叫声,双双睁开了眼睛。

    天,大亮。

    他们听到了鸟儿越发清亮的叫声,双双睁开了眼睛。

    由于树太高,阳光仍然没有透进来多少,可是那光线却比晚上好太多了。

    东方施展一下了筋骨,此时龙景狂却沉声道,“最好别动……”

    “为啥?”

    才刚醒来,东方有些迷糊……

    “……”

    龙景狂不说话,脸却蔽得通红。东方一直躺在他怀里,间中她动了几次,如今更是直接坐在他那个地方之上了。

    东方又无意间动了一下,虽然动作不大却惹得龙景狂伸手,将她抱紧。

    “再动的话,我要吻了。这是勾引我。”

    “……”

    这么露骨的话,东方算是明白了。低头看了看,确实她坐的部位有些敏感。

    “不是故意的。”

    她往旁边挪动,想坐在树枝上。

    “还动?别怪我。”

    龙景狂忽然伸手,将她的身子转过来,压向她的唇……

    二人的唇,忽然间绞在一起。

    龙景狂的吻由压抑化作了张狂,然后就是放纵……

    他的舌,,探进她的唇里,一寸一寸,好好的品尝着她的味道……

    东方想伸手推他,又意识到二人这是在树上,一推估计就大家都掉下去了,于是紧紧的抓着树枝。

    她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他的俊脸。他却是轻闭上两眼的,似乎很迷醉……

    这男色,还真是该死的迷人。东方的心房鼓捣了一下……

    龙景狂越吻越深,而且有些恨她没有进入状态,于是就咬了两下她的唇,让她小疼了一下。

    “咬我?”

    东方埋怨的看着他。

    “谁叫……”不回应他。害他一厢情愿。

    “……”

    东方不满地擦着自己的唇,她的想法却是刚才不推开,不让掉下去就已经很好了。

    “谁允许吻我的?”

    东方抗议道。

    “吻自己的妻子,天经地义。全天下人都不会有意见的。怎么,不同意?”

    龙景狂调侃地看着她。

    “说真的……龙景狂。”

    东方考虑了一下,认真地说,“这么执著的话,我是怕会伤害到呀。”

    龙景狂这个人对于感情实在是固执得很,而且有些小气,经常吃欧阳秀的醋。

    即使与他是夫妻名份,可是她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就这样接受这个缘分。

    “爱情不是需要执著,需要坚持吗,难道我执著的爱自己的妻子,也有错?”

    龙景狂听到她的话,不可否认,有些受伤。

    “爱妻子,没有错。但是,能忍受的妻子她的心里从来没有?以前没有,或许拿当朋友,合作者,可是没有想过要嫁给。现在没有……虽然刚才吻我的时候……好吧,生理上也起了些反应。

    “但是,情,,欲就是爱吗?将来……将来不知道。毕竟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东方是比较理智的。

    而她也不想玩弄龙景狂的感情。龙景狂又不是龙起津。

    “那就为着将来的一点丁可能会爱上我的可能。我就不会如今便放弃。”

    而她也不想玩弄龙景狂的感情。龙景狂又不是龙起津。

    “那就为着将来的一点丁可能会爱上我的可能。我就不会如今便放弃。”

    龙景狂直视她如水的明亮双眸,吻了一下她的眉心。

    “谢谢对我的坦白,东方。”

    真正能做到这份坦白的女人又有几个?

    他相信自己自身的魅力,无论是外表还是权势,即使女人不是真正的爱他这个人,可是也会看上他的条件,而希望坐稳景王妃这个位置。

    或许她的淡泊名利,她的不为所动,更加深深吸引了他。

    希望她会真正的爱上他这个人。不为名,不为利,不为权谋与算计。

    “龙景狂,可是又让我背上了一份情债。”

    东方无可奈何,深深叹息。

    “谁还让背情债?”

    “不是知道吗,明知故问。”

    不相信他会不知道。

    “欧阳秀?”

    这个时候实在不想提欧阳秀这个名字,“心里有他?”

    真的想知道。

    “有。可是……不是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

    龙景狂是既受打击,又有丝丝期待。

    “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又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对任何男人产生什么爱情了。因为心死。若说这个世上我最信任的男人是谁,必然是他。可信任并不是爱情,不是吗?但是,若女人一定要嫁,非得嫁一个男人。我不介意是他。这么说明白了吗?所以,以后……别吃醋了。”

    “这是对我解释了?”

    龙景狂心里无尽的欣喜,虽然他有点知道或许自己又过于乐观了。

    “我只是不希望处处针对他。以后他便会在凰国任职,而,如果可以一直活下去,将来是会继承凰国的吧。俩一个君,一个臣,若是能携手,便能将凰国带向辉煌,造福百姓。不要因为我,而产生什么争斗。”

    那会是她的孽,她不希望这样。

    “原来是担忧他,担忧我小肚鸡肠,以后掌了权会对付他。”

    龙景狂又有些不快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