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5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欧阳秀,在这个女人心里怎么也是排第一位的吧。

    就算如她所说,她对欧阳秀不是爱情,可她也不爱任何男人。

    她最重要的异性,还是欧阳秀,欧阳秀……

    “爱怎么想我管不着。可是,请希望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龙景狂,知道的,一开始我俩合作就是因为我要对付龙起津。可是有一点不知道。若是任何人伤了秀,我便会跟他死瞌,即使两败俱伤。”

    她这也可以算是对龙景狂的警告。

    “……”

    龙景狂一阵黯然,“若是我呢,若是有人伤了我。若是欧阳秀伤了我,伤了的夫君,又会如何呢?”

    “……”

    欧阳秀伤了龙景狂?她会如何?坦白说东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会为了我,对付他。”

    龙景狂却看出来了。

    然后他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原来相比欧阳秀,他在她的心里,真的什么也算不上。

    “唉……”

    东方轻轻地叹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眼龙景狂。她似乎又做了一次坏人。

    东方轻轻地叹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眼龙景狂。她似乎又做了一次坏人。

    “我们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片森林吧。”

    东方道。

    “好。”

    龙景狂也知道如今不是和她讨论什么的时候,若是他们二人都交代在这里了,那么人生就这么终止了。什么都不存在。

    随便吃了些野果,二人继续在森林里转。

    似乎今天运气还不错,转了几圈都没有回到原点,而且越走越开阔,他们还看到了阳光,看到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下。

    如今已经是快要下山了,那么太阳所在的地方就是西方。

    他们需要找准东方的位置,那么往反方向走就是了。

    “儿,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走出森林了。这些树木越来越稀落了。”

    “是呢。”

    东方也有些高兴,只是她的双腿实在是痛得厉害。

    每多走一步,都需要用上许多力气。

    坚持走了一段,龙景狂也发觉她的速度慢了许多。

    看了一眼她的腿,忽然蹲下身体,“我背吧儿。”

    “不成。怎么可以。”

    虽然腿痛得厉害,可是龙景狂也不是铁打的人,况且走了这么久他肯定也累了。再说她的体重也不轻呀……

    “快上来吧。希望今天能走出这片森林,否则我们又要在森林里过夜了。”

    “可是……”

    “别哆嗦!”

    ……

    龙景狂背上东方在森林里转,他不是没有感觉到累,自己徙步走还可以,如今背上一个人就感觉有些吃力了。

    只是他清楚东方这个固执的女人,如果不是腿实在痛得受不了了,她不会慢下脚步。

    而他不想今晚再在森林里过夜,这样的环境对谁都不好。

    他不想丢下她,只有背着她一步一步走。

    “龙景狂……歇一下吧。”

    东方看见前面有块空地。

    “不成,不能休息。儿,我们快要走出这片森林了。”

    龙景狂已经看见远处的一片绿地了。

    那是一片草地。

    看来,他们真的成功了。

    “嗯,那我们到了草地再休息。”

    东方也看见那片草地了。

    二人继续加劲,终于,半个时辰后,走出了这片该死的折磨他们体力的森林。

    这草原上,有一些比较游牧性的民族,他们以帐蓬作为居住的地方。

    龙景狂掂掂手中的银两,去买了一个帐蓬还有一些吃的用的东西。东方因为腿痛就在旁边休息,看着龙景狂支帐蓬。

    他看着一点也不手生……

    她不免疑问,“为什么会这些的?”

    象他这么锦衣玉食的公子……

    “以前在王府里待得闷了,就会去暗骑营那边找舅舅玩儿,就是司马将军。舅舅是个曾经行军打仗的将军,他们军营里即使是和平时期,也要求士兵们生活在作战的环境里,这样才能时刻保持战斗力。其中,这些帐蓬之类的东西,就是必需的了。我也学习过一些行军类的东西。那时候还有一些幻想吧,希望自己长大后可以接收暗骑营,即使不能象我的父王那样征战天下,为凰国打下秀丽的锦绣江山,但是起码可以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暗骑营是我父王留给我的,也是皇爷爷对我的希望所在……”

    “即使不能象我的父王那样征战天下,为凰国打下秀丽的锦绣江山,但是起码可以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暗骑营是我父王留给我的,也是皇爷爷对我的希望所在……”

    “哦,原来如此。”

    看来龙景狂也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他只是身体不好,许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不过如今身体好转了,看他今天背了她这么久,竟然都撑了下来,她便知道不可同日而语。

    “支好了,进去休息吧。儿。”

    龙景狂对东方笑了笑,同时拿给她一些东西,“一定饿了。这些,虽然有些粗糙,可是和着水吃,也能镇饱肚子……”

    那是一片片干馒头,平时在景王府里反正龙景狂是没有可能接触到的东西。

    “如果能吃的话,我也可以。”

    前世在冷宫的那段时间,她便是连死老鼠都照样吃过,况且是干馒头……

    龙景狂也爬进了帐蓬里。小小的帐蓬,二个人似乎有些紧迫。

    “不好意思,儿,我的钱只够买一个帐蓬和这些粮食。我平时是不带钱的,昨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居然放了几张银票,幸好有银票,否则我们就要拜托人家施恩了。”

    “没关系。”

    那有这么多讲究,对于东方来说这种条件已经比在森林里过夜好很多了。

    “不过,知不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看这风土民情怎么不太象凰国?”

    “是在凰国。我们才走了一天……怎么可能就走出凰国的国境呢,只是凰国的游牧民族我们不太常见。我想这里离景王府也有段距离吧。不过没关系,吃饱了,我们明天继续赶路。我已经给他们买了匹马……还叫他们帮我绘制地图。明天我们就能以马代步了。”

    相信有了马,还有路线图的话,很快就能回到凰国。

    “哦。只有一匹马吗?”

    东方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担忧以他们二人的体重,这马会累得快呀。怕跑不了多远。

    “他们是游牧民族,最珍贵的就是马,所以价格非常高。还有,我看过那马,应该是体力很好的马,日行千里……不必担忧。”

    “那就好。”

    唉,有个男人处理一切的感觉就是妙。以前都是她自己为自己安排一切的。

    “来,让我看看的腿……”

    龙景狂发觉东方的腿总是回来动,显得不舒服。

    “嗯……没事的。”

    东方还想着一会儿吃饱了,就自己去河边洗洗。鞋子里面沾沾的感觉,不用想也是磨伤了。

    龙景狂却固执的要脱掉东方的鞋子,看见她的腿都受伤了,血染了一片。

    “伤得这么重,早说呀。”

    龙景狂怪责她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还有他也大意了些,从前一直没有机会学习照顾女人,也就不知道如何的……细心关切。这个女人似乎也不会照顾自己。

    龙景狂又去给弄来一些药,幸好人家没有跟他算钱,否则他也掏不出钱来了。

    给东方上了药,包扎,才放心的吁一口气。

    “谢谢。”

    给东方上了药,包扎,才放心的吁一口气。

    “谢谢。”

    这包扎手法,也不错。只是包得有点夸张了她的脚丫都塞不进鞋子里了。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好很多了。”

    “好。也是。赶紧吃点东西,早些睡吧。”

    东方也拿给他几片干馒头片。

    龙景狂因为吃不惯这些粗东西,咳了好几气才吃了下去。

    ……

    天黑了。

    帐蓬内,点了一根蜡烛。东方与龙景狂二人和衣休息。

    可是睡了一会儿,东方觉得周身那里都不舒服。特别是她昨天被不知名东西咬伤中了毒的伤口……如今好痒。还有身体似乎也有些痒痒的感觉了。

    她想去洗洗。

    于是,轻声轻脚地起了床……

    ……

    东方找到一个湖。

    夜深人静,应该无人。

    于是,她脱了衣服,走入了那湖水里。脚下的包扎是弄湿了,有些痛,不过也没有办法。身体太痒了,她实在睡不着。

    湖水很冷,因为已经是冬天的气温了。

    昨天躺在树林里却没有感觉太冷,或许是因为有龙景狂这个人肉垫子,而刚才躺在帐蓬里因为有被子也感觉不到冷……

    如今泡在水里,真是一阵一阵打哆嗦。

    她冲冲的想洗好了,上岸……转身,却看见龙景狂蹲在那里,虽然动作不雅,却整个人无尽的华贵与优雅。即使他的衣服也早弄脏了,可是他整个人就是焕发着一种光华。

    “怎么在这里?”

    东方一惊,醒觉到如今不是欣赏他美色的时候,而是……他什么时候来的?

    是不是她脱衣服的时候?

    “我想看看去那里,有些担忧,我就跟着出来了。本来以为是小解的……没想到是来洗澡了。所以,我给把风呢。”

    龙景狂说得理所当然,似乎没有感觉自己那里做得不妥。

    “看到了?”

    东方满脸通红。

    “怕什么,咱是夫妻……”

    “……”

    东方咬咬牙,“把衣服递给我。”

    她气翻了,本来对他的感观才开始转变一些些了,结果他却…哼!

    “得上来。”

    龙景狂是一脸认真,“衣服丢在水里万一湿了怎么办?可没有多余的衣服。”

    “那转过身子。”

    “哦……”

    龙景狂发觉这女人还真好骗,瞧她气呼呼的样子还真相信他的话了呢。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来到的时候她已经泡在水里了。

    ……

    东方火速穿好了衣服,才叫龙景狂转过来。

    “今晚就我一个人睡帐蓬好了,,睡在外面。”东方想,得给他些惩罚。

    “万一我感冒了怎么办?”

    睡外面,好冷呀。

    “关我什么事?”

    东方走回去,钻进帐蓬里,可是不让龙景狂进来。

    龙景狂满脸委屈的,不想睡外面,只好据实以示,“好吧,刚才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是跟开下玩笑的……”

    “我不信。”

    他刚才都那么说了,如今又……明显是想睡在帐蓬里才这么说的。

    “不信挖我眼珠子好了。”

    他刚才都那么说了,如今又……明显是想睡在帐蓬里才这么说的。

    “不信挖我眼珠子好了。”

    他把一张俊脸伸过去。

    “我可不敢。谁敢伤害凰国的皇长孙呀,我还要不要回凰城了?”

    若是龙弘知道,会撕了她。还有龙景狂就算真的看到了什么,她也不会那么残忍挖了他的眼珠子的。只是一时气不过而己。

    “那……要怎么才信?”

    “算了。看可怜,进来吧。不过若是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哼……”

    “不敢。女王大人。”

    龙景狂半开玩笑。

    可是东方却听得敏感,“什么女王,整个大陆都没有女王吧。”

    或许他只是开玩笑,可是这样的话若是让其他人听见,她随时会没命。

    皇室,皇权,就是这么可怕的存在。

    “真的。东方,我大概知道的担忧。所以我们分权吧。”

    龙景狂钻进了帐蓬,可是没有睡意,反而想与她聊聊。

    “分权?”

    什么意思?

    “当初说,若是我夺得了凰国江山,便只要一个城就好了。可是我觉得这样的回报,于来说太小了,太吃亏。所以,我想与分权。分一半的权如何?”

    “要把凰国一半的江山给我?”

    别搞笑了,这种话哄三岁小孩都不会信。龙景狂又不是傻子。那有将江山分给一个女人的。

    就是到最后会不会将一个城分给她,她都不确定的。

    “我所说的分权,当然不是分给一半的土地了。一个女人,不是我小看,我从来就没有小看过。可是这个大陆,小看女人的男人实在是多如牛毛。若是占有凰国一半的江山,怕也是坐不舒服的。对手那么多,就算最终能治得了他们,可是也费掉许多精力了。所以完全不必要这样。我们……共治天下吧。”

    “共治?”

    这话倒是……

    前世,龙起津跟她说过共享江山,立她为后。

    可是却没有共治的意思。

    因为男人是不可能与女人共治江山的,一般来说后宫的女人若不是得到君主足够的重视,对于朝政是不能加以指点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