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2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便是欧阳静,得到了龙弘的重视,也有个度。

    “龙景狂,脑子不正常了吧?”

    东方狐疑地看着他,“还有,有些话可是不能信口开河的哦,我会当真。”

    “我就是希望当真。如果不当真我可要随便了。”

    龙景狂噘噘嘴。

    他这话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的。

    也可以视作对她的诱惑。

    因为他发觉这个女人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轻易打动得了的,那么权势呢,绝对的权势,足可以与他抗衡的权势,如何?

    这个有诚意了吧?

    便是日后他想对不起她,都没有机会。

    “我倒是想听听,要如何跟我共治天下?”

    凰国的大臣们会答应吗?

    “给奏章的审批权。”这个是最重要的,甚至代表了皇权。

    坐在皇座上的人,若是他失去了对奏章的审批权,他就不是一个皇帝。

    “给奏章的审批权。”这个是最重要的,甚至代表了皇权。

    坐在皇座上的人,若是他失去了对奏章的审批权,他就不是一个皇帝。

    “哈哈……哈哈……”

    东方干知了几声,甚至有些怀疑他不是龙景狂了,难道是掉包了?

    “不要这样看着我,儿,请不要怀疑我的诚意。难道是怕我骗吗,利用这样的话来麻醉,与我在一起,得到了,就抛弃?东方我告诉,是我的妃,我的妻,我想要得到的身子易如反掌,可是,我想要的……是的心。如果的心的价码不可以用金钱,名份,这些去得到,那么就用权势吧。相信这个天下,没有人不爱权势的。”

    “确实了解我。”

    从前的东方是不太迷权势的,可是重生之后她发觉权势是个好东西。可以说如果她拥有权势,就不用嫁给龙景狂。

    既然,嫁给他了……那么,他又说要把权势给她,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

    “心动了是不是?”

    龙景狂说不出心里有什么的感受。

    有些高兴,因为他终于知道这个女人是想拥有权势的了。

    他不怪她,谁不爱权?

    便是他,也极爱权,所以他在争取。

    可是又有些担忧,是不是她得到了权势之后就更不将他放在眼里?

    或许,不管结局如何,试试吧。否则他怎么也不甘心。

    “龙景狂,不后悔吗?”

    “我不后悔。而且为了打消的顾虑,我们约定。夺得江山那里,策封为后,给了权势之后,我们才圆房。这样,该信任我了吧?”

    “似乎听起来都是对我有利。”

    “可是得答应我一点。”

    龙景狂也不是没有算计的。

    “说来听听。”

    “我不管心里怎么想,可是表现出来的种种行为举动,得只有我一个男人的存在。不管是谁,今天开始,统统都与他们保持距离,也不要私下见面。能不能做到?”

    “这便是……约束我的行为了。”呵呵,果然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

    龙景狂这人,比她想象的要聪明。

    “也可以不答应。”

    龙景狂道……

    “不,我……答应。”

    她需要权势,极度需要。

    她并不认为龙景狂顺利登位后,一切就会结束,龙起津那个渣就会下了地狱。

    或许,更激烈的斗争还将延续。

    到时候若是她被锁于深宫,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还击,甚至得屈服于龙景狂的强权之下,被迫成为他的女人……

    后宫还有可能塞进来许多女人,那些女人天天对付她……到时候,又该如何?

    若是如此,还不如抱着权势,至少她可以活得自我,潇洒!

    “嗯。东方,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睡觉吧。回去凰城之后就好好的抢那些,我们都想得到的东西。”

    龙景狂伸出手,当枕头,“可以躺在我的手上面。”

    “不了,我怕的手会麻。”

    东方吐吐舌头,为龙景狂说的这些而动容。

    龙景狂伸出手,当枕头,“可以躺在我的手上面。”

    “不了,我怕的手会麻。”

    东方吐吐舌头,为龙景狂说的这些而动容。

    二个人在一起,可以是因为爱情,也可以是因为信任,报恩什么的,更可以是为了排解孤独,彼此找个伴儿,或许彼此之间结成一个联盟,去作权势的争夺,也没有不可!

    前世她和龙起津,是因为爱情。

    不过后来证明失败了,爱情经不起时间的摧残与考验。

    她想嫁欧阳秀,是为了报恩以及对他的信任……

    那么如何与龙景狂,便是为了权力的结合了吧。

    他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争权伙伴。至于以后会如何,就留待时间来证明吧。

    ……

    凰城。

    因为龙景狂失踪的事儿,可是闹翻了天。

    本来龙弘要下令,细查那些对龙景狂发起刺杀的人是什么来历……可是很不幸的,或许是由于龙景狂失踪的事儿,对龙弘刺激过度,又或许是龙弘本身的身子就很不好,又受到刺激,他居然一病不起了。

    于是朝中之事,就交到了左相东方丰远及右相李中渊之手。

    而后宫的事情,有欧阳静统领。

    对于欧阳静来说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龙景狂的下落,这点已经交由太尉府去寻找,领头的人正是欧阳秀。

    一来,太尉府就是欧阳静的娘家,替欧阳静找龙景狂理所当然。

    二来,欧阳秀也希望能尽快找到东方。

    东方可是与龙景狂一起遇到刺杀的,只怕是凶多吉少。

    而景王府的人,在那场残酷抗击中,折损不少,只有武功比较高强的暗卫,以及几名首领活了下来。

    一剑,追风,逐月,这几人倒是安然。不过追风和逐月都受了重伤,不得不留在府里养伤。

    而一剑与管家程峥,侧是全力寻找龙景狂的下落……

    等他们探听到龙景狂的消息,已是第三天。

    此时龙景狂与东方共骑一匹马,已经抵达凰城之外的一个小城镇。

    他们碰上一剑领导的人马。

    “主子……”

    一剑看到衣裳有些破烂的龙景狂,知道他显然也是受了不少苦,原本脸色冷漠的他,也止不住的眼睛通红了。

    “好了,一剑,本王平安归来,没事了。快说说看那些刺杀本王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们有没有掌握证据?”

    龙景狂这次平安归来,自然是要为自己讨个公道的。

    他差不多猜到是什么人对他下手,可是在证据方面却也知道不容易掌握。

    “主子。先回府我们再说吧。”

    一剑周围看了看,可能是疑心周围有眼线。

    “好的。”

    ……

    随后龙景狂与东方二人就上了一剑为他们安排的马车。

    很快,龙景狂及东方就回到了凰城。

    龙景狂第一时间便是进宫里看他的皇爷爷以及皇奶奶。而东方留在府里。

    似乎龙景狂失踪的几天,景王府陷入了某种程度的忙乱。

    尤其是担忧东方好久的柳儿,看见东方平安归来,掉了一阵眼泪。

    尤其是担忧东方好久的柳儿,看见东方平安归来,掉了一阵眼泪。

    “好了,傻丫头,我不是没事了。哭什么?”

    东方安抚着柳儿。

    “小姐,这次真的担忧死了。还有,凰城有许多流言……说是,说是和景王都会凶多吉少。一直没有们的消息……”

    “这不是没事了?”

    东方抱抱柳儿。

    随后,管家程峥来禀报东方,“王妃,欧阳世子求见。”

    “秀?请他进来。”

    “是……王妃。”

    那程峥深深地看了东方一眼。

    东方觉得程峥眼神怪怪的,又想到她答应过龙景狂,与一切异性保持距离……其实她清楚龙景狂最在乎的是欧阳秀。

    可是,她失踪的这段时间,欧阳秀想必也担心很多,如果无法见一面,似乎不妥。

    ……

    欧阳秀这几天可是瘦了一圈,他为了寻找东方扩大的范围,可是没有一剑那么好运气,第一个找到东方。他是听到东方与龙景狂回到凰城,才来求见的。

    看见东方,终于确实了她的平安,他松了口气。

    “儿。”

    控制不住跑上前,紧紧的将东方抱住,欧阳秀觉得他的心仍然颤抖。

    他不敢想起当时听到东方与龙景狂遭到击杀,而且他们下落不明的时候,他的心情……

    几乎是马上的,他就进宫请旨寻找东方及龙景狂的下落。龙弘病倒后,寻找龙景狂的事儿就由欧阳静负责。

    欧阳静自然是对他放心的,于是将五千兵马交到他手上,让他寻找龙景狂及东方。

    本来太尉府也是有兵马的,可是那些兵马的使用有规定,如果不是因为战事,是不可以随便调动的。调动,需要军令。

    欧阳秀找了许多地方,仍然没有半分东方的下落,他甚至深深的后悔……不应该让她嫁给龙景狂,与龙景狂在一起的。

    那时候想到的只是太尉府没有能力抗击皇命,可是他忽略了龙景狂如今所处的地位,有多尊贵,就有多么危险。

    东方与龙景狂在一起,就是时刻承受危险。

    ……

    “好了,秀,我没事了。对了,有掌握什么证据吗?”

    龙景狂回府之后与一剑谈了一会,之后就进宫了。东方基本不知道一剑回报的是什么。不过应该与那人,脱不了关系。

    “是君城,以及龙起津合力。那些人,又是雇佣兵。很是复杂。没有动用七王府的钱,所以基本没有留下证据,因为无论是君城还是龙起津他们都不会亲自出面接洽那些佣兵,只是纳兰家族一个不起眼的小喽罗出的面。所以,很难指控。而那些人……是苍一阁的。”

    “苍一阁……”

    这已经不是龙起津第一次联合苍一阁了。

    上次龙起津对付龙起昊以及慕容家族,就是用的苍一阁。

    “有没有办法联系上苍一阁的阁主?”

    东方想,她得从苍一阁解决。

    “很难。苍一阁在整个苍凰大陆都设有分部。而龙起津与之有勾结的,或许正是在凰城的分部阁主。

    “很难。苍一阁在整个苍凰大陆都设有分部。而龙起津与之有勾结的,或许正是在凰城的分部阁主。就算我们与苍一阁的总阁主联系上,可是苍一阁是一个收钱就办事的杀手组织,况且他们是奉行先入为主,意思就是说他们既然接受了龙起津的意思,要刺杀二人,就不可能反过来接受二人,去刺杀龙起津。”

    “既然是谈不拢,那就是要使用强权了。也罢,苍一阁如此不识事务,那只好让他们在凰城消失了。”

    东方合计了一下自己旗下的力量,决定派他们出去练练兵。

    “成吧,秀,接下来的事情,由我自己解决了吧。”

    “想如何?”

    欧阳秀一阵担忧,他从东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强烈的杀意。

    “自然是解决了苍一阁。”

    “儿,以的能力就算可以与苍一阁一决生死……可是,损失很大。”

    欧阳秀深知东方的力量有多少,训练营那边的事情他大致了解。

    “不管了。秀,我不是冲动,而是再考虑十次还会是这个结果……”

    “不如,我跟爷爷说,由我们太尉府出面萧整在凰城的黑道及****势力?那苍一阁在凰城的生意可是买凶杀人,这事儿本来就是需要皇家势力去解决的事。”

    “如果动员成功的话,我们可以分进合击。”

    东方已经决定了,她不可能就这样饶过了苍一阁,就算因此惹上整个大陆最厉害的杀手势力,也不可能放弃为自己讨个公道。

    之前凰国的皇家之所以没有整治苍一阁,或许正是考虑到苍一阁在全大陆的势力太大,而且知道收敛。

    但如今,刺杀凰国皇长孙的一切证据,都指向苍一阁,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有那么运气……

    他们唯一庆幸的就是龙弘一病不起。否则以龙弘的性子,也够苍一阁喝一壶。

    ……

    接下来的几天。

    凰城,掀起了腥杀血雨……一个名为苍一阁的震惊整个大陆的杀手组织,在拼死抵抗了一段时日之后,在凰国的势力崩解。

    这是东方与欧阳秀合力的,完成的第一件漂亮的事。

    欧阳秀的作为,得到了皇后欧阳静的全力支持,而欧阳秀干得如此漂亮,本来害怕得罪了苍一阁的大臣们,也都转变了态度。

    他们彻底认可了欧阳秀,之前只以为欧阳秀擅文,不想动武这事儿欧阳秀处理得也是如此纯熟,可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才。

    ……

    龙弘虽然已经苏醒,过是经过这一次病倒后龙弘元气大伤,御医断定他,活不过一个月。

    东方惊诧,这龙弘前世,可是还有至少二年的性命,如今才是凰国二十三年,龙弘可是凰国二十五年才驾崩的……

    到底,是谁对龙弘动了手脚,让他的身体提前枯败。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