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0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我们得早作准备了。”

    龙景狂原本以为自己还有一些时间,可是进宫去看了龙弘的身子,又陪了他几天之后,龙景狂知道……龙弘时日无多。他虽然不全信御医的判断……可是,也不能一点不信。

    龙景狂原本以为自己还有一些时间,可是进宫去看了龙弘的身子,又陪了他几天之后,龙景狂知道……龙弘时日无多。他虽然不全信御医的判断……可是,也不能一点不信。

    龙弘活不过一个月,知道这点的人如今就只有他,以及欧阳静。可是到底会不会传了出去,以后在后面操纵这个局的人……或许已经盯着那个位置了吧。

    “算一算,手上到底有多少兵马。”

    东方第一次如此严肃地问龙景狂。

    “不足五万。”

    “龙起津那里,可是也有相当。”

    “如何知道?”

    龙景狂看向东方。谁都知道龙起津养私军的概率是百分百的,可到底数量是多少,作战能力又如何……却是不知道。

    “还记得我以前叫找过龙起津训练私军的那个地宫吗,找得如何了?”

    “七皇叔藏得如此隐密,又怎么会让人轻易查到。”

    关于地宫的事情龙景狂一直放在心上,也派人跟踪过龙起津几次……可是,没有一次成功探知地宫的下落。

    龙起津,果然是藏得够深。

    “反正……去查地宫的下落吧。我……去找龙起昊。”

    东方想过了,不管是龙景狂或是龙起昊对上谋划多年的龙起津,都不可能有百分百的胜算,如若二人能合力,则不同。

    “如何说服六皇叔?”

    “自然有办法的。”

    “儿,我担心。六皇叔可也不是好相予的。”

    “可是,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

    “相信我。”

    东方拍拍龙景狂的肩膀。如今,他们二人是同坐一条船,如果这条船翻了,二人都没有活命的可能……

    她不指望在龙起津登上皇位之后,还可以有活下去的机会,如今,只能是拼死一博。

    ……

    七王府。

    君城是越墙进来的,此刻正与龙起津商量着夺位大计。

    纳兰家出马,对龙弘做了一些手脚。当然不是低级的毒药,皇宫那么严密,也不可能随时对龙弘下毒。

    而是,采用了邪术,对龙弘启动了夺寿术。

    施术的人自身会受噬,夺了别人多少寿,自己便失去多少寿命。

    此次,对龙弘启动夺寿术的,可是君城的叔叔,纳兰枫。

    对于纳兰家来说学习邪术是得不到正宗的认同的,可是有时候为了某些大局,他们又会容许邪术的存在。

    就比如这次为了阻止双帝称霸,纳兰家就做出一个决定,让龙弘提前驾崩。

    因为他们想到龙起津与龙景狂如今一击,还有胜的可能。

    将来时间拖得越长,对龙起津来说越不利。

    ……

    “父皇,已经为时不多了。七殿下,有准备好了吗?”

    “我随时做好准备。”

    龙起津眼里一片冷然。

    “那就好。只是,我得让七殿下明白,星宿命盘一旦转变,不利于七殿下,那么我们作做的种种或许都会……事倍功半。七殿下万万不可大意。君城也不知道我们的胜算会是多少,因为与天斗是很吃力的,也很渺望。”

    “那就好。只是,我得让七殿下明白,星宿命盘一旦转变,不利于七殿下,那么我们作做的种种或许都会……事倍功半。七殿下万万不可大意。君城也不知道我们的胜算会是多少,因为与天斗是很吃力的,也很渺望。”

    “这话不会是……上天都要那病恹子坐上皇位吧?”

    龙起津对于龙景狂的评价,不再客气。

    “君兄不是说过,我才是命中注定?”

    “是,若是凰国二十五年龙弘驾崩,是命中注定。可是如今父皇提前驾崩了……”就算他们纳兰家不下手,大概龙弘也活不到凰国二十五年了,如今的星象可是诡异得很,双帝星越来越旺,克制了龙弘的七星之王!

    “七殿下,如今的命盘已经发生转变,许多事情便是我们纳兰家族,都不可能掌握。”

    “我知道了。”

    龙起津听君城这么说,也知道深究许多也是没有用的,胜者为王,败者寇,他要为自己的将来用尽全力一拼!

    ……

    东方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兄长东方,是在她去玉茗居买一块玉佩之时。

    她的本意是想多了解一下燕月皇朝留下来的势力玉茗居。

    可是想不到撞到东方冀也在那里。

    东方冀让人请了东方进去,东方才真正见识到玉茗居的内部,是多么富丽堂皇的。

    不愧为几百年玉器之家,财力就是不同凡响。

    而她也见到了之前中了科举第三名的秦子书。

    那是一个非常温文的年轻人,大概不到二十岁,他给人的感觉就如湿润的玉一样,不具杀伤力,可是价值深厚,内涵丰富。

    如今秦子书已经在朝中任了要职,而且入职没有多久,就表现亮眼,如今的声望虽然比不上欧阳秀,却也是一个被朝中各大臣拉拢的新贵。

    “大小姐。”

    秦子书非常恭敬的对东方行了一个礼,便退下了,将空间留给东方及东方冀。

    “哥哥,找我何事?”

    东方知道这段时间,其实东方冀都在外面活动,或许秦子书考科举正是他的安排之一。

    “我要离开凰国一段时间。”

    东方冀于是将自己考虑了一段时日的决定告诉东方,“我要到西凌国,参加驸马甄选。”

    “为何?”

    其实问了之后,东方就明白了。

    东方冀心中有那种抱负。那么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呢,自然就是找准一个势力,然后借势崛起。

    至于那西凌国,东方也有一些了解,西凌国这七国之一,国力也相当,虽然比不上凰国,却也不是最弱的。

    西凌国王有好几个儿子,却都因为皇权激烈的内斗一个接一个的损伤,九个儿子居然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如今西凌王还有一个十六岁的,没有出嫁的公主,倒是聪明伶利,可是毕竟是个女子,西凌王与众臣商议之下,决定发布求贤榜,为自己的女儿西凌芳菲,选择一个智谋一绝的驸马,入主西凌皇族。

    难道东方冀,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吗?

    难道东方冀,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吗?

    “哥,要知道,即使得到了西凌国,可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我知道。我从此便是西凌人。”

    东方冀考虑得很清楚,“妹妹要知道,前朝燕月皇朝,在七国的宣传之下,已经成为一个不可以洗清罪名的邪恶王朝。没有人会支持燕月皇朝。

    “而我的姓东方?哈哈,那男人根本就不希望有我这个儿子的存在吧。所以我也不需要维护东方一族。

    “做西凌人,挺好的。主要的是,可以借助西凌达成我的理想,复了我的仇。”

    “哥哥……若是成为公主驸马,即使以后是帝王,可是借着公主而起家,将来恐怕也是不能事事如愿,可想过?”

    “我清楚得很。妹妹,哥哥已经想过了,也决定接受。无论将来如何,都一一承受,也绝对不会后悔的。”

    “好吧,兄长心意已决的话,做妹妹的唯有全力支持。可是,哥哥,我们来个协议吧。哥哥即使心有憎恨,对某些人心有不快,但天下百姓却是无辜的。妹妹不希望哥哥日后成了为一己之私,而让天下陷入地狱的人。”

    “我明白的。哥哥定不让妹妹也跟着成了罪人。”

    东方冀之所以恢复神知,全都是东方的功劳,所以他深深明白。

    如果他真的成了那样的人,那么最痛的,便会是东方。

    自己这个妹妹,虽有仇报仇,却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

    ……

    东方当下以茶代酒,送别东方冀,“妹妹祝兄长一切顺利。母亲的事,就交给我照顾吧。”

    “谢谢妹妹。不过母亲的事,我已经作出了妥当的安排,还有子书也会帮着照顾母亲的,妹妹如今身在景王府,自己也是危机重重,只顾好自己罢。”

    “一路顺风……”

    “妹妹珍重!”

    ……

    东方回到了景王府。

    想着这天下即将掀起的风起云涌,也是一阵阵的担忧。

    将来,这天下到底会如何走向呢,双帝称霸可会成真?

    ……

    龙景狂进来时,便看见东方坐在窗户那儿发呆的样子。

    “天冷,还开窗?”

    他将一件披风搭在她的肩膀上。

    “哦,吹吹风,保持脑子清醒,也很好。”

    “有什么需要思考的?听说,约了六皇叔出来,他却是没有赴约?”

    “是呢,不知道是意思没有传达清楚,还是有什么缘故……所以,我正想着要不要去一趟六皇府。”

    “如果要去,我便陪吧。”

    “最好不要。”

    龙景狂去太敏感,可是她一个人去又似乎不正当。

    “我已经找过五皇叔,他……选择中立。”

    龙景狂叹息。

    他理解龙起沐为什么不选边站,的确龙起沐与辅国公府如今的位置,都是有些尴尬。

    “龙起沐,我有信心说动他。不过就是龙起昊有些没有把握。”

    “八皇叔,他的舅舅可是掌管兵部,不知道他如今……是与谁站在一派。兵部尚书一直是站在皇爷爷这边的,只是如今……

    “八皇叔,他的舅舅可是掌管兵部,不知道他如今……是与谁站在一派。兵部尚书一直是站在皇爷爷这边的,只是如今……皇爷爷病危,他到底会不会反叛了,也是拿捏不好。还有,就是听说八皇叔这段时间与六皇叔喝过几次酒。可谁都知道六皇叔擅武,八皇叔又对武学成痴,他们二人有些话题,并不奇怪。”

    “……”

    东方点点头,这些她都知道了。其实关健还是龙起昊。

    “可是知道六皇叔的心上人?”

    前世,龙起昊是个冷漠的人,虽然康妃有意掇合他与慕容落紫,但却没有看见他对慕容落紫有什么感情。

    前世,宇文海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龙起昊的,最后居然为他询情……而这些,这世都不知道有没有发生过,东方拿不准,要不要去找下宇文海兰。

    “六皇叔与之交往的女子倒是很少。就是他的表妹慕容落紫,也是极少交往的。不过……追风却说六皇叔有一个神秘的红颜。”

    “神秘的红颜?”

    “是在群芳楼的。追风有次去收集消息,无意间碰到六皇叔……”

    “群芳楼原是凰城最红的妓院,不过如今已经是被美人楼超越了,她们拥有自由身的女子都已经转到美人楼了……只有一些赎不了身的,仍然在群芳楼。”

    以往也没有听说龙起昊好这一口,喜欢去青楼这种地方。

    而且群芳楼还有什么出类拔尖的女子吗?

    “这事儿,也是半年前才开始的,说是那女子擅曲,要不要去查下?”

    “也好。”

    ……

    查探之下,东方很快就知道龙起津那神秘的红颜,是一个叫楚儿的,半年前卖身于群芳楼的姑娘。

    还是个清倌之身,擅曲,她似乎很幸运,刚入群芳楼就被龙起昊包了起来,没有接过其他客人,只有龙起昊一个入幕之宾。

    为了知道那楚儿是个怎么样的女子,东方还乔装打扮去了一趟群芳楼。

    见了那楚儿,长相方面,楚儿长得挺清秀靓丽的,倾国倾城是算不上的,只是这眉眼之间怎么越瞧越象……宇文海兰?

    只是远远不及宇文海兰的长相漂亮,以及那种贵族的模仿不来的气质……

    东方脑中击过一道闪电……

    前世,宇文海兰为龙起昊询情,之前也没有见他们二人有过深的交集……

    而龙起昊也没有与宇文海兰私下有交往,这是为何?

    难道这楚儿的长相,只是碰巧与宇文海兰有些相象?

    反正这事儿,东方觉得,有必要弄清楚。

    于是,与那楚儿交谈过几句之后,东方没有觉得这楚儿有何特别的,甚至也不是一个太懂人情世故,太解风情的女子,便离开了群芳楼。

    她换了套衣服,当即拜会了辅国公府,去见宇文海兰。

    ……

    东方与宇文海兰及辅国公府,都是鲜少有交集。

    她忽然间上门,也是挺令人意外的。尤其是如今这风口浪尖,大家便都误会她是来辅国公府寻找助力。

    ……

    东方与宇文海兰及辅国公府,都是鲜少有交集。

    她忽然间上门,也是挺令人意外的。尤其是如今这风口浪尖,大家便都误会她是来辅国公府寻找助力。

    于是辅国公宇文松治并没有出来接见她。

    见她是的辅国公府的世子宇文海觅。

    要说对这位世子宇文海觅的印象,便是他在辩论盛会上说的一番话

    【子车老先生。为了天下百姓可以永远生活在太平的日子中,我想天下人百姓没有人会不同意反战以及和平的,可是权力并不掌握在天下百姓的手里,怎么才能让掌权的人不发起战争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