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4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欧阳秀将她拦住。

    “儿,……这是要去那里,外面很危险。”

    “秀……,别拦我。我……有点事要办。”

    东方很坚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凰城一战在所难免。

    她不是求世主,救不了那么多善良无辜的老百姓……可是那个人,如果不亲自手刃,她难消心头之恨。

    她要让他明白,皇位,他是永远失去了。还有他的命,她也要亲自来取。

    “儿,要去那里?”

    欧阳秀看到东方的脸色不同于往日,她的脸上有一种坚决,一种勇往直前,还有一种不畏死亡……

    “儿,是不是……要去找龙起津?”

    “别管我了。秀,好好过的日子。”

    是,东方下了决心,她要与龙起津一起下地狱。

    走到今天,重生后的她没有遗憾了。该报的仇也仇了,东方画那个贱人嫁到秦国了,是死是活虽然如今还没有消息,不过想必秦太子那个变态的男人也不会让她好过。

    走到今天,重生后的她没有遗憾了。该报的仇也仇了,东方画那个贱人嫁到秦国了,是死是活虽然如今还没有消息,不过想必秦太子那个变态的男人也不会让她好过。

    还有镇国公府,慕容以……今天过后,也会得到清算。

    对于造反的人,她不认为龙景狂会那么好心的饶过他们。

    就算慕容以,有左相府作靠山,可是她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怎么也难逃处决。就算侥幸免死,都不可能威风八面,作威作福了。

    她日后的日子将会生不如死。以及东方丰远也是个有算计的男人,一旦慕容以对他来说没有利用价值,他又已经开始讨厌慕容以,还会容许这个女人留在他身边吗?

    肯定会休弃!

    所以……她没有遗憾了。

    而至于自己的母亲,相信哥哥会照顾的。

    日后是不是双帝争峰,日后这个江山,这个天下变成如何,都与她无关了。

    ……

    “东方!”

    见她这个反应,欧阳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是不是要去找龙起津,报仇?”

    “不关事了。如今能做的,就是好好守护皇宫。”

    “儿,如果非要去,我不会阻止。因为我了解。可是,让我陪一起去。”

    欧阳秀已经下了决定。

    固守皇宫虽然重要,可是并不是非他不可。

    他可以找到替代的人。

    大不了请爷爷出马。

    但是对东方,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

    “秀……”

    东方动情的抱了他一下,接着,居然出手劈向欧阳秀的肩膀,把他劈晕了。其实欧阳秀也正要这么做,可是被东方抢先了一步。

    “照顾他。”

    东方把欧阳秀交给余伯。

    “皇……皇后要去那里?”

    这余伯接着欧阳秀,又知道东方此行或许是不妥,想阻止。可是连自己的主子欧阳秀都不能阻止东方,他算什么?

    “不许向陛下透露一句,否则……”

    东方狠狠地盯了一眼余伯,“还有,这边的事情不要声张。去找五殿下。他不是闲着吗,让他镇定皇宫……”

    “这……”

    余伯左右为难,这皇宫的守将换了,还是皇后下的命令,这做得了准吗?

    “去吧,没事的。”

    东方安抚余伯。

    “是。”

    余伯派人去将东方的话传达给龙起沐。也不知道五殿下会不会过来。

    虽然五殿下如今是支持龙景狂的,可是一直袖守旁观呢……

    ……

    东方失踪了。

    龙景狂正在满皇宫的找。但找了多处,都找不到这个女人。

    龙景狂有些焦急,唤来东方的亲信,原先留在左相府,如今入宫陪伴东方的丫环,绿儿。

    “皇后呢?还有那个柳儿,她是不是与皇后在一起?她们去了那里?”

    “这……”

    绿儿其实也不知道东方的下落,刚才东方与柳儿离开之时,只是交代绿儿,不管她发生什么事情,好好照顾映夫人……等东方冀从西凌回来,自会好好照顾母亲。

    绿儿其实也不知道东方的下落,刚才东方与柳儿离开之时,只是交代绿儿,不管她发生什么事情,好好照顾映夫人……等东方冀从西凌回来,自会好好照顾母亲。

    还有,不要对龙景狂多废话……

    绿儿想了想,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摇摇头,“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是一直照顾皇后的吗,如何会不知道?”

    龙景狂的眼皮直跳,他感觉很不好,很不好的预感……

    “奴婢确实不知道。”

    “……”

    龙景狂正要发飙,这时,欧阳静进了来。

    “景儿,原来在这。朝堂上的事情还等着处理呢,如今七皇叔联合镇国公府造反,可是等着主持。怎么到了后宫?”

    “皇奶奶。儿不见了。”

    “哦……儿。”

    皇后欧阳静忽然想到,刚才东方离开之前去见了她一面,也没有说什么,就说外面的****交给她处理,定给龙景狂一个大好河山,然后让欧阳静好好看着龙景狂……

    欧阳静虽没有问东方的去处,更没有问她打算如何处理外面的乱动,却也知道这个女子自有打算,而且……她不属于后宫,便是留,也留不住。

    “景儿,儿……儿刚才说了……回去左相府一趟。说不放心家里人。”

    欧阳静随便说了个理由。

    “是这样吗?”

    龙景狂相当怀疑。

    忽然想到那映夫人,于是对身边的追风作出批令,“速去,左相府,找皇后。还有将映夫人接进宫吧。”

    “映夫人?”

    欧阳静是第一次正式听到映夫人的存在。

    一来,左相府的事情也不会随便拿到外面来说。不过,东方丰远的宅园里藏有什么人,她大概从龙弘那里听说过。

    可是到底是什么女人,便是龙弘也不许她深究,她便没有细细研究。

    如今听龙景狂说起映夫人……莫非这女人与东方有关系?

    ……

    再说东方。

    她妆容精致,精心打扮,乘坐马车,居然到了龙起津与镇国公府联军的军营处。

    东方碎步走下马车,那长长的裙摆拖迄在地,玲珑的身形娜多姿。

    对柳儿说,“回吧,按照我之前说的安排去执行就成了。”

    “小姐,我……我舍不得。”

    柳儿知道东方要做什么的,可是,她却无法阻止。

    “傻丫头,我希望好好的活着,跟着我去那个地方又阴又冷的,有什么好?”

    “小姐,非得如此吗?”

    “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哭,下个轮回,我们还是会见面的。主仆一场,就给小姐笑一个吧。”

    “小姐……”

    柳儿实在笑不出来,如果可以,她真想象东方打晕欧阳秀那样,将东方打晕了。

    可是东方为了支开她,早就交给她一些事情……她必须去做。

    “乖,和绿儿,花儿,红儿她们几人,好好活着。以后,听命于欧阳世子。”

    她所能为欧阳秀做的,也只有如此了。将她的势力都交给欧阳秀,算是一种弥补吧。如此加上太尉府本来的实力,便是龙景狂都不能拿欧阳秀如何。没有御磨杀驴一说。

    ……

    她所能为欧阳秀做的,也只有如此了。将她的势力都交给欧阳秀,算是一种弥补吧。如此加上太尉府本来的实力,便是龙景狂都不能拿欧阳秀如何。没有御磨杀驴一说。

    ……

    东方孤身一人走近军营。

    “什么人?”

    侍兵将她拦住。

    这么一位美丽的女人孤身来访,还是让侍兵眼前一亮。但他们是军纪严厉的,不能拿这个美丽的女人如何。

    “我是东方,要见们的七殿下。”

    “是谁?”

    东方?

    这个名字……可不就是当今皇后吗?

    傻了吧,当今皇后会来见七殿下?

    哦,不,听说当今皇后与七殿下可是有一段旧情的,不会是来劝降的吧。

    “速去禀报吧,我可不想久等。”

    东方那气势,迫得侍兵也不敢等闲视之。

    很快,就去给她回报了。

    ……

    龙起津与镇国公府的临时军营。

    这里位于凰城的北边。

    他们占据了一片平地作为临时军宫,立马就要向凰国的皇宫发起进攻。

    主帅帐蓬内,龙起津与镇国公慕容子雄,及几名得力的将军,正在讨论着作战计划,忽然龙起津的亲卫,齐平得来报告。

    “殿下。东方……要见。”

    “……”

    龙起津一怔,很是意外。心情,也足够复杂的。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镇国公慕容子雄一听,几乎要跳起来。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来见七殿下?”

    “不知道。让本殿去见她一见吧。”

    龙起津做了决定。

    本来此时此刻所处的处境,他是不该见东方的。

    不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诡计,可是……他的心似乎背叛了意志。

    “不成,七殿下。为了大局,不能见那个女人。她必是来劝降的。”

    慕容子雄非常担忧。凭龙起津皇族的身份若是龙起津要回头,也不是不可能,或许龙景狂会看在龙起津的影响力的份上,赦免他的罪,让他做一个无权的闲散亲王。

    但是镇国公府已经不可能回头了。即使回头龙景狂也不会饶过他们的。

    尤其是那个东方处处与慕容以作对,对他们镇国公府也有一种仇恨。

    便是因着这个原因,慕容子雄才拼死与龙起津合作一把,拼一拼的。

    他总不能活在龙景狂的统治下,面对东方这个皇后,战战惊惊。

    “相信我,镇国公。”

    龙起津给予镇国公慕容子雄一个安抚的眼神就走出主帅帐蓬了。

    慕容子雄想想觉得有些危险。

    马上令人说,“快,去叫大小姐。马上,把落紫叫来,让她去盯着七殿下。”

    关健时刻莫要起什么变化呀,若是龙起津对东方情难断,即使龙起津成功取得江山,那慕容落紫的后位,是不是又要拱手相让了?

    ……

    在军营外的一处断涯边,东方衣衫单薄站在那儿,等着龙起津。

    龙起津赶到时,小心冀冀地走近东方,他也很怀疑这个女人的动机。

    看到她盛装打扮。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今天打扮得最美了。

    看到她盛装打扮。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今天打扮得最美了。

    一看之下,简直晃花了他的眼。即使知道她是来劝降的,可是……有那么一瞬间,还是被她迷失了魂。

    “东方,事到如今,我们还有什么事情要谈的吗?”

    龙起津的声音冰冷,先发制人。他不想自己处于被动。

    “津……”

    东方的声音温柔无比。

    但龙起津却知道,那是温柔的毒药。她总是对他这么残忍。

    “哈哈哈……东方,别在本殿面前如此作态了。我不会再相信了。只是我不懂,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倒是说说,本殿与到底有什么仇恨,要如此对我?一开始在仙女湖对我下杀手,是的作为吧,接着对我的金库打主意,甚至与龙起昊合作,劫走里面的金条,也是的手笔,是不是?”

    “对。我都承认。”

    东方笑意盈盈,一步一步的走向龙起津。

    她的步伐轻盈,她的笑容是那么美,如最美妙的酒,却淬了毒。

    “为什么?”

    龙起津觉得他的心好痛,一寸寸碎裂开来。

    “为了……我爱!”

    “还想欺骗本殿吗?”如果再次相信她就是天底下最傻的,最无药可救的傻瓜,他龙起津才不会这么傻。

    “我要说什么,其实都不信。”东方有想过把那段前世的岁月告诉他,可是那些记忆他根本没有,不会感同身受。

    但是当踏入鬼门关的时候,前世今生,所有的过往,都会在人的脑海里上演一遍。

    她要让龙起津死得明白,所以,要与他一起踏入鬼门关。

    她试过……那种死亡的感觉……

    ……

    “所以,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要做本殿的人质?”

    龙起津紧紧地锁着东方的眸。

    “想劫持我吗,以为用我,就可以威胁龙景狂吗?哈哈,不可能。”

    “的龙景狂不是很在乎吗,不是为了拒绝了慕容落紫吗?”

    “嗯,那是他的事情。龙起津,我今天来找,只是要问。要不要跟我远走天涯呢?要不要为了我,放弃夺权呢?如果,对我的爱是有那么多,那么深……那么如今给一个机会,可不可以为了我,放弃皇位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