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娘亲!”小七听话地叫了声,看着燕飞秀,笑得是一脸的天真淳朴。

    “好乖啊,过来孩子!让我抱抱。”燕飞秀假惺惺地笑道。

    小七看着燕飞秀,接着望了眼钰飞龙,似乎透着询问之意,钰飞龙点了点头,小七朝着燕飞秀走了过去。

    燕飞秀望着他笑着,一直笑着,直到小七越走越近,直到面前,燕飞秀张开了双臂,将那孩子给抱在了怀中,阴阳怪气地道了句,“小七可真是听话啊!”那张笑盈盈的脸庞上顿现出一股杀意,簌地!一纤手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了那小七的咽喉。

    “什么钰什么龙的,快给我把解药拿出来,否则这漂亮可爱的儿子可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燕飞秀斥喝道,勒着小七火速地退了数步。

    钰飞龙刚才还淡定若常的脸庞这会霎时阴冷了下来,看着燕飞秀,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跟他玩了这一手,声音孜冷了下来,“放开小七,不然,活不成!”

    蓦然,那钰飞龙四周朝下一沉,连着那张桌子也突然沉了下去,钰飞龙一惊之下,快速地腾跃而起时,头顶上面突然掉下了一张大钢网,咣地!着实将这条钰飞龙给捕在了里面。

    “可恶!”钰飞龙恼了声音,眼底现出凌厉的冷光,忽而手一抖,“我的红蜘蛛,去给我杀了这女人!”

    “哼!想杀我?的白日梦还没做醒吧?”燕飞秀笑着,将怀中的孩子给推了开去,用孩子当挡箭牌她也没那么卑鄙,忽而手袖一抖,一道银针准备发将出了来时……

    岂料,手胳膊肘儿被人给快速地一扯,那本来直刺那红蜘蛛毒物的针偏移了方向,簌簌簌一排针都未刺中,让那红蜘蛛飞到了横梁上去了。

    “该死的家伙,拉着我做什么,本来我都可以一针杀了那毒物的?全被搞杂了!”燕飞秀恶瞪着将自己拉开的人,这个人还真不知道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

    萧绮枫尴尬地嘻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帮倒忙了,本来是想救的,却让错过了秒杀的机会,不如再发一针吧!”

    “还发个屁啊!赶快闪人,那毒蜘蛛又在放毒气了!”燕飞秀抱怨道,白眼朝上翻了两下。这个破凤凰还真是让人无语了。

    “嗯,说得不错,那就闪吧!”萧绮枫眼眸子犹地亮了下,透出一抹狡黠的华色。

    燕飞秀看着那门口,正打算拉起旁边的小七奔过去时,砰地,脚下一沉,瞬间她和萧绮枫脚下的这片地板快速地朝下降,然后砰地!头顶那空出来的洞口又被另一层甲板给覆盖上了。一道非常特别的亮光将这下面的空间给点亮了,这里显然已经是那房间的下面了。

    “喂,那上面还有那孩子……”

    “放心,那小孩子会没事的。”

    说到狠心,其实她的心比谁都软。萧绮枫在心底笑了笑,就在刚才钰飞龙放毒蜘蛛时,她也舍不得拿那孩子挡在面前,这会更是生怕那小孩被毒蜘蛛给毒了。一抹幽幽的赞许之色透在眸间深处,不经意却是真实地存在着。

    果然,同时降下来的还有钰飞龙和那小七。钰飞龙被牢牢地困在了铁笼子里,而那小七也瞬间愣住了,好半天才被这一幕给惊吓得哭出声来。

    孩童的哭声划破了这片秘室的空气。燕飞秀朝着萧绮枫望了一眼,“可真有的,是怎么找出了这么个好地方来?”

    “呵呵,秀儿,别忘了哟,我是这里的老板。而且是说的,要收货,我负责搭台,而这个台是必须要万无一失,搭得妥妥当当!让我的秀儿有足够的安全感。”萧绮枫笑得甭提有多潇洒和优雅。

    “别给我恶心,什么秀啊秀的!真是发了花痴病吧!”燕飞秀还了句,表面看着没什么,心底掠过一阵怪怪的味道,不甜不苦不咸不淡,反正就比那白开水强那么一丁点儿。

    “那只蜘蛛呢?”燕飞秀藐着对方,淡铜色的眼眸子里透着清灼的光芒。

    “上面那屋子已经被封死了,布满障气毒雾,那红蜘蛛是逃不掉的。”萧绮枫言道,接着目光睨向那铁笼里的钰飞龙,开门见三地问道,“我不管是不是真的钰飞龙,但是,梅妃的死肯定是跟有关,是不是?”

    萧绮枫的话荡漾在空气中,让燕飞秀听得一愣。他怎么又会知道那梅妃之死的事情?他不是一个踩花盗,一个妓/院的老板吗?燕飞秀眼瞳里现出现丝丝的猜忌。

    “是谁?”钰飞龙看着对方那戴着面具的脸,看来真是小看了这人,“是官府的人?”

    “猜得不错,我就是皇城大内府的凤大人,专门来督查皇妃命案的。今儿撞在我手上,可真是撞南墙了!这位是我的师爷燕公子,哼哼!钰飞龙,就赶快招了吧!”萧绮枫话语流利,连一个哽都不打。

    燕飞秀看着对方,忽而肚子里有些疼得想笑,这家伙就只会吹牛啊,什么皇城大内府的官员,什么师爷,骗骗小孩子加上这个家伙还不错。

    “……”钰飞龙沉默了下来,好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叔叔,我不想失去。”小七在他的牢笼旁边哭泣道。

    这一声让燕飞透和萧绮枫有些意外,原来小七还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七儿,不是说让叔叔做爹的吗?干嘛又叫我叔叔?”钰飞龙苦涩地笑了下。

    “叔叔,我知道爱我娘,是真心爱她的,想她好的,是我娘配不上。”小七红着眼睛说道。

    “别说了……”钰飞龙眼神拧痛了下,过了会才缓缓地道了句,“在爱情里面,没有配不配得上,也没有对与错,只有甘心与情愿!”

    燕飞秀看着那钰飞龙,“听起来,好像有很多沧桑的故事,与梅妃有关的是吗?”既然她是燕师爷,当然就要发挥发挥这师爷的作用了!帮着这大内府的凤大人赶快破案。

    萧绮枫在心底笑了,余光扫了眼旁边俊秀清雅的“公子”,一股爽心感觉油然而生。他和她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啊!

    钰飞龙看了她一眼,仍是没有说什么,不过表情十分落寞。

    萧绮枫刚准备插入时,岂料一个声音已然清晰快速地透在了空气中,“爱梅妃?”燕飞秀发挥着大胆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萧绮枫沉了下眼眸子,还是什么审案逻辑?难道是单纯的情杀?没有幕后主使人?当然若是他来问话,他不是会这样问。

    但事实证明燕飞秀的方法是完全正确的。

    “不,我叔叔爱的不是梅妃娘娘,而是淑妃娘娘!”小七在旁边大声地说了出来。

    “淑妃!!”萧绮枫和燕飞秀同时低呼了出来,接着很快面面相觑了会,交换了下眼神,看着这两起皇妃命案果然是有联系的。

    “小七,不要说了。”钰飞龙眼眸子霎时间拧痛了下,似乎某种情绪缠绕在心间难以舒解。

    小七突然一下站了起来,奔到萧绮枫和燕飞秀的面前跪拜了下来,双目含泪地说道,“凤大人,燕师爷,们就饶过我叔叔吧!他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害梅妃娘娘的……”

    “小七!”钰飞龙忽而喝止他,目光里霎时布满了红丝,一种痛袭住神经搅起那爱恨恩怨,苦苦地纠缠着无法解脱。

    燕飞秀走上前将那小七扶了起来,随即看向钰飞龙,很镇定地说道,“钰飞龙,现在唯有老实交待作案经过,这样的话我们大人才可以在皇上面前替说话,保一条命。不然的话,就是在自己做死自己,谁都救不了,还有这孩子,死了,这孩子可是要成了孤儿了,愿意看到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着吗?没有了父母的关爱也没有叔叔的照顾,那样会是怎样的一个悲惨人生?”

    萧绮枫没有说什么,目光看向这旁边的人儿,这个师爷可真是不错啊!伶牙俐齿地反应也够快,真是让他省了不少心了。

    “呜呜呜……”小七听着哭了起来,一边抹着泪,一边看着那钰飞龙,“叔叔,就说吧!只要还活着……小七就能幸福的活着。”

    朴实无华的话说将出来,将在场的三人的心都重重地震荡了下。

    “好,我说!”钰飞龙看着小七,紧紧地抿了下唇角,随即望向萧绮枫和燕飞秀,述说起那些曾经的爱与往事。

    原来,淑妃娘娘真名叫莫淑,他本来和莫淑是同门的师兄妹,一起在塞外的南毒世家学习医毒术,可是,两人有义却并非有情,这也注定成了悲剧的开始。

    一次偶尔两世家相互交流切磋的机会,莫淑爱上了北医世家的家主公孙华,公孙华也就是北熙国三大美男子之一的公孙墨的父亲。

    公孙华遇到年轻美貌的莫淑也心动三分,最后没有把持住底线,与莫淑坠入爱河,只可惜辈份年龄的差距终是将这份忘年爱推向了谷底。有妻有妾有家世有地位有一切的公孙华选择了离开和放弃,而这注定成了莫淑的悲剧,莫淑偷偷生下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小七。

    而南毒世家也无法容莫淑再呆下去,为了各方面的家族利益考虑,南毒世家决定与北熙国皇族交好,于是就让莫淑进了宫做了皇妃,而她的孩子,也就由一直对莫淑念念不忘的钰飞龙代为照顾。

    莫淑成了淑妃,但是宫中路如覆薄冰,正一筹莫展,急须外力相助。另一方面加之小七思念亲娘,钰飞龙就带着小七远从塞外进入京城与她相见,以解相思之苦。而这一见面,也就牵扯出一桩杀人案……

    淑妃当然知道钰飞龙的用毒之术比她高太多,只要他愿意出马绝对万无一失。所以,她利用了钰飞龙对自己的感情,用他的红蜘蛛铲除了那时对她威胁最大的女人梅妃!

    “我该说的,我都说了……其它的,问我,我也没办法回答什么。”钰飞龙神情忧郁地言道,脸庞一直在那黑面纱之下,看不太清表情,但是足已可以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一副肝肠寸断的忧伤样子。

    燕飞秀皱了皱秀颜,什么话也没说。原来世上还有如此这般痴情又傻瓜的男人,最后得到了什么呢?女人没了,或者从来也不属于他,就连这孩子也不是他自己的。

    听完了这段故事,萧绮枫的思路也越发地清晰了起来,声音也变得严厉,“为了爱情成了淑妃的帮凶,害死了梅妃……那么淑妃自己呢?她又是怎么死的?”

    一道话就像惊雷顿时劈惊了面前的人。

    “什么?说什么?”一阵惊异不可思议地透在了这片空气中。钰飞龙被他的话语给完全惊住了神经和视线。

    这会,燕飞秀与萧绮枫的视线已牢牢盯紧了那笼中人的脸孔,想要努力地从那黑纱遮掩下的那张脸庞上瞧出什么端睨和虚假。但是,根本就没有破绽,他显然并不知道淑妃已经死去。

    “呜……娘亲……”小七痛哭了起来,一下子奔到钰飞龙的铁笼前,双手抓着那笼子,哭得特别伤心。

    “她……她是怎么死的?”钰飞龙看着两人,声音里带着丝颤抖。

    “她被人推进井里而亡,至于是谁做的,我们也在调查。”萧绮枫快语道,看着这男人,想到什么,续而又问道,“那么爱着淑妃的话,又什么要离开她呢?”

    钰飞龙顿而抬起了那低下去的头颅,直视着萧绮枫,“换作是我,还能够继续留下吗?我爱她,她不爱我,她爱的是权利……”说到这里,钰飞龙顿住了话语,陷入了久久的痛苦中,难以自拔。那张透过黑色面纱的颜映着深深的暗色,整个人仿佛都掉进了那黑洞里,饱受情痛的殇,唯有那只倘大的耳环还在黑暗里闪耀着微亮。

    “叔叔……呜呜呜呜呜呜……”小七也哭得更伤心了,小手透过那笼子栏杆,抓住了他的衣服角,仿若抓着那唯一能依靠依赖的东西。

    “小七,叔叔对不起……”钰飞龙一把紧握住小七的手,眼瞳里的光亮再也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这一大一小就隔着那道栏杆相互依偎着,这画面看着是分外地感动人。让萧绮枫和燕飞秀都颇有些酸酸的意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