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四王爷,你在看什么?”燕飞秀走近他,倏地问道。

    龙皓天猛地抬起头来,看是她,心底怔了下,忽而笑道,“三小姐,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啊!”

    “我有脚步声,只是你太入神了,没有注意罢了。”燕飞秀答道,接着一手翻过他手中书,只见陈旧的封面上面写着《大般若金刚经》,“四王爷你怎么对这个有兴趣起来了?”

    “我在这里时之日久,索性无聊翻来看看,不过一看便入了境了,三小姐,你看看这里面写得很有道理啊!”四王爷龙皓天说着,望着对方,缓而言之,“人之心胸,多欲则窄,寡欲则宽!一个人的快乐,并不是因为他拥有的多,而是因为他计较的少。处事不必求功,无过便是功。为人不必感德,无怨便是德。你看这道理说得多么对,以前本王就是太过于注重某些事情,而忽略了某些事情。”

    燕飞秀淡淡地笑了下,“四王爷现在明白过来也不晚啊!”

    接着燕飞秀徘徊在这片空间里跺了几步,眼神望着那片前方,甚是平静,“人只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追求什么,然后持之不懈地去努力,终有成功的那一天!当然择善人而交,择善书而读,择善言而听,择善行而从,这些本来就是根本!”

    “三小姐,你说得极对!今后本王就要照着这样去做,做一个好王爷!重新让父皇对我刮目相看!”龙皓天信心十足地言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番话听在燕飞秀耳里却是另有一番意境了,她望着他,淡泊无谓地道了句,“四王爷,请恕本小姐冒昧地问你一句,你是否还想争当太子呢?还想着能不能做以后的储君之位呢?”

    “你……”龙皓天有些意外她这样直白地问他,但是已经经过一次感情挫伤,他真的很介意别人再对他提出后位要求。或者对面前人,他还不太了解,也或者他想错了,但是,他真的很介意有人再提。

    “你为什么要这么认为呢?三小姐,在你的心底,我是不是真的就一无是处?是不是不当皇帝,就不能体现出自己的才干和才华呢?为什么这生在帝王家就非要这样地为谪位而争夺呢?算来斗去,争来争去,可是到最后只是看见成功者的笑,却没人听得见失败者的哭声!”龙皓天说着,心底掠着股道不出的忧伤。

    或许也只有经历过才能发出此番感悟吧!他真的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参悟这些道理,早一点看到眼前这本《大般若金刚经》。

    燕飞秀在心底微微地笑了,“你别太敏感了,我也不过是随便问问。”

    “你在这里住的时间也差不多够了,我想很快便会有人来接你出去了。”燕飞秀说罢,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件事情,看来有趣的戏又马上要上演了哦!随即看着这仿佛已洗心革面的四王爷,“四王爷不知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观一场戏呢?”

    “什么戏?”龙皓天眉心微微一紧。

    “呵呵!去了就知道了!很精彩的,不看可就浪费了哦!”燕飞秀邪邪地笑道,双手揖在背后,在这片环境里来回走了数步,“四王爷想不想知道那夜在那皇城后山上那个杀手到底是谁?”

    龙皓天眼沉了沉,“那家伙我抓到他一定让他死无全尸!”

    “呵呵……”燕飞秀笑了两笑,眼瞳里淌着丝邪蜮的光泽,“再狡猾奸诈的狐狸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我们一起出去,一起来看看这家伙是怎么原形毕露的吧!”

    龙皓天沉默了会,才道,“那人定是燕语嫣那贱人指派的,我们只要去逼问那女人,就一定可以查出那个杀手的所在!”

    燕飞秀却淡而无味地挑了挑唇,“何必我们去逼问?某些人自己都会按掩不住了!今晚,一起去看看,有兴趣吗?”

    “好!”龙皓天点头应声。

    “那我先走了,四王爷,你好好在这里歇着吧!”燕飞秀说罢正准备出密室时。

    “等等!”龙皓天喊住了她。

    燕飞秀回睨过视线,望着对方,似笑非笑,“四王爷还有事?”

    “没有……只是本王太久没有见到你,忽而有好多话想要说。”龙皓天眼底透着光,心底却是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还没等对方答话,又感慨万端地叹道,“若是人生没有这么多坎坷该有多好啊!三小姐!”

    意下所识,似乎是在说着他与她之间的事情。从皇上赐婚到闹剧再到休书,到彼此憎恶,最终到她救了自己,相助于自己,然后深深地悔悟……这一切就像一出戏,演得逼真,痛得彻底。

    燕飞秀岂能听不出来其中的玄外之音,只见她漠然地一笑,声音里也显得有些瀑然,“若没有坎坷……那也不叫人生了啊!四王爷!我先告辞了!”

    很快燕飞秀转过身,速度地离开边片密室。

    “三小姐……若是重来一回,本王一定不放开你的手!”龙皓天喃喃地自语着,一份光莹润在眼底,彻悟间却是悔之不及啊!

    ……

    入夜,华光明润,幽华如琉。一片朦胧的霜雾洒在那片燕丞相府的屋檐上。

    两道黑影迅速地攀爬在那片屋顶上,小心翼翼地朝前挺进着。

    “我们过去!”燕飞秀细声碎语地看了眼那身后的人。

    “嗯。”龙皓天答道。接着跟着燕飞秀的身后朝着那东面的厢房里走去。

    此时那东厢房里仍然有烛光飘浮,可见那屋子里的人还未有入睡。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音响了起来。

    “是谁?”

    “大小姐,是我张德!”

    燕语嫣打开门,看是对方,见只有他一人,眼瞳里难掩失望,“表哥,他还是不在么?”

    “是的,大小姐,他没在将军府!”张德回答。

    “好,我知道了!”燕语嫣眼底微红了一圈,至今都没再见到他的面,怎能让她心底不怀疑的,自从那夜在墨柳河畔被人给玷/污了身子后,她便怀疑是他所为,但是他却一直避而不见。

    但现在她怎么能再等下去呢?不然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可怎么得了啊!

    “那我让你买的东西,你买了吗?”燕语嫣压低声音问道。

    “已经买了,不过,大小姐,这种事情是不是还须慎重啊!”张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来。

    “还有什么好慎重的,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燕语嫣冷冷地自嘲了下。接着接过了那包药粉。

    “那奴才就先下去了。”张德说罢,很快便退了下去。

    屋顶上的燕飞秀看着地燕语嫣的样子,心底是微微地冷笑着,没想到那女人也会有今天啊!

    回睨到身边人时,这会那龙皓天脸庞上根本就不见欢颜,相反地那眼底里的恨意也浓了起来。

    蓦地,一道镖影划破了窗户,正好扎在那柱子上。

    燕语嫣看得一惊,立即取下那道镖,上面字条上写着一行字,郊林梨园路单独相见!惟一等你。

    这下燕语嫣一下子便认出这笔迹,正是那人,尤其那惟一不就是指的那沈子惟吗?霎时间燕语嫣把这字条揣紧在了手心里,来不及多想什么,走到床头,立即将那包药粉藏在床头下。

    然后拉开柜子门取了一把防身用的匕首,藏于怀间,很快便召集了管家张德带着几名相府的侍卫,踏着月色从后门出了这丞相府。

    燕飞秀看着这画面,淡冷地一笑。

    “准是有阴谋,我们跟上去!”龙皓天沉下了脸庞。

    忽而燕飞秀冷笑地接话,“那女人肚子里有了,你是想留还是想不留?”

    “什么?你说什么?”龙皓天有些怔然。

    刚才那燕语嫣的话说得不甚明朗,他估计都没听白。当然女人的心思可要比这男人要细腻得多了。

    “随我来!”燕飞秀说罢,带着龙皓天潜进那燕语嫣的屋子里,掀开枕头,取过那包药粉,只是嗅了两嗅,“这可是堕胎药啊!王爷,你看看!”

    龙皓天霎时眼眸子阴暗了下来,狠狠说了句,“本王才不要这恶毒的女人为本王生孩子!本王是绝对不会娶她的!!”想到自己的一片痴心换来的是她的冷剑冰刀,那份心就已经寒了。他对她现在就只有恨,无尽的恨!尤其是那墨柳河畔的那夜,当他占/有她时,才发现,她根本就已经不贞了……

    “那边的戏可能更精彩呢!我们跟去看看结果吧,走!”燕飞秀说罢,快速地潜出了屋子,龙皓天紧随其后,两人一身夜行衣,很快便已追上那队伍,只不过他们跟在后面,一直遁形,不露声色。

    蓦然,还没走到郊林,忽而横空中一道白雾洒了下来,那丞相府的众人惊恐间抬起头来,但是想要退后就已经太艰难了,众人毫无防备地齐齐中毒,这会人群顿时乱成了一团。

    忽而,一道人影从那树上跃了下来,速度地窜至燕语嫣的跟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走!”带着她腾飞了起来,片刻就已经将众人给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狐狸出现了!跟上去!”燕飞秀唇角冷冷地挑了起来,很快也驰骋了起来,不过,她不会轻松,一路下也是由着那龙皓天带着她快速地驰跃。

    一时间,燕飞秀看着身边的人,有些自嘲地笑道,“是不是你们古代人都会轻功啊!”

    听得龙皓天一愣,低低地看了她一眼,“会轻功,这又不是什么难事。”

    “是么,可我怎么觉得好难啊!”燕飞秀勉强地笑了笑。再次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轻功学会,总不能老让别人带着自己飞吧!那样多不爽!

    “不难的,三小姐,你想学,我可以教你的!”龙皓天像是突然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去接近她。但是,他还是没有什么信心,那天凤凰给他测的那个“燕”字卦,是瞬间将他的信心给全都击垮了。

    “呵呵……有时间再说吧!”燕飞秀笑了笑,心底却是想到一个人,要学轻功,他不是也可以教自己的吗?何须别人来教呢?

    只不过,那小子神出鬼没的一天到晚都难得碰到人影,每次见到他时,总会在一些惊险又刺激的场合下相遇。想到这些,燕飞秀眼底融进了一抹微妙的浅笑。

    “好!三小姐,我一定会把你教得很好!”龙皓天说着,一手揽着她,越加地驰骋迅速。

    两人一路遁形,来到那里面的树林里,为了防被发现,两人跃到一棵浓密的大树上,看着那停下来的两人,这会似乎正在谈话。

    树林里此时非常安静,那说话声音顺着空气流动也缓缓地传递了过来。

    “我不是说了吗?单独相见,你带那么多人来做什么?是不是嫌这事情还不够复杂?还有,这段时间都太过敏感了,语嫣妹妹,你这么聪明难道还意识不到什么吗?你还来找我做什么?”那蒙面黑衣人一把揭下脸上的面纱,露出那庐山真面具,果然是那将军府的三公子,皇上的国手御医沈子惟。

    “子惟哥哥,我是做梦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燕语嫣看着对方,一双美目大眼睛里满是愤怒!

    “什么这种人?我帮你还不够吗?或者,从那里起,我就不应该介入你们燕家的事情!”沈子惟一张清秀的脸庞上掠过冷孜的寒光,看着燕语嫣,一肚子阴火正无处发泄呢!这女人倒好,天天派那管家往他家跑,他只好躲着她,一天到晚也没敢在家里呆过,对家里也只说是事务繁忙,就暂时住在皇宫里了。

    “子惟哥哥,你到底是我的表哥啊!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你为什么要害我呢?”燕语嫣看向对方,一张国色添香的脸庞上满是那股悲愤,眼神有些拧了起来。

    “我害你?语嫣妹妹,我要害你,你还能活到现在吗?”沈子惟厉声斥道,那清秀的脸庞上带着严重的不适感。没想到这女人简直就是缠人不绯。他真后悔帮她了,不是这样,他又岂会烦心烦恼呢!

    “你……”燕语嫣看着他,有些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可再好的忍耐性也受不了这等侮辱啊!

    “你毁了我,子惟哥哥,你真是禽兽不如!”燕语嫣痛骂道,一手臂抬了起来,笔直了指向对方。

    霎时间,沈子惟暗沉下了眼色,看着对方,那目光煞着一袅冰冷又危险的光芒,好一会才阴冷地道了句,“我看你真是疯了吧!”

    “那件事情,不是你情我愿的吗?之前你来找我,让我帮你除了四王爷,而我要你拿处/女/血来交换,这未有丝毫亵渎你的意思,而取时我是用我的方法,你也看到了,并且当时你是答应了,到了现在,你反而又要这样说,语嫣妹妹,你是不是太反复无常了?”沈子惟阴冷地说着,看着这女人,一时间一抹冰冷地浮现在心底深处。

    此话一出,让那树人隐藏的两人的表情都为之一变,特别是龙皓天了霎时气得捏起了拳头,燕语嫣你这贱人,就那么想他死吗?还宁愿去拿自己的贞洁去交换?靠!贱女,你真是该死啊!!龙皓天恨得青筋都暴了起来,这份真正可是真真正正地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了,他真是后悔那夜怎么就没有先/jian/后杀呢?竟还让这等毒蝎心肠的女人还活到现在?

    而树上的另一人燕飞秀却是想着另一件事情,这沈子惟竟然会要求对方拿处女血来交换?这是什么意思?不过看这人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对她起了那歹心,再说他们可是亲表兄妹啊!用他的方法去取,莫非常这处女血对他来说很重要?更或者这种东西只是他研医问毒的一道材质?

    想着有人竟然会用处女血来研读问药,这种另类奇葩的手法立即是让燕飞秀的神经都跟着兴奋了起来。到底这处女血有什么医毒之效呢?或者还能研制出什么更厉害的蛊毒吗?同样是精于医毒之术的自己谈到这等罕见的奇事奇法,怎么能不兴奋的?就像一个科学家攻破了自己长年处于的瓶颈一样,那兴奋方意真是不能言语啊!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