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01 天地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9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夜,如黑缎浓稠。

    震耳欲聋的轰隆隆雷暴似乎要把整个天地都给掀翻过来。

    惊了这天与地。

    团团密集的乌云层里飞出数道电光,如恶兽之齿狠狠切割着郜王世子府的展翅高檐,倾盆雨瀑笼罩整座府邸,瞬间吞噬。

    郜府天清院上房。

    “好痛啊……求求你们……”

    沐筱萝两只手越过螓首,纤指倒抓白嫩细脖下的锦绣软枕,曲着大腿乱颤,肚痛难忍,筱萝知道自己腹中胎儿即将临盆,可是床旁的嬷嬷丫鬟们一动也不动。

    “嬷嬷…王嬷嬷……求求您…好歹您是我从沐府陪嫁过来的。是我沐筱萝的乳母。您不能见死不救呀。”

    沐筱萝眸泪连成珠线非但得不到王嬷嬷等人的救助,还接收了两对狠辣的眼白。

    老妇斜着眼睛,冰凉之极,冷哼道,“您是高高在上的世子妃,哪能真把一个奴婢看做是乳母?得了吧!老身没有那个福气!若是有那福气!老身的宝儿也不至于死的那样惨!”

    “……事情过了这么久,没想到嬷嬷还在怨我。宝儿是您的孙子。可他在府邸后院奸杀碧儿丫头,最后将碧儿沉尸池塘。我身为一家主母,自然要秉公办理。”

    储了一口气息,沐筱萝抓着锦被,一个字一个字得说道,“一切是宝儿咎由自取。怪不得我的……嘶……好痛啊……嬷嬷现在请你高抬贵手……替我接生吧。”

    “我宝儿是命贱!你倒是身娇肉贵!你竟说宝儿是咎由自取?我呸!现在看看谁咎由自取!”

    沉着老脸,冰寒如乌钢,王嬷嬷瞥了眼身后暗紫色比甲的大丫鬟,“朱红,去,弄一碟瓜子,咱们就在这里磕瓜仔吃。”

    “是,嬷嬷。”叫朱红的婢女笑靥如花得跑去了。

    随府的乳母王嬷嬷,贴身丫鬟朱红,依稀记得她们昨日在自己跟前是那样的低眉顺眼,如今一个一个就好像这天顶的苍穹,说变就变了。

    “好痛啊……你们这些该诛杀的忤逆奴才!来人呐……来人呐!”沐筱萝不信整个天清院就只有她们两个心怀诛心的狗奴才,定然还有别人,天清院那么大,世子府那么大。

    王嬷嬷磕了一个瓜仔皮儿,吐在沐筱萝的脸上,“老身劝你别叫了,这天清院周边的下人们通通被二夫人遣到听涛张罗酒席去了,怎么世子妃你还不知道吧。今天,你就算是喊破喉咙,谁也听不见!”

    “朱红,这是哪里买的五香瓜仔,味道这样淡。”王嬷嬷顿然起身,一改冰冷的面容,暖暖得对朱红道。

    朱红丫头莺莺燕燕一笑,“嬷嬷,这可是五香斋的有名瓜仔呀。您老还嫌不好吃。”

    “你这个耍泼的蹄子!定是你把银钱克扣了,以次充好,来糊弄我这个老婆子。”王嬷嬷虽然一脸责骂的语气,可看不出来有半点的怒意,只是眸光巡过沐筱萝这边,直接连盘儿带瓜仔扔软榻上,正好砸中了沐筱萝的肚子。

    沐筱萝惨叫一声,加剧了腹痛。

    就好像看戏一般的朱红置若罔闻得唧唧笑道,“哎哟好嬷嬷。干女儿我可不敢糊弄您这位老干娘。”

    她们二人狼狈为奸沦为二房叶氏的爪牙,朱红是自己的贴身丫鬟竟然暗中认王嬷嬷为干娘,看她们旖旎作态,想必勾搭了很久了,沐筱萝只怪自己瞎了眼都没能看得出来她们俩的豺狼虎心肝。

    沐筱萝挣扎着抬头见大腿中央流淌出一大拨的羊水,一定要赶快生出来,不然孩子停留腹中太久,会窒息而死。

    不指望她们了,我要自己生!

    沐筱萝痛苦得挣扎着,好看的柳眉月深深得蹙起,均匀得调息,深呼吸,再呼吸,她出生药门世家,自幼秉承爹爹沐臻之庭训,五岁之龄就广泛得涉略医术典籍,什么《千金方》,《金匮要略》,《本草纲目》,都烂熟于胸,对于妇科的药理自然颇有研究,所以自我生产,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总得试试,像牛马羊哪一个不是自我生产,这人还不行了?

    沐筱萝屏气凝神得控制气息,腹中的一团骨肉很有规律得往下面一直坠动。

    “哎呀,天呐,干娘,她竟然自己生了。我看见孩子的头了。”朱红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惊惊讶讶的。

    王嬷嬷阴狠一笑,“看来这个贱人命还真硬。二夫人说了。沐筱萝这个贱妇绝对不能生下麟儿。我们还以为放手不管,让筱萝因为剧痛难忍而死。这样胎死腹中,是最好不过了。难产的妇女都是胎死腹中,大人也跟着去了。”

    王嬷嬷和朱红两人在那里窃窃私语,以为沐筱萝什么都听不见,相反,她听到了,而且还要更用力的生,她一定要把孩儿生下来。

    “呜哇——”婴儿的哭啼声惊破了天际,天上也跟着雨歇云收,仿佛为这个新生降临的胎儿贺喜似的。

    沐筱萝想要起身,却发现胎儿早已被王嬷嬷抱走了。

    王嬷嬷用手拨了拨胎儿的茶壶小把子,晙了一眼床榻上的筱萝,“你这贱妇命真好,真把小孽种生出来了?”

    “还我儿子,还我儿子!你侮辱我可以,不许侮辱我的孩子!他可是小世子!世子爷来了,肯定会一一要你们的狗命!”

    “世子爷不会来了。”

    一阵明艳诱惑的声音飘入这上房之中,渐渐的,一袭粉绿华裳的妩媚女子越过上房的白翡翠屏风,站在沐筱萝的面前。

    这声音宛如雷暴,比之前的雷暴更甚。

    “什么?”沐筱萝挣扎着起身,可是她才刚下地,就被王嬷嬷和朱红两个拽住她的双手双脚,医书倒是在行,可是抡起气力来,弱质芊芊的筱萝哪可敌得过五大三粗的王嬷嬷和手长脚长的朱红丫鬟,何况她现在刚刚生产完,体力极是羸弱。

    “好姐姐,你该不会不知道吧。世子爷已经知道你和奴家表哥上官瑞有染的事实了,这个孩子自然是小孽种了……王嬷嬷刚才说的对极了。”

    粉绿华裳女子叶蓝田媚得可以拧出来水的秋瞳冷漠嗤笑。

    “你……无耻……竟敢污蔑我……到底谁与上官瑞私通……你心知肚明!”沐婉美目一瞪,怎奈双手双脚被制,如何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