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06 视野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8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别看他脸皮白白净净的,如果翻出衣袖看他的手臂和双腿就知道……

    “阿枫想起了来。我家爷上次送我俩颗无毒的薄荷糖。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种无毒的药丸呢。上次我吃了一颗。挺好吃的。”阿枫说。

    阿枫从旁边的布袋里掏出一颗,递给初瑾,“兮人姑娘,这可是最后一颗呢。我舍不得吃。”

    “姑且拿来试试。”沐初瑾拿过来,在掌心揉捏了一番,等薄荷糖药浆化了,涂抹在那人的太阳穴两边轻轻揉了揉,抹完了还伸手去拉男子的双臂的袖管,等不及阿枫开口劝阻。

    沐初瑾就看见在此人的手臂上发现纵横交错不下几十条的黑色印记,她研究医术已久,素来知道这是有毒之物灌入他的手臂血脉之中,日久沉淀演化而成,若换了一般女子,早就吓傻了。不过初瑾还是将糖浆涂抹在他的双臂上。

    “兮人姑娘,你怎么不怕?”

    “医者父母心,焉能谈怕!”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我家的爷今天特意来此瞻仰一下名扬尚京的兮人姑娘面容。”

    “是么?”

    当沐初瑾接下来想要上揭男子的裤管儿替他再擦一点药的时候,男子大腿猛得一缩,他如万千星海深邃般的凤眸顷刻间绽放,一抹弧度由他的嘴角向上扬起。

    戴着红玉板子的大拇指一蹭初瑾的面纱,十三爷与她仅仅半块巴掌之隔,闻着处子清淡馨香的怡人芬芳,十三殿下楚承辉剑目闪烁清电光华,“嗯哼~是个不错的佳人!嫁给楚绝郜那个糊涂蛋,倒不如嫁给我楚承辉。”

    他是楚承辉,大楚鼎鼎有名的毒王殿下,精通制毒之术,糟糕,竟惹上这般不堪惹之人。

    “十三殿下有礼。民女告退。”沐初瑾重新戴上面纱,跳下马车,坐入轿子,见郜王世子没有异动,应该是发觉了朴实无华的马车里竟然是毒王世子。

    这毒王世子出行向来低调,他的马车从来都不是豪华气派的。

    用毒王世子楚承辉自己的话来说,朴实无华才好大隐隐于市嘛。

    几个轿夫们悄悄议论:那马车之内的可是惊世骇俗的毒王殿下,殊不知兮人姑娘在马车里那么久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

    旁人的窃窃私语,马背上的郜王世子充耳不闻。

    马车内,毒王殿下懒洋洋道,“阿枫,你怎么知道我上次给你的薄荷糖是迄今唯一一种没毒的药丸?你不记得你后半夜跑了六七趟的茅房了吗?”

    “啊?!小的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阿枫勾着头,旋即不怀好意得瞥了毒王殿下一眼,“不过十三爷,貌似刚才那位兮人姑娘在你头上也涂抹了薄荷糖浆了呢。”

    毒王殿下冷冽一笑,“这薄荷糖只有吃的时候,微弱毒性才会发作。本殿下手臂上的黑色印记,阿枫,你可以摸一摸看。”

    “殿下,饶了小的吧。”阿枫鼻子眼珠子都挤在一块了,“对了,爷刚才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晕。吓死小的了。”

    楚承辉嘴角噙满了笑意,这个傻阿枫,如果自己真想荼毒他的话,他还有几条性命可活?提到真晕还是假晕,自然是前面真,后面假。其实兮人给自己的太阳穴上薄荷脑涂抹揉了三遍之后,他早就醒来了,只是依然闭着眼睛,看这个女子下一步想要做什么而已。

    倏然间,阿枫似乎想起什么,“糟糕,殿下,兮人姑娘刚才的双手可是摸了一下你的手臂的。”

    “……”赵云钊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云钊号称当世毒王殿下,毒行天下的他天生带来的心悸病却无法自医,连远在西域万毒谷的师父也没有办法,是这个小女子救了他。师徒俩一个德性,最擅长的还是下毒。

    天边先是堆砌了一层层的墨斗铅云,然后雨势浩瀚而来。

    筱萝死的那场雨夜,雨水之势与今日以初瑾之身回归府门的时候,简直是相得益彰。

    听涛上房,穿着大红绣金线短袄的二夫人叶蓝田气得推倒了梨花香凳,青花瓶,茶壶,烛台,香炉,上房看上去极为狼藉。

    叶蓝田听朱红到外打听知道,世子爷这一次从青楼迎娶的叫什么兮人的粉头竟然以八抬大轿之礼抬进来的,这八台大轿子连当年的她都没有资格,一个出身比她还不如的娼妓竟然有此格调,真真气煞她也。

    这个还不算,迎亲队伍在十里街亭的路段,兮人这个娼妇竟然沿途给马车内的陌生男子治病,摸手又摸大腿的,简直是……

    这陌生男子有眼尖的人早认出来了,原是当今楚皇的爱子十三殿下,人称毒王殿下。

    “这个狐媚子竟精通医术,怎么跟死去的筱萝贱人如此相似。这个贱人生前总是叫朱红丫鬟拿冷香凝丸给世子爷醒脑的!”叶蓝田恨不得把还没进门的狐媚子碎尸万段。

    总管楚福禄擎着一把雨伞在府门高声唱道,“三夫人到!”

    这个青楼贱婢还真有脸进门了。

    叶蓝田气得压根痒痒的,她出生江南富户,生母是当年名动江南的歌姬,本来是被父亲养在外宅的,后来生母莫名其妙死了,她被父亲接回来住。她从小就被嫡母欺压,如此氛围长大的叶蓝田就不由得心里扭曲,竟以自己青楼贱籍的生母为耻,更瞧不起那些个粉面的。

    不过叶氏心想若不出去迎接,一定会被世子爷怪罪的,这善妒可属于七出之条之一。

    一朵朵花伞宛如彩色长龙自轿子门口一直延伸入府邸深处,应该是抵达避雨长廊所在。

    沐初瑾的姐姐三年前嫁入郜王世子府,那时候沐家被尊为药门世家,父兄还没有被人陷害,沐家明堂里刻有“药香世家”四字圣上御赐牌匾犹在,郜王世子迎娶沐筱萝也是如此之阵仗。

    只是现在,物是人非。

    当年是以世子妃正妃位嫁入,如今却是三夫人妾侍的位份。唯独一样的是,都用八抬大轿抬来,一样的排场。

    “哎哟哟,好妹妹,可担心点儿呀。雨大小心路滑哟。”叶蓝田一袭正红短袄出现在初瑾的视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