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0007 恶鬼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33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低调大亨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她的声音好比地狱的恶鬼修罗,那一张软绵无害的脸皮,内里却是一颗毒辣之极的心。

    叶蓝田真好。大夫人白事中,她一个庶出的二夫人竟然穿起象征着正室的大红袄子来,而无良人楚绝郜妻丧十日后纳妾,他们真是一双一对不折不扣的狗男女。

    轻纱蒙面的沐初瑾轻轻一笑,不做声。初瑾现在可是“痴傻”小姐的身份,断不能显露身份,点头微笑即可。

    “好妹妹,姐姐我来跟你搭一把手呀。”

    叶蓝田倒是热情洋溢,亲热得紧握沐初瑾的手掌,沐初瑾手掌心的黑色印记一部分蹭在叶蓝田的手上。

    只是叶氏觉得眼前人的眉眼有点眼熟啊,好像是先大夫人的胞妹初瑾。

    她想了想,不是自己叫表哥上官瑞把她给卖到青楼窑子去了么,不可能是她吧,撞鬼了不成?

    可这个小狐媚子也是来自青楼的呀。

    叶蓝田忍不住去揭她的面纱一瞧。

    “你做什么?”楚绝郜凛冽之极得道。

    “爷,妾身只是想要看一看她长得是不是花容月貌才能配得上爷你呐。”叶蓝田连忙狡辩道。

    楚绝郜满眼珠子凝着掩纱的初瑾,不去看叶氏一眼,“我都还没看,你倒是想要比我先一步看了?”

    “把东边的东暖腾出来了没有?”楚绝郜厉声道。

    “腾出来了,爷。”叶氏战兢俯首道。

    楚绝郜双手拢在初瑾水嫩腰肢上,浅笑宴宴,就好像把玩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珠,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够。

    这个青楼贱籍的小娼妇!

    叶蓝田长袖内里的两只艳红指甲对掐掌心肉里,生生掐出一丝丝艳红来。

    雨大风更寒。

    世子爷楚绝郜挽着初瑾的腰肢抵达避雨长廊时,寒风轻轻拂过她的蒙面轻纱,轻纱一角系带松垮而下,露出半阙精致绝伦的桃瓣玉面。

    沐初瑾并未转身,只是侧脸微微往后一扬。

    “啊!啊!啊!筱萝世子妃回来了!”

    年纪轻点的朱红见新娘子回首过来,见新娘子的眉眼深处有一丝丝不甘的幽怨,那眸子神态俨然如在生的筱萝世子妃呀。

    “不知死活的小蹄子!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叶蓝田心头猛得一颤,她早料到新娘子会是初瑾了,方才见她眉眼之间与筱萝贱人有七八分酷肖,如今寒风吹落她的面纱,就更加确定是她了,只是身侧朱红这小蹄子在她耳畔喃喃,就狠狠掌了一下朱红的嘴巴子。

    被打了一巴掌,朱红委屈得退到一边去,目光带着可怜见儿得凝了一旁的王嬷嬷。

    王嬷嬷也是心有余悸想要拉住朱红跑下人房去,毕竟这一声到底冲撞了世子爷的喜事。

    “将朱红锁在小黑屋里,两天不准送汤食。”楚绝郜怒斥一声,回眸轻轻得揉着初瑾的香肩,“美人儿,没吓着你吧。”

    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不宜惩罚,若是平时,定是要赏赐朱红五十个大棒子先。

    这会儿沐初瑾两手拢紧了头上的面纱,俏目频频缓送秋波,没有出声。

    “哈哈哈……本世子真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娶你这般的可人儿……”

    楚绝郜心中满意更甚,沐初瑾愈是温柔若水,端淑如棉,在床第还得是银妇,天仙****就是楚绝郜这辈子所追求的。

    过世的沐筱萝坚韧端庄有余,温柔不足,楚绝郜早就厌弃了。

    “请世子爷,三夫人,入洞府。”管家楚福禄高声唱喝。

    东暖三日之前早就布置好的,大红灯笼,大红鸳鸯锦被,大红婴儿胳膊粗的烛火,仿若层层的云霞。

    阖上房门,楚绝郜双手一握沐初瑾盈盈柔软的腰身,把她抱到床沿去。

    如瀑的三千青丝洒在雕花罗汉床上,楚绝郜唇瓣挂着一缕戏虐,拿手拨开初瑾玉面上的薄纱。

    “初瑾,怎么是你?!”楚绝郜猛地一怔,此女子乌山娥眉皱了一池春水,晶莹清眸更比皓月,好看是好看,只不过她跟那个备受自己厌弃的女人太酷肖了。顿时,楚绝郜心中隐隐生出不喜。

    “姐夫。你怎么生气啦。”沐初瑾故作痴呆,方好的一汪翦水秋瞳空洞无比,与那天真浪漫的小孩不差分毫。

    她是逝去筱萝的妹妹,单借这一点,楚绝郜的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

    嘟起可爱的樱唇,沐初瑾极尽娇柔作态,白嫩玉腕欲擒故纵得环住男人的脖子,对着男人的耳根宛如无心得吐气如兰,“姐夫,其实初瑾心目中一直只有姐夫。只是筱萝姐姐在生时,不准初瑾靠近姐夫。初瑾怕姐姐的……如今姐姐死了……初瑾求之不得呢……这样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得跟姐姐你在一起……不是吗?”

    男人狡黠的目光顿时间变作一架聚光灯,他两只手轻轻解开初瑾的薄衫,一只手像打量猎物一般,轻轻抚摸初瑾的琼鼻,欢喜道,“这么说,你也讨厌你姐姐筱萝那样的贱人是吗?”

    “是呀,初瑾恨不得姐姐死。只有姐姐死了。初瑾才有出头之日呢。”沐初瑾螓首频动,缓缓得宛如水蛇一般钻入楚绝郜的腰间。

    “你这个小傻瓜。看来你一点都不傻嘛。”楚绝郜轻轻浅笑,齿白细细柔柔啃咬初瑾的耳垂,“姐夫今天偷偷告诉你,沐筱萝这个贱人,姐夫与你一样那么痛恨她。你虽是她的妹妹,可比她强太多了。”

    楚绝郜压制了上来,双手在初瑾的身上肆虐,外间又开始下起大雨,烛火频动,室内的燥热抵过外间长廊的酷寒。

    三更鼓响,长廊之外雨水渐渐停歇,沐初瑾就着床沿的披风加在身上,回眸之间,睡梦之中的楚绝郜嘴角浮现一抹满足歪在一头沉睡。

    楚绝郜,今夜你要了我的身子,也永远要不了我的心!

    我会让你深深体验有一种痛苦叫做挫骨扬灰,有一种绝望叫做求生无门求死不能!

    推开房门,寒风从初瑾脖子处侵袭而入,她不禁拢了拢披风,心如铁石,欲哭无泪。

    沐初瑾宛如一尾幽灵一般飘到了天清院上房门前。

    推开,一大一小的棺椁摆放在大堂中央。

    大的一副是沐筱萝的,小的一副是……

    孩子!

    娘对不起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