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018 怜惜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3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叶蓝田今天可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求的楚绝郜对她有了一丝疼惜之心,她可是一点事情都不能再做错了。所以就算是和沐初瑾在厨房门口狭路相逢。心中虽然厌恶,却还是拿出了当家作主的威严。

    世子府没有大夫人,她就俨然将自己当做主母了。

    沐初瑾的脚步刚刚在叶蓝田的呵斥下停了下来,身后便尖叫着窜出来一个妇人的身影,不断的去拉扯鼻子上的老鼠,可是奈何越拉扯那老鼠咬的越合,越合便就越疼,只能松了手,继续嘶哑的叫唤起来。

    “成何体统!”楚绝郜眼神中瞬间染上了不悦,一甩袖子,拽着沐初瑾的手就要离开,叶蓝田犹豫了一瞬,就急忙跟在了楚绝郜的脚后,根本就没有想要管被咬住了鼻子,不断尖叫着,鲜血滴滴答答的沿着鼻梁滴落在地面上的王嬷嬷的意思。

    楚绝郜却停住了脚步,冷眼扫了叶蓝田一眼。“你先去将你的下人管好了,再来找我!”楚绝郜如此说完,便拽着沐初瑾离开了。沐初瑾回头看着身后一个满目怒色的主子,一个不断跳脚的奴才,大快人心。

    “你个狗奴才!”叶蓝田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王嬷嬷的身边,也不管刚刚看见王嬷嬷的鼻子上面挂着个老鼠的时候是多么的厌恶,挥手就给了王嬷嬷一巴掌,手掌擦过老鼠的毛皮,叶蓝田恶寒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一巴掌着实打的重了,王嬷嬷被打的倒在了地面上,老鼠自然也在这一瞬间被甩开了去,只剩下王嬷嬷鲜血横流的鼻梁。

    “二夫人您听老身说,真的是沐初瑾那个小贱人陷害的我,她就在我的鼻头上摸了一把,就有老鼠冲过来了。王嬷嬷人老成精,自然也看出了叶蓝田此时此刻的怒气有多么的严重,慌忙跪在地面上爬行了两步,抱住了叶蓝田的大腿。

    “我今天好不容易讨回来的一点恩宠,都被你这个蠢货给我祸害没有了!我的药呢!”

    “还,还没煎。”

    “还没煎?你个狗奴才,你除了能给我闯祸,你还有什么用!”叶蓝田猛的抬起一脚,将王嬷嬷踹到了一边,转身怒气冲冲的走掉了。王嬷嬷的双手,死死的扣紧了地面上的泥土,眼中的不甘心,深刻残忍。

    狗奴才,她要这么叫过她的人部都付出代价,如同沐筱萝,包括叶蓝田。

    指甲都深深的扣进泥土里面,鼻梁上的血从嘴角两边沿着下颌一点点的低落在眼前的地面上,狰狞可怖。

    凤撵前压,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一众的侍女太监,在皇城中以压倒之势向前行走着,浩荡之中,带着凌人的气势,凤撵摇晃之中,有薄纱扬起,露出凤撵之中人的半阙桃花面,眉目含春,带着一股子雍容的气质。

    凤撵还没到达世子府的门前,太监的声音就已经提高了八个调,在世子府的门前高声喊了起来。“丽妃娘娘驾到。”如此排场,倘若不知,还当是皇后。

    沐初瑾正带着丫鬟入诗入画在宅院门前的小凉亭里面吃糕点,左手拿着一块右手拿着一块,吃的脸上部都是糕点的渣滓,看起来毫无形象可言,沐初瑾的手有一点嗲的僵硬,眼中闪过了一抹洞察之色。

    丽妃这样高调的来世子府,简直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不过是想给楚绝郜一个下马威,强调一下叶蓝田的价值。叶蓝田也好像一早就知道的一样,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裙子,张扬的从沐初瑾的身边带过饿一阵风一样的扑了过去。

    “唉哟,我的好姐姐。”斜眼扫了一眼沐初瑾,叶蓝田的眼中有毫不掩饰的骄傲。

    “你这一天疯疯癫癫的毫不端庄,也难怪你相公不喜。”丽妃一瞬间冷了脸色,微微嗔怪着几乎要挂在自己身上的叶蓝田,一边用眼,细细的打量着在那里胡吃海塞的沐初瑾,微微拧紧了眉头,倘若不是这般胡吃海塞的模样,到也当真是一个清丽可人的佳人。

    转过了头,再打量眼前的叶蓝田,已经微微到了花开奢靡的时刻,似乎眼看着就要到了尽头了。女子的风华绝代,大抵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年,倘若到了一定的年龄却不能有自己的气质的话,好日子,也就算是到了头了。

    “我这次来也带不上多长的时间,我儿子楚御高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染上了风寒,宫中的那些庸医一个个都是个废物,红口白牙的说我儿染上了瘟疫,我去求十三殿下,却也吃了闭门羹,就连皇上那边去说清,楚承辉也说自己只会下毒,不会救人治病,真真是气坏我了。”女子一张雍容的脸,在盛怒之下微微的有些变形。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生生的毁掉了她身上雍容典雅的气质。

    “姐姐,你也莫生气,这个时候,还是先想想医治的办法才是。”叶蓝田的脸色也微微凝重了起来,好似真的跟着眼前的女子一同忧愁一般。

    沐初瑾忍耐不住打了个嗝,可怜兮兮的回头看着入诗和入画。“噎到了,我要喝水。”整个人都脾气暴躁的蹦跶了起来,入诗和入画连忙给沐初瑾倒了杯水。

    丽妃不屑的笑了起来,转头不可置信的指着沐初瑾,看着叶蓝田的眼神也透着深深的失望。“就这样痴傻到了一定程度的女子,你竟然也能被她骑在头顶上拉屎!”丽妃简直是被叶蓝田气疯了,只感觉叶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她都是装的!”叶蓝田慌忙解释,换回来的却是丽妃的一个白眼。“罢了,你要是说自己被这样痴傻的一个人欺辱了,我觉得我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余地了。摆驾!回宫!”丽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甩手就打算离开。

    沐初瑾咕噜噜的喝下了好几杯的水。转头对着入诗和入画说。“瘟疫诶,我爹爹说瘟疫是会死人的毛病,但是爹爹说,吃药就不会死了。”

    丽妃的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在听到了沐初瑾这句话的一瞬间,又收了回来,偏头将沐初瑾看着。“你爹爹有没有说,要吃什么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