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0024 碾压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9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爷的眼神好可怕。”沐初瑾的身体,向着床榻里面微微缩了缩,眼神中带上了微微的怯懦之色,眼波纵横,楚楚可怜,如同小鹿一般的可怜,却又带上那几分浑然天成的妖媚之感,楚绝郜的眼中一紧,所有想要探究的想法和心情部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从喉咙之间溢出一声嘶吼,他伸手将蜷缩在床脚的沐初瑾拽了回来,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你这个小妖精。”

    一夜欢好,问声软语,如诉离别之苦,然而欢愉与否,便如人情冷暖一般,自知便好。

    然而听涛内,却是红烛还在泣着眼泪,红色的蜡油一点一滴的低落下来,有微弱的烛光在房间中被风吹的摇曳起来,王嬷嬷起身走到一边去将开着的窗户关上,风停,烛光方停止了摇曳,烛火隐隐约约的笼罩在叶蓝田的脸上,微微的有些苍白无力。

    叶蓝田的双手死死的扣着身前的桌子,眼神中有着不甘心和怨毒的神色,却终究是因为面色的苍白而变的无力了起来。就连恨,也都少了平时的几分锐利的颜色。

    “沐初瑾这个贱人回来了。”是询问句,然而却是肯定的语气。

    “恩。”王嬷嬷低头应了一声,身子就向后退了退,拉开了和叶蓝田之间的距离,朱红站在叶蓝田的身后,倒是没有挪动地方,朱红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小黑屋子的生活显然比想象当中还要恶劣,此时黑瘦黑瘦的脸上,却嵌着一双比以往更加怨毒的双眼。

    叶蓝田的嘴唇都干裂了,没有了蔻丹的颜色,也没有了往日的光泽,整个人看起来,落魄的很,坐在那里的身子,也是微微躬起来的。

    叶蓝田淡淡的扫了一眼王嬷嬷和自己拉开距离的动作,不屑的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那女人今天才刚刚回来,世子爷也就去她那里睡下了,还当真是得宠的紧,不过也好,世子爷若是此时来,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交代。”叶蓝田的脸上是从容不迫,可是双手却死死的扣着眼前的紫檀木桌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是指甲划过木面的声音。

    “她一个傻子哪里能够都得过夫人您,你现在就好好的养好身子是主要的,先别管那小娼妇了。”朱红刚刚从小黑屋出来,此时此刻正竭尽力巴结着叶蓝田,叶蓝田冷眼扫过去,朱红虽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却还是聪明的选择了噤声闭嘴。

    “她一个傻子,如何能简简单单的就让你在小黑屋里面呆上足足一个月,她一个傻子如何能够治好皇宫之中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很显然,她就不是个傻子,她在算计我。”叶蓝田说到最后不禁开始咬牙切齿。她如何能够忘记它在她的脸上下梅花蛊戏耍她的时候,奇耻大辱,毕生难忘!

    “还有,王嬷嬷,我给你的药,你到底是假手他人了?”叶蓝田的眼神一瞬间变的锐利了起来,王嬷嬷的头低的不能再低,俨然是一副好奴才的模样。“回二夫人的话,二夫人交给老奴的药,老奴都是亲自送到厨房的,也总是亲眼看着他们煎出来的。”

    “那这药,沐初瑾有没有碰过!”叶蓝田的眼神瞬间眯缝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怨毒阴险,目光灼灼的将王嬷嬷看着,王嬷嬷在叶蓝田如同针尖麦芒一般的目光中,恨不能再向后退几步。

    “沐初瑾,是碰过的,那天,她说,要看看我手里是劳什子好吃的,就……”王嬷嬷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的下场,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澎的一声,叶蓝田拍案而起,挥手就想要给王嬷嬷一个耳光,却牵动了肚腹,瞬间加剧的疼痛让她发出一声轻呼,原本高高扬起准备打王嬷嬷的手也放了下来,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面,面容瞬间就苍白了下来,复又坐回了凳子上面,双腿也随着颤抖了起来,下体有一股子温热就这样流出来。

    叶蓝田的另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面,整个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在低档着猛然侵袭过来的疼痛感觉一般,终究是耐不过内心的烦躁,一挥手,将桌子上的杯盏部扫落在地,回手颤抖的指着王嬷嬷的鼻子。

    “你就是一个走狗奴才,当初从沐筱萝那里走到我这里,现在又要从我这里走到沐初瑾那里,你这个不忠的走狗奴才!”叶蓝田原本就长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骂起人来,当真是一点情面也不曾留下。

    王嬷嬷低头站在那里,双手死死的握成拳头,忽然有些后悔帮着叶蓝田杀了沐筱萝。她应该先帮着沐筱萝,杀了叶蓝田!

    天空刚刚亮起曙光,世子府的鸟儿是最先开始欢腾起来的,叽叽喳喳的声音遍布了整个庭院,沐初瑾缓缓的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床铺只剩下余温,极目望去,就看见了站在房间的一角正在更衣的男人。

    沐初瑾不得不承认,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又一种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在男人的身后狠狠的给他一刀的想法,只要他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叶蓝田的荣华富贵,并一生为止争夺的东西瞬间就会变成泡影,而王嬷嬷和朱红,也不过就成了两个流离失所没有尊严的奴才。

    沐初瑾一步一步向着楚绝郜靠近着,脚步轻巧的踩在地面上,微微的有些凉,晶莹的小脚趾都微微蜷缩了起来,悄无声息的向着那个正在更衣的男人靠近。

    三步,两步,一步。就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男人原本利落的穿衣服的手停顿了一瞬间,然后转身,眉眼带笑的将沐初瑾揽入了怀中。

    “你真是越来越淘气了。”楚绝郜的食指,轻轻的点了点沐初瑾的鼻子,才将沐初瑾松开,继续穿自己的衣裳。沐初瑾也缓缓笑了起来,她刚刚不过是设想一下这种可能,沐初瑾有些呆愣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个身披战甲的男人,想在他的身后算计他,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沐初瑾踏入听涛的时候,叶蓝田还在床上睡觉,略微苍白的脸色和丝丝闭着的双眼,瞬间就剥夺了她以往盛气凌人的气势,沐初瑾站在叶蓝田的床边,缓缓的勾唇,淡淡的笑开。

    昨日里的婴孩,她比谁都清楚出处。

    叶蓝田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在注视着她的目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映入眼帘的脸孔是沐初瑾的时候,叶蓝田的眼神中瞬间带上了戒备。

    “你不好好的在你的东暖呆着,跑到我听涛做什么。”

    “你不好好的在你的听涛呆着跑到我的天清院来做什么?”沐初瑾的眼森冷,直直的将叶蓝田看着,端庄疏离,如生前的沐筱萝,叶蓝田的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抱着床榻上的绣花锦被不断的向后缩。

    “沐初瑾,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吓唬我,我就会害怕你。来人啊!”叶蓝田扯开了嗓子呼喊着,想要叫来王嬷嬷和朱红,沐初瑾自然而然的坐在了叶蓝田的床边。扯过来叶蓝田怀中的锦被一角细细的看着。

    “竟然是鸳鸯戏水龙凤呈祥的图,我生前也不过如此,原来你是这般的妒忌,于是才想着让我死。”沐初瑾猛然回头,目光怨毒的将叶蓝田看着,叶蓝田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此时此刻看起来,更加如同鬼魅一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