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025 晕了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2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楼下似乎传上来脚步声,沐初瑾伸手握了叶蓝田的手一下,叶蓝田甚至还没来得及尖叫,眼睛向上一翻,就晕了过去,沐初瑾这才松开叶蓝田手上的穴道。扒着听涛的窗户下去了。

    小产期间,最忌讳的就是情绪之间的大起大落,她就是要叶蓝田大喜大悲,落下一身的病根。沐初瑾抬头望了一眼叶蓝田的房间,勾唇一笑,斜飞了眉眼,妖媚入骨。

    转身离开,背影决绝孤傲。

    “沐筱萝回来找我了!”叶蓝田醒来的那一瞬间,在确定了坐在自己床边的人确实是王嬷嬷无疑的时候,猛的就抓住了王嬷嬷的双手,似乎是抓住了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叶蓝田发出尖锐惊恐的声音,王嬷嬷的手也随着瑟缩了一下。

    “二夫人,你做噩梦了。”王嬷嬷轻声的安慰着叶蓝田,叶蓝田眼中的害怕渐渐的退却下去,整个人才松垮的坐在了床上,眼中带着深深的倦怠和疲惫。

    瞬间苍老,心力交瘁。

    楚绝郜是武将,常年驻守边关,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早朝这种事情,楚绝郜总是随心情的,自从沐初瑾嫁入世子府,几乎就没见过楚绝郜去上早朝。

    然而今日似乎是和往日不一样的,天还没亮,就有公公敲开了世子府的门,福禄打开世子府的门,看见是皇上身边的萧公公,面带笑容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有劳萧公公跑一趟,萧公公真是辛苦了。”福禄躬着身子在前面引路,不住的寒暄客套着。

    “哪里,这不就是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人该做的事情,主子吩咐下来的,自然是要毡前马后的做到。”萧公公哈哈的笑了起来,声线不阴不阳。

    “萧公公先在这里稍候,奴才这就是叫世子爷来。”福禄将茶水准备齐,这才转身打算去叫楚绝郜起床,只听见萧公公在福禄的身后声音有些不阴不阳起来。“这世子爷,可没有以前的那种热血尽头了,难不成身居高位,锦衣玉食,自然就乐不思蜀了?”

    福禄的脚步顿了顿,低着头就走了出去,下人的本分,就是不多言。

    “世子爷,皇上那边来人了,似乎是有什么急事,您看。”

    “恩,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楚绝郜的手臂习惯性的揽紧沐初瑾的腰,温香软玉在怀,即便是英雄,也乐不思蜀,楚绝郜刚刚睁开还困顿着的眼,却仅仅是在打了个哈欠的同时就清醒了过来,一双眼,无比的亮,如同星郜一般闪耀,还有在战场之中磨砺出来的锋锐。

    沐初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困顿的双眼雾蒙蒙的将楚绝郜看着,小巧的身体微微躬起来,整个人都蜷缩在了楚绝郜的怀中,看起来楚楚可怜,将小脸埋在楚绝郜的肩窝处,双手就自然而然的抱紧了楚绝郜的手臂。

    楚绝郜的目光,一瞬间就柔软了下来。

    微微动了动胳膊,想要将沐初瑾的小脑袋挪下去,沐初瑾的小脸顺势蹭了蹭,竟然就这样再一次粘了上去。

    “你要去做什么?”她声音微微有些含糊不清,带着娇憨的困顿。

    “皇上那边有事找我,你先睡。”难得的,一个征战沙场的男人,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沐初瑾的双手,仅仅的抓住了身下的被褥,这般柔情,真还是假?曾经她也曾为此飞蛾扑火,到最后才猛然惊醒,方察觉,不过是黄粱一梦。

    “世子爷,莫让萧公公等我急了。”福禄小声的站在门外提醒着,生怕这红霄帐暖,世子爷流连忘返。

    “嗯。”楚绝郜闷声应了一声才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福禄带来的一票小丫鬟一贯而入,开始分工合作,给楚绝郜穿衣洗漱。

    沐初瑾的眼透过窗外不算明晰的晨光,看见了小丫鬟在楚绝郜的身上欲行挑逗的手,微微勾起了嘴角,都到将相候门好,却不知身处将相候门的女子,即便是想要逃,都无处可逃。

    男人呢行色匆匆的跨进世子府,站在府门处环视了一眼,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才向着听涛的方向走了过去,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烦心之事。

    他终日呆在府中的时候,还未觉得府中少了沐筱萝有什么,此时方要出门征战才恍然明悟,沐筱萝一去,这偌大的世子府,竟然没有个能够主事的主母,叶蓝田无脑善妒,沐初瑾更是风姿有余智商不足,国家之事就已经让他足够头疼,这一要离开,却发现家中也满是牵挂。忽然有些后悔,当初不曾顾及沐筱萝的生死。

    “爷,您怎么来了。”叶蓝田脸色苍白的从床榻上翻身坐起来,眼神微微惶恐的站在楚绝郜的面前,看着楚绝郜微微抽搐的模样,叶蓝田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难道是东窗事发?

    “朝廷下来命令了,我这边要调兵固守疆土,这一去,不知寒暑,府中的大小事宜我就交托给你了,你定要给我打理好,外面的商贸自然有福伯照看,你管好本世子的后院就好了,倘若我回来发现后院起火,唯你是问,懂么?”

    楚绝郜的眼神忽生锐利的颜色,压迫的将叶蓝田看着,叶蓝田忙点头称是。

    似乎事出很急,得到了叶蓝田回答的楚绝郜转身就走,却在门口处,顿了那么一下。“倘若你不生事,也许这后院就能安宁的多。”说罢,快步离开,却气红了叶蓝田的一双眼。

    指甲死死的扣紧掌心,叶蓝田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如此明显的偏袒,让她情何以堪!

    “王嬷嬷,更衣。”叶蓝田唤了这一声,便坐在了床沿处,目光吞吐,若有所思,夹带着如同毒蛇吐信的阴险。

    “爷,你要去哪里。”一身石榴色的长裙,在奔跑中带起了阵阵涟漪,发丝微微有些凌乱,沐初瑾呼吸微微局促的站在了楚绝郜的面前,目光灼灼,映照着三分爱慕,楚绝郜微微皱起的眉头在看见沐初瑾的那一瞬间就缓缓放松了下来。

    轻轻在沐初瑾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楚绝郜环着沐初瑾的腰。“边关有变,我必须前往,你乖乖在家中等我,好好照顾自己,如若有谁欺负了你,我回来之后,你大可以告诉我。”

    这一幕郎情妾意,深深的刺痛了刚刚赶来的叶蓝田的双眼,原本就虚浮的双腿,此时此刻甚至在打颤,遥遥的站在门内,冷眼看着门外两个人的郎情妾意,再思及楚绝郜离开的时候给自己的忠告,叶蓝田忽然轻声笑了出来。

    “看见了没有,又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故事,我的时代过去了,你们两个墙头草,现在是不是还在为自己想着后路呢?”叶蓝田眼中带着恨色,猛然回头将王嬷嬷和朱红两个人看着,目光戒备,如同惊弓之鸟。王嬷嬷低下了头。“老奴不敢。”

    朱红连忙满脸笑意的挽着叶蓝田的胳膊。“怎么可能呢,莫不说朱红和干娘对夫人忠心耿耿,变说放眼望去,跟在二夫人的身边是最明智的,朱红和干娘也不会背叛二夫人的。”

    叶蓝田的目光落在府门处,忽而勾起嘴角,阴鸷的笑了起来。甩开朱红的手,叶蓝田转身离开,原本准备送楚绝郜的心,也在这一瞬间,冰冷坚硬的如同一颗石头。

    骑在马背上的另一个人似乎是等不及了,伸手拍了拍楚绝郜的后背,楚绝郜方才松开沐初瑾的腰肢,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策马扬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一尊英雄的背影不知道又要痴迷了皇城多少的女子,却哪里有女子知道,这世子府,是用劫不复的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