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0043 多想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18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我为何偏生于你说笑。”淡淡一笑,他打开了东暖的正门,就要走出去,沐初瑾的心中猛的瑟缩了一下。“喂。”还未来得及多想,这一声挽留已经从唇齿之间倾泻了出来。楚承辉回头,月光斑驳的落在他的脸上身上,在背后留下一片长长的暗影。沐初瑾的嘴唇嗫嚅了半响,却发现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能无语的望向了房顶。“这怎么办。”

    楚承辉被她的模样逗笑了,清浅一笑。“我自然是会给你解决好的。”说罢,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沐初瑾站在邻近门口的位置愣了一会,然后整个人就飞扑了出去,看见的,只有倒在地面上的三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衣。沐初瑾的眼中,在月光下闪过了一抹狡黠的颜色。

    有人,已经容不得她活下去了。

    清晨的露珠沾染在青绿色的叶子上面,天刚蒙蒙亮整个王府就已经忙碌了起来,最先听到的就是福伯在指挥着下人们将蒸好的粉红色的寿桃样的东西从锅里面拿出来包好,然后准本各种贡品和纸钱,沐初瑾随手拽了一件衣服搭在了身上,缓缓的沿着东暖的道路听着声音摸索了过去。

    大抵只有福伯一个人在忙碌,沐初瑾的目光环视了四周一圈,并没有找到那个星眉剑目一身威严的男人。“福伯,这么早就起来忙,世子爷没有和福伯一起忙么?”沐初瑾淡淡的问着,清晨的露水微微的有些重,此时已经快入了秋天,露水自然重了一些,刚刚出来走了一遭,头发上都戴航了水珠。

    “世子爷有世子爷要忙的事情,这些张罗的事情,还是奴才们来做吧。”福伯微微叹息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然后指挥着世子府的下人们继续忙碌了起来。沐初瑾拉了拉披着的衣裳,举步走进了厨房,厨房里面,已经摆放开了各种的贡品,下人们已经开始收拾了起来,包进黄纸里面,放进各个小篮子,眼看着是要拿走。

    沐初瑾的眼中,忽然生出一抹荒凉,似乎是无家可归的忧伤。

    今天,是沐筱萝和孩子的死后的百天,世子府之所以这么忙忙碌碌的,大抵都是在为上坟的事情忙碌着,沐初瑾随手拿起一个看起来栩栩如生的寿桃,苦涩的笑了笑,百天,究竟有谁在心甘情愿的祭奠。

    “三夫人还是不要动这些东西为好,以免沾染了晦气。”福伯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进来,站在沐初瑾的身后声音略微的显得阴沉的说着,大抵是气氛的严肃,人也死气沉沉了起来。

    “晦气这种东西,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如同这缅怀已经死去了的人一样,不过是一种形式,真正记得的人,姐姐生前,整颗心都扑在了世子爷的身上,为他生,为他死,到如今,世子爷可是有来祭奠了?”她轻轻的笑着,讽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福伯的眼神中也若有所思。看着来来回回忙碌着的下人,福伯轻声叹息。

    “大夫人活着的时候,是老奴最最佩服的人,将整个世子府管理的井井有条,恪守本分,大夫人死的冤枉,却也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够说起来的。到如今这世子府的后院,鸡犬不宁,也不知道世子爷是不是后悔过。”福伯的身子微微的有些佝偻,好似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毕竟也还是跟在世子府多年的老人,很多东西,看的比任何人都这捏。

    “他本不是个会后悔的人,也不是个会念及旧情的人,到如今,早就不知都将旧爱两个字丢到了哪里去。”沐初瑾也帮着下人们将各个油纸的包裹向着篮子里面放。

    “是时候该出发了吗?”转头,将福伯看着。

    “恩,是时候出发了。”福伯抬头望了望窗外明晰起来了的天空,缓缓的点了点头,先一步从厨房走了出去,沐初瑾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一迈出门口,就看见了那个目光严肃的站在门口的男人,沐初瑾愣了愣。

    “爷您来了。”沐初瑾温婉一笑,丝毫看不出刚刚的怨气,人活两世,终归是精明了一些。

    “恩,你姐姐的忌日,我如何能够不起来,想不到,你竟然是比我有心之人。”他目光晦涩难明的将她看着,也不知道究竟在思量着一些什么,大抵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沐初瑾淡淡一笑,却也不恼怒。“这也算是王府中的大日子,更何况还是我姐姐的忌日,我若是起来的晚了,于情理之中,也不合规矩。”

    她指甲上涂了蔻丹,轻轻的在身侧攥成了拳头。

    “恩,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楚绝郜刚刚转身准备带头走在前面,一个略微尖锐的声音。“爷,等等我,我也去。”叶蓝田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妖娆妩媚,似乎是为了映衬今天严肃的气氛,她出奇的换下去了那一身的艳红,而是穿了一件桃粉色的衣裳,衣襟随风飞扬起来,却也别有一番风姿,沐初瑾低头酸酸,叶蓝田嫁进世子府也有些年头了,到现在也算的上是盛宠不衰了。

    然而即便叶蓝田今天穿着的是一身桃粉色的衣裳,却还是在一身白色衣裳的三个人中间略微的显得有些扎眼。叶蓝田柔媚一笑,整个人就依偎在了楚绝郜的身上,带起了一身香风,自那夜楚承辉在东暖的房顶上拆了一个洞之后,叶蓝田身上的那股子狐臭的味道就消失了。那一夜看,他应该也是顺手给叶蓝田送来解药。

    “世子爷是要和妹妹们去给姐姐上香吗?怎么能少了绮楣呢,怎么说,我也和姐姐相处了那么多年,说实话,姐姐没了,我这心头上,还甚是想念呢?”

    叶蓝田的手抚在自己的胸口,整个人就开始抽噎了起来,看起来倒真的是有那么几分情真意切的意思,沐初瑾就站在原地,冷眼将叶蓝田的眼泪和抽噎看在眼中,微微轻蔑的笑了起来。“二夫人倒真的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