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0068凭借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30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嗯哼~让我来看看。”胡昊凌晨风和肖锦三个人的祖先就是做这个皇宫建筑的工人,皇宫所有的内部构造他们都清清楚楚,正是因为如此在皇宫所有的建筑部都竣工之中,当朝的皇上要杀了这批工人,当年,他们的祖先就是凭借着在皇宫中的一条自己私自建设的底下通道里面逃出来的,远离了朝廷,在沙漠边缘占山为王。

    “咱们这边走。”肖锦研究了地图一会,然后对着另外的两个人一招手,那一瞬间的春风得意,在日光下晃花了人的眼。

    “这是我们每年一度的皇家宴会,目的也只是将大家伙聚集在一起,联络感情,今天不谈国事,只谈家事。”楚皇看起来还算是有神采,然而话说到一半就声嘶力竭的咳嗽了起来,似乎和楚承辉的天生顽疾一般。

    楚皇挥了挥手,示意宴会继续,便让身边的人扶着自己下去了,丽妃拧紧了眉头将楚皇的背影看着。“这楚皇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这皇位还不知道要由谁来继承。”丽妃冷冷的说着,叶蓝田一双眼睛还是红红的,丽妃回头不屑的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将叶蓝田推到了一边。“你看你这一副哭丧的样子,可别往我的身边站,我都害怕你带来晦气!”丽妃的眼中部都是恨铁不成钢的鄙夷神色,继续开口说教着。

    “看到了没有,周围那么多的官员走在看着你,在场这么多的女眷,就只有你一个人哭哭啼啼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是给你的相公争面子的时候,你看看你,除了会哭,你还会做些什么?”叶绮丽越说越生气,忍不住伸出手来不断的指点着叶蓝田的额头,叶蓝田睁开一双哭的如同核桃一般肿的一双眼,将周围的气氛细细的看着。

    “皇上的后宫佳丽还不是更多一些,却也不至于偏袒成他这般的样子,亏我还心心念念的以为他是想带我来参加秋宴的呢,结果呢?还不是为了沐初瑾那个贱人,他害怕沐初瑾在这里看见楚绝郜,这才是他带我来参加秋宴的原因,沐初瑾都已经做出了那般出格的事情,他却还是……”叶蓝田说道这里,又嘤咛了一声就哭了出来。

    “那你怪谁,你只能怪自己没有出息,连一个沐初瑾你都斗不过,还说什么自己是老叶家的人。”丽妃冷冷一哼,却还是伸手拿着丝帕擦去叶蓝田脸上的泪水。“琴瑟,去取些冰块过来,这样的日子哭红了一双眼成何体统。”

    “一会用冰块敷一下眼睛,消肿了之后就赶紧补补妆给我回到楚绝郜的身边去,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掉链子,惟独今天不能掉面子你知道吗?”丽妃严厉的训斥着沐初瑾,雅虎那种氤氲着不是很明晰的情绪,整个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蓝田低头想了想,然后咬着下唇低下了头,随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管今天是因为什么原因呆了她而没带沐初瑾,到如今确实是剩下她而没有沐初瑾。

    肖锦三个人万万没想到,祖先留下来的用来逃命的通道,另一端的开口竟然在金銮殿的龙椅后面,三个人从龙椅后面钻出来,肖锦是第一个伸手拍了拍龙椅的。“这皇帝老儿坐着饿地方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肖锦轻佻的说着,凌晨风忙伸手捂住肖锦的嘴巴。

    “别乱说话,这里是皇宫。”胡昊也紧张的向着四周看了看,皇宫之中最多的就是暗卫,他们还部都是要命的人。三个人蹑手蹑脚的从金銮殿走出来,敲晕了几个太监,再将几粒迷幻的药塞进太监的口中,三个人才穿上了太监的衣裳走在了皇宫之中。

    “穿着者一身阉人的衣裳,我浑身都不舒坦,大哥你确定咱们在这里一定能够找到沐初瑾?”胡昊大咧咧的开口询问,却被凌晨风一个眼神警告的禁了声。

    沐初瑾和楚承辉一人换上了一件宫女和太监的衣裳,沐初瑾的手被楚承辉扯在了手中,楚承辉开口再一次提醒倒。“你紧跟在我的身后,不要跟丢了。”楚承辉的手微微的有些冰冷,小心翼翼的拽着沐初瑾的手向前行走着。

    凌晨风带领的三个人也部都穿着太监的衣裳向前行走着,皇宫中的气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然而已经有一些风波,在暗中酝酿着,丽妃回头在琴瑟的耳边说了句什么,琴瑟的眼神暗了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叶蓝田哭红了一双眼,正拿着冰袋往下敷,而楚绝郜因为在会场上没有看到楚承辉而忐忑了一颗心,一颗心悬起来。连手脚都不知道往何处安放,一颗心焦急的早就奔回了世子府,如果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将沐初瑾带在身边来的放心一些。

    “沐初瑾。”沐初瑾低头跟在楚承辉的身后向前行走着,已经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头压低到不能再低,因为她清清楚楚的明白知道,在这样的时刻,她穿着一身婢女的装扮和楚承辉出现在皇宫里面,若是被抓到,就是百口莫辩。

    到时候就算得上铁证如山,想看她笑话和想让她死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一次机会,于是当身后这声叫沐初瑾的喊声响起来的时候,沐初瑾的身上止不住打了和寒战,后背的汗毛也部都竖了起来。

    也许是太过如履薄冰,以至于神经敏感,连身后的人是压低了声音叫她的也不甚清楚,沐初瑾根本就没有回头的意思,而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打算挣脱身后的人,发到是楚承辉回了头,轻声嗤笑了起来。“真是三个英俊潇洒的小太监。”

    楚承辉的眉眼弯弯,带着春暖花开的潋滟之态,仔细看来,和肖锦的眼,有那么七分的相似,只是肖锦的笑意,却更加的妩媚多情一些。肖锦也缓缓的笑开来。

    “妩媚也看见了一个风流倜傥的小太监,牵着一个如花美眷的婢女的手。”肖锦眼中试探打量的意味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目光如同鹰一般的落在楚承辉的身上,那敌意的颜色,楚承辉看的清清楚楚,尽管肖锦此时笑的容颜潋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