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0082 门口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6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沐初瑾感觉到了楚绝郜站在了门口,然而低着的头却一直在低着,不曾抬起来。

    “兮儿,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楚绝郜的双手环抱在沐初瑾的腰身上,下颌抵在沐初瑾的脖颈处,声音微微粗哑,带着点点滴滴的落寞,看起来那么的让人心伤。然而沐初瑾只是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回答。

    两个人的呼吸,在空气中不断的交缠着,楚绝郜的双手揽着沐初瑾的腰肢更加紧迫了起来,似乎害怕一松手,沐初瑾就这样如同一场梦一般的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兮儿,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楚绝郜的声音已经染上了不安心的惶恐,如同一个一定要要到心满意足的答案才会去安心休息的孩子一般,然而沐初瑾的双手在身边紧握成,轻轻的笑了起来,没有回答。

    闭上眼,还是大红的锦袄,戏水的鸳鸯,眼前金色的流苏和耳边不断的吹吹打打的唢呐,那一天,她是笑着嫁进世子府的,曾经也曾想着要和他白头偕老,可是到最后,却在为他生儿育女的路上,一脚黄泉。

    而那个时候的他,可曾揽着她的腰肢,这般情深意切的问。

    往事不可追,到如今,百般****也都成了过往,不必思量。

    叶蓝田喘息着跑到东暖的门口,她就是知道,楚绝郜此时此刻一定在东暖,因为奔跑而红了一张脸,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叶蓝田已经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胸腔里面发出如同破旧风箱一般丝丝拉拉的声音。喉头溢出腥甜,却被叶蓝田生生咽下去。

    原本只穿着一件薄纱的睡衣,此时已经凌乱褶皱的不成样子,香肩裸露在外,被寒风吹出一片的青白颜色沐初瑾偏头看向门口,便看到了叶蓝田的狼狈之态。

    跟在叶蓝田身后跑来的是丫鬟朱红和王嬷嬷,两个人在看到楚绝郜的那一刻,毫不犹豫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上。同时低下了头。叶蓝田的手,扶在门口,一双眼,落寞中带着疼痛,将楚绝郜痴痴的看着一双眼,柔情万种,带着丝丝的无奈,点点滴滴的包裹在月光和日光的交叠之中。

    楚绝郜也松开了缠绕在沐初瑾身上的双手,冷冷的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叶蓝田。“你还来做什么?”他的眼神霜林尽染的冰冷,即便是叶蓝田用一双含情脉脉的双眼将他看着,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心中也只剩下厌恶的情愫在不断的衍生和发芽。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楚绝郜的声音淡淡的,更多的带着不屑的意味将叶蓝田看着,叶蓝田的膝盖一软,也噗通一声跪在了地面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便从眼角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这一刻,想要后悔都来不及。“爷,妾身知道错了,从此以后,爷让妾身做牛做马都可以,不要赶妾身走。”叶蓝田一张脸上斑驳着泪痕,却丝毫引不起别人怜惜的情绪,楚绝郜冷眼将叶蓝田看着。

    伸手扯过沐初瑾放在桌子上面的墨,提挥毫,他要写的是什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叶蓝田眼中闪过了一抹震惊,整个人猛然扑了上去,双手握着楚绝郜的手臂,那狼豪就这样在宣纸上拖拽出来一道长长的,黑乎乎的痕迹。

    “爷,不要。”叶蓝田的眼中布满了哀求的情绪,将楚绝郜哀求的看着,一双眼已经哭成了核桃,却依旧不能楚楚动人。

    “叶蓝田,你应该知道,我只是让你走,而不是让你死,已经是你最大的仁至义尽。把手拿开。”楚绝郜的眼神淡淡的,从始至终都不曾落在蹲在她身边的叶蓝田的身上,只有一双手,挥毫写意,一纸休书。

    叶蓝田眼中万念俱灰,一屁股跌坐在地面上,满脑袋只剩下一句,完了。

    “叶氏二女,叶蓝田,五年前嫁入世子府,却不贞不洁……”楚绝郜手下如飞,一纸休书就这样从他的间挥毫而出,一边写,薄薄的嘴唇一边上下翁动着,将休书里面的内容也都随着一起念了出来,叶蓝田一双眼呆傻着望向前方,瞳孔涣散,没有焦距。

    “这一纸休书,你我二人缘尽,从此以后,江湖浩大,只愿你我用不相逢。”楚绝郜一纸休书在叶蓝田的面前摊开,一双暗沉的眼,一副紧抿着的嘴唇,似乎处处都在诉说着一个人的无情。叶蓝田的手颤抖着,向着休书伸过去。

    眼底的眼泪再一次在楚绝郜的面前汹涌而下,然而当颤抖的指尖接触到休书的一角的那一刻,叶蓝田却如同发疯一般的打开了楚绝郜的手腕。“不!”她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地面上,往日的柔情万种和风流身段,在此刻,成了泡影,抽之一空。

    叶蓝田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头,像一个疯子一样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鼻涕和眼泪一起落下来,叶蓝田双脚蹬在地面上,身子不断的向后倒退着,眼泪也随着扑簌而下。

    “我不相信!我不贞不洁,那么她呢!她和楚承辉之间,难道爷就能够说她是清白的吗?一个女人,离开了王府这么久,回来的那一刻,爷为什么不去查查她到底贞洁与否!爷,都是后院里面的女人,倘若你一碗水端平了,我不必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休书还在楚绝郜的手中,窗外的天,已经清冷的亮了起来,是清晨独有的冷,却带着暗淡的光明,楚绝郜抿紧了嘴唇不说话。眼神却已经淡淡的飘在了沐初瑾的身上,沐初瑾从始至终,只是淡然的坐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楚绝郜的眼神淡淡的,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沐初瑾冷眼看着叶蓝田一个人发疯,却连一句话都不曾多说。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般。

    “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是你的夫人,为什么你爱她比爱我多了那么多!”叶蓝田此时就像是一个疯子,略微癫狂的将楚绝郜看着,楚绝郜的向着叶蓝田走过去,每一脚落地,都带着点点滴滴叠加起来的威压,再次嫁给手中的休书强行塞到叶蓝田的怀中。

    “到如今,多说无益,走吧。”他的声音淡淡的,往日的恩怨情仇到如今似乎都一购销,从此以后,她不再是他曾经极尽宠爱的二夫人,一纸休书,被叶蓝田攥在手中,攥成了伤心的一团。

    “将叶蓝田送出世子府。”楚绝郜的眼落在了跪在门口的两个人的身上,朱红和王嬷嬷跪在门口,两个人却部都不敢上前一步,叶蓝田坐在地面上痴痴的笑了起来,眼神中带着淡淡的狂傲和不屑。“你问问那两个狗奴才,她们敢上来把我带走吗?她们害怕!”叶蓝田一边说着,一边哈哈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却带着一抹可怖的阴狠。

    朱红和王嬷嬷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两个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从地面上爬起来,伸手就要拽着叶蓝田离开,叶蓝田就算是留在这里,也是要将往日的事情和盘托出的架势,倒不如将叶蓝田拽出去。

    “你们两个狗腿子拽我做什么!害怕了吧!害怕我将当初沐筱萝的死因说出来吧,你们两个一个是沐筱萝的乳娘,一个是沐筱萝的贴身丫鬟,到最后也不过就是一条条养不熟的狗!”叶蓝田笑的胸膛都一震一震的,王嬷嬷和朱红的脸色在这一瞬间苍白了下来。

    沐初瑾浅浅的勾起了一边的嘴角,伸手拿起桌子上面的茶杯,茶水已经凉到,沐初瑾却还是轻轻的抿了一口,缓缓的闭上了眼,眼角眉梢的那一抹笑意,似乎,是享受的感觉。

    叶蓝田伸手打落沐初瑾手中的茶杯,一双眼怨毒异常。“你笑什么?你以为你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吗?你进这世子府,就不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吗!你在想些什么,权当我不知道吗!”

    楚绝郜的一双眼,带着审度的意味在叶蓝田和沐初瑾的脸上扫过。“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暗沉,一颗心却如同被人握在手中死死的攥紧。“沐筱萝和我,部都没有落得好下场,到你这里!自然也是不会落下好下场!”叶蓝田的眼阴狠的将沐初瑾看着,身子却在不住的向后倒退着。

    “沐筱萝到底是怎么死的!”楚绝郜的眼神中带着一抹疯狂,他一直以为,沐筱萝是难产死的,就连孩子,也是憋死在腹中的,所以青紫着一张脸,然而到如今,到叶蓝田破釜沉舟的一瞬间,他才发现,事实原来根本就是她所看见的那样。

    “沐筱萝,是被这两个吃里爬外的狗奴才合起火来勒似的,孩子,孩子是被我按在洗脸盆里面淹死的。”叶蓝田哈哈的笑起来,神色之间,似乎还带着几许的得意,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楚绝郜的咬牙切齿。

    沐初瑾的一双手,在身下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