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0083 猛然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35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楚绝郜红这一双眼,猛然伸手握住了叶蓝田的脖颈,叶蓝田的脖子被猛然的拉长,叶蓝田轻轻的笑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死了也好,总归是没有走出世子府,她是他一生的伤疤,他定然能够铭刻一生。

    这样死在世子府里,总好过从世子府走出去,背着一世不贞洁的名声,被人唾骂着活一辈子,然而楚绝郜的手,原本死死的握在叶蓝田的脖颈上,在叶蓝田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断气了的那一瞬间,楚绝郜却猛然松开了自己的手,双手从身侧缓缓的垂下来。

    楚绝郜一双失望的眼将叶蓝田看着,劈手指向了身后的门。“滚出去,这辈子别再让我看见你。”那一瞬间的绝情,震惊的叶蓝田的双眼,握紧手中的休书,叶蓝田没有挣扎的从门口走了出去,朱红和王嬷嬷,身体如同筛糠一般的跪在地面上,沐初瑾冷眼看着整个世子府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沐初瑾冷眼看着这一切,却没有想象中那般的快意,她原本以为报复了自己很的人,到最后一定能得到快感,可是到最后,却成了一个局外人,冷眼看着着自己精心导演的一切的发生,却没有最后戏到了尾声的洋洋得意。

    “你们两个,用命来赔偿命吧。”楚绝郜淡淡的说着,唇齿之间带着浅浅的笑容,是对热生命的漠视,是在战场之中习惯了生杀的淡漠,朱红和王嬷嬷忙在地面上磕头。“这都是二夫人叶蓝田的指使,我们这些下人的也是迫不得已啊。”朱红和王嬷嬷的头在地面上磕的砰砰响,然而楚绝郜眼中的冷漠却不曾退却一分。

    “你们是沐筱萝的贴身丫鬟和嬷嬷,哪里是受到了叶蓝田的命令那么简单,沐筱萝是怎么死的,我就要看见你们两个怎么死。”

    朱红和王嬷嬷部都瘫软在了地面上,一双眼惊恐的毫无焦距,王嬷嬷活的年岁大了些,也算是老奸巨猾,知道在楚绝郜这里求不到生路了,一双浑浊的眼,就落在了沐初瑾的脸上,双腿跪在地面上爬行到沐初瑾的脚边,王嬷嬷伸出手紧紧的抱着沐初瑾的大腿,眼泪鼻涕一起流淌下来,似乎要擦在沐初瑾的大腿上。

    “二小姐,老奴在沐家为奴未婢了这么多年,二小姐可是要给老奴说说话啊。”王嬷嬷张卡一张大嘴,毫无形象的哭号着,沐初瑾的嘴角轻蔑的勾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微微的有些固执,长腿一伸,便将死死抱着她大腿的王嬷嬷踢蹬了出去。

    “你害的是我的姐姐和侄儿,要我帮你说好话,哪里是你为奴未婢这么多年久能够换来的。”沐初瑾的声音也是阴冷阴冷的,冷眼看着被踢倒在一边的王嬷嬷,起身走到自己的衣柜前面,打开衣柜,从衣柜里面逃出来两条白绫,扔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命是要用命偿还的,王嬷嬷朱红,你们也不必挣扎了。”沐初瑾一边嘴角向上高高的扬起,笑容阴仄仄的如同地狱里来索命的修罗,好在此时天已经大亮了起来,照在沐初瑾脸上的,是阳光而不是月光,所以并没有那么渗人,却依旧绝情。

    王嬷嬷和朱红部都颤抖着双手,将落在地面上的白绫捡起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哭的泪流满面。却没有得到沐初瑾一丝一毫的怜惜。

    “将军楚绝郜接旨~”门外传来了尖锐的声音,不阴不阳甚至听不出男女的声音,楚绝郜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疑惑,却还是脚下不停的迈出了眼前的门槛。

    “将军楚绝郜,虎符被盗,宫中贡品有误,实为失职,如今,没收虎符,命将军楚绝郜,闭门思过,钦赐。”楚绝郜单膝跪在地面上,眉眼低敛,却也猜出来了这一纸圣旨的意味究竟是什么。皇上要没收他的军权。

    皇宫家宴行刺的事件,到现在还没有完查清楚,皇上对他,起了疑心,他荣耀一生,战场就是他的灵魂,他手下精兵,部都是他自己一手操练,到如今,让他拱手贡献出来,如何甘心,楚绝郜低着头,迟迟不曾伸手接过圣旨。

    一颗心,在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纷乱如麻。

    “将军接旨吧,也只是暂时拿回将军的军权罢了,等皇上想明白了,自然会将将军的军权还回来,不过将军进贡到皇宫之中的贡品,倒是出了不小的问题,也不知道是家贼还是外鬼,这贡品出问题的时候也偏巧了一些,皇上怀疑你,自然也是情理之中。”那太监不阴不阳的笑了起来,带着一股子阉人独有的柔媚气息,再次将手中的圣旨向前递过来。楚绝郜即便是心有不甘,却也只能伸手接过来,不过眉头却是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公公随这边取虎符,公公说皇宫之中的贡品出了问题,皇宫之中的贡品出了什么问题。”楚绝郜第一时间句想起了刚刚离开的叶蓝田,她不单单将虎符偷给了自己的姐姐吗?

    “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缺了几件宝贝罢了。”

    楚绝郜坐在世子府的门前,上官家的人刚刚来闹过一阵悲楚绝郜武力镇压离开了。人群散开之后,楚绝郜伸手捂在自己的额头上,按压在太阳穴上,在世子府门前的石阶上略显落寞的坐下来。

    整个世子府都陷入了一种低潮的气氛中,沐初瑾披着外套走出来,踩在一地的枯叶上面,神态淡然的站在了门口,双手轻轻的扶在门槛上面,沐初瑾神色淡然的看着楚绝郜落寞的表情,楚绝郜一回头便看见了沐初瑾站在他的身后,刚刚还愁苦着的表情在这一刻有所改善,楚绝郜轻轻的扯出一个笑容,对着沐初瑾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

    沐初瑾低头想了想,缓步向着楚绝郜的身边走了过去,在楚绝郜的身边缓缓的坐下来。楚绝郜将沐初瑾拥在怀中,下颌抵在沐初瑾的肩膀上,“我只剩下你了。”他的声音微微萧索落寞,带着孤立无援的无助,将沐初瑾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中,他说上十分用力的将沐初瑾搂在了怀中,似乎害怕怀中温暖柔软的怀抱就这样消失。

    沐初瑾的身子微微的扭动着,从楚绝郜的怀中挣扎了出来,对上的,是楚绝郜一双疑惑的双眼,沐初瑾缓缓的叹息了一声,在楚绝郜的身边坐下来,眼中也带着淡淡的忧伤,却不似楚绝郜这般的落寞。

    楚绝郜的眼神淡淡的,落在沐初瑾的身上,带着点点滴滴的探究的意味,将沐初瑾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神中略略的带着疑惑,却是沐初瑾缓缓的先开了口。“对于我姐姐沐筱萝的和孩子的死,你真的疼过吗?还是就是那般无动于衷的过去了,然后娶了我。”

    沐初瑾的呼吸浓重的清晰的传达到楚绝郜的耳朵里面,楚绝郜微微偏过了头将沐初瑾看着,答非所问。“你其实很为你的姐姐打抱不平的对吧,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罢了,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傻子。”

    楚绝郜忽然有一种感觉,他要抓握不住眼前这个如同风一般的女子。沐初瑾,似乎要在他的世界里面消失了,楚绝郜的眼神看起来似乎是古井无波一般的淡然,但是要是仔细的看向楚绝郜的眼底,就能够发现,楚绝郜的眼底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慌,似乎要将他的整颗心撕扯成碎末。

    “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傻子,我姐姐和孩子的死,你是不是真的无动于衷。”沐初瑾的心也随着这一刻紧缩起来,却不是楚承辉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那如同要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楚绝郜伸手将沐初瑾的身子拽到自己的身边,双手紧紧的环着沐初瑾的腰肢。

    “我如何能够说自己不痛,一个是自己的结发之妻,一个是自己的孩子,如何能够做到淡漠,我根本就做不到。可是沐初瑾,那都是过去了,现在我也只剩下你,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都没爱过我。”楚绝郜的眼神淡淡的,带着点点滴滴的伤痛,一双手,颤抖着将沐初瑾的腰肢揽进。

    沐初瑾的眉眼轻轻地低敛了下来,转头看着世子府的牌匾,一双眼就此暗淡下来,微微的有些红,带着些许的泪水,她熬了这么久都不曾落下眼泪,此时此刻却因为坐在这里而掉落下来了眼泪,说来,当真蹊跷。

    “七年前,我一脚踏入府门,有烧的旺红的火炭在我的胯下炙热的燃烧着,我还记得媒婆喜盈盈的在我的耳边说,烧去一身的晦气,做一个给世子府带来福气的女子,那个时候,福晋还在,被搀扶着站在门口,握着我的手,笑着说了很多的话,我都记得。”沐初瑾的双眼死死的闭上,有两行清泪,就这样沿着眼角,滑落下来,砸在地面上,溅开的泪花似乎诉说着一个女子的悲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